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318章 抓捕凶犯!

    被发现了?

    迎着席静月嗔怒的目光,赵大宝顿时就汗了一下。

    随后,他尴尬的挠了挠头,“那啥,静月,不是你想的那样,我那么做是因为……”

    “你混蛋!”

    席静月没等赵大宝说完,就嗔恼的将他给打断了,“你怎么可以这样子?”

    说着,这位在公安局里人人皆知的暴力警花竟是被气的想要哭了。

    能不哭么!

    虽说她的年纪也不小了,但真的是黄花大闺女一枚,连恋爱都还没有谈过呢!

    可现在呢?

    被赵大宝这个家伙将全身上下摸了个遍,这让她以后怎么办啊!

    她与宣小雨可完全不同!

    那丫头缺心眼儿,被这姓赵的迷惑的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恋爱中的女人都是傻白甜,甭说被摸了,就是被吃了,也不会反抗。

    相反,还会主动乐呵呵的送上门。

    她虽然对赵大宝也挺心动的,但远远还没到这种夸张地步。

    也因此,她才对宣小雨那个建议不怎么接受。

    不是她不愿意,而是程度未到!

    席静月理想中的人生伴侣,除了人品方面要很好之外,最重要的能让她有安全感。

    赵大宝一看就是花心大萝卜,哪里能够给她什么安全感啊。

    那现在该怎么办?

    一时间,席静月心乱如麻,眼泪扑簌簌的流下来!

    赵大宝最怕女人哭了,一看到席静月掉眼泪了,他顿时就有点手忙脚乱了,“别哭,求求你,别哭啊!我真不是故意的,这不是你昏迷了,情况不是太好嘛!”

    “什么叫情况不太好?”

    席静月重重哼了一声,睁着一对晶莹的星眸,一眨不眨望着赵大宝。

    那眼神中,还是泛着一种不信任,认为赵大宝是在狡辩。

    “……”

    赵大宝眼看不说出实情,席静月便是没法理解他,当下,思忖稍许,他才一脸严肃,问道:“这应该不是你第一次突然昏迷吧?”

    一听这话,席静月整个人一下子就怔住了。

    随后她仔细打量了一下赵大宝,特别是他脸上那种严肃的神情。

    “你什么意思?”

    席静月这会儿脸色有点惨白,因为她确实不是第一次昏迷,在三个月前,她也突然昏迷过一次,但那次她很快就醒来了。

    事后,她有去医院仔细的检查过,但各项体征显示一切正常。

    “我的意思是……”

    看到席静月有点明白了,赵大宝心中便暗暗一叹。

    想了想,他换了一个委婉的说法,“你不是说你弟弟有再生障碍性贫血吗?”

    轰!

    席静月脑中一炸,一片空白,无法思考!

    好一会儿,她才苍白着脸,颤声问道:“你是说我也……也有再……再生障碍性贫血?”

    与刀疤那种凶悍匪徒搏斗时,席静月的身体都不曾颤抖过,但这会儿,她的身体却不受控制的颤抖。

    恐惧!

    真的恐惧!

    再生障碍性贫血可是与白血病齐名的病症,基本上得了这种病后,她就别有什么想法了。

    她弟弟就是最鲜明的例子!

    “我我我……”

    席静月面色惨白如纸,想到自己弟弟的惨状,那就是她以后的样子,顿时就遭受重大打击。

    旋即,她的身体就一个踉跄,有点站立不稳了。

    “小心!”

    赵大宝赶忙上前,将她扶住,安慰道:“瞎想什么呢,我没说你有再生障碍性贫血啊,只是你的身体确实不好,已经有了那种倾向而已。”

    “倾向?有了这种倾向,那离得病也不远了啊!”席静月的面色稍稍好一点,但眼泪还是如雨般流下。

    这一刻,她不再是那令人畏惧的暴力警花,只是一个羸弱不堪的小女人而已。

    “别怕,这不有我嘛!”

    赵大宝擦了擦女人眼角泪水,柔声说道:“如果你已经得了再生障碍性贫血,说实话,以我现在的能力,还真没什么把握治好你。”

    “但是,你现在仅仅是有了那种倾向,我保证将这种倾向扼杀在萌芽中。”

    “当然,这需要你的配合,而首先一点,就是你不能再像过去那样劳累了,否则就算华佗在世,也难确保你不得病。”

    再生障碍性贫血的病因有很多,比如药物、化学毒物、电离辐射、病毒感染、免疫因素、遗传因素、阵发性睡眠性血红蛋白尿(pnh)以及一些其他因素。

    而像席静月与她的弟弟,赵大宝估计多半是遗传导致的。

    遗传因素,有显性,有隐性。

    席静月多半是隐性的,但她因为工作原因,经常睡不好觉,作息不太规律,这就有可能将隐性变成显性。

    但只要控制好,改善生活作息,这种苗头还是能够完全扼杀的。

    “真的?你没骗我?”

