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363章 吓唬侯石!

    “唔”

    赵大宝一脸懵圈,眼睛睁的大大的。

    这什么情况啊?

    哥又被强吻了?

    此刻,他只有一个念头,这董萱还真不愧是邢佳颖的好朋友啊,两人玩的套路都是一模一样的。

    当初,邢佳颖不也是没有经过他的同意,就在郑开诃面前霸道的将他强吻。

    你妹的!

    这年头的美女怎么一个比一个流氓啊?

    赵大宝的心中满是愕然!

    他还没完全反应过来时,董萱在将他霸道强吻后,已是闪电般松手分开了。

    随后,只见这个女人脸不红,心不跳,镇定自若的望着侯石,“侯大少,看到没?”

    “这才是老娘的男人!”

    说着,给了赵大宝一个犀利的眼神,“你先站后面等着,待会儿出去吃饭。”

    “”

    赵大宝愣了一会儿,有心想要辩解一二,但想了想,还是老老实实听话。

    否则,惹怒了这只河东狮,他准没好果子吃。

    “噢!”

    如小媳妇儿一般,他乖乖应了一声,站回了何晴身边。

    而看到这一幕后,所有人都震惊了。

    侯石、甄柔、何晴以及萱萱工作室的其他员工,还有周边公司听到动静出来旁观的人

    一个个的,都石化了!

    这些人对赵大宝不了解,但对董萱还是有点了解,这女人不是一般的傲,目光也不是一般的高。

    无缘无故,董萱是不可能会当众亲吻一个男人的。

    除非,那真的是她男朋友!

    这种可能,所有人都想到了,但却没有人相信。

    第一个不信的,非何晴莫属了!

    开什么国际玩笑,赵大宝初次登门,怎么可能是董萱的男朋友,这两人先前估计都没交集。

    可是,她的萱姐,她的BSS,怎么就强吻了赵大宝呢?

    这一瞬间,何晴只觉脑袋都浆糊了,完全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还有一个人不愿意相信,那就是侯家大少侯石了。

    此时的侯石,感觉就像是被人在脑袋上敲了一棒,懵逼的不行。

    “你是谁?”

    侯石顿时勃然大怒,一双眼睛瞪的老大,看着赵大宝的目光,充满了愤怒与嫉妒。

    那情形,仿佛要将赵大宝生吞活剥一般。

    麻痹!

    老子看上的女人,竟然吻了这个不知道哪里钻出来的男人!

    最重要的,还是当着他的面吻的!

    这脸打的,啪啪响啊!

    侯石险些没暴跳如雷,胸口剧烈起伏,肺都快气炸了。

    与之相比,甄柔的心情一下子变得大好,差点没高兴的跳起来。

    “嘻嘻,太好了。”

    甄柔心里乐开了花,望向董萱的目光,也不再充斥着敌意。

    一直以来,她都知道董萱并不喜欢侯石,但侯石就是喜欢董萱,她也无可奈何。

    满心郁闷,无处发泄。

    也因此,她这才三番两次来萱萱工作室闹事,在她想来,如果不是董萱的出现,侯石一定会喜欢上她的。

    不过现在好了,董萱干脆利落,直接当着侯石的面,吻了另外一个男人。

    如此一来,侯石应该就不会再对董萱抱有任何幻想了吧?

    这样,侯石不就是她的了?

    心情好了,看待事物的目光,也跟着变化不少,甄柔再瞅瞅赵大宝,只觉这货太顺眼了。

    毕竟,要不是有赵大宝存在,恐怕董萱也做不出来这般惊人的举动。

    但问题是,这家伙真的是董萱的男朋友?

    凭着女人的第六感,甄柔觉得肯定不是,因为方才那一瞬间,赵大宝脸上的错愕,不像故意装出来的。

    不过,既然董萱愿意吻赵大宝,至少对这家伙有好感吧。

    幸亏她不知道方才在董萱办公室里发生的事情,不然她现在一定为自己的这般猜测感觉到好笑。

    因为,董萱对赵大宝哪有什么好感,在她的心中,对这家伙的印象,还是一个色胚呢!

    “那是董萱的男朋友,你生什么气嘛!”

    甄柔嘻嘻笑了笑,冲侯石说了一句。

    随后,她再一次仔细打量赵大宝,发现他似乎真挺有魅力的。

    在赵大宝高大的身上,隐隐萦绕着一种气质,说不清,道不明,但却很迷人。

    只可惜,这张脸太大众化了,哪有侯石长的帅气。

    她是典型的看脸一族,之所以会对侯石痴迷,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这张脸了。

    不由的,她又望着身边的侯石,帅,太帅了,简直帅的不要不要的,看得她两眼都放光了!

    “”

    赵大宝一阵无语。

    他一直静静的关注着事态的发展,当看到甄柔这般情状时,也就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我去!

    原来这甄柔是一个花痴啊!

    他就想不明白了,同样是甄家的人,怎么甄图昊那么精明阴险,这个甄柔却这么傻白甜呢?

