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352章 你在我家?

    赵大宝不知道自己怎么从兰心来的,反正晕晕乎乎的,有点魂不知归处

    秦兰这极品美妇太妖孽了!

    要不是在关键时刻,她身体中那股寒意又涌了出来,估计他现在肯定已经被这女人整个儿吃掉了!

    “这个妖精”

    赵大宝摇了摇头,望着身下的帐篷,满脸苦笑。

    随后,他深吸一口气,专心开起了车。

    呼呼

    凉风从车窗中灌进来,舒爽无比!

    “奥迪A8不愧是奥迪A8,开起来就是比三轮车爽啊!”

    赵大宝嘿嘿一笑,看着两边飞速倒退的景色,心情更是大好了。

    不由的,他脚下油门一踩,车速又加快几分。

    还没过一会儿,就进了汤屿镇。

    随后,赵大宝没做任何停留,直奔玫瑰花园而去了。

    因为今天周末,杜若兮不上班。

    而且,这女人也说了,让他回来之后,先去给他瞅瞅。

    来到玫瑰花园,赵大宝轻车熟路的来到杜若兮住的地方。

    然而,让他奇怪的是,杜若兮竟然不在家。

    “难道出去应酬了?”

    赵大宝眉头一挑,暗暗猜测。

    杜若兮是一镇之长,应酬自然不少,哪怕是在周末,也经常会有人找她。

    惊疑了片刻,他拿起手机,拨通了杜若兮的电话。

    嘟嘟

    两声过后,电话通了。

    杜若兮轻松的声音传来,“小老公,在哪呢?”

    “我在你家,你呢?”

    “我在你家!”

    “啥?”

    赵大宝惊愕了一下,“你去我家了?”

    “怎么滴?不许啊?”

    杜若兮嘻嘻一笑,对于赵大宝的反应,她早就在意料之中。

    “我哪敢不许啊!”

    赵大宝干笑两声,心中却是在疑惑,怎么今天杜若兮去她家了?

    说起来,他与杜若兮认识至今,杜若兮去他家的次数,总共也才可怜的两次。

    其中一次,是他与杜若兮相识的那天。

    还有一次,则是他陪孙玉香回娘家省亲的时候。

    倒不是杜若兮不想去!

    只是,他家中还有个孙玉香,杜若兮怕影响不太好,也就不怎么跑青山村。

    但今天怎么去他家了?

    赵大宝一阵惊疑,但也没有太多想,当即就回到车上,径直往家而去了。

    青山村与汤屿镇也就三十公里的路,不过一会儿,他就进村了。

    这时,赵大宝发现村口的停车场竟然已经修建好了。

    “效率可以啊。”

    赵大宝嘴角微微扬起。

    看来李富贵与村委会关于那老房子拆迁的事宜已经商量妥当了。

    有停车场的好处显而易见。

    现在游客们的私家车整整齐齐的停在其中,井然有序,再也不像以前那样随意停放了。

    这样,一些可能存在的安全隐患也就可以消除了。

    “我也把车停这儿吧!”

    赵大宝一想家门口也没地方停车,当下就将奥迪A8开进了停车场,找了个车位停下。

    “嚯,这啥车啊?看着好酷!”

    “奥迪!”

    “奥迪A8!”

    “卧槽,这要多少钱啊?”

    “起码几百万!”

    “土豪!”

    “绝逼是土豪啊!”

    黑色的奥迪A8刚开进停车场,就立刻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许多人纷纷跑过来围观了,其中大多数是青山村村民,但也不乏一些好奇的游客。

    结果,赵大宝一下车,不少人都傻了。

    “我靠!”

    “大宝,怎么是你啊?”

    “你不是住院了吗?已经出院了?”

    “这辆豪车是你买的?”

    青山村的村民纷纷围过来,你一嘴,我一嘴,惊讶的不行。

    但更多的,还是开心。

    当时赵大宝被活埋在地下时,这里绝大多数的人,可都是去帮忙寻找了。

    “大宝哥,你好了?”

    保安队长李铁也过来了,一看竟然是赵大宝,那大嗓门就喊起来。

    接着,便是走过来给赵大宝一个用力的拥抱。

    “大宝哥,太好了,我差点以为你挂了呢!”

    李铁哈哈一笑,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你才挂了呢!”

    赵大宝捶了李铁的胸口一下,脸上也满是笑容。

    随后,他冲着众人抱了抱拳,“先前大家施以援手相救,大宝在此多谢了!”

    此言一出,众人都是微微一笑。

    在农村,邻里之间相互帮忙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

    正所谓远亲不如近邻,这句话就是这么来的!

    感谢了众人之后,赵大宝便回家了。

    叽叽叽叽

    途中,小猴子小灰又不知从哪儿蹿了出来,跳到他的身上,龇牙咧嘴,好不淘气。

    不过,这小东西也机灵,或许是知道他这次死里逃生从鬼门关回来,倒是没像之前那样,用爪子对他一通乱挠。

    大熊猫圆滚滚现在是与小灰形影不离,没过一会儿,这胖嘟嘟的家伙也是跑过来,抱着赵大宝的腿一阵撒娇。

    那毛茸茸的可爱样子,直让一些游客欢呼不已。

    更有几个小姑娘按耐不住泛滥的爱心,壮着胆子,走了过来,伸手摸了摸圆滚滚。

    李铁等人在一旁见此,本来是要过来阻止的,但被赵大宝用眼神阻止了。

    “啊啊啊”

    “我摸到它了!”