    听着赵大宝信誓旦旦的话,席静月还是有点不太相信,“你那套传承自上古的按摩手法能治好我?”

    赵大宝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包括那套按摩手法,但不仅仅就这一样,还需要配合其他的一些治疗,比如针灸、药物等。”

    先前席静月昏迷时,他就仔细查探过了,对她的身体状况有一个了解。

    目前而言,先调理好身体,不让情况恶化,后续再施展九宫生死针,以及一定的药物辅助,可以达到将情况完全改善。

    不过,其实还有一个大前提,他没有说,那就是席静月以后最好不要再从事刑警这种太劳累的工作了。

    “……你不许骗我!”席静月将脑袋靠在赵大宝怀中,声音弱弱的,带着点哭腔。

    她确实被这突兀的消息打击了一下,短时间内,心神难以平复,也很难像平常那样有主见了。

    这会儿,她就是一个小女人,很虚弱,很脆弱,需要一个坚实的胸膛来让她依靠。

    “不骗你!”

    赵大宝淡淡一笑,拍了拍女人背部,让女人渐渐平静下来。

    过了片刻,席静月终于不再那么心慌,从赵大宝的怀中挣脱出来,“大宝,你也给我按摩一下吧!”

    说完,她的俏脸红扑扑的,不太敢与男人对视。

    见状,赵大宝不禁莞尔,“放轻松,别紧张。”

    席静月在床上趴好,不说话,只是呼吸明显变得粗重起来,对于赵大宝的话腹诽不已。

    不紧张?

    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换做你是一个女人,然后马上就要被一个还没那么熟悉的男人做全身按摩,你能不紧张吗?

    “那我开始了啊。”

    赵大宝来到席静月身边,便是准备按摩,这时,却听女人很小声的问道:“大宝,那个……嗯,是不是不穿衣服按摩,效果会比较好?”

    “你怎么知道的?”赵大宝一愣。

    这套按摩手法,若想效果达到最佳,确实是直接接触肌肤按摩才好。

    但是,席静月这会儿都已经紧张的不行了,再说让她将衣服全脱掉,这女人不把他当色狼才怪。

    “……你白天把它穿反了。”

    席静月面庞酡红,紧闭着眼睛,将裤子稍稍褪下些许,露出里面小裤裤的冰山一角。

    赵大宝望了过去,忍不住一拍脑袋,很是懊恼与尴尬,“咳咳,原来你早就发现了啊!”

    白天在情急之下,他也没想那么多,就以最佳方式替席静月治疗了。

    也许是他太粗心了,事后竟然将席静月的小裤裤给穿反了。

    试问,这么大一个破绽摆在这儿,席静月怎可能会发现不了?

    讪笑了一会儿,赵大宝挠挠头,“那我们现在是穿着衣服按摩,还是……这个……呃,你懂的!”

    “我们又不是第一次做了,就按照效果最好的来吧。”

    席静月强自保持平静,只是声音有一些颤抖。

    赵大宝:“……”

    我去!

    什么叫‘我们又不是第一次做了’啊?

    这话听着让人好容易想歪,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我们做了什么坏事儿呢!

    翻了一下白眼,赵大宝平静了一下心绪,也就不再迟疑,开始行动了。

    毕竟,这女人都同意了,那他一个大老爷们儿,还有什么好顾忌的。

    不一会儿,内心忐忑不已的席静月,就成任人宰割的小白羊,那凹凸有致的曼妙身体,还是极具视觉冲击力的。

    赵大宝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邪念。

    旋即,体内长生诀缓缓运转,手便放在席静月身上,然后按照一定的频率,或轻或重的按摩起来。

    “唔……”

    席静月忍不住‘嘤咛’了一声,这才体会到宣小雨刚才的感受,随着那粗粝的大手在身上按摩,她的身体不由的涌出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然而这种感觉,真是太羞人了!

    但与此同时,又有一种无法名状的舒适感遍布全身,让她整个人舒服的身心全部放松下来,不再有一点紧张、忐忑。

    刚开始,她还有一点意识,想让自己保持清醒。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赵大宝按摩的部位越多,那种舒适的感觉袭涌全身,令她浑身软绵绵的,简直放松到了极点。

    渐渐的,她也就在不知不觉间睡着了。

    第二天。

    席静月便精神抖擞的醒了过来,身边的宣小雨似乎已经起床了,卧室内没了她的踪影。

    就在她还想赖一会儿床时,宣小雨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席丫头,醒了没?醒了就赶快出来洗漱、吃早饭,大宝说带你去抓捕那俩凶犯呢。”

    抓捕凶犯?

    席静月本来还想眯片刻的,可一听这话,就一个咕噜起床了,以最快速度穿戴衣物。

    只是,她一边穿着衣服,一边还有点迷惑,赵大宝究竟是怎么找到那两个制造爆炸案的凶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