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288章 神医救我!

    呈山镇。

    派出所,门口。

    崔三根与崔莺莺站着,脸上都泛着担忧之色。

    尤其是崔莺莺,几乎急得团团转,眼睛泛红,泫然欲泣。

    她没想到才刚到派出所,赵大宝就被民警铐起来了,恐慌、自责、无助诸般情绪纷纷涌上心头,她都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毕竟,她也只是一个刚刚高中毕业没多久的学生,哪里经历过这样的场面。

    好在郭宏利与宣小雨足够镇定,这会儿一直在里面与民警交流,看看事情是否还有转圜的余地。

    就在崔家爷孙俩焦急的等待时,派出所内传来了一阵娇叱之声,“我宣小雨今天还真不信邪了,一个小小的派出所所长而已,还真妄想能一手遮天了不成!”

    随后,便看到宣小雨怒气冲冲的走出了派出所。

    “小雨姐姐,怎么样了?”

    崔莺莺立马迎了上去,急忙问道:“那些人能放了大宝哥吗?”

    “这群王八蛋不愿放人!”

    宣小雨冷冷一哼,黛眉间怒意分明,“老娘都将视频给他们看了,他们却愣说视频是伪造的,TD,一群罔顾法纪的混账东西,我倒要看看谁的能耐更大。”

    说着,她长长的吐了口浊气,稍稍调整了一下情绪。

    “莺莺,你别太担心了,假如他们敢动赵大宝一根毫毛,我保证那个田博定哭都没眼泪。”

    安慰了崔莺莺一句,接着,宣小雨便走到一旁,拿起手机打电话了。

    如果在其他地方,她或许无可奈何,但是在这卢安市,她还认识一些人,比如她那个闺蜜席静月,就在卢安市公安局上班。

    不过,她第一个却不是席静月,而是父亲的好友程老三!

    而在她与程老三通电话时,郭宏利也从派出所走出来,脸上同样布满了愤怒之色。

    事情果然不出他所料,管林辉提前打点好了,田博定一门心思包庇,置事实于不顾,也不理会他们。

    甚至,整个过程中,田博定根本没有出现,只让下面的民警出面。

    可恶!!!

    郭宏利胸中憋着一口怒气,脑中飞快思索着解决之道。

    这时,崔莺莺也看到了郭宏利,赶忙走了过来,满心担忧的道:“郭支书,现在怎么办啊?”

    “莺莺,不急,暂时他们也只敢拘留赵先生而已,在整个事情没有完全定性前,他们还不敢将赵先生怎么样。”

    郭宏利安慰着崔莺莺,沉吟片刻,才道:“这样,你与崔大爷先找个地方休息,我去找一些朋友帮忙一下。”

    怎么说也在九曲村当了三年的村支书,镇上的一些领导还是有过几次照面的。

    “好!”

    崔莺莺迟疑片刻,用力的点了点头,“我跟爷爷就在不远处那个凉亭等着。”

    她是想陪着一起去的,但转念一想,就放弃了这样的想法。

    一来,她即便跟去了也没什么用,搞不好会拖郭宏利的后腿。

    二来,爷爷崔三根年纪不小了,从九曲村走到呈山镇上,已经消耗了很多的体力,不宜再跟着东奔西走了。

    商定之后,事不宜迟,郭宏利便匆匆离去。

    派出所,二楼。

    一间办公室中。

    管林辉将楼下的一幕尽收眼底,随后才对一个秃顶中年谄笑道:“田所长,多谢了。”

    这秃顶的中年大腹便便,正是呈山镇派出所所长,田博定!

    别人都以为他与管林辉关系好,是因为小学同学这一层因素,但其实这是一个很荒谬的笑话!

    对于田博定来说,小学同学算个屁!

    若不是管林辉对他孝敬的够多,他才懒得理会管林辉那堆破事。

    可即便是这样,田博定也烦了,警告道%3A“老管,下不为例,我不希望以后再发生这样的事情。”

    大张旗鼓的带一帮人围殴,这哪是一个村长的样子啊!

    分明是土匪!

    当然,最让他恼火的是,你说你都带了这么多人了,到最后反而被别人教训了,不仅如此,还被人偷偷录了视频

    你管林辉是不是蠢啊?

    田博定暗暗腹诽不已,要不是看在管林辉这次又孝敬了他一大笔钱的面子上,肯定不愿管这烂摊子,公事公办才是最安全。

    “是是是。”

    管林辉连连点头,卑躬屈膝,满面奴颜,“田所长,那这事儿您看”

    没等管林辉把话说完,田博定便是摆了摆手,很自信的说道:“在我田博定的一亩三分地里,那姓赵的小子折腾不出什么。”

    “那就好,那就好!”管林辉听了这话,顿时笑得很开心。

    虽说这事儿给了田博定不少好处费,但只要田博定愿意将这事儿揽下来,那赵大宝妥妥的要为此事付全责了。

    到时候,医疗费、误工费、精神损失费若不狠狠的敲诈那姓赵的小子一笔,管林辉都觉得对不起他自己的良心。

    “好了,老管,你这事儿先就这么着了。”

    田博定看看时间,发现已经不早了,便道:“待会儿还有市领导下来,陪些知名医学专家考察,我要带人过去负责安全。”

    一听这话,管林辉哪敢再停留,当下便是恭敬辞行,“那田所长您忙,我这就先走了。”

    说完,他就离开了办公室,很快就出了派出所,直奔市三人民医院。

    因为,昨天被赵大宝打伤的那些管家族人,包括他儿子管春来在内,现在都在市三人民医院治疗。

    “小梁,你过来一下。”

    待管林辉离去之后,田博定唤来梁小虎,沉声吩咐道:“你现在去给那个赵大宝录口供,务必要问出一点东西出来,知道吗?”