    反观这个侯石,跟他弟弟侯磊,性格上有点像,一样沉不住气。

    “我是谁,侯大少就不必知道了。”

    迎着侯石愤怒的目光,赵大宝却不怎么动怒。

    淡淡一笑,他又说道:“不过,我略微懂得一点看相之术,发现侯少眉目之间,似有阴煞之气笼罩。”

    “阴煞之气?”

    侯石本来怒火冲天的,可一听赵大宝这句话,他就不由惊疑起来了。

    “不错,阴煞之气,预示死亡,此乃不祥的征兆。”

    赵大宝的眉头微皱,似在仔细端详侯石,片刻之后,才又说道:“侯大少身边最近应该有亲人去世吧?”

    “嗯,我看看,似乎还不止是一个人,而且都是非正常死亡。”

    听着前面一句,侯石还能镇定,但后面一句话,就让他震惊了。

    最近他确实有两个亲人去世,其中之一,是他弟弟,侯磊。

    这事儿差不多合西市的人都知道了,毕竟,侯磊的葬礼可不小,不引人注意也难了。

    侯家经过调查,基本断定杀死侯磊的人,就是甄家老三甄图昊。

    究其原因,貌似是为了一个在古庄镇拍卖场上出现的丑陋疙瘩。

    但至今为止,侯家也不知道那个丑陋疙瘩到底是什么。

    为此,侯家也上甄家去讨个说法,但甄家以无法联系上甄图昊为由,完全不理会侯家的义愤填膺。

    这不,出了这事儿之后,侯家与甄家关系更加恶劣,各方面的竞争冲突不断。

    在这种情形下,侯石自然不会对甄柔假以辞色。

    毕竟,这是原则问题,侯家与甄家势头水火,双方绝不可能有联姻的可能。

    侯磊的事情且不说,但另外一个,表弟郑开诃被人炸死,这事儿一般人是不怎么会知道的。

    因为,郑开诃是卢安市人,离这儿可相当远了。

    这个赵大宝是怎么知道的?

    侯石心中惊疑不定,难道这货真的是看相看出来的?

    特别是赵大宝一语中的,看出弟弟侯磊与表弟郑开诃都是非正常死亡,这让他很惊愕。

    但虽是如此,侯石表面上,还是佯装不知,故意怒喝的道:“胡说八道!我就只有弟弟侯磊被人杀害,哪来的其他亲人去世?”

    “赵先生,你别乱说啊。”

    何晴轻轻扯了扯赵大宝,小声的提醒了一句。

    她不太清楚明明还在争风吃醋,怎么就突然就扯到看相上去了,只觉话题转变的也忒快了一点。

    可是,这话题再怎么转变,也不能胡说八道啊。

    侯家最近也就死了侯磊一个人,这事儿合西市不知道的人很少,但是除此之外,就没其他人了。

    理所当然的,何晴也认为赵大宝是在瞎扯一通。

    毕竟,相术嘛,很迷信,看相的人本来就是靠着一张嘴皮子忽悠的,你信则有,不信则无。

    董萱、甄柔等人也是望着赵大宝,跟何晴一样的想法。

    甚至,甄柔都还觉得赵大宝有点损,这话不摆明着咒侯家人死吗?

    在众人注视下,赵大宝很镇定,只有他知道,侯石这家伙肯定是在诈他。

    只可惜,侯石恐怕没有了解细节,不知道郑开诃死的时候,他当时就在那爆炸现场。

    “到底有几个亲人去世,侯大少自己心里清楚。”

    赵大宝微微一笑,不疾不徐说道:“我只是看侯大少面相带着煞气,虽然说是身边亲人的,但至今久久未曾散去,恐怕”

    “恐怕什么?”

    侯石心悬在半空,忍不住追问起来。

    他见赵大宝言行举止如此胸有成竹,已经有点相信这家伙是会看相的了。

    “这个”

    赵大宝故作沉吟了好一会儿,直到侯石都已经有点焦急时,这才说道:“恐怕近日有血光之灾!”

    “血光之灾?”侯石面色一变。

    “嗯,是的,面相含煞,这是相当不吉利的,往往是不祥的征兆,在这期间,诸事不宜,侯大少近期最好是待在家里比较好。”

    赵大宝煞有其事的说着,表情很是严肃,简直说的跟真的一样。

    但其实,这完全是他胡诌的。

    长生造化诀中确实是有相术,可惜他没怎么钻研过,哪里会懂得什么看相。

    只是被董萱这么一折腾,这侯石将矛头对向了他,可他又不好太得罪侯石,干脆就想了这么一个招,转移一下侯石的注意力。

    果然,侯石被他这么一说,真有点被吓唬住了,脸色惊变,担忧不已。

    也不怪他会这样!

    在短短时间之内,弟弟侯磊与表弟郑开诃接连死于非命,这会儿又被赵大宝这么一通胡编乱造,他想不担心也不可能。

    “你这小子最好不要骗我,我这就去找个大师算算。”

    虽然没承认自己相信赵大宝说的话,但侯石却也没心情继续纠缠董萱了。

    当下,他二话不说,转身就走了。

    甚至,隐隐之间,脚步略快,有点像是惊慌而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