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333章 狗男女啊!

    汤屿镇。

    一栋老宅中。

    李富贵与他的老伴儿麻婆,正拿着手机与虎子打电话。

    虎子是麻婆的儿子,一直在外地打工。

    李富贵大半生都打光棍,与麻婆凑成一对儿之后,也没打算再生孩子,也就对虎子视如己出。

    不久前,他们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说是虎子在外面与人打架,不小心杀了人,这会儿正在被警察通缉,然后要求他们汇款五十万,方才能摆平这事儿,免除虎子的牢狱之灾。

    可怜天下父母心。

    老俩口也就这么一个孩子,哪能忍心让他年纪轻轻的蹲大狱。

    这不,一时心急,老俩口就没怎么多想,完全听对方摆布,说什么就是什么。

    但五十万不是小数目,老俩口也拿不出来。

    恰好青山村村支书郑卫桦、老村长张向荣上门来找李富贵商量推倒老房子建停车场的事儿,李富贵就狮子大开口,要了五十万的巨额补贴。

    结果自然是不欢而散。

    老俩口一时拿不出钱,那电信诈骗犯就让他们先将存款五万元汇过去,当活动经费。

    于是,才有了刚刚农村信用社那一出。

    幸亏被赵大宝机缘巧合的撞见,及时的阻止,这才避免了钱财的损失。

    “爸,妈,我真没事儿啊,好好的在上班呢!”

    虎子听了父母的事儿后,也很震惊,“那是骗子,别听他们瞎忽悠,我老实巴交的一个人,胆子还不大,杀鸡都不敢,哪里会干出杀人这种事儿啊。”

    “以后有事儿了,先给我打电话,知道不?”

    一听儿子这么说,老俩口才放心,叮嘱道:“嗯嗯,知道了,虎子,你好好工作啊,别轻易跟人结怨啊”

    又是一番叮咛。

    片刻之后,李富贵与麻婆这才挂断了电话,两人对视一眼,都是长长的吐了一口浊气。

    “老头子,这事儿还真亏了大宝,咱们要感谢人家啊。”麻婆心有余悸。

    李富贵点了点头。

    对于他来说,五万块钱,可不是一个小数目,这要是一下子被骗了,那真是不知道该有多么肉疼了。

    “我这就带点东西,去青山村跑一趟。”

    李富贵说着,突然一拍脑袋,“哎呦,对了,我还应该跟支书、村长他们赔个礼。”

    “昨天是犯浑了,竟然要五十万,现在既然虎子平安无事,那咱们就不能这么做人了。”

    麻婆一听,也很赞同,“确实是的,你就一块儿去道个歉吧。”

    “他们不是要修什么停车场嘛,反正你那老宅子破成那样子,也住不了人了,拿点差不多的补贴,就同意他们吧。”

    “成!”

    李富贵应了一声,当即就提了点东西,出了家门,往青山村而去。

    对于这些,赵大宝自是不知道。

    他在点醒了李富贵之后,提了一嘴停车场的事儿,接着没有再多说什么了。

    毕竟,那会儿李富贵整个心思都在担忧虎子,哪有心情跟他讨论其他的事情,即使是与他讨论了,那肯定也是敷衍一下,不会有实际的结果。

    所以他取了现金,然后就径自离开,来镇政府找杜若兮了。

    他故意没提前通知杜若兮,想直接过来,给她一个惊喜,哪知道杜若兮竟然不在镇政府,而是去了孙林田村。

    “去孙林田村了?”

    “不止是杜镇长,镇委书记顾源等主要镇领导,都一起过去了。”

    “是什么事儿啊?”

    “这就不清楚了。”

    “好吧,谢了啊。”

    赵大宝走出镇政府,心想早上出来的时候,还真应该把电动三轮车开来。

    不然,这下他也不用烦恼了,直接开着电动三轮车,去孙林田村就可以。

    现在没了车,难道走路去?

    但去孙林田村的路可不近,走路过去,即便以他的脚速,那也要两个多小时。

    当然,他还有一个办法,就是先回家,取了电动三轮车,之后再折回来,只是这样也挺折腾的,耗时不少。

    “看来是时候买辆车了!”

    赵大宝暗暗想着,如今身上有点闲钱,先把私家车买了,否则出行也不方便。

    最关键的,现在汤屿镇到青山村的水泥路修好了,开辆新买的私家车也不怕磕着碰着。

    “过两天兰姐有时间了,我要去市里帮她治病,到时候就去逛一逛4S店,买一辆!”

    赵大宝嘿嘿一笑,下了决定!

    但现在嘛,想了片刻,他决定去小姨家,借辆电瓶车先骑着。

    不一会儿,赵大宝就来到了小姨刘慧欣的家中。

    刘慧欣家一楼拿来开了个小菜摊,这会儿正与丈夫贺家华在卖菜。

    一看是赵大宝,刘慧欣便笑道,“今天怎么有空来这儿了啦?”

    贺家华也是微微一笑。

    夫妻俩可知道赵大宝现在是个大忙人,很多事情需要处理,不会像以前那样,三天两头一有空,就可以过来玩了。

    “过来借辆电瓶车!”

    赵大宝嘿嘿一笑,直接是说了目的。

    毕竟,与小姨一家关系极好,有事儿也用不着客气。

    “我说呢!”

