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310章 又被抓了!

    听到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席静月顿时就惊醒过来。

    随后,她低头一看,才发现衣领确实低垂,在赵大宝面前走光了。

    一瞬间,她的俏脸一红。

    若是换了任何一个其他的男人,这会儿,她估计已经直接一拳抡过去了。

    但对于赵大宝,很奇怪,她竟是生不出一点恼怒,而是有种淡淡的羞涩,就像是那怀春的少女。

    我一定是中魔咒了!

    席静月顿时心中一慌,被自己的反应吓住了。

    接着,她就冲赵大宝轻轻一哼,故作生气的瞪了他一眼,以此来掩饰内心的变化。

    殊不知,这样反而有点欲盖弥彰的味道。

    在赵大宝看来,她这样子不仅不像是在生气,反而是在与他打情骂俏一般,那娇羞可人之状,甭提有多么撩人!

    咕咚!

    赵大宝情不自禁的咽了咽口水,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

    “喂,混蛋,你还看”

    嗔白了男人一眼,席静月羞赧不已,跺了跺脚,心乱如麻。

    “嘿嘿!”

    赵大宝挠了挠头,尴尬一笑。

    在回过神来之后,他赶忙转移目光,不敢多瞧一眼了。

    但不得不说,展现出小女儿姿态的席静月,确实有一种与众不同的魅力,让人不自觉的有些心痒痒了。

    一直以来,或许因为从事刑侦类工作的缘故,席静月都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脸上最多也就是一抹浅浅的淡笑。

    而更多的,是那种哪怕天崩地裂也不会动容的平静。

    但这会儿,席静月却破天荒的露出了女儿家的娇羞,那种感觉,就像是铁树开花一样,令人惊喜。

    那般姿态,很是迷人。

    赵大宝暗暗胡思乱想之际,注意力也放在那来人身上。

    那是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一米八的个头,浓眉大眼,鼻梁高挺,棱角分明,穿着一身警服,很有高大帅气!

    不过,此刻他面庞上的怒容,令他看上去有些狰狞,尤其是那双瞪大的双眼,投射出凶厉阴狠的目光,一般人还是会很害怕的。

    但赵大宝早已不是昔日的吴下阿蒙,又岂会怵这个家伙区区的凶狠眼神?

    仅仅是打量了高大帅气的男子两眼,他的视线就落在了这个人的身后了。

    那是一群匆匆而来的警员,进来之后就立刻行动起来,取证、拍照、记录有条不紊。

    对比了一下警服,赵大宝不难发现,眼下这个高大帅气的男子,应该就是这群警察的领导。

    也难怪这家伙身上萦绕着一种上位者的威严气质!

    席静月也注意到了这个高大帅气的男子,不由说道:“纪局长!”

    “静月,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叫我天都就可以了。”

    纪天都大步走过来,沉声对席静月说道。

    他是卢安市公安局副局长,是席静月的直属分管领导。

    不过,他不希望两人仅仅只是上下级的关系。

    “是,纪局长。”

    席静月脸上的娇羞淡去,重新化为了那平静模样。

    至于纪天都说的,她就自动忽略了。

    “”

    纪天都一阵无奈。

    他追席静月好久了,但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女人一直对他敬而远之。

    好在他已经习惯了,也就没有去太多想,转而将他的注意力,放在这赵大宝身上。

    “臭小子,你是谁?”纪天都的脸色阴沉,冷厉的盯着赵大宝。

    刚才一走进来,他就被气坏了。

    虽然席静月还没有答应他的追求,但他早就将席静月视为他的禁脔。

    毕竟,双方年龄相差不多,而且家庭背景相近,可以说是门当户对。

    但现在赵大宝这小子吃了雄心豹子胆,竟然敢盯着席静月衣领内的美景猛瞧。

    要知道,那里的美景,即便是他,都没有看过。

    身为一个男人,他哪里忍得了!

    “你又是谁?”

    赵大宝面色不变,直视纪天都,浑然不惧。

    人敬一尺,我敬一丈。

    纪天都摆明着不给他好脸色看,那他自然也就没必要笑脸迎人。

    “我是市公安局副局长纪天都。”

    看到赵大宝这般情状,纪天都脸色更是阴沉,“这起爆炸案是不是与你有关系?”

    说着,他拿出自己的证件亮了一下。

    纪天都刚刚到这儿,还不明白前因后果。

    但他看到席静月守在赵大宝的身边,想当然的认为席静月在看守赵大宝。

    毕竟,别看席静月表面上很文静,但市公安局里有谁不知道,这是一朵带刺的暴力警花,不知道有多少凶恶罪犯,在这女人手上折戟沉沙。

    对于歹毒且凶残的犯罪分子,席静月一向是零容忍的态度。

    也因此,他看到席静月寸步不离的守在赵大宝身边,也就怀疑赵大宝是这起爆炸案的罪魁祸首!

