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291章 师姐慕湮!

    管林辉上蹿下跳,心里打什么主意,田博定一清二楚,但他现在没心情、也没时间理会这家伙。

    冷冷的瞥了这货一眼,田博定便大步走向梁小虎。

    “”

    管林辉讪讪一笑,纵然心里很郁闷,也不敢再说什么,识趣的待在一旁。

    但很快,后面发生的事情,让他又开心起来。

    只见田博定走到梁小虎身前,怒声大吼道:“梁小虎,你到底在搞什么飞机啊?”

    田博定是真的生气了!

    今天有国内知名医学专家慕湮,带着她的团队来到呈山镇考察,有意向在呈山镇建设一个药材种植基地。

    这事儿可是个大项目,不仅可以增加创收,还能福泽当地百姓,非常受市里领导重视。

    这不,早在一个月之前,市领导就开过会,制定了具体流程,什么时间、什么地点、考察什么都有了一个详细的计划。

    并且,卢安市市委市政府里为了体现重视程度,派分管医疗与宣传的副市长杨书峰陪同,而呈山镇的主要领导班子更是不能缺席。

    这是一个完全不能出现任何差错的接待!

    这会儿,按照计划,慕湮、杨书峰等人会参观一下市三人民医院,了解一下这里的医疗条件、环境、卫生等情况。

    市三人民医院的院领导们也早就有过安排与布置,正常情况下,不会发生什么问题。

    但现在,也不知道梁小虎是不是吃错药了,竟然将赵大宝给带到医院里来了,还在这里引来人群围观,破坏了既定的视察流程。

    这可是很严重的事情!

    田博定简直要气疯了,事后追究起来,他难辞其咎啊,说不定就要被镇领导们责难了!

    “田所长,我我我”

    梁小虎被田博定一吼,迎着对方那通红的几乎喷火的目光,情不自禁缩了缩脑袋,一下子说话都不利索了。

    “我什么我?”

    田博定根本不听梁小虎废话,“我不管你什么原因,立刻把赵大宝带走,拿回所里拘留起来。”

    “”

    梁小虎一阵沉默。

    他为人现实是现实了一点,但是知恩图报还是知道的。

    何况他现在的身体已经这样了,估计这份工作也快干不下去了。

    所以,他准备拼着得罪田博定,也要给赵大宝说上一句公道话。

    这样不一定有用,但求无愧于心吧!

    “田所长,其实,我觉得赵先生他并没有错”

    梁小虎正斗胆说着,突然,一个声音打断了他,“慢着!”

    清冷而威严的声音响起,伴随一阵高跟鞋踩地声,冷傲美女慕湮走了过来!

    见此,田博定心中咯噔一响,赶忙问道:“慕小姐,怎么了?”

    言语之间,很是恭敬。

    “跟你无关。”

    慕湮摆了摆手,没理会田博定,而是将目光凝聚在赵大宝身上。

    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会儿,慕湮才惊疑的问了一句,“你就是赵大宝?龙潭市汤屿镇青山村那个赵大宝?”

    这一问倒是让赵大宝讶异了,这女人怎么清楚自己的底细?

    “不错,是我。”

    赵大宝点了点头,迟疑道:“你是”

    “我是谢景升的师姐,慕湮!”

    慕湮紧紧的盯着赵大宝,冷冷的目光有一点不善,“你就是景升那兔崽子口中医术牛逼的一塌糊涂的中医?”

    学医之道,师从多家,习众家之所长,无可厚非。

    上次谢景升回到燕京之后,说拜了一个中医大家为师,慕湮还真是挺为他高兴的,可一问之后,她就懵逼了。

    谢景升拜的这个所谓中医大家,年龄没有他大,学历只有高中,不,应该是高中没毕业,身份是乡野小农民

    你妹的!

    这些信息哪一个听起来像是中医大家啊?

    慕湮当时就将谢景升一顿臭骂,可是那货也不知是不是中邪了,一根筋的就认定赵大宝为师了。

    为此,这个从不研究中医的兔崽子,竟然开始找了很多中医典籍,研习起来。

    谢景升是个孤傲的人,一旦认定的事,很难改变主意,慕湮见他这样子,也是拿他没辙了,只是在心里暗暗发誓,等她哪天有时间了,她一定要找到赵大宝,狠狠收拾这家伙一顿。

    不料,她今天竟在这儿碰上赵大宝了!

    迎着慕湮那冷若寒霜的目光,赵大宝就感觉后背凉飕飕的,妈呀,这是家长上门来说理了吗?

