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311章 天都毒计!

    宣小雨拿着水回来了。

    由于爆炸的缘故,十八楼一片狼藉,也找不到什么水。

    所以,她刚才去楼下拿水了,跑的有点远。

    宣小雨环顾四周,没有发现赵大宝,不由有点愕然了,“席丫头,那家伙跑哪去了?”

    她还以为赵大宝又去哪里不消停的折腾了。

    不过,闺蜜的话却让她一愣,“出了一点意外,大宝被带走了。”

    席静月的脸色也不是很好。

    直觉告诉她,纪天都那么的针对赵大宝,这事儿恐怕与她有点关系。

    “什么?被带走了?”

    宣小雨还没有反应过来,一脸迷惑与不解的问道,“谁带走的?带哪去了?”

    “纪天都,市公安局副局长,怀疑大宝是凶手,将他押回局里了。”

    “啥?”

    宣小雨脸色一变,急道:“这怎么回事啊?”

    席静月深吸了一口气,将事情经过娓娓道来。

    听完之后,宣小雨气愤不已,直接爆粗,“放他娘的臭狗屁,副局长了不起啊,就能血口喷人了?”

    心系赵大宝安危,她恨不得立刻就杀到市公安局,找那纪天都说理。

    “宣丫头,别着急,这事儿我会处理的。”

    席静月拉住闺蜜,说道:“黑是黑,白是白,大宝不可能是这起爆炸案的凶手,纪天都不能、也不敢拿他怎么样。”

    说到这,席静月冷冷一哼。

    纪天都虽然职位上比她高,但她家的背景比纪家要深,如果纪天都敢对赵大宝下黑手,她保证让这家伙吃不了兜着走。

    也因此,在赵大宝被带走时,她才不怎么太担心。

    “走,小雨,先跟我去找点东西。”

    席静月不由分说,拉着宣小雨就走。

    赵大宝临走之前说的话,无疑是非常重要的信息,现在只要找出真正凶手,那赵大宝自然就没事了。

    随着众人相继离开了,爆炸现场也渐渐安静,只留下一片满目苍夷。

    不过,这事儿的影响才刚刚开始。

    在这次爆炸事故中,郑开诃、郑敏两兄妹全都死了,可想而知郑大年会是如何震怒。

    郑敏还好说,虽说是女儿,但也就那样,死了就死了,郑大年肯定伤心,但不会那么心痛。

    但郑开诃却不一样。

    郑大年一直将他当成接班人培养,现在突然暴毙而亡,郑家等于突然之间少了继承人了。

    这影响可就大了去了!

    要知道,郑家现在刚刚成功挤压掉了死对手程家,正是大展宏图的好时机,但现在发生这样的事情,无疑是当头一棒,非常不好的征兆。

    郑家内部肯定会因此而**一阵子。

    毕竟,整个郑家也不是只有郑大年这一支,其他派系也希望拿下新继承人位置。

    一时间,郑家因为郑氏兄妹暴毙的消息而陷入鸡飞狗跳。

    其他不少卢安市的权贵富商家庭此刻也是如此,都是纷纷收到了各家小辈或死亡或受伤的消息。

    与此同时,卢安市本地的一些论坛、微薄、朋友圈上也热闹起来。

    “刚刚安庭酒店发生爆炸案,现场一片混乱,死伤非常惨重!”

    “楼主,造这种谣言不好啊!”

    “不错,安庭酒店可是卢安市最有名的酒店之一,怎么会发生爆炸?”

    “转发%2B1,助攻楼主,造谣信息被转发五百次以上,楼主即可免费享受几天包吃包住的拘役生活。”

    “转发%2B10086!”

    “楼上与楼上的楼上,你俩也太损了啊,不过安庭酒店真发生爆炸案了,有图有真相!”

    “卧槽,这照片还真是安庭酒店,难不成真的发生爆炸了?”

    “是真的,我还收到知情人士的惊人消息,郑开诃郑大少知道不?也在爆炸案中被炸死了。”

    “何止啊,他妹妹郑敏,也就是卢安市知名的交际花,也一起被炸死了。”

    “我去,估计这会儿郑家也‘炸’了!”

    “听说当时正在办一场拍卖会,现场一堆土豪被炸死炸伤了。”

    “我勒个去,谁干的啊,这么牛逼!”

    “天知道,反正这么多权贵死伤,卢安市看来要热闹了!”

    “小板凳已经准备好,求大神爆更多的料!”

    无论是现实中,还是在网络上,整个卢安市都因为这起爆炸案而骚动起来。

    这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卢安市,市公安局。

    纪天都回到局里,招来了一名警员,吩咐道:“将赵大宝与刀疤关在一起。”

    “啊?”

    这名警员一听这话,不由露出惊愕之色。

    所谓刀疤,指的是一个黑道上的狠角色,这家伙早年与人在街头斗殴,在脸上留下一条狭长的刀疤,因此而被道上的人称为刀疤。

    这家伙手上有十数条人命,曾经一人一刀连砍八个人,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杀人狂。

    不过,在前几天,席静月通过埋伏,将这狠人逮住了。

    现在暂时关押在看守所里,等着过一段时间提起公诉,凭他犯下的累累命案,最后肯定是难逃一死。

    像刀疤这样的杀人狂,行事本来就无所顾忌,如今注定要死,更是百无禁忌。

    所以,将赵大宝与这货关在一起,搞不好赵大宝就要遭难了。

    但赵大宝如今也只是嫌疑犯,还不十分确定是爆炸案凶犯,万一在这里发生个什么好歹,影响不好吧?

    这名警员刚想质疑,但就在这时,纪天都再次开口道:“怎么?有问题?”

    声音冰冷低沉,透着一种威严。

    这名警员一听,顿时心中一颤,恐惧顿生,赶忙回道:“没问题!”

    “既然没问题,那还干站着?”

    “是,纪局,我这就去!”

    看出纪天都的心情很不好,心惊胆颤的警员哪敢多留,立刻快步走出,依照吩咐而行。

    待这名警员离去后,纪天都才冷冷一哼,脸色阴沉,眼神阴鸷。

    他本想将赵大宝一顿严刑拷打,但后来一想,这样肯定会引起席静月的不满。

    说不定,席静月一怒之下,将这事往上一捅,闹到长辈那去了。

    到时候,这事儿就难办了。

    毕竟,席家的背景比他纪家还要大一些,长辈插手进来后,他就比较被动了。

    因此,他就换了一个策略,不让下面的人动手,只将赵大宝与刀疤关在一起。

    这样若是发生了什么意外,可就与他没什么关系了吧?

    何况,最近恰好看守所牢房紧张,席静月就是想要找他理论,他也可以理所当然的辩解。

    “刀疤可是凶残的家伙,跟这种人关押在一起”

    纪天都嘴角冷冷一笑,自言自语的低声哼道:“赵大宝,我倒要看一看,你还能嚣张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