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286章 自作孽啊!

    简陋的房间内。

    宣小雨俏脸绯红,站在木床不远处,紧张,忐忑。

    现在的情况与昨天晚上不同。

    昨晚她喝的酩酊大醉,人事不知,纵然被赵大宝将全身上下看了个遍,但对于这一段经历,她脑袋里是一片空白的,谈不上什么感觉,最多是有点害羞。

    但现在,她却是头脑清醒的,这种情况下,与赵大宝同床共枕,她能睡得着才怪呢!

    “不睡在一起,你还想怎样?”

    看着女人娇羞不安的样子,赵大宝不由一笑,嘴角一扬,打趣起来。

    这房间确实很简陋,连一张桌椅都没有,孤零零的一张旧床,外加一个简陋衣柜,里面放着的是崔莺莺的一些衣服,无一例外,都很破旧,也不知道这丫头有多少年没添加过一件新衣服了。

    如果不是这么的简陋,他倒是可以就着桌椅,凑合一晚。

    当然,即便这样,他也没打算与宣小雨睡一起,昨天晚上可以说是事出有因,但今晚嘛赵大宝的目光左右的查看,最终还是看中这张旧木床。

    “好了,快点睡觉。”

    赵大宝也不看宣小雨羞红的脸,很霸道的做了安排,“我睡外面,你睡里面。”

    宣小雨:“”

    这家伙今晚该不会想做坏事吧?

    羞赧的望了望赵大宝,宣小雨迟疑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咬了咬牙,爬上了旧木床,靠着里面躺下。

    这时,赵大宝又问道:“你的裙子不脱了?”

    “”

    宣小雨真想一拳锤死这货。

    脱?

    脱你妹啊!

    孤男寡女,睡在一起,本来就很危险了,她还要脱掉裙子,这岂不是招狼嘛!

    宣小雨干脆紧闭双眼,懒得答话,只是剧烈起伏的胸口,紧扣一起的十指,都彰显着她内心的紧张、忐忑、不安

    见状,赵大宝眉头挑了挑,嘴角闪过一丝坏笑,“嘿嘿,既然你不脱,那就我来脱。”

    宣小雨:“”

    我靠!

    由你来脱?

    那还得了!

    听了赵大宝的话,宣小雨吓了一跳,闭着的星眸立马就睁开了,看到赵大宝的确在脱衣服,但脱的不是她的衣服,脱的是他自己的衣服。

    “喂喂喂,宣小雨,你在看什么啊?眼睛瞪这么大!”赵大宝一捂胸口,故意大声怪叫着,那模样,就像是被偷窥的小女生一样恼羞成怒。

    宣小雨张了张嘴,差点喷一口老血,你妹的,你一个大老爷儿们,害羞个屁啊!

    被赵大宝的打趣闹了个大红脸,宣小雨只得赶忙再度紧闭双眼,不过,刚才惊鸿一瞥,她却是发现了,赵大宝的本钱似乎不小啊。

    “这家伙那么大,女人真受得了?”

    宣小雨不由自主的想到了这个问题,随即便是立刻反应过来,芳心‘扑通扑通’乱跳,“宣小雨,你啊你,瞎想什么呢?”

    内心羞不可耐时,她也是侧身躺着,面朝里面,不敢让赵大宝看到她酡红欲滴的脸蛋,唯恐被这个男人发现了她的羞人想法。

    赵大宝倒是没注意到她这一刹那的所思所想,但是她这一会儿侧身躺着的姿势却挺吸睛的,曲线曼妙,很是诱人。

    “身材还真不赖”目光在女人身上停留片刻,赵大宝便是赶快收回心神。

    接着,他就关了灯。

    房间顿时陷入一片黑暗,连月光都一点照不进来。

    宣小雨的呼吸一凝,紧张的心绷到极点,她不知道待会儿赵大宝躺到她身边之后究竟会做出什么样的举动。

    就在她胡思乱想时,却发现事情有点出乎意料,赵大宝没在她身边躺下来,但现在黑灯瞎火的,她也不知道这家伙到底在做什么。

    “”黑暗中,宣小雨睁大了双眼。

    未知才是最可怕的!

    霎时间,宣小雨的脑海中浮现出很多或惊悚、或猥琐的画面,每一个都让她心悬半空,生怕赵大宝即将对她做出这样或那样的龌龊事情。

    但又过了一会儿,她才知道想多了,因为什么也没发生!

    “喂!”

    宣小雨哼哼了一声,心情说不出是高兴,还是不满。

    她想了很多可能会发生的情况,但唯独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竟然什么也没发生。

    我靠!

    放着我这么一个美女在旁边不闻不问,赵大宝,你丫的到底还是不是男人啊!

    宣小雨有点抓狂!

    “什么事?”赵大宝疑惑的声音响起。

    他没有躺下来睡,只是坐在床沿边,准备今晚就打坐,修炼长生诀算了,反正以他如今炼气二层巅峰的修为,稍稍眯一会儿就能保证一天的精力。

    宣小雨:“”

    什么事?

    她还真被问住了,不知道怎么回答,总不能说你怎么不碰我吧?