    至于男女方面的事情,他根本没往这方面想。

    赵大宝一听这话,立刻想要骂娘了。

    你妹的!

    你个龟孙看我不怎么爽,就一耙将我打成凶犯了?

    太不是东西了吧!

    不说赵大宝,便是席静月,听了之后,也很愤怒。

    “纪局,说话要有根据,行不?”

    席静月俏脸一沉,说道:“大宝刚才可是救了很多人的命,怎么可能是这起爆炸案的凶犯?”

    “嗯?”

    看着席静月维护赵大宝的那个劲儿,纪天都不由的愣了愣,心中有点儿惊疑起来,这可不像席静月平常时候的样子啊。

    平时的席静月,总是很冷静的,轻易不会动怒。

    可现在呢?

    不对!

    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纪天都到底是个警察,对一些事情的敏感度,远比一般人要强的多。

    从这蛛丝马迹之中,他就明显感觉出来,席静月对赵大宝的感情不一般。

    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有很多,亲情、友情、爱情

    再联想到刚才席静月明明发现自己被赵大宝偷看了,但却没有任何震怒,这岂不是很诡异吗?

    所以,席静月对赵大宝的感情,还用猜测嘛,肯定是爱情!

    爱情?

    竟然是爱情!

    纪天都一想到这,整个人顿时炸了。

    麻痹!

    席静月可是他看上的女人,竟然被其他男人挖了墙角,对他而言,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绝对忍不了!

    须臾间,纪天都的怒眉就耸立而起,目光变得愈发凶狠阴厉,身上也盈溢出一丝杀气,整个人看上去阴暗的很,没有一丝一毫阳光可言。

    就在这时,一个警员走过来,汇报调查的情况。

    “纪局,初步情况已经问清楚,结合多名目击者口供,爆炸案前后的大致情况是这样的”

    这名警员将情况如实道来,基本还原了整个事情脉络。

    其中,主要提及的自然是赵大宝。

    “这位赵大宝先生与郑开诃、郑敏兄妹二人都有过冲突,而且事发前还就那块藏有炸弹的翡翠原石毛料有争执。”

    这名警员仅仅是陈述调查结果,没有发表自己的看法。

    但纪天都一听,便是感觉出来,赵大宝在整件事情中显得很另类,尤其是与郑开诃竞拍那块毛料,这举动现在想来显得更是奇诡。

    凭着办案多年的经验与直觉,纪天都基本能够断定下来了,赵大宝知道那毛料中有炸弹!

    而这,就很值得怀疑了!

    “嗯,很好,我知道了!”

    赞赏的看着这名过来汇报工作的警员,纪天都微微点了点头,心说来得太是时候了。

    本来他就准备将赵大宝狠狠惩治一下,现在有了这番证据,那更是名正言顺了。

    臭小子,敢挖我的墙角,不整死你才怪!

    暗暗冷笑一声,纪天都沉声道:“静月,你觉得现在赵大宝值不值得怀疑?”

    “”

    席静月张张嘴,竟是哑口无言。

    先前她没往这方面想,但现在被人提了起来,这才发现确实有疑点。

    至少,有一点她确信,赵大宝应该是真的知道那毛料中有炸弹存在!

    不过,她更肯定的是,赵大宝这家伙绝非什么爆炸案的凶犯或主谋。

    否则,他也犯不着事后那么辛苦的致命救人。

    先前赵大宝找她协商,让她出面帮个忙,一定拿下那毛料,现在想来这里面肯定有什么隐情,以至赵大宝知道那毛料中有炸弹,却不能说出来。

    如此一想,席静月更坚定信念,相信与力挺赵大宝,“纪局,我可以保证赵大宝不是凶犯,这事儿的凶手一定另有其人。”

    然而,席静月越是这样,纪天都越是愤怒。

    “我们做刑侦的,相信的是证据,而不是什么保证。”

    纪天都冷冷一哼,随后便下了命令,“来人,将赵大宝先带回局里。”

    副局长下的命令,警员们哪敢不听,当下,就有两个人上来,根本不给赵大宝反应的机会,‘咔咔’就给赵大宝铐上了。

    赵大宝:“”

    我去!

    竟然又来铐老子!

    老子跟卢安市犯冲啊,这是要第二次蹲号子?

    赵大宝是有心反抗的,但一来人家是警察啊,这会儿怀疑他是凶犯,抓他似乎也合情合理。

    二来,他刚才给太多人急救治疗,体力与灵力都消耗太多,此刻是手软脚软,累得不行,实在没力量反抗。

    于是,他这位刚刚还在被许多伤者感恩戴德的神医,就这样被两名警员戴上手铐押回了市公安局。

    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不过,在被押走之前,他还是对席静月低声说了一句话。

    “今晚一楼男厕所附近的所有监控摄像你调出来仔细查看一下,可疑的凶犯有两个人,相互称呼是老大老四,而他们要对付的目标,似乎是一个害了他们兄弟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