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302章 一口老血!

    郑开诃很蛋疼!

    越不希望发生的,它偏偏越发生了。

    他还在担心席静月与赵大宝有交情,结果这两个人还真的就关系不一般!

    赵大宝竟然称呼席静月为‘月月’?

    你妹的!

    太不科学了!

    赵大宝只是一个平凡的乡野小农民,而席静月却可能是某位省委的女儿,这两个人身份可是差距十万八千里,怎么可能会有交集啊!

    郑开诃百思不得其解!

    但无论如何,眼下的情况他要处理妥善,可不能让席静月心生不满。

    否则,祸福还真难料!

    诸般心思一闪而过,随后,郑开诃便微笑着道:“席小姐,是我考虑不周,这样,你想喝什么红酒,我马上让人拿来。”

    宴会上准备的酒水,质量其实已经不错。

    但是,考虑到席静月非同一般的身份,郑开诃真以为是她对酒水不满。

    殊不知,这完全是赵大宝胡诌的。

    迎着郑开诃的目光,席静月蹙了下眉头,没有说话,只是望向赵大宝,这事儿是他挑起来的,现在自然要他来收拾。

    视线触碰的一刹那,赵大宝便心领神会,当即像开玩笑似的,说道:“郑大少,瞧你这话问的,你这儿什么红酒最好,当然就拿什么红酒啊!”

    说着,赵大宝就想报出一个高档的红酒出来,但这时候才发现自己对红酒并无研究,愣了一会儿,才转而问向程昱华与宣小雨,“什么红酒比较好?”

    “拉菲!”

    程昱华想也不想,脱口而出。

    这时,宣小雨也反应过来,看出赵大宝的心思,立刻补充说道:“拉菲庄园是法国最出名的酒庄,在波尔多,拉菲被称为红酒皇后,其中,又以82年的拉菲红酒味道最佳。”

    说实话,拉菲红酒什么的,赵大宝是第一次听说。

    不过,既然程昱华与宣小雨都这么说了,那这种红酒的价格应该肯定不低。

    当下,他便说道:“好,那就82年的拉菲,先来个四瓶好了。”

    郑开诃一听这话,表情瞬间僵硬了。

    拉菲?

    82年的拉菲?

    还一口气要四瓶?

    卧槽!

    你当这是超市里可以随便买到的可乐雪碧啊!

    82年的正品拉菲红酒,现在在市场上的价格,一瓶要十万块钱左右,四瓶就是四十万,不可谓不贵!

    但这都不是事儿,真正的问题在于,82年的拉菲可不好买,基本上不怎么在市场上流通。

    这些年他家一共也才弄到两瓶而已,其中有一瓶被老头子给收藏起来了。

    那剩下的一瓶,倒是在这酒店,但也是非卖品,拿来镇店用的。

    所以,赵大宝这货纯粹是强人所难啊!

    太可恶了!

    郑开诃愤怒的瞪了赵大宝一眼,这家伙肯定是故意要让他难堪。

    席静月一直在旁边静静的看着,但一听赵大宝的话,她都忍不住有点可怜郑开诃,好家伙,82年的拉菲一开口就是四瓶,这丫的绝对是狮子大开口啊。

    要知道,她有一个酷爱收藏美酒的小姨,但即便是这样,似乎酒窖之中,82年的拉菲也才四瓶左右,那已经是她小姨收藏了几十年的成果了。

    不由的,她瞥了一眼赵大宝,眼神中有一丝嗔怪。

    “嘿嘿!”

    注意到了席静月的表情,赵大宝忍不住暗暗一笑。

    其实,不用席静月提醒,他一看郑开诃那仿佛吃了苍蝇一样难受且难堪的表情,就知道他提的要求似乎有点超出郑开诃的承受范围了。

    看来这82年的拉菲确实挺稀少的啊!

    赵大宝暗自思忖,表面上却很淡定,一副嫌弃的表情,说道:“连四瓶都没有?郑大少,你这酒店真不咋地,得了,那就先来一瓶吧,一瓶总有吧?”

    郑开诃:“”

    先来一瓶?

    说得轻巧!

    那可是本少爷好不容易从老头子那里讨来的啊,我自己都舍不得喝!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郑开诃告诉自己要沉住气,一瓶红酒而已,喝掉就喝掉了,反正以后他还可以找机会再去购买,不能因此而惹得席静月心里不痛快。

    但是

    麻痹!

    还是好舍不得啊!

    强忍着揍死赵大宝的冲动,郑开诃脸容略僵硬的说道:“好好,我这就去拿!”

    说完,他就立刻转身,嘴角一阵抽搐,真是太肉痛了。

    见此,席静月眨了眨眼,淡笑不语,只是有点为郑开诃可怜,什么也没弄清楚,就被赵大宝装大尾巴狼,给硬生生忽悠住了。

    程昱华与宣小雨都是窃笑不已,看到郑开诃吃亏,他们都非常开心。

    尤其是程昱华,他与郑开诃可是死对头,对彼此也是比较了解的,知道郑开诃还是挺宝贝那瓶82年的拉菲,以前有事没事就喜欢拿这红酒吹吹牛逼。

    不过现在好了,被赵大宝一唬,这姓郑的竟是不得不乖乖的拿出来!

    一想到可以尝一下郑开诃珍藏许久的美酒,程昱华的心情简直就是敞亮的不要不要的,甭提有多爽了!

