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313章 大宝死了!

    第二天清晨,上午六点多。..

    席静月与宣小雨来到了卢安市市公安局。

    二女都是一夜未睡,脸上的倦色很明显,黑眼圈很重。

    在找到了目标之后,两个人就一起努力。

    第一步,将当天安庭酒店所有监控视频中,有那两个毒贩出现的场景找出来。

    第二步,把一个个视频片段联合起来,分析出他们是怎样来作案的。

    这个过程,除了很枯燥,需要耐心外,最大的问题就是那两个毒贩可能在作案之前,已经有意识的破坏了一些关键地方的摄像头。

    好在席静月将所有可查的监控视频结合在一起,还是能形成一条相对完整且有说服力的证据链。

    这样一来,也就锁定了这两个毒贩为真正的作案嫌疑人。

    而相应的,赵大宝自然也洗清了嫌疑。

    话虽如此,但宣小雨心中,还是有点担忧,“席丫头,这样真的就可以了吗?”

    万一纪天都不讲道理,那即便她们有这证据,赵大宝也没办法出来。

    “放心吧,除非纪天都想找死,不然他不敢不放人。”

    席静月一脸自信。

    有了这证据在手,任纪天都再如何不讲理,赵大宝也会被无罪释放。

    否则,她肯定将这事儿闹到上面去,让人灭灭纪天都的嚣张气焰。

    虽然距离正式上班时间还有一会儿,但市公安局这时已经忙得不可开交。

    安庭酒店的爆炸案牵连甚广,如郑开诃等富家子死伤惨重,这些人背后的能量一起发动,给市公安局施加了很大压力。

    相关领导已经开了紧急会议,要求在最短时间内缉拿真凶。

    而这事儿由副局长纪天都牵头督办!

    但纪天都现在却很烦躁,对于凶犯嫌疑人,他第一个怀疑的,自然是赵大宝了。

    毕竟,赵大宝与郑氏兄妹的矛盾很多人都看到了。

    不过,他结合现场搜集的证据,以及多数目击者的证词,经过仔细分析推敲,发现凶手另有其人。

    原因很简单。

    这起爆炸案中炸死的人,除了郑家兄妹之外,还有其他不少的人。

    这些人可与赵大宝没有半点冲突矛盾。

    除非赵大宝是丧心病狂了,不然不会将他们牵连其中。

    另外,还有一点,值得注意,昨晚爆炸时赵大宝也在现场,并且事后也受了不小的伤势。

    从人类趋避危险的本能上来说,赵大宝没道理将自己置于险地。

    当然,也不排除苦肉计的可能,只是这种可能性也太小了一点。

    而最重要的,是席静月的态度。

    席静月这女人他了解,不太可能会徇私舞弊,既然她那么肯定赵大宝不是凶犯,那极有可能这家伙就真的不是了。

    如此一来,他就烦了。

    其一,不能借此事狠狠惩戒赵大宝这个胆敢挖他墙脚的人。

    其二,他需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出凶手破案。

    可是,他从昨晚开始就已经让人加班加点了,但到现在还是没有找到除了赵大宝之外更可疑的人了。

    而就在纪天都烦闷不已时,一阵咚咚咚的敲门声响起。

    “进来。”

    纪天都没抬头,直接喊了一句。

    随后,办公室门就开了,席静月走了进来,“纪局长,赵大宝不是凶犯。”

    发现来人是席静月,纪天都这才抬起头,结果一听女人的话,他的怒火就更旺了。

    “这起爆炸案不是由你负责的,你负责好手上的事情就行了。”

    纪天都一脸严肃,看上去很是威严,“赵大宝是不是凶犯,自然有人调查清楚。”

    但席静月一点也不怵纪天都,冷静的将手上的硬盘递过去,说道:“这是我连夜调查出来的结果,上面有完整的证据链,证明赵大宝没有嫌疑,真正的嫌疑人是两个曾经的毒贩。”

    “我不想跟你废话,立刻放了赵大宝。”

    “至于那两个制造爆炸案的毒贩,我推测这会儿应该还在卢安市,你尽快安排警力搜捕那两个人。”

    望着桌上的硬盘,纪天都没有去看,但既然席静月能拿给他来,那就可以肯定是真的线索。

    有了这个,他就可以在最短时间内破案,完成任务,让那些个死伤者背后的人不再向市公安局施压。

    对他来说,这无疑是一件好事情。

    但是,他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席静月通宵达旦的彻查爆炸案,绝不可能是为了尽快破开此案,估计是为了洗清赵大宝的嫌疑。

    一想到这,他心中的怒火就熊熊燃烧起来。

    “怎么查案,怎么办案,我自有分寸,需要你指挥?”

    纪天都冷哼一声,说道:“席静月,别忘了我是领导,你是下属,现在你给我出去,做好自己的事情。”

    “纪天都,你跟我打官腔?”

    席静月黛眉一挑,脸色也是沉下来。

    从昨晚开始,她就很不满纪天都的行为,现在看到这货还这么摆谱,她再好的脾气,也忍不下去了。

    二话不说,她直接掏出了手机,一个电话拨了过去。

    见状,纪天都顿时吓了一跳,赶忙起身打断席静月,“你给谁打电话呢?”

    “你说呢!”

