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306章 一个炸弹!

    谁也没想到赵大宝会突然来这么一句!

    霎时间,在座的众人都是不由的愣住了,一个个的,满脸迷惑。

    我去!

    这是什么情况?

    众人的大脑一下子空白了两三秒,经过短暂的困惑之后,他们才都反应过来了,敢情赵大宝这货之前种种行为,根本不是被朱兴志挑衅所激怒,而是在故意演戏迷惑朱兴志呢!

    在座的众人明白了这一点,顿时,一个个忍不住都笑了起来。

    “噗哈哈!”

    “装得真像!”

    “是啊,差点我都信了!”

    “这个赵大宝,真的好阴险!”

    “也不怪赵大宝,谁让朱兴志这个蠢货太得意忘形了呢!”

    宣小雨发现赵大宝不是中了朱兴志的招,而是将计就计,反将朱兴志带到沟里去了,顷刻间,她不再担忧了,也是捧腹大笑,“大宝,你也忒坏了!”

    席静月一样忍俊不禁,望了赵大宝一眼,眼中有几抹嗔怪,觉得这家伙不去演戏真是太浪费了!

    因为刚才赵大宝演的太像了,她这个刑侦警察都被迷惑了。

    主持拍卖的司仪也愣了好一会儿,这才收起脸上的惊愕,哭笑不得的说道:“1001万,第一次!”

    “1001万,第二次!”

    “1001万,第三次!”

    说着,他‘咚’的敲了一下锤子,伸手一指朱兴志,重复了一遍赵大宝刚刚说的话,“恭喜这位朋友,你拍下了这块太岁!”

    恭喜?

    恭喜你妹啊!

    朱兴志气的差点吐血!

    该死的赵大宝,我一个不慎,又被你耍了!

    朱兴志心里那个苦啊,他还以为赵大宝会继续加价竞拍呢,哪知道在关键时刻,这货竟然停下来了。

    太可恶了!

    这一出肯定是赵大宝早就谋划好了的,这个阴险狡猾的家伙,真的是一肚子坏水啊。

    但仔细想一想,也不能怪赵大宝,要怪只能怪他自己太得意忘形了,没有发现赵大宝这厮一直在演戏。

    可现在怎么办?

    朱兴志满脸愁苦,怯懦的瞄了郑开诃与郑敏这兄妹二人一眼。

    果然,只见这兄妹俩正瞪着他,那目光仿佛刀片一般,在他身上不停的刮割着,令他全身上下,拔凉拔凉的。

    惨了!

    朱兴志心中暗暗哀嚎一声。

    他没有想过再招惹赵大宝,之所以跟赵大宝杠上死磕,乃是郑家兄妹二人的授意。

    但最后目的并不是让他拍下这块太岁,而是要将太岁的价格抬高,不让赵大宝那么轻松的拿到手。

    刚才在价格飙升到接近一千万的时候,他就应该警惕起来,见好就收。

    可惜,他被赵大宝表现出来的假象迷惑,一时头脑发热,想也没想,就跟着竞价上去,落得现在的下场。

    如今,郑家兄妹吩咐的事情被他办砸了,接下来等待他的后果可想而知了。

    暂不提朱兴志的懊恼与忐忑,郑开诃在发现这般结果之后,直接是冲郑敏低声骂了一句,“看看你找了个什么废物,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也不怪他这么气愤!

    他刚才一直暗暗关注赵大宝,看到这家伙对什么都没兴趣,但突然就出手竞拍这块太岁,显然是对这太岁比较感兴趣。

    他稍稍一想,就想在这个点上恶心一下赵大宝,为新仇旧恨,出一口恶气,找回点面子。

    毕竟,那瓶珍藏多年的82年拉菲,被赵大宝狐假虎威讹去了,他的心到现在还在滴血呢!

    但因为朱兴志这个蠢货,他现在反而被恶心到了。

    为什么这么说?

    这块太岁是他郑家拿来拍卖的,按理说,甭管卖1001万,即便是一个亿,那只是左手倒右手,乍一看不花什么钱

    但中间还有一个税收啊!

    财产所得税、增值税、印花税乱七八糟一堆,粗步估算,缴税额将近是成交价的20%25,也就是200万!

    以如今郑家的雄厚财力,这区区200万的损失而已,郑开诃可以不在意,但他想坑人,却没有坑到,反而赔了200万,这事儿搁谁身上也不爽啊!

    赵大宝一直留意郑开诃的神色变化,当看到这家伙那瞬间阴沉的表情时,不由冷冷一笑,凭你郑开诃,就想要坑我,整不死你才怪!

    一场堪称影帝级的表演,让郑开诃一下子亏了200万,赵大宝心情还是蛮好的,但想到那万年太岁终究没有弄到手,他的心情又没那么好了。

    到底该怎样从郑家手中搞到那万年太岁呢?

    赵大宝一时间眉头紧蹙,细细思量起来,对于接下来的拍卖,也没什么兴趣关注了。

    经过万年太岁的拍卖高ha之后,余下的拍卖品也被一一竞拍,成交价也大都不低,甚至最后倒数几件古玩字画都拍出了一两千万的高价。

    在一波又一波竞拍热潮之后,拍卖会终于迎来的最后压轴。

    “本场拍卖会的压轴产品,到底价值多少,我们说了不算,需要靠各位眼力与运气!”司仪哈哈一笑,故意卖了个乖。

    随后,他轻拍了两下手,让人将布掀开,向众人揭晓了压轴之物的真面目,是一堆大小不一的石头,但却不是无价的石头。

    “原石!”