    谢景升他当然还记得,就是他那个便宜弟子。

    当初在给龙潭市市长季恺的老父亲季国华治疗风湿性关节炎的过程中,两人算是不打不相识,事后,谢景升被他的中医之术折服,非要拜他为师不可,拦都拦不住。

    不过,至始至终,他都没正式松过口,承认谢景升为弟子。

    原因有很多,谢景升无论名声,还是地位,都比他一个乡野小农民强多了,拜他为师,有点不妥。

    最关键的是,他觉得在这中医之道上,自己还是半桶水的水平,哪有东西能教给谢景升。

    “咳咳,那啥,美女,咱可得把话说清楚啊!”

    赵大宝悻悻的摸了摸鼻子,“我可没答应收谢景升为弟子,是那家伙自己一口一个师父,算不得真啊!”

    “你的意思是,景升想要拜你为师,你小子还看不上了?”慕湮冷哼了一声,目光变得更冷了。

    赵大宝:“”

    我去!

    不带这么蛮不讲理的!

    你这是希望我收谢景升为徒呢?还是不希望我收啊?

    赵大宝汗了一下,不知该说什么了。

    看到赵大宝不说话,慕湮就更加恼火了,“怎么?无话可说了?”

    “”

    赵大宝一阵无语,跟女人讲道理,果然吃力不讨好。

    想了想,他便对梁小虎说道:“走吧,你还是把我关押回派出所吧。”

    与其跟慕湮讲道理,他觉得还是回派出所比较安静一些。

    梁小虎也是愕然,第一次见到有这样主动要求将自己关押回派出所的人存在!

    不过,他也不是傻子,看眼下的情形,只得保持沉默,哪敢应赵大宝。

    倒是慕湮听了这话,顿时就来了兴致了,只见她挑了挑眉头,问道:“关押回派出所?这怎么回事啊?你是犯罪了吗?”

    “你才犯罪呢!”

    赵大宝翻了一下白眼,“我想去派出所睡一觉,不行啊?”

    “”

    看着赵大宝那欠揍表情,慕湮不由暗恨的直咬牙,这臭小子竟敢对我这么无礼,若不给你个好看,我就不叫慕湮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不再理会赵大宝,慕湮望着梁小虎,“你应该知道情况吧?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她虽然对赵大宝感到非常恼火,但怎么说赵大宝现在也是顶着谢景升师父的名头。

    如果有人想要在他头上乱扣罪名,那侮辱的可是谢景升,甚至是她的名声,她不可能置之不理。

    当然,如果赵大宝真的是做了什么违法犯罪的事情,那不好意思,她一定竭尽全力将这货绳之以法,然后就有光明正大的理由,让谢景升放弃拜师的念头了。

    医者,医德至上。

    假若一个医生没有医德,那就算他有再好的医术,也是谋财害命的刽子手!

    “这”

    梁小虎还搞不清楚慕湮的身份,一时间他也不知道该不该说。

    不由的,他就将目光望向了田博定,却见这家伙给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显然是在暗示他说话注意分寸。

    也在这时,又一个声音在他旁边响起,“这位同志,有什么情况,你就大胆说,正好我们也了解一下情况。”

    赵大宝抬头一看,只见那个戴眼镜的、富有书生气息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从他的气度上看,身份应该不一般。

    “啊,杨杨市长!”

    赵大宝不认识这中年男子,但梁小虎身为一个本地人,哪里会认不出来,这个戴眼镜的中年男子正是卢安市副市长杨书峰。

    再看杨书峰的身后,则是呈山镇一大班领导,镇委书记、镇长、副镇长

    我靠!

    这是什么情况啊?

    梁小虎心中一颤,有点懵圈了,这时候,他才反应过来,刚才田博定为何那么暴怒,敢情自己等人在不知不觉之间,扰乱了这些领导的视察工作吧?

    “看来这下想不丢工作都难了。”梁小虎暗暗苦笑了一声。

    “人死鸟朝上,不死万万年,管他呢!”

    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心理,一咬牙,一跺脚,梁小虎就将赵大宝与管林辉的矛盾与冲突说了一遍。

    其中,重点说了一下管林辉的品行如何拙劣,在九曲村如何横行霸道,欺凌村民,为祸一方。

    总而言之,他话里话外的意思,是赵大宝没错,错的的管林辉!

    “真有此事?”慕湮一听,又惊又怒。

    杨书峰也是脸色一沉,目光扫了一眼旁边的呈山镇相关领导,问道:“这位同志说的是真的吗?那样的人也能当上村长?”

    呈山镇的相关领导听了这话,都是冷汗涔涔,后背发凉。

    不约而同的,他们都将目光望向了梁小虎,一个个恨不得将这货拍死,这种事情以后说就可以了啊,怎么可能搬到这种场合上说?

    被这么多镇领导恼怒的目光盯着,梁小虎也是心中一寒,但转念一想,既然做都做了,我还怕个屁啊。

    当下,他就无视这些领导,伸手朝着旁边一指,说道:“杨市长,这个人就是管林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