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285章 又睡一起?

    赵大宝的话一出,崔莺莺就愣住了。

    燕京大学四年的学费已经不少了,这钱就不是一般家庭拿得出来的,至少在九曲村,能拿的出来的,大概也就只有管家。

    而在燕京生活的日常开销也不少,她与爷爷两个人一起的衣食住行,虽然她心里没有什么具体的概念,也知道肯定远远超过现在的标准。

    这两方面的费用,赵大宝一起全包,这需要多少钱啊!

    郭宏利也暗暗算清了这笔账,不由的为赵大宝的举动震惊,心说这家伙看起来也不像很富有的样子,没想到竟然是一个不露痕迹的大土豪啊。

    几人当中,最镇定的,还是宣小雨!

    她虽然也不清楚赵大宝的底细,但能被程老三奉为座上之宾,肯定是有一定身份的。

    何况,赵大宝的医术那般神奇,想挣钱想来是很容易的,不可能会缺钱。

    不过,崔莺莺却是不知道这些,惊愣之余,便是摇头,“大宝哥,咱们无缘无故的,怎么可以”

    如此庞大的一笔钱,她万万不能接受的。

    “相遇即是有缘啊,怎么叫无缘无故?”

    赵大宝淡淡的笑了笑,拍了一下崔莺莺香肩,说道:“这事儿就这么定了,你啊,安心上学,总不能让崔大爷多年心血白费吧?”

    “你想想,崔大爷这么多年含辛茹苦、任劳任怨的养育你,为的是什么?”

    “还不就是为了让你能考上个好大学,将来能有份好工作,能照顾好自己,这样等他百年故去之后,才能安心,是不?”

    小姑娘的倔犟个性,在刚才与管春来的对峙中,已经毕露无疑。

    赵大宝没有强迫崔莺莺接受他的建议,而是从崔三根入手,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毕竟,对于崔莺莺来说,这唯一的亲人才是她最大的软肋。

    果然,一听赵大宝这话,崔莺莺望了望崔三根,软了下来,没有再一口否决,只是黛眉之间还是有着些许的犹豫。

    见状,赵大宝一阵摇头轻笑,“傻丫头,你这有什么好为难的?你还真以为我是白帮你们啊。”

    说着,他将先前得到的那半个婴孩手掌大小的太岁拿出来。

    “崔大爷挖的这块太岁价值非常的高,别说让你与崔大爷在燕京生活四年,就是在燕京买套一百多平的房子都绰绰有余了。”

    赵大宝这话倒不是无的放矢。

    中草药的药用价值,往往是药龄越大,它的价值就越高。

    举个例子,以野生人参来说,十年药龄的人参价值有个十几万,二十年药龄的人参就要五六十万,五十年药龄的人参妥妥的过百万。

    至于百年人参,市面上还未出现过,假如出现的话,一千万绝对拿不下!

    同样的道理,太岁也这样。

    市场上,一块拳头大小的千年太岁,估值差不多在几十上百万。

    那万年太岁的价值,怎么也要翻十倍吧?

    所以,这块万年太岁价值至少千万!

    燕京身为华夏都城,消费水平确实很高,但假如你有了一千万,也能买个不错的房子,还会剩余下来几百万,再怎样也能生活的不错。

    “大宝哥,你骗我,这太岁怎么可能这么贵?”

    赵大宝说的是实话,但崔莺莺显然不信,“再说了,现在只有这么一小块,更不可能值那么多钱。”

    先前说完整的太岁价值百万左右,小姑娘就觉得已经发不可思议了。

    而赵大宝更夸张,竟然说这块太岁的价值能够让她与爷爷在燕京很好的生活四年,甚至还可以买套一百多平的房子。

    这绝对是为了让她安心接受他的捐助而说的谎话!

    赵大宝:“”

    这年头说真话也没人信啊!

    挠了挠头,他也有点不知道怎么劝这个倔犟的小姑娘了。

    他能理解小姑娘的倔犟,这与当年的他一模一样,有不少人都给他家捐了钱,帮他家渡过八年前的难关,当时那些人曾说不需要还。

    其中,尤以小姨刘慧欣为最,几万块钱都说不用还。

    但是,他还是一笔笔记下来,记得清清楚楚,然后努力挣钱,一笔笔的还上。

    倔犟!

    固执!

    很多人也给过他这样的标签。

    但这却是在他还穷苦的时候,支撑他一直坚持下去的信念!

    所维系的,只不过是内心深处那谦卑到极点、却又分外敏感的自尊心!