    “翡翠原石啊!”

    “哈哈,最后一招玩赌石!”

    “不错,赌石,我喜欢!”

    “我也喜欢!”

    众人一看,惊喜起来。

    在座的都是权贵,不怎么缺钱,谁没事还不赌两把找个刺激。

    而在华夏,赌石相对来说是一个比较文雅且合法的赌博了,显然赌石这个玩意儿,感兴趣的权贵并不少。

    拍卖厅一下热闹起来。

    待气氛差不多了,司仪才笑着说道:“这批翡翠原石是从滇南运来的,无一不是盛产翡翠的老坑出品。”

    “经过我们工作人员初步鉴定,按照切出翡翠的可能性大小,从低到高大致分成了低、中、高三个等级,等级越高的,起拍价越高。”

    “当然,我们的工作人员眼光也不一定准,等级低的毛料也可能切出极品翡翠,一切看大家的眼力与运气了。”

    “这批毛料的数量不是很多,但也不少,接下来不采取一一拍卖的形式,而是由大家自己上前选,看中的直接竞价。”

    “竞拍下的毛料,可以拿到边上切割,我们有专门的工作人员负责。”

    说到这,司仪看台下的众人已经跃跃欲试了,当下便是笑道:“好了,废话就不多说了,大家也等不急了,现在开始挑选自己中意的毛料吧!”

    话一说完,就有许多人迫不及待的走上了台,开始在一块块毛料前看了起来。

    赵大宝也被赌石吸引了。

    赌石他不陌生,先前在古庄镇,他就与郑开诃有一场以赌石为主的赌局,最终他依靠小天眼术的透视功效,狠狠的打了郑开诃的脸,让这家伙灰溜溜的败走了。

    “走,我们也去瞧瞧。”赵大宝来了兴致,冲二女说了一声,便也往台上走去。

    赌石对他来说,毫无压力,如果这批毛料中有比较好的翡翠,那他就不客气了。

    宣小雨与席静月对赌石同样颇有兴趣,不一定会出手,但是凑个热闹,还是蛮不错的。

    当下,也是应了一声,跟着赵大宝走上台了。

    只见一块块的毛料摆在台上,供人挑选。

    高等区的毛料卖相都很好,一看就给人感觉像是能开出翡翠的样子。

    至于低等区的毛料卖相也不一定差,都是带着一丝丝绿色,开出翡翠的可能性也不小。

    有的人性子比较急,不长的时间,就已经挑选了一块,竞拍下来,兴冲冲的拿去切了,开出翡翠的人激动的开怀大笑,没开出的则有些懊恼。

    但总的来说,能切出翡翠的人很少,大多数人满怀希望,最后只得到一堆废石渣,数十上百万的钱,全打了水漂。

    一刀生死!

    赌石,玩的就是这个刺激!

    赵大宝不动声色的开启小天眼术,将台上的毛料一一扫视。

    不过,他看了一大半了,都没发现什么好毛料,不是说没有翡翠,但质量都不怎么样。

    相对于竞拍价,没有什么赚头。

    如此,他也没必要冒着暴露小天眼术的风险,去挑选这些毛料了。

    就在他倍感无聊时,突然,他的目光在中等区的一块毛料上停了下来,没有惊喜,只有惊吓。

    这块毛料乍一看,卖相还算可以了,切面渗着丝丝绿意,给人感觉再往里切一刀,就能真的开出翡翠一样。

    但在赵大宝的视野中,却不是这样的,只见在这毛料之内,有的不是翡翠,而是一个拳头大小的东西,身上缠绕着一些红蓝电线。

    一种危险的气息从这东西上传出来!

    现实生活中,赵大宝没见过这玩意儿,但他在一些警匪片中看过,这东西貌似是炸弹!

    我靠!

    竟然将炸弹塞进毛料里了,表面竟然一点看不出痕迹!

    赵大宝浑身一个激灵,想起先前在卫生间听到的那个低沉声音,原来那什么老大、老四的布局在这儿啊。

    这炸弹看上去不是定时炸弹,而是触发式的,只要人一切开毛料,那估计结果就是‘砰’的一声,将周边的人与物炸个稀巴烂。

    拍卖厅里的人可不少,一旦爆炸了,死伤肯定惨重。

    赵大宝可不想看到这一幕。

    他想直接提醒众人,但转念一想,不行,这样岂不就暴露了他小天眼术有透视的能力了吗?

    于是,他决定换一个思路,先拍下这个装有炸弹的毛料,但不现场切开,拿到外面再想办法处理。

    想到这,赵大宝直接走上前,手一指那块毛料,报了个底价,“这块我要了,50万!”

    但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我也想要这块毛料,100万!”

    价格直接翻了一倍。

    赵大宝一听,顿时想骂娘,卧槽,这是哪个傻逼啊!

    不由的,他扭头一看,顿时就乐了,不禁好心的冲这货说道:“劝你最好别买,不然有你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