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346章 戒中仙女!

    阿嚏!

    又一个大大的喷嚏打了出来。

    “肯定又有谁想我了。”

    赵大宝摸了摸鼻子,自言自语的说了句。

    也不怪他这么自恋。

    要知道,这都已经是他打的不知道第几个喷嚏了!

    被裴东旭这奸邪小人恩将仇报,赵大宝本来以为自己都死定了。

    但没想到的是,他虽然被万钧山石活埋了,却依旧是神奇的活了下来。

    只不过,他有点搞不清楚自己现在身在何方。

    因为,从那蒙昧的无边黑暗中醒过来时,他就发现自己处在一片云雾之中。

    “这是哪儿啊?”

    赵大宝一脸愁苦。

    要不是有脚踏实地的感觉,他都以为自己是在天上呢。

    他已经凭着感觉走了好一会儿了,可四周空荡荡的,分不清东南西北,除了云雾,没有其他任何东西。

    赵大宝又走了半个多小时,依旧是没有看到半个人影。

    这时,他就停下脚步,蹙眉思忖起来,“难不成我是在梦境中?”

    除了这么一个解释,他想不到其他的了。

    毕竟,这也太诡异了,没人也就算了,怎么连草木鸟兽都没有呢?

    太反常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

    他觉得眼前的一切很不真实,朦朦胧胧,虚虚幻幻。

    “如果是梦境的话,我可以掐醒自己”

    赵大宝真的这么做了,把大腿都掐一块,疼的龇牙咧嘴了,可他依旧在这儿。

    这说明,他并不是身处虚幻的梦境中。

    “”

    赵大宝一阵头疼,你妹的,这到底是哪儿啊?

    无奈,他又漫无目的的走了起来,忽东忽西,忽南忽北,反正想往哪儿走就往哪儿走。

    走到最后,他自己都晕晕乎乎,不知道在这梦幻的地方待了多久了。

    就在他几乎要崩溃时,一阵空灵的丝竹之声,从前方云雾深处飘荡而来。

    “有人?太好了。”

    赵大宝萎靡的精神顿时为之一振,他在这儿待了这么久,连风声都没听到过,现在竟然能听到乐声!

    喜出望外的他,二话不说,立刻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飞奔而去。

    赵大宝就这么一路狂奔着,速度不比人家百米冲刺慢。

    可即便是这个样子,他也跑了好一会儿,才来到云雾最深处。

    这时,那丝竹之声,才更外清晰,宛如山泉漱石一般,叮叮咚咚,空灵婉转,很是好听。

    不由的,他就沉醉其中,难以自拔。

    直到一曲终罢,他才晃过神来,但眼前却空无一人,只有一管洞箫,悬浮在虚空中。

    看这情形,刚才那空灵婉转的乐曲,像是这洞箫自己发出的。

    赵大宝:“”

    妈呀!

    难道这管洞箫已经成精了?

    赵大宝惊愕的望着这管洞箫,虽然触手可及,但他一时之间,却不敢将它拿在手中。

    好半响,他才定了定神,壮着胆子,伸手去拿这管洞箫。

    然而,就在他的手触及洞箫的一瞬间,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这管洞箫猛然绽放出万道霞光,阵阵直击人心的乐音也是随之而出。

    霞光熠熠,曲声涓涓。

    映衬着周边云雾缭绕,恍惚间,有如那人间仙境一般。

    赵大宝惊呆了!

    但第一个反应,他就想收回手。

    可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手已经牢牢的被这管洞箫吸住了,抽都抽不回。

    卧槽!

    这是怎么回事?

    赵大宝吓了一大跳,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却依旧未果。

    与此同时,一个更让他惊恐的事情发生了。

    他感觉自己体内丹田中的灵力,正源源不断的被这管洞箫吞噬。

    你妹的!

    这是老子好不容易修炼八年的灵力,你这洞箫就这样不要脸的肆意掠夺,好意思?

    赵大宝亡魂大冒,顾不得什么,立刻运转长生诀,想要将自己的灵力给收回来。

    只可惜,这管洞箫太妖异了,吞噬之力极端恐怖,灵力的流逝,仿佛是开了闸的洪水,根本控制不住。

    完蛋了!

    看来要被吸成人干了!

    赵大宝苦笑不已,果然这种邪乎的东西,他就不应该直接用手去抓啊。

    体内的灵力‘哗哗哗’的被吸走,赵大宝也一下子感觉精神不振了,整个人都萎靡了。

    就在他的灵力差不多要被吸尽时,那管洞箫的吞噬之下突然间没了。

    “嗯?不吸了?”

    赵大宝一阵惊疑。

    但他还是立刻将手收回来,接着满脸惊惧之色,连续倒退了四五步。

    如此,方才稍稍松了口气。

    而在这时,异变又起。

    那管洞箫微微一颤,一抹白光涌了出来,继而化为一道光影,“公子无需惊慌,云伶并非邪道。”

    如方才乐曲般空灵的声音,从这光影中徐徐传了出来。

    赵大宝抬头望去,看清了这个光影,这是一个古典美女,白衣如雪,长发飘飘,气质出尘,宛如仙女。

    哪怕是美丽如杜若兮,与之相比,都少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特质。

    毫不夸张的说,这古典美女只要站出去,无论颜值,还是气质,都绝对可以秒杀全世界所有的美女明星。

    但唯一的缺陷,是这个古典美女,仅仅是一道光影,并没有实质性的身体。

    “你你是人,还是鬼?”