    很纯粹的,不想平白无故受人施舍而已,哪怕这种施舍是善意的,也会让那脆弱的自尊心受损。

    看到崔莺莺不愿接受帮助,郭宏利在一旁看的也很着急,赶忙劝道:“别傻了,去燕京大学读书,那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你怎么能说放弃就放弃了?既然赵先生愿意出钱资助你上学,那就先上学再说啊。”

    宣小雨见此,也是劝说道:“莺莺,如果你实在觉得接受这些资助受之有愧,心里难安,那大不了等毕业之后,工作了,挣钱了,再还给大宝,就可以了。”

    “做人有的时候需要执拗与坚持,但有时候也不能过于钻牛角尖啊。”

    宣小雨也是苦口婆心,生怕小姑娘一时冲动,放过了这么好的机会。

    “莺莺啊,要听劝,这事儿啊,你别固执”崔三根这时也了解了情况,他也不想接受这么一笔钱,但为了孙女的未来着想,他还是一起劝说崔莺莺。

    说着,老人家眼泪又扑簌簌的落下。

    “爷爷,我”

    崔莺莺张了张嘴,最后没说什么了,与维护自己那点卑微的自尊心相比,让这年迈的爷爷安心显然更重要。

    当下,她就接受了宣小雨的建议,回屋拿了纸与笔,‘唰唰唰’的写下了借条,标明借款金额以及还款方式、时间等等信息。

    之后,她认真的签下了字,亲手交予了赵大宝。

    “傻丫头!”

    赵大宝摇了摇头,随后接过了借条。

    无论如何,崔莺莺接受资助,不放弃求学就行。

    事情了解之后,郭宏利开心了,但一想距离崔莺莺开学还些日子,这段时间崔家爷孙俩又该怎么办。

    毕竟,刚才已经狠狠得罪了管家的人,这爷孙俩再待在九曲村不安全。

    他将这问题与赵大宝一说,赵大宝当即便是轻笑了笑,“这事儿简单,如果莺莺想现在就去燕京,我可以找人帮忙安排一下,你与崔大爷先去熟悉下燕京的环境也好。”

    “如果你是想快开学了再过去,那这段时间可以去我家玩玩,到了开学季后,再送你们过去。”

    “两种方法,你们任挑。”

    一听可以去赵大宝家住一段时间,崔莺莺第一反应就是赶快应下来,但转念一想,已经给赵大宝添了很多麻烦,再去叨扰人家多不好意思啊。

    再说了,现在趁着还没开学,去燕京熟悉一下环境,顺便还能打点零工,挣点生活费也不错。

    “大宝哥,我想我与爷爷还是先去燕京吧。”崔莺莺迟疑片刻,做了这般的决定。

    “没有问题。”

    赵大宝一点头,“不过,这必须要等到将管林辉这些人的事儿处理完毕才行。”

    管林辉等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明天呈山镇肯定还有一场闹剧,但这已经是明天的事了,现在的天色已经很晚了,再想赶山路去镇上已经没有可能。

    当下,几人又商量了一会儿,决定明天一起去镇上,把这事儿给处理一下。

    “郭支书,麻烦你跟我过来一下。”

    赵大宝将郭宏利拉到一旁无人处,盯着他问道:“我看你也是一个想为民谋福的好村官,你在九曲村也待了三年,虽说还奈何不了管林辉,但多少也掌握一点东西吧?”

    “赵先生,你是指”

    郭宏利面色微微一变,很谨慎的望着赵大宝,没有说话。

    “你也说那个田博定与管林辉关系很铁,万一小雨录下的视频起不了任何作用,那我希望从其他方面入手,直接将管林辉嚣张的资本抹去。”

    赵大宝的言语中透着一种霸气与自信,“管林辉嚣张跋扈,也不像是个好官,肯定没少做坏事,这种人不适合当村长,只要你有确凿的东西,我可以帮你交上面去。”

    同样是村长,这管林辉与张向荣相比,差十八条大马路都不止!

    程家虽然被郑家整的苦不堪言,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在市里面,多少还认识一点人,让程老三帮忙一下,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再说了,程老三不行,那就找杜若兮,她家的关系网可是遍布全国各地,在卢安市政府,稍稍找一点人,公事公办一回,还是很容易的。

    “”

    郭宏利被赵大宝的气势镇住了,沉吟片刻,便是咬了咬牙,“好,赵先生,我信你,明天我就将东西一块带去。”

    正如赵大宝所说的,管林辉做事太嚣张,他这三年确实搜集了不少事件的证据,拿出去绝对可以让管林辉蹲大牢。

    但是,他一直不敢拿出去,因为他底子太薄了。

    可再这样下去,他也是受够了,他曾经的目标可是造福一方啊,与其这样继续碌碌无为的混日子,还不如抓住赵大宝这次机会,搏一把。

    若是成功了,那是大喜事!

    假如失败了,那也没无妨,大不了他就辞职不干了,趁年轻去其他行业闯荡。

    商定之后,两人分开。

    夜幕降临,赵大宝与宣小雨就在崔家吃了晚饭,崔家爷孙俩感激两人的帮忙,拿出来了最好的饭菜,但也不过是一点腊肉,以及一点白米饭而已。

    条件之艰难,可见一斑。

    吃过晚饭,由于明天早上要早起,四人便是各自休息了。

    不过,有个很无奈的问题,崔家实在太简陋了,一共就两个房间,两张床,分别是给崔三根与崔莺莺住的。

    但现在却有四个人。

    最后,崔莺莺于崔三根住一个房间,崔三根睡床上,崔莺莺打地铺,至于赵大宝与宣小雨,却被认为是情侣关系,安排睡了崔莺莺的房间与床。

    “这个大宝,咱俩今晚又又睡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