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368章 奥迪被砸!

    清晨。

    何晴在慵懒中醒来。

    这一觉她睡得格外的舒服,似乎从来没有这么舒心过。

    可是,等她一睁眼,就惊愣住了,只见近在咫尺的,是一张男人的脸。

    “怎么会有男人在我床上?”

    微微愣神之间,她很快想起来,这人是赵大宝,昨晚在她这留宿的。

    这不令她奇怪!

    她奇怪的是,这家伙怎么会离她如此之近,两个人的脸够快贴在一起了?

    在惊疑之间,她低头一看,就惊愕不已,“这这这……”

    只见她正被男人粗粝的大手抱着,曼妙娇小的身躯依偎在他的怀中,就像一只大狗熊抱着一只布娃娃。

    大小分明!

    而且,两人靠的太近太紧了!

    何晴发现自己的胸口被压着,那娇俏的软柔部位,因为挤压而变形了,将薄薄的睡裙撑的圆圆鼓鼓。

    噗通!

    噗通!

    何晴的心跳瞬间就加快许多!

    但还有一个心跳声,比她还要强劲有力,那是赵大宝的,沉稳,均匀,透着一种无与伦比的勃勃生机。

    听着这般匀称的心跳与呼吸,何晴知道赵大宝还在睡梦中。

    不由的,她轻轻吐了口浊气,紧张感稍稍降低了。

    毕竟,她的睡裙还在身上,应该没发生什么事。

    两人之所以会这样,可能是睡觉的时候,无意间滚到了一起。

    当然,也不排除是赵大宝趁她睡熟了,故意将她强行搂抱在他的怀中。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她这时又发现一个让她羞赧不已的事。

    只见赵大宝这家伙一只不老实的大手,竟然胆大包天的钻进了她的睡裙底下!

    虽然他仅仅只是这么放着,没有再进一步的逾越之举,可即便是这样,她还是很羞赧。

    “唔……”

    感受着那只粗粝的大手上传来的温度,何晴身体霎时间就僵硬了,“这个混蛋!!!”

    她那一双美丽的星眸,瞪的圆滚滚的,有点咬牙切齿。

    这会儿看上去赵大宝是没怎么放肆,但在她睡着的时候,谁知道这家伙有没有做什么坏事啊。

    恼羞成怒之下,何晴当即叫道:“赵大宝,你起来!”

    说着,粉拳还狠狠捶了这个坏家伙两下。

    “……干嘛呀?”

    赵大宝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打了一个哈欠,醒了过来,只是精神看上去不是太好,有点萎靡。

    昨晚折腾了好一会儿,连他都感觉有点累了。

    “你说干嘛?”

    何晴的眼睛睁得圆鼓鼓的,哼道:“你你你……你昨晚对我做了什么?”

    赵大宝一听,再低头一看,立刻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

    不过,他也没怎么紧张,慢慢将手收回来,放在何晴纤腰上。

    随后,他才翻了翻白眼,说道:“我对你做什么?你应该问你对我做了什么!”

    听赵大宝这么一说,何晴反倒是愣住了,“我……我……我对你做了什么?”

    “你说呢?”

    想起昨晚的经历,赵大宝不无抱怨,“丫头,我说你的睡相真的太糟糕了!”

    “啊?”

    何晴张了张嘴,隐隐之间,似乎想到什么,俏脸不由一红。

    这时,只听赵大宝接着苦笑道:“我从没见过像你睡觉这么不老实的人。”

    “真的,从没见过!”

    “整个夜里,你是翻来覆去,踢被子,说梦话,一直没完没了。”

    “关键是,你的牙齿还不消停!”

    听着赵大宝细数出自己睡觉时的缺点,何晴一脸尴尬,因为确实是这样的。

    但听到自己牙齿还不消停,她就有点纳闷了,疑惑的道:“牙齿?我晚上应该不磨牙吧?”

    “你不磨牙,但是,你咬人啊!”

    赵大宝又是一翻白眼,将胳膊露出来,给何晴看仔细,“看到没啊?四个牙印!”

    接着又将另外一只胳膊露出来,“喏,这里还有三个!”

    又把脖子扭了扭,“脖子后面咬了几口,应该也有几个牙印。”

    何晴一看,确实是的,脖子下足足有五个,看着那清晰的牙印,看来还咬的挺重的。

    “这……”

    何晴睁了睁眼,有点不知所措,“我以前没这个毛病啊。”

    她不怀疑赵大宝说假话,因为那牙印的形状,跟她牙齿是一模一样的。

    再说了,想来赵大宝也不会这么无聊,三更半夜出去找个人咬他一下,然后再回来说这是她咬的。

    “我看你是有点轻微的梦游症。”

    赵大宝望着何晴,表情有一点严肃,“你最近是不是因为昨晚那个家伙的事情,一直很紧张焦虑?”

    “又或者在生活上有什么困难,长期处在精神不定的状态中?”