    赵大宝被此女子的容颜惊了一会儿,但还是很快问了这个最重要的问题。

    太夸张了!

    长这么大,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虚幻的人!

    很自然的,他就想到了阴魂鬼怪。

    “公子莫惊!”

    云伶浅浅一笑,空灵的声音,温柔的说道:“云伶并不是鬼,只是元神而已。”

    “元神?”

    赵大宝睁大了双眼,这个名字他不陌生,因为按照长生诀一直修炼下去,他有朝一日也会凝炼出元神来。

    只不过,那必须要到一个极高的修为境界!

    以他现在的修炼速度,想要修炼到那般境界,已经不知道是猴年马月的事儿了。

    这个女人竟然修炼出了元神?

    那她是何等修为啊?

    赵大宝咽了咽口水,心中震撼的不行。

    好家伙!

    从来没遇到过同道中人,这第一次碰上了,却是这么一个厉害角色。

    这是要吓死我的节奏吗?

    好在赵大宝虽然很震惊,但倒也没有慌乱,这修炼出元神的人,修为固然高的可怕。

    但问题是,现在这个云伶只有元神,没有肉身啊!

    按照长生诀上面所说的,一旦修炼出元神,只要元神不死,哪怕肉身湮灭,也可生存下去。

    可是没了肉身,犹如无根浮萍,空有一身强大修为,也发挥不出来实力!

    如此,他怕个屁啊!

    这也是赵大宝的境界太低,接触的太少,无知者无畏。

    对于那些修炼到一定境界的强者而言,哪怕没有肉身,只有元神存在,随便一个意念,也可将他杀死。

    比如面前的云伶,就是这样的存在!

    赵大宝并不知这些,只以为自己安全了,也就镇定下来,望着云伶问道:“刚才是你在抢我的灵力?”

    “未经许可,擅自做主,若有得罪之处,还望公子赎罪。”

    云伶打了个稽首,歉意道:“不过,公子无需担心,公子肉身尚在,只要花点时间,还是能修回来。”

    说到这,她脸上又浮现一抹伤感。

    “云伶肉身已毁,无法修炼灵力,元神寄存于云竹洞箫中多年,渐渐散逸,不得不陷入沉睡中。”

    “若非公子一直给我传灵力,刚才我又强行掠夺了一些,这会儿我也无法苏醒过来。”

    “不过即便是这样,我也撑不了多久。”

    “过一会儿,等从公子身上夺来的灵力耗尽,我的元神还是会继续陷入沉睡。”

    着云伶这番话,赵大宝一阵愕然。

    被强行掠夺灵力这事儿他知道,可他主动给云伶传输灵力的事,这从何说起?

    但很快,他就想起来了,他之前不是一直在用灵力滋养青铜戒指吗?

    难不成那些灵力其实是被云伶给吸收了?

    那也就是说,他现在是在青铜戒指里面?

    他将这个问题问了出来,果然,云伶给力他肯定的回答,“公子这会儿确实是在须弥芥中,但不是肉身,而是精神体。”

    “精神体?”赵大宝一愣。

    “任何人都有精神体,但只有踏入修炼后,才可能将精神具现,等到了一定境界,便可蜕变成元神。”

    “之前我一直想探查,不是始终进不来么?”

    赵大宝有点不解,问道:“怎么这会儿又行了?”

    “须弥芥有我的元神烙印,本来公子是无法进来的。”

    望了赵大宝一眼,云伶缓缓解释道:“但在我的元神一直在涣散,期间被公子可吸收了不少。”

    “我这些涣散的元神,虽然没有自我意识,但却有我的气息在。”

    “这样,方才公子遇到危险时,须弥芥才误认为是我,自行启动了保护阵法,将公子的肉身与精神体同时保护起来了。”

    听着云伶的解释,赵大宝又傻眼了。

    我吸收了云伶的元神?

    什么时候?

    我怎么不记得了?

    冥思苦想了好一会儿,他才想起来了一件事。

    记得当初他第一次同时使用小天眼术与金钱八卦筮法占卜时,累得够呛,事后睡了一天,精神也没恢复。

    但后来得到了那青铜戒指后,他再次同时催使两门造化术,却没有了那般疲惫的副作用。

    当时他还以为是自己适应了,可现在想想,是他吸收了云伶涣散的元神,那损耗的精神力得到了补充。

    “公子,我有一事求你”

    云伶面带恳求之色,正要开口,突然,她的身形一阵涣散,消失不见了。

    与此同时,赵大宝也感觉到一股牵引之力袭涌而来,他还来不及反应,就已经被拉走了。

    待他再回过神来时,已是在一个医院中。

    这时,他的耳边,也响起了惊喜的呼声,“大宝,你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