    席静月冷冷的盯着纪天都。

    纪天都:“”

    麻痹!

    这女人就是这么蛮横!

    关键还是这种讲道理、拿证据的蛮横!

    女人站在有理的一面,一旦闹到父辈层面去,理亏被训的肯定是他。

    想到自家背景,比起席家来说,还是差了不少,沉默了一会儿,纪天都低头了,黑着一张脸道:“我这就让人放了赵大宝!”

    “你难道不应该去跟人家当面道个歉?”席静月面色冷寒,有点得理不饶人。

    她这人就是这样,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你纪天都给我摆谱,那别怪我把事做绝。

    “但愿赵大宝没受到伤害,否则这件事情还没有完!”

    冷冷的扔下一句话,席静月就往外而去,没有再理会纪天都。

    “臭娘们!”

    待席静月走出办公室后,纪天都才一拳打在墙上,脸上充满愤怒,那帅气的面庞,都有一点扭曲。

    过了片刻,他深吸一口气,缓缓冷静下来。

    但想到赵大宝,他又面色微变,“也不知道那家伙有没有被刀疤折腾死”

    席静月的强硬态度,让他有些始料未及。

    不由的,他有点后悔昨晚的冲动之举了,万一赵大宝真出事儿了,那席静月肯定会发飙了。

    “蛋疼!”

    纪天都吐了口浊气,便匆忙走出办公室。

    等他来到外面时,席静月与宣小雨已经等候着了。

    “走吧。”

    纪天都也不废话,直接带上了二女,往看守所而去了。

    很快,一行人就来到了看守所。

    也在这时,席静月终于知道了一个消息,赵大宝竟与刀疤关押在一起。

    霎时间,她就炸毛了,“纪天都,这是你故意吩咐的吧?”

    “我是这样的人吗?”

    纪天都自然不会承认,哼道:“最近牢房比较紧张,你又不是不是知道。”

    “你以为我会信这种话?”席静月俏脸上满是愤怒。

    随后,顾不上与纪天都费口舌,她就以最快速度,赶往刀疤的牢房。

    宣小雨也是紧随其后,一脸担忧,心中将纪天都恨死了。

    不久,一行人在狱警的带领下来到了刀疤的牢房外。

    朝里一看,席静月顿时心凉半截。

    只见刀疤坐在最里靠墙位置,面无表情,目光冷漠,脸庞因那条刀疤而显得尤为狰狞可怖。

    至于赵大宝,则趴在地上,生死不知,但很明显看不到身体随着呼吸而轻微起伏。

    而且,地上还有血迹,都已经干涸了。

    赵大宝估计多半是

    “呜呜呜呜大宝死了!”

    宣小雨看到这般场景,一下子就捂着嘴哭了。

    “纪-天-都!”

    席静月一字一顿,目光都能杀人了。

    纪天都一看这情况,心中也是惊了一下,刀疤不愧是刀疤,竟真的将赵大宝

    一瞬间,他心头掠过一丝喜色,但很快就又紧张起来,“快快快,快开门,看看他怎么样了。”

    狱警也没想到闹出人命了,一听这话,立刻就拿出钥匙给开了门。

    随后,由两名狱警带头,纪天都紧跟其后,一起走进了牢房。

    不过,就在这时,一直戴着手铐脚铐、靠墙而坐的刀疤,陡然间犹如一头脱困而出的凶猛野兽,直袭纪天都而来。

    至于那束缚他的手铐脚铐,都像在一刹那被他挣脱了。

    “杀!”

    一声低吼,宛如恶兽。

    没有任何束缚的刀疤,战斗力相当彪悍恐怖,前面俩狱警几乎来不及反应,就被他用身体野蛮的撞飞了。

    须臾间,他来到了纪天都面前,二话不说,直接一拳,雷霆轰出。

    这一拳,毫无束缚,蓄力充足,拳劲恐怖,有个三四百斤的力道,直逼他的最巅峰状态。

    纪天都又惊又怒,没想到有这一出。

    但他是刑警出身,与匪徒没少搏斗,身体反应也不慢,危机时刻,只听他大喝一声,双手交叉在胸前,呈现防御之态。

    砰!

    纪天都向后倒退三步,面色一阵泛红,只觉自己像被一头野猪撞了一般,虽然吃痛无比,手臂都骨折了,但好在挡住了刀疤雷霆一击。

    但他还没来得及庆幸,刀疤在一拳未果之下,狠辣毒招再次使出了。

    撩阴腿!

    只听‘嘭嘭’的两声,刀疤那狠厉的一脚,犹如闪电一般,迅猛无比,直接击中纪天都胯下。

    那一瞬间,在场的人,仿佛都听到有什么类似鸡蛋一样的东西被踢爆了。

    嗷!!!

    这是男人最致命的地方!

    顷刻间,纪天都捂着胯部缓缓倒下,口中发出凄厉至极的惨叫。

    而那张英俊帅气的脸庞,先由红变再由白,额头上,黄豆一般大小的冷汗,像雨滴一般滚滚而落。

    而在这时,地上那趴着像‘死’了的赵大宝,仿佛是被纪天都的惨叫声吓醒了。

    只见他浑身一个哆嗦,便是在地上坐了起来,骂骂咧咧的道:“这大清早的谁在鬼叫,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啊。”

    纪天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