    “好开心啊!”

    “毛茸茸的!”

    “卡哇伊!”

    几个女生一阵尖叫。

    见此,赵大宝淡淡一笑,有他在这里,但也不怕圆滚滚受伤。

    何况,这几个女生也只是单纯的想要摸一摸圆滚滚,满足一下她们,也没什么问题。

    施展了一下小灵雨术,打发两个小家伙去其他地方玩,赵大宝就继续往家而去。

    路过老村长家门前,张向荣正好在纳凉。

    看到他这么快就出院归来,老人家也是非常高兴,拉着他唠了一下嗑,这才让他赶快回家了。

    一路上,乡亲们满满的关心,让赵大宝心暖暖的。

    其他地方邻里关系如何,他不知道。

    但是,就青山村而言,他知道这里人与人之间关系和睦,人情味儿很浓。

    正因此,为了让这个小山村发展的更好,让这里的人们生活的更好,他应该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发挥更大的作用。

    如此,才不枉他们对自己这份浓浓的关心与爱护!

    思忖间,赵大宝终于是回到了家中。

    一进小院,孙玉香就迎面走来,满脸惊喜,“回来了?”

    她刚才听到外面的动静,就感觉是赵大宝回来了。

    没想到出来一看,还真是自己期盼已久的人儿。

    “嗯!”

    看到孙玉香,赵大宝也很开心,当下就将女人搂入怀中,“玉香姐,这段时间让你担心了!”

    “没事儿,你平安回来就好。”

    想起前段时间的煎熬与绝望,孙玉香的眼眸也是泪汪汪的。

    这时,刘慧芳与赵镇海也迎了出来,二老脸上也都是挂着开心的笑容。

    “臭小子,看你下次还敢不敢那么逞强!”

    刘慧芳笑骂了赵大宝一句。

    赵镇海也是点点头,但没多说什么,只是笑道%3A“身体康复了就好,快进屋吧。”

    对于之前在孙林田村的事情,二老都不了解详情,还以为赵大宝只是纯粹的救人,然后期间发生了意外。

    倒是孙玉香,早就已经从赵大宝那儿知晓了一切。

    听到二老这话时,本想说什么的,但最后还是没说。

    因为,赵大宝叮嘱过,不要让二老知道他之所以被活埋,其实是被裴东旭背后下阴手。

    不然,二老知道后肯定心情又不愉快。

    甚至,搞不好还会将一部分原因归结于杜若兮身上。

    毕竟,怎么说,裴东旭对他下黑手,其中很大一个原因,是裴东旭对杜若兮有意思。

    “好嘞!”

    赵大宝嘿嘿一笑,便是准备进屋了。

    但就在这时,刘慧芳突然将他叫住,“等等!”

    “怎么了?”赵大宝一愣。

    旋即,就看到母亲快步走进屋,然后端了一个火盆出来。

    “来,跨个火盆,能消霉运。”

    刘慧芳将火盆放在门前,示意赵大宝跨进来,然后才能进屋。

    赵大宝%3A“”

    这也太迷信了吧?

    霉运这东西,是这点凡火,就能烧走的?

    赵大宝是不信这玩意儿,但为了让父母安心,他也就照吩咐做了。

    进了屋,他一扫,并未看到杜若兮的身影。

    “咦?这女人不是说来我家了么?”

    赵大宝微微一愣,惊疑了稍许,这才向三人问道%3A“若兮她没来吗?”

    此话一出,刘慧芳、赵镇海与孙玉香都愣住了。

    “没来啊?怎么了?”

    刘慧芳一脸期待,“她说要过来吗?”

    经过了赵大宝被活埋的事件后,刘慧芳对杜若兮印象大好。

    说实话,他们当时都差不多放弃了,以为赵大宝肯定已经死了。

    但就杜若兮不信,始终坚持赵大宝还活着。

    要不是她一直让大家努力寻找,没有耽搁更多的时间,说不定赵大宝真就死了。

    也因此,刘慧芳是真心感激杜若兮。

    一直想找杜若兮来家里坐坐,可惜她又不怎么敢开口,毕竟,杜若兮那镇长的身份,还是让她有点拘谨的。

    “没来?”

    听到母亲的回答,赵大宝更迷惑了,杜若兮这女人是在忽悠他么?

    可是,不应该啊!

    皱了一下眉头,他又拿起手机,拨通了杜若兮电话。

    “小老公,到家了?”

    “是啊,你人呢?不是说来我家了么?”

    “是去你家了呀,不过还没到嘛!”

    杜若兮嘻嘻一笑,随后不再开玩笑,“我在三仙岛这儿,你要是没事儿的话,也过来吧。”

    “三仙岛?”

    赵大宝愣了一下,怎么跑那儿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