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294章 衣服脱掉!

    我想要你!

    这四个字一出,慕湮就愣住了。

    她没想到赵大宝竟然会提这么个要求,这个臭小子的胆子是不是忒肥了点啊?

    惊愣了一会儿,慕湮反应过来。

    随后,她便是咬牙切齿的说道:“臭流氓,你再说一遍!!!”

    说着,那双美丽的眼眸,冷冷盯着赵大宝。

    “慕小姐,别误会!”

    对于女人的反应,赵大宝早有预料。

    所以,他并没有惊慌,只是嘿嘿的一笑,“你刚才打断我了,我话还没说完呢。”

    “我想说的是如果我赢了,我想要你与谢景升一样拜我为师!”

    慕湮:“”

    我靠!

    这个混小子,一定故意的。

    慕湮简直气的近乎抓狂,知道是被赵大宝调戏了。

    抛开这一茬儿不提,且说赵大宝这条件,也让她感到很恼怒!

    这小子竟然妄想将她也收入门墙,看来这货真以为自己医术很牛啊!

    “好,只要你赢了我,拜你为师,有何不可!”慕湮冷冷一哼,毫不示弱。

    她其实也是一个心高气傲的人,可不愿意自己被赵大宝小瞧了。

    要知道,她从小就跟着父亲慕梓良学医,专业方面的素养比起谢景升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只不过,她不喜欢抛头露面,甚少在医学期刊上发表论文,只喜欢安静的做些医学研究。

    与此同时,也希望将研究的成果造福于民。

    这不,依靠着她以及她的团队的研究成果为核心,这些年她开创了自己的医药集团效益很好,如今为了扩大规模,打造完整的产业链,她才在华夏各地建设药材种植基地。

    一方面是为了培育更好的药材,从源头上控制与加强医药质量。

    另一方面,则是为了更好的福泽百姓。

    因为药材种植基地的选址,她都选择在那些贫困地区,这样可以让当地增加就业岗位,让当地的老百姓受到一些实惠。

    “一言为定。”

    看着女人被激起了斗志,赵大宝不由的轻轻一笑,“你说怎么比吧,咱们划下道来。”

    他其实是故意这样做的,就是要让慕湮全力以赴。

    否则,待会儿这女人输了之后,又耍赖说她还没有认真,要求重新再比一次,那他可真要吐血了。

    “臭小子,别得意!”

    慕湮瞧不得赵大宝那副‘肯定我赢’的样子,冷声哼道:“等一下输了,可别哭鼻子。”

    “巧了,这句话我也想奉送给你。”赵大宝嘴角一咧,露出一口白牙,不甘示弱的挑衅起来。

    慕湮哼了一声,脸色变得严肃,“医术是一门涉猎非常宽广的学问,包罗万象,想要准确的论个高低,很难。”

    “我们就挑中医中一个最基本的,望闻问切!”

    “通过这四种手段,替对方看一下,对方身上有什么病,谁判断的更准确,谁的医术就高明。”

    中医讲究‘望闻问切’四种看诊手段,很基础,但不简单。

    一个中医的能力高与低,往往能从这块管中窥豹,推断出其对病情与病理的研究深度与广度。

    慕湮的父亲慕梓良是一位对西医学与中医学都有研究的医学大家,教出来的学生也是因地制宜,根据他们的兴趣爱好来指导。

    比如以前的谢景升,很推崇西医学,所以他主要教导西医学方面的知识,旨在为谢景升打开那西医学的大门。

    但慕湮与谢景升可是不一样,她从小跟着父亲慕梓良学医,不仅仅是西医学方面研究颇深,便是在中医这块也钻研了不少。

    ‘望闻问切’这些老祖宗传下来的基本功,她可以说小时候起就一直在学习与使用了,难不成还能比赵大宝差了吗?

    赵大宝对于这比试方式倒是没有意见,但他向慕湮提了一个疑问,“万一我说对了,你不承认,怎么办啊?”

    慕湮:“”

    你妹的!

    这小子在说什么呢?

    老娘看起来像输不起的人吗?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慕湮冷眉怒耸的道:“我如果撒谎了,我就嫁不出去,你若是撒谎,你永远不举,这样可以不?”

    赵大宝一听这话,擦了擦额头冷汗,讪讪的笑道:“咳咳,那啥,不用发这么悲壮的毒誓吧?”

    “废话少说。”

    慕湮一翻白眼,“还有没有疑问了,没疑问赶快开始。”

    “有!”

    “”

    “如果有的人身体非常好,一点毛病都没有,那岂不是很占优势?”

    慕湮再深吸一口气,强压下心头的怒火,“人的身体,就像机器,年纪越大,损耗越多,怎么可能没有一点毛病?”

    赵大宝‘呃’了一声,一想,女人说的也很有道理,于是便摊了摊手,“那我没问题了,开始吧,谁先来?”

    “我!”

    慕湮眉头一挑,哼道:“你,衣服脱掉!”

    赵大宝:“”

    衣服脱掉?

    我去!

    这女人想干啥?

