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349章 恶有恶报!

    龙潭市,市区。

    裴东旭家。

    气氛显得有些压抑。

    裴东旭坐在沙发上,脸上隐隐有点不安。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以前贪的那点小钱,这会儿竟然被人检举了。

    现在有准确消息说,市纪委正在对他进行不留情面的严查。

    只要一想到这,他就心惊胆颤,被纪委一调查,他的那点事情,肯定全部败露。

    到时候,他的仕途可就全毁了。

    “爸,我现在该怎么办?”裴东旭一脸惊慌。

    “慌什么慌。”

    裴东旭的父亲裴博翰冷哼一声,“既然有胆子贪污,怎么没胆子承担?”

    裴博翰对裴东旭有点怒其不争。

    你说你贪点小钱也不是不可以,可至少要提防着点啊。

    怎么就被人抓住把柄了呢?

    再说了,家里也不是太穷,贪污那一点小钱,自毁前程,有这必要吗?

    裴博翰心中很是愤怒,但终究是自己的儿子,也不好太过苛责。

    “我已经豁出老脸,找了朱光钊帮忙,应该问题不大。”

    冷哼了一声,裴博翰说道:“人情是用一次少一次,你小子不要再做这种蠢事,知道不?”

    “爸,我知道了。”

    裴东旭一听这话,顿时就喜出望外。

    既然找到了市委书记朱光钊帮忙,那他这点事儿肯定能够压下来了。

    就在裴东旭开心不已时,裴博翰的手机嘟嘟响了。

    “是朱光钊的。”

    裴博翰冲儿子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随后,他便赶忙接起电话,老脸上堆满了笑容,“朱书记,有事儿?”

    “博翰,不好意思,你托我的事情,我也搞不定了。”

    朱光钊沉稳的声音传来,内容直奔主题,毫不拖泥带水。

    裴博翰一听这句话,心中顿时咯噔一响,急道:“朱书记,我就这一个儿子,您尽量帮帮忙啊。”

    “东旭他年纪还小,难免会犯点错误,我真求求您了啊!”

    裴博翰的恳求声,仍未打动朱光钊,只听他沉声说道:“不是我不帮,而是帮不了。”

    “你还是问问你儿子裴东旭,到底得罪了什么大人物吧,反正这事儿我是兜不住了。”

    说完这句话,朱光钊就直接挂了电话了。

    听着那嘟嘟嘟的空音,裴博翰脸色一阵惨白,怎么会这样呢?

    裴东旭在旁边,看着父亲这样,一颗心也是立刻悬了起来,脸上重新爬上了担忧之色。

    难道事情出了变故?

    裴东旭正自惊疑不定时,裴博翰突然一巴掌甩来。

    啪!

    耳光清脆响亮。

    裴东旭捂着脸,顿时就懵逼了,“爸,你干嘛啊?”

    “你说我干嘛?”

    裴博翰怒不可遏,吼道:“臭小子,你最近到底得罪了什么人?”

    朱光钊可是龙潭市权利最大的主,这事儿竟然连这家伙都说兜不住,那到底是怎样的人物突然插手了?

    只要一想想那种人,裴博翰就不寒而栗。

    你想,像朱光钊这种人,他都要小心陪着,那之上的人物呢?

    他裴博翰陪的资格都没有!

    而现在,裴东旭竟然得罪了这般了不得、惹不起的大人物!

    完蛋了!

    裴博翰一片绝望。

    一开始,他就觉得裴东旭突然被调查这事儿很不对劲。

    毕竟,那封检举信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不可能无缘无故拖到现在才拿出来查。

    所以,肯定是有人看裴东旭不爽,这时候借此来报复裴东旭。

    “我我没得罪什么人啊。”

    看着父亲愤怒的样子,裴东旭也是被吓住了。

    倒不是因为他被甩了一巴掌,而是裴博翰表现出来的表情,似乎是他的事遇到大麻烦了。

    “爸,咋滴啦?”

    裴东旭紧张的问道:“难道朱光钊不肯帮忙?”

    “人家说帮不上了,有大人物在整你。”

    裴博翰狠狠的瞪了裴东旭一眼,怒吼道:“小犊子,赶快想想,到底得罪了谁?”

    亡羊补牢虽然有点晚,但也总好过不补啊。

    裴博翰的想法是,弄清楚得罪了谁,想办法登门道歉。

    这样,或许能够免除裴东旭即将到来的灾难。

    迎着父亲近乎喷火的目光,裴东旭也是满心委屈不已,他真不记得最近得罪过谁。

    唯一的一个,就是赵大宝。

    他也听说赵大宝活过来了,这事儿还让他有一点担心。

    当然,也仅仅是担心而已。

    先前他下黑手的事情,即便赵大宝说出来了,但赵大宝拿不出证据,还是拿他没辙。

    难道他突然被纪委调查这件事与赵大宝有关?

    不可能!

    赵大宝不过是一个粗鄙的乡巴佬,哪有那么大的能量,令纪委出手来整他?

    最重要的,能量大到连朱光钊这市委书记都颇为忌惮。

    这绝不是赵大宝这小人物能有的!

    那又会是谁呢?

    裴东旭冥思苦想了好一会儿,还是想不出自己有得罪过谁。

    就在他苦恼不已时,一阵敲门声响起来。

    “谁啊?”

    裴博翰问了一句,之后走过去开门。

    门一打开,就走进来两个人,都很严肃,不苟言笑。

    随后,这两人拿出各自的工作证,自我介绍道:“你好,我们是市纪委的工作人员。”

    “市纪委?”裴博翰脸色一变。

    “不错,这是裴东旭的家吧?”

    其中一位市纪委的工作人员冷冷的道:“请裴东旭配合一下,即刻跟我们走一趟。”

    而在屋内,裴东旭也听到了两个市纪委工作人员的话,顿时身体一软,瘫坐在沙发上,脸上一片惨白。

    “来的这么快?”

    裴东旭在懵圈中,被市纪委带走了。

    不久之后,事情就被调查清楚,裴东旭直接被双开,然后移交司法机关处理。

    案件处理的很快,没过多久,裴东旭就被判刑入狱。

    在监狱中,裴东旭过的很悲催,经常被各种人欺负,生活凄惨,度日如年。

    不到一年,在一次监狱的暴乱斗殴事件中,裴东旭卷入两派恶势力斗争中,就被人失手打死了。

    这般结果,也算是恶有恶报了。

    一直到死,裴东旭都不知道,他这一切的悲剧,全源自于那个被他得罪、却又所瞧不起的小农民!

    而对于裴东旭的事情,赵大宝倒是不太关心。

    反正,那家伙最后的结果,已经在他预料之中。

    他更多的时间,都花在修养上。

    经过一个星期的自我修养与治疗,他那一身伤已经基本好差不多了。

    接着,他就准备办理出院手续。

    但这时,他却遇到了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