    而与他们的好心情相比,一旁的郑敏可就难受了。

    她本以为哥哥郑开诃出面了,一定会狠狠震慑一下赵大宝,哪知道装逼不成,反被这货打脸了。

    只是,对于席静月的神秘,以及那不俗的背景,她也是知道一点点。

    因此,纵然心里很恼火,却也不敢说什么。

    旁边围观的众人,这会儿也惊呆了,谁也没想到正春风得意的郑家大少郑开诃,竟然一不小心在赵大宝的手上栽了个跟头。

    “这赵大宝是谁?”

    “不清楚啊,卢安市没这号人!”

    “看这情形,跟席静月关系很好!”

    “还是席静月的背景牛,郑少是不想得罪她啊!”

    “郑少也有不敢得罪的人啊!”

    “一山更比一山高!”

    有惊疑赵大宝身份的,有惊叹席静月能量的,有窃笑郑开诃吃瘪的诸般心理,不一而足!

    赵大宝却没在意这些人在想什么,趁着郑开诃还没把红酒拿来之前,他偷偷的向宣小雨三人恶补了下82年的拉菲更多的信息。

    了解之后,才知道自己的要求,果然有点强人所难。

    不过,即便重来一次,他还是会这样,很开心,不是么?

    至于宣小雨、程昱华与席静月三人,发现赵大宝竟然对拉菲一无所知后,都是不免有些无语,有一点同情郑开诃。

    过了不久,郑开诃将那瓶镇店的红酒拿来了。

    “席小姐,请慢用。”

    郑开诃依依不舍的将红酒递过去,心里肉疼不已。

    “我来吧!”

    还没等郑开诃放下,赵大宝就一把接过。

    之后不待郑开诃反应,就麻利的将红酒打开,给席静月、宣小雨与程昱华每人倒了一杯。

    然后,给他自己也倒了一杯。

    顿时,浓郁的酒香弥漫空中,许多人都有一点嘴馋。

    只不过,也许是杯子恰好适合这瓶红酒,四杯下去,不多不少,正好倒完,郑开诃想分一点都没有可能,其他人就更别想了。

    “郑大少,不好意思啊,没法分你了。”

    赵大宝晃了晃空空如也的酒瓶,摊了摊手,一副爱莫能助的表情。

    郑开诃气的直咬牙,你妹的,你有分我一点的意思吗?如果真的想要分我一点,也会让我拿酒杯过来吧?

    不理会赵大宝的挑衅,他将目光望向席静月,只要伺候好这个女人,一切好说。

    至于赵大宝,自然有机会与办法收拾!

    “席小姐,尝一尝,味道如何!”郑开诃微微一笑,故作大方与镇定。

    酒香熏人醉!

    闲暇之时,席静月也喜欢喝点红酒。

    这82年的拉菲可不经常碰到,她也只在小姨那儿喝过一次,不由自主的,她就端起酒杯,轻轻品了起来。

    便是宣小雨与程昱华,这时候也没怎么废话,迫不及待的品美酒了。

    品红酒的门道很多,方法不对,有时候就难以真正品出美酒的香醇可口。

    席静月、宣小雨与程昱华都喝过红酒,知道不少,所以动作都差不多,先将酒杯摇一摇,这叫醒酒,让这刚开启的拉菲与空气充分接触,发生化学反应,让酒的美味真正体现出来。

    但赵大宝可不知道这一点,直接端起来咕咚咕咚两口,接着味蕾上散开一股味道,酸、涩、甜不知道怎么形容,反正他是不喜欢。

    于是,他直接来了一句,“这什么拉菲不会是假的吧?感觉还没刚刚那个好喝呢!”

    “你丫的才假的呢!”

    郑开诃实在忍不住了,哼道:“自己不知道品味红酒,还怪我的拉菲是假的。”

    一想到赵大宝不知道品酒,却喝掉了自己珍藏的美酒,郑开诃真是气的想吐血了,再好的东西,不知道享用,那岂不是明珠蒙尘?

    宣小雨也看不过去了,赶忙指导一下赵大宝。

    “噢还有这些门道啊!”

    赵大宝恍然大悟,嘿嘿一笑,“乡下一般喝二锅头,不怎么喝这种红酒,怎么喝红酒,还真不了解。”

    说这些,他一点没有不好意思,模仿着宣小雨的动作,也是轻轻摇晃起酒杯。

    旁边的人,一听这话,为之绝倒,我靠,你那二锅头是什么鬼,能与82年的拉菲比吗?

    席静月也很错愕,不由的问了一句,“你是乡下人?”

    “对啊,根正苗红的农二代,绝对的小农民一枚,小雨没跟你说过么?”

    赵大宝很理所当然的说道,还有点疑惑的望向宣小雨,后者见此,直接喊冤,“喂喂喂,你什么时候跟我说过你是乡下人啊!”

    席静月、宣小雨、程昱华三人顿时就‘赵大宝是乡野小农民’的问题追问了起来。

    而一旁的郑开诃听着几人的对话,立刻脑中一炸,完全就傻掉了。

    我草!

    席静月竟然连赵大宝是乡下人都不知道?

    那这两人关系有个屁的亲密啊!

    顷刻间,郑开诃只觉一口老血涌了上来,麻痹,被这该死的赵大宝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