    皱了皱眉,她想了想,才道:“你怎么不躺下来睡?”

    “你希望我躺下来睡?”

    “”

    宣小雨又被噎住了,该死,到底是希望呢?还是不希望呢?

    半响,她才幽幽的说道:“你躺下来睡吧,难道坐一晚上?我们又不是没在一起睡过!”

    赵大宝听了这话,忍不住汗了一下,得,人家女的都这么说了,他若再装什么柳下惠,似乎也有点太虚伪了。

    当下,他就在宣小雨的身边躺了下来。

    这张旧木床也不大,两个人一起躺下来,将整张床的空间都挤满了。

    很自然的,两人就有了肢体上的接触。

    仿佛有一道电流,在两人心间滑过,而在黑夜的环境下,似乎更能撩拨点啥。

    “咳咳,时间不早了,就早点睡吧。”

    赵大宝讪讪一笑,努力的宁心精神,不胡思乱想,只是鼻息间不时传来女人的幽幽体香,让他难以安静下来。

    宣小雨也感觉到身旁男人的呼吸有点不均匀,安静的氛围让她感觉更紧张,不由的打破沉静,说道:“别忙着睡,我还有个问题。”

    “什么问题?”

    “你之前是怎么知道崔莺莺她考上大学的?”

    都是第一次上崔家,之前也没有接触过,更没有提前查过房,但赵大宝怎么就能提前知道崔三根、郭宏利都不知道的信息呢?

    甚至,还是轻而易举的找到崔莺莺的录取通知书。

    要知道,崔莺莺既然是隐瞒了考上燕京大学这等消息,那录取通知书先前肯定已经小心翼翼藏好了。

    赵大宝除非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否则不可能会了解的一清二楚!

    可问题是,这世上怎可能有人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赵大宝一阵无语。

    他怎么也没想到宣小雨会问这问题,不得不说女人的脑回路有点不一样,这种环境之下,咋扯那么远呢?

    他能知道崔莺莺考上大学这事儿,并且提前知道那录取通知书在哪,那是因为他先前在打量崔家时,稍稍的开启了小天眼术来查探。

    何况,崔家又如此的简陋,里面一切并不复杂。

    很自然的,任何东西都被他看透了,里里外外没有秘密可言。

    不过,小天眼术事关他的秘密,当然不能跟宣小雨说了。

    于是,他轻声说了句,“秘密,不告诉你!”

    宣小雨正等着赵大宝释疑解惑,哪知道等来的是这么一个答案,她又想到白天那个魔术的事儿,似乎也是这般吊人胃口的回答。

    顷刻间,她就抓狂了!

    “混蛋,快告诉我!”

    宣小雨不由的转过身来,嗔恼的捶了赵大宝一下,“快点,快点啦!”

    人常说,好奇心会害死猫!

    但如果好奇心得不到满足,那也是能让人抓狂的疯掉。

    宣小雨现在就是这般感受!

    “快睡觉。”赵大宝才不会暴露自己的秘密呢。

    “不,你不告诉我,我就不睡觉。”宣小雨很执着,这次她一定要问出这个男人的一点秘密来。

    “快睡觉啊,明天早起!”

    “不睡,不睡,混蛋,你快点告诉我啦,我保证不说出去。”

    “你到底睡不睡?”

    “不睡!”

    “你真不睡?”

    “真不睡!”

    “确定?”

    “我确定以及肯定,除非呀!”

    宣小雨还想威胁来着,但是她话还没有说完,赵大宝便陡然的手一伸,将娇小的她搂在了怀中。

    “既然你不想睡觉,那我们做点运动?”赵大宝嘿嘿一笑,在女人耳畔吹了一口气。

    “唔!”

    宣小雨嘤咛一声,一种异样的感觉,从耳畔席卷全身。

    这时候,她才反应过来,刚才她有点得意忘形了,忘记身边这是一条狼啊。

    “我我睡觉了。”宣小雨心下一慌,不妥协也不行了,否则真要做运动,那她就真完蛋了。

    毕竟,三更半夜,在床上做的运动,她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是什么啊。

    “嗯,那快睡觉。”赵大宝暗暗一笑,不给一点颜色瞧瞧,这女人就不知道听话。

    “噢!”

    宣小雨乖乖的应了一声,这下不敢再提任何条件了,但是,她等了一会儿,发现赵大宝依旧紧紧搂着她,并没有丝毫松开手的意思。

    “你你能不能放开我?”

    “快-睡-觉!”

    听着男人一字一顿的警告,宣小雨真是哭的心都有了,刚才干嘛那么好奇啊,这下好了,真的好奇心害死猫了。

    自作孽啊!

    宣小雨暗暗哀叹一声,就像一只任人宰割的小羊羔一样,小心翼翼的依偎在大灰狼的怀中,提心吊胆,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被大灰狼吃掉了。

    “嗯其实被这家伙抱着睡觉也不错,总是凉凉的,一点也不热”

    宣小雨迷迷糊糊的暗想着,最后也不知是怎么睡着的。

    第二天,清晨。

    她本来睡的正香,但却是被吓醒了,“赵大宝,你怎么能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