    梦游症是睡眠中无意识地走动或做出其它无意识的行为。

    在神经学上是一种睡眠障碍,症状一般表现为在半醒状态下在居所内走动。

    但有些严重的患者,会离开居所,作出一些危险的举动,如翻窗、开车。

    甚至,更为可怕的,会进行一些暴力活动,如杀人放火。

    总之,成年人患上梦游症,多与患精神分裂症、神经官能症有关,是一种病态行为,需要及时的治疗。

    当然,赵大宝昨晚检查了一下,何晴并不是脑器官病变,估计是心理因素,如恐惧、焦虑等。

    只要消除了这些后,情况就能得到改善。

    “唔,也许吧!”

    何晴讪讪一笑,避过赵大宝的目光,没有直接回答。

    过了片刻,她才问道:“我昨晚咬了一会儿,就没有再咬你了吗?”

    “……你以为你会这么老实?”

    赵大宝哼了一声,“要不是哥还会一点儿医术,说不定昨晚就被你咬死了。”

    “你说你这丫头也忒狠了,是把我当成烤乳猪了吗?”

    说着,还一阵龇牙咧嘴,又想起那种疼痛。

    “哼,就把你当烤乳猪了。”

    何晴嘻嘻一笑,随即反应过来,“大宝,你还会医术?”

    她就在纳闷,怎么今天早上醒来浑身这么舒服,看来昨晚赵大宝给她治疗了一下。

    可问题是,这儿也没有什么工具啊。

    难不成这家伙是一个中医,会一手神奇的推拿按摩术?

    迎着何晴惊讶的目光,赵大宝嘿笑着点点头,“赤脚医生一枚,崇拜不崇拜啊?”

    “崇拜你个头!”

    看着赵大宝那得意状,何晴忍不住嗤声一笑,“一个赤脚医生而已,有什么好得瑟的呀!”

    话虽如此,但想了想,她又问道:“大宝,你会推拿按摩?水平高不高啊?”

    赵大宝本来想谦虚一二的,但他听何晴这问话的口气,似乎她是还有什么话没说。

    当下,他就自信的说道:“不敢说非常高,但比起一般人,那是要强一些。”

    “这样啊……”

    何晴听了眼睛一亮,本想说什么,但话到口中,还是没有说出来。

    毕竟,那是她家里的情况,跟赵大宝说的话,似乎有点太唐突了。

    最重要的,她家离这儿太远了,即使赵大宝有那能力,一时半会儿的,也不能过去啊。

    看着何晴欲言又止的样子,赵大宝倒是很想询问一二。

    只是,人家小姑娘不说,可能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他这一问,不是故意让人家为难嘛。

    想了想,他也就没问了。

    “小晴,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提,知道不?”

    赵大宝摸了摸女人的秀发,微笑道:“我能帮到的,一定会帮忙。”

    他这个动作,相当的亲昵,宛如恋人一般,顿时,何晴俏脸一红,心跳又加快了。

    “嗯,知道了,我……我们起床吧。”

    何晴一脸娇羞,轻轻应了一声,便是想要挣开赵大宝的怀抱。

    不过,她这一动,身体却无意间碰到一个硬物,“大宝,你藏了啥?硌着我了。”

    何晴还有点迷迷糊糊的,下意识的,那白皙小手就伸了过去,一把握住,想拿出来。

    但很快,她就反应过来,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呀!!!”

    何晴那小手就像惊弓之鸟一样,立马就飞快的收了回来,口中也是跟着一声惊呼,“我我我……”

    那小脸蛋就像喝醉酒了一样,酡红一片,几欲渗血,甭提有多么可爱了。

    “嘿嘿,让你乱摸!”

    赵大宝咧嘴一笑,却很快放开何晴,一个咕噜,坐了起来。

    被小丫头这么一碰,他也有点儿火气了,若是继续搂着何晴,他怕真要出事儿了。

    但即便这样,他的兄弟还是精神抖擞起来了,揭竿而起,撑起了一片蓝天。

    可惜,这会儿孙玉香不在身边,他并不能给它找到白云。

    何晴芳心乱颤,也不敢说话了,弱弱的在一旁穿戴衣物,然后就下床准备洗漱。

    不过,在这过程中,她还是忍不住悄悄瞥了赵大宝一眼。

    接着,她就一片震惊。

    “妈呀,太恐怖了,太吓人了,谁能受得了!”

    对于这小丫头的目光,赵大宝自然感受到了,只是他没有点破,免得小姑娘尴尬。

    他暗暗运转了长生诀,消除了小腹中的火气。

    随后,也是穿戴衣物,起床洗漱。

    然而,就在他与何晴在小院中的水池边刷牙时,一阵‘哗啦啦’的玻璃碎裂声从外传来。

    “大清早的,什么人在敲玻璃啊?”

    望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何晴一脸迷惑与茫然。

    赵大宝也是望了过去,而且还用了小天眼术,透视效果下,视野更广阔,将那边的情况看的一清二楚。

    而一看之下,他勃然大怒,吼道:“我靠,是有人在砸我的奥迪A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