    刘慧欣白了赵大宝一眼,随后也没问什么,就拿来电瓶车钥匙,“给,拿去吧,昨晚充电的,能跑不少路。”

    “好嘞!”

    赵大宝接过钥匙,接着便顺口问道,“静雅呢?小丫头还没回来?”

    自从他上次为了帮小丫头出气,去了省城横扫所有跆拳道道馆,并且狠狠惩治棒子金泰贤之后,小丫头与他的关系就突飞猛进。

    本来他还有点担心,回来之后,贺静雅会一不小心就暴露了。

    虽说贺静雅是刘慧欣与贺家华领养的,与他没血缘关系,即便走在一起,也无甚大碍。

    但现在汤屿镇谁不知道,美女镇长杜若兮是他女朋友。

    这时候他与贺静雅玩暧昧,小姨与小姨夫知道后,还不扒了他的皮啊!

    可他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小丫头回来没两天,就又跟同学一起出去玩了。

    估计这妮子也是担心自己会在父母面前露出马脚,这才找了一个借口出去避一避风头。

    “还没呢,玩疯了,说是还要过两天才回来!”

    提起贺静雅这丫头,刘慧欣就很是无奈。

    眼瞅着就要上高三,再过一年就高考了,其他孩子那是紧张学习中。

    可这丫头倒好,成天就知道玩!

    刘慧欣无奈的摇摇头,以自己女儿这种玩性,也不指望她明年能考什么好大学了。

    不过,她与丈夫对女儿也没太多要求,只要她开心快乐就行。

    至于未来女儿走向社会后,会不会比别人缺少竞争力,刘慧欣一点也不担心,大城市混不下去,那就回汤屿镇。

    在汤屿镇这一亩三分地中,她与丈夫还是能给贺静雅安排一个闲适工作的。

    何况,现在赵大宝也算是开始发家了,到时候也不会不拉贺静雅一把。

    但刘慧欣哪里会想到,赵大宝何止拉贺静雅一把,那必须是要拉很多把才行。

    “让她玩尽兴才好呗,不过反正快开学了,她也疯不了多久了。”

    赵大宝挠了挠头,笑的有点不自然,总有种心虚的感觉,随后他就马上辞别,骑着电瓶车走了。

    孙林田村是汤屿镇唯一一个不与海洋接触的村落,处于高山之上。

    赵大宝骑车来到山脚下,这才将电瓶车停在一边,锁好。

    接着,他就沿着山路往孙林田村而去。

    蜿蜒狭长的山路,很是难走,简直比以前青山村通往汤屿镇那条山路还差。

    只有那种大马力的摩托车,才可能爬的上这种山。

    而像电瓶车,爬一会儿就爬不动了。

    有这么一条崎岖难行的山路在,孙林田村想发展也很难了。

    杜若兮走马上任过后,已决定由镇政府拨款,要帮孙林田村将这条路修好,只不过可能效率还没那么快。

    毕竟,政府那一套,走个流程,也要好久,哪有青山村村民自己筹钱修路来的快捷。

    沿着山路一直向上走,赵大宝的速度不慢,没一会儿,就已经爬到了半山腰上。

    站在那里休息了片刻,赵大宝继续往上走,不过,走着走着,他就停了。

    “死鬼,轻点,小心被人发现了。”

    “嘿嘿,那你小点声,就没人听到了。”

    “小你妹啊,你这么用力,我控制不住,唔”

    “哈哈,那是,也不看看我田伯广是谁!”

    “”

    听着不远处传来的声音,赵大宝不禁汗了一下,这对男女也太开放了,大白天的,就打起了野战。

    他目光一跳,循声望过去,可见那处树木晃动,估计这俩人正躲在树底下逍遥快活呢!

    得!

    做人嘛,不能让别人不痛快!

    咱还是别打搅吧!

    赵大宝笑了笑,准备走,但就在这时,这对男女的对话,又让他不由驻足了。

    “死鬼,你还真让我嫁给那个孙壮啊!”

    “我哪里舍得?只让你走个形式,到时候离婚了,你能分不少钱!”

    “这还差不多,那个孙壮黑不溜秋的,我可看不上。”

    “看在钱的份上,你就忍一下吧。”

    “忍一下可以,但你这死鬼可要把我伺候好了,快点,噢,再快点!”

    “嘿嘿,小娘皮,我就喜欢你这浪劲儿,我今天不让你两脚发软,我都不叫田伯广了!”

    听到这里,赵大宝没再听下去了,因为接下来都是一些少儿不宜的声音。

    与此同时,他的脸色也是沉了下来。

    孙壮?

    就是他那马上就要结婚的大舅子吧?

    麻痹!

    这对狗男女,为了钱,竟然算计到我大舅子身上了!

    找死!!!

    赵大宝勃然大怒!

    这时,他恰好听到那田伯广的声音开始变得急促高亢起来,这代表着什么,他也是过来人,自然很是清楚。

    哼!

    我让你好好快活一下!

    赵大宝眼珠一转,突然飞快的拿了快大石头,抓起来就朝着那对狗男女方向扔了过去!

    轰隆!

    一声巨响过后,田伯广的惨叫声响起,“谁?TD,谁干的?”

    田伯广这家伙没有被石头砸中,但后果却比砸中更严重太多了!

    至于为什么,真正的男人,都应该懂的!

    还没等田伯广追出来,赵大宝直接脚底抹油,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