    赵大宝咽了咽口水,后背有点凉飕飕的。

    而看到他扭扭捏捏的没有照做,慕湮气不打一处来,“你一个大老爷们怕啥啊?怕我吃了你啊,望闻问切,第一步,望诊,我当然要望啊,除了脸部,我还要看背部,快点!”

    “好吧。”

    赵大宝汗了一下,在女人淫威下,他还是屈服了,心中却是在想,我还真怕你把我给吃了。

    常言道,三十如狼,四十如虎。

    慕湮这女人看上去三十出头的样子,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说不定真就喜欢老牛吃嫩草,借着比试的名义吃他豆腐呢!

    好在慕湮不会读心术,否则知道他这般心思,一定会一口老血喷出来的。

    夏天天气热,穿的也很少。

    赵大宝上身也就穿了一件白色T恤,在慕湮的注视下,他迟疑了一会儿,便很容易的脱掉了。

    而他衣服刚脱掉,慕湮眼睛就一亮,暗暗惊呼道:“看不出来这小子还挺有料啊!”

    由于常年修炼长生诀的缘故,赵大宝的身材保持的非常好,身上每一块肌肉很明显,但又不是那种爆炸性的,给人的感觉是特别阳刚,但又不失一种柔和之美。

    这样的强健身体,很吸引女人注目,对她们的杀伤力必须是百分之百!

    慕湮显然不是一个花痴,但她现在就有点看直了,她想不到赵大宝竟然有这么一副堪称完美的躯体。

    情不自禁的,她有点心动,更有种冲动,想要伸手去摸一下。

    但就在这时,赵大宝的一个举动,让她陡然惊醒过来。

    只见这家伙脱掉衣服之后,并没有停下来,而是解开了裤腰带,看那情形,是准备把裤子也脱掉了。

    “喂喂喂,臭流氓,你想做什么?”

    慕湮吓了一大跳,赶忙喝止了赵大宝,“我让你脱衣服,没让你脱裤子,你想耍流氓啊?”

    赵大宝也被这女人突兀的尖叫声吓了一跳,好一会儿,才纳闷道:“裤裤子不脱?”

    “当然不脱,脱了你想干嘛?”慕湮脸上冷若冰霜。

    但隐隐之间,还是能看到一点羞红。

    说实话,她还真有点期待,赵大宝上身如此阳刚美,下半身肯定也是差不多,腿部的肌肉估计也是那样有力量感。

    甚至,搞不好某个地方也很有视觉冲击力。

    只不过,这样的心思,她自然不能表露出来,也绝对不能表现出来。

    否则,肯定出大事儿!

    “早说嘛!”赵大宝讪笑了笑,重新扣好裤腰带。

    刚才慕湮让脱衣服,他理解的意思,就是全部脱掉,毕竟,一般日常用语中,衣服往往泛指了身上的所有衣物。

    比如父母有时候会问子女有没有衣服穿了,那肯定不会单指衣服,裤子也一定包含在内。

    一个短暂的插曲过后,赵大宝决定回到正题,当即站直了身体,冲慕湮笑了笑,说道:“好吧,望闻问切,你来吧。”

    “我也想知道我身上有哪些未被发现的疾病,还请慕小姐仔细帮我看一看啊。”

    “哼,我肯定把你所有的隐疾都找出来。”慕湮也收敛了心神,大言不惭的说了一句,但其实心中已经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

    众所周知,经常运动的人,身体一般不差。

    而看赵大宝这身材,那妥妥的是一个健身达人,再加上他自己还懂点医术,那肯定懂得一些养生之道,何况他的年纪还不大,应该是没什么病的。

    但正如她先前所说的,只要上了年纪,人都是有病的,区别只在于大病小病而已。

    她与赵大宝的比试,又不是非要找大病,但凡一种病,那都算数的,所以,她认认真真的打量着赵大宝,运用了平生所学。

    人的身体是很玄妙的,如果在体内有什么病,一般在体表有所表现。

    举个例子,如果指甲变黑、指甲下有碎状斑点的话,则表示你患有感染方面的疾病,最常见的就是严重的心脏感染,像心肌炎、其他心脏疾病、出血性疾病等。

    又比如说,有的人背部会长很多痘痘,中医上说,背部是肺的反射区,也就是说背上长痘与肺是有密切关系的,肺热或是经络不通畅时,就容易引起背部长痘痘的问题,因此平时应该调理肺部。

    慕湮仔细的观察了赵大宝,但愣是没看出这家伙身上有哪个地方不健康,‘望’之一招,完全失败。

    她不死心,又使出闻、问、切三招,依旧是一无所获。

    最后,她不得不承认,赵大宝这家伙的身体,一点毛病也没有,健康的简直有点不可思议。

    “好了,换你来了。”

    慕湮一脸郁闷,“你太健康了,我看不出你身上有什么毛病。”

    “嘿嘿,终于换我了啊!”

    赵大宝嘴角微微一扬,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便对慕湮说道:“你,衣服脱掉!”

    一模一样的话语,但说话的口气却不同,与慕湮的口吻相比,赵大宝说这话时,多了些迫不及待。

    而慕湮一听这话,当场她就傻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