    “是,所长您请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这梁小虎本来只是一个普通民警,但因为他很会察言观色,比较受田博定重用,短短几年之内,就从普通的办事民警升为大队长。

    梁小虎深知他如今所拥有的地位,都是来自于田博定的赏识与重用,所以对田博定交予的每一个任务,他都尽心尽力的完成,一丝不苟。

    “嗯。”

    对于梁小虎这个人,田博定还是放心的。

    交代完了任务之后,他就带上几个民警,也是离开了派出所,去接待市领导去了。

    “小文,你跟我来,做下笔录。”

    梁小虎在田博定面前毕恭毕敬,但在其余民警面前就端架子了,叫了一个年轻女民警后,他就沉着脸走进审讯室。

    不过,他这刚一走进去,就差点没被气死。

    只见那本应该双手被手铐铐着、胆颤心惊等待被审讯的赵大宝,竟是懒洋洋的瘫在椅子上闭目养神,那姿势、那神情简直不要太惬意了。

    甚至,发现他走进来的时候,这家伙还冲他招招手,说了句,“哎呦,来啦?”

    梁小虎脸色一沉,他办案很多年了,像这样子的人,不用猜都知道,肯定是老油条。

    而老油条意味着难搞!

    只是,他惊疑的是,赵大宝手上的手铐哪儿去了?

    就在他困惑不已时,身边的民警小文却发出了一声惊呼,“梁队,你快看那儿!”

    说着,手往审讯室的角落一指。

    梁小虎顺着她所指的方向一看,顿时目光一凝,倒吸一口凉气,只见在那角落里有一个疑似手铐的存在。

    为什么说疑似?

    那是因为那东西已经完全没有手铐的形状了,而是一小团金属球,上面还有几个手印,像是被人生生揉捏而成的。

    我靠!

    这是眼前这家伙干的?

    陡然间,他感觉对面坐着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披着人皮的外星怪兽。

    “噢,不好意思,那玩意戴着不舒服,我一不小心弄坏了。”

    赵大宝在椅子上重新坐好,脸上挂着人畜无害的笑容,说道:“放心吧,我可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弄坏公物,我肯定照价赔偿。”

    “看你们的样子是要给我录口供吧?快点快点,早点开始,早点结束。”

    赵大宝嘿嘿一笑,一副配合的样子。

    民警小文感觉到了空气中弥漫着的诡异气息,不禁有点害怕,颤声问道:“梁队,我们”

    梁小虎心里也是瘆得慌,他从没见过能徒手将手铐捏成球的人,这等力道万一发泄在他这血肉之躯上,那还了得?

    可是,想到田博定的吩咐,他又不能不做,当下,他便是咬咬牙,说道:“开始录口供。”

    但就在他与小文坐下时,赵大宝突然盯着他问道:“我说这位民警同志,看你体型消瘦,脸色也不太好,眼球略微泛黄,你是不是一喝酒或者一吃饱饭右上腹就会隐隐作痛?”

    “你怎么知道的?”

    梁小虎惊愕的瞪大眼睛,“你是医生?”

    “嗯,应该还有经常腹泻的毛病,刷牙的时候牙龈会出血吧?有时候还会出现一些莫名其妙的发热,度数一般在37.5℃~38℃左右,偶可达39℃以上,呈不规则热型,一般不伴寒战,多在午后发热”

    赵大宝没回答梁小虎的问题,只是自顾自的说着一些症状,而梁小虎越听,越是胆颤心惊,到最后整个后背都被冷汗打湿了。

    “我我这是什么病啊?”梁小虎紧张不已。

    他现在已经非常肯定面前这家伙是个医生,而且还有可能是一个医术非常高明的医生,否则,怎么能全说中呢?

    “什么病?”

    赵大宝望了一眼梁小虎,在他紧张的目光注视下,淡淡的说出了一个词语,“肝癌!”

    噗通!

    梁小虎一下子瘫坐在地上,全身发软,脸色惨白,身上再也没有了任何的威严可言。

    肝癌!

    天啊,这怎么可能?

    我我我我竟然得了肝癌!

    梁小虎脑袋轰然一炸,几乎一片空白,完全无法思考。

    好半响,他才回过神来,之后便疯了一般爬向赵大宝,大声哭泣着乞求道:“神医救我,神医救我啊,你既然能看出我什么病,那一定是有办法救我吧!”

    死亡的阴影笼罩而来了,这时候,他哪还顾得了什么形象,至于田博定的吩咐

    去你姥姥的吩咐吧,老子命都快没有了,还执行个屁任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