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377章 又睡一起!

    不管有多少人因为铁蛇帮覆灭一事而苦恼、烦闷、忧虑、暴怒

    赵大宝的心情至始至终都是极佳的。

    除了自己出了口恶气之外,也让身边的人获得了好处。

    比如董萱,就挑选了一套翡翠玉石首饰,包括翡翠戒指、翡翠项链、翡翠耳钉、翡翠手镯

    按照市场价来估算,这套翡翠玉石首饰,没有个六七百万是拿不下来的。

    至于何晴这小姑娘,也选了套黄金首饰,不如董萱那一套贵,但也值个四五百万。

    送给二女的礼物,总共加起来的话,估价是一千多万。

    但赵大宝眼都不带眨一下,就送出去了。

    如今他对钱看的也没那么重要了,只要身边的亲朋好友开心,花上再多的钱也是值得的。

    何况,这些东西得来的太容易,他送出去也没什么感觉。

    二女得到如此贵重的礼物,般好心情自然不用多说了。

    董萱还好一些,钱财方面不缺。

    可何晴就不一样了。

    从小出身在穷苦小山村的她,何曾拥有过这般值钱的首饰?

    简直就像是做梦一般!

    当确信赵大宝真将这套黄金首饰送她时,这个小姑娘激动的都有些说不出话来了。

    那一瞬间,她就想是不是将这套黄金首饰拿去卖掉,然后用这一大笔钱改善家里穷苦的环境。

    但是很快,她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这是赵大宝送她的礼物,里面有一份情寄托其中,她如果拿去卖掉,那就太过物质了。

    她决定将这套黄金首饰好好珍藏,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卖出去。

    欢乐的气氛萦绕四周,三人又聊了好一会儿,不知不觉就已经夜深,二女都有些困意上涌。

    见此,赵大宝便准备辞行离开,自己出去找个宾馆睡觉。

    但或许是收了这么昂贵的礼物,董萱竟破天荒的让赵大宝留宿,省的他三更半夜还要去找宾馆。

    当然,董萱可没何晴那么糊涂,虽说是让赵大宝留宿了,但只能让他睡客厅沙发。

    睡沙发就睡沙发!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赵大宝就答应下来!

    他这一天也够折腾,不想再东奔西跑了,能有地方小憩片刻,也就凑合着过去了。

    反正,他现在每天真正睡眠的时间也才两个小时左右,其他时间都是用在修炼或者给云伶传渡灵力上。

    随后,二女便是洗漱一番,各自回房间睡觉了。

    而赵大宝也躺在沙发上,慢慢让自己的心神宁静,待感觉状态差不多后,就又默默运转长生诀。

    咻咻咻

    一缕一缕的灵力,无声无息的传渡。

    须弥芥中,云伶的元神犹如无底洞一般,吸收炼化着传渡而来的灵力,元神比起第一次时凝实一些。

    在没有重新获得身体前,云伶无法自主产生灵力。

    但元神的存在与维系却会一直消耗本源能量,久而久之,元神就会渐渐消散,直至元神彻底消散。

    不过,现在有了赵大宝的灵力供给,足以弥补云伶每天的消耗了。

    甚至,都还有一点点结余。

    长此以往,云伶的元神会越来越稳定,越来越强壮,恢复到以前巅峰水准,也未必没有可能。

    虽然按照目前的缓慢进度,这是一个相当漫长的过程。

    就在赵大宝心神沉浸其中时,一个娇俏的身影,突然从房中走出。

    旋即,便是悄悄来到他的身边,轻声唤道:“大宝,睡着没?”

    “嗯?”

    赵大宝停下来,“小晴,怎么了?”

    他没有开启小天眼术,昏暗之中,看不清楚,但小姑娘的声音他还是听得出来的。

    “沙发这么狭窄,你不容易睡吧?”

    何晴蹲了下来,凑到他的耳旁,声音极尽轻柔,“你白天也很累了,就来我房间睡吧,这样睡的安心些。”

    赵大宝:“”

    去你房间睡?

    我靠,又去你房间睡?

    丫头,你是真不怕我乱来啊?

    还是认为反正已经睡了一次,我也没有对你做什么坏事儿,你丫的胆子就越来越大了啊?

    赵大宝一下子就思绪纷飞了。

    而且,何晴这会儿小脑袋离得近,丝丝缕缕的幽幽体香传来,沁人心脾。

    不由的,他有点想入非非了。

    “呃,这个”

    赵大宝迟疑了一下,才小声对何晴说道:“不太好吧?”

    话虽如此,但他的身体却已经坐起来了。

    “没事儿。”

    何晴站起来,拉着赵大宝,迅速进了房间。

    之后,才松了一口气,“我就担心萱姐没睡下呢,还好,还好!”

    说着,白皙小手拍了拍胸口,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大宝,我跟你说,睡我这行,但是明天一早,你要早点出去,免得被萱姐发现,那就不好了。”

    董萱已经跟她叮嘱过好几次,让她跟赵大宝保持一下距离,免得被伤害了。

    何晴自己也认识到这一点了。

    但是,有时候心真的管不住,一想到赵大宝在外面睡沙发,她就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了。

    至于到底是不是真的担心赵大宝睡不习惯沙发

    天知道!

    听着小丫头的叮咛,赵大宝感觉很好笑,既然这么的担心,干嘛还让他进来?

    最关键的,只担心董萱被发现,就不担心他做坏事?

    “好!”

    赵大宝点点头,强行压下心中不健康的想法,直接爬上了床。

    见此,何晴也是关掉了灯,在赵大宝身边躺下。

    虽然时间、地点都换掉了,但与昨天夜里的相处方式,几乎是一模一样的。

    房间静悄悄的。

    彼此的呼吸,都听的清楚。

    甚至,就连彼此的心跳声也是如此。

    噗通!噗通!噗通

    这一下下的,似乎在加快!

    咕咚!

    闻着身边传来的缕缕处子幽香,赵大宝尽量不让自己胡思乱想。

    但就在这时,一个曼妙玲珑的身躯,却是向着他靠了过来。

    “大宝”

    何晴低声呢喃。

    黑暗中,她的俏脸红扑扑的,身体也有一点滚烫。

    她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这么做。

    但她不后悔!

    或许,过了今晚,她再也没这样的机会了。

    以后的日子,她与赵大宝,可能会是朋友,但不会再进一步。

    就像董萱所说的,赵大宝有女朋友,那是一个比她优秀几百倍的女人!

    她若再接近赵大宝,最后只会是被伤害,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而且,作为第三者插足,也是令人不齿的。

    “就当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吧”

    何晴在心里面默默念道了一句,纤纤玉手将赵大宝抱的更紧了。

    赵大宝本来就不是心如止水的,现在被小姑娘一抱,就如火上浇油一般,心中邪火被点燃了。

    “丫头,你想干嘛呀?”

    赵大宝大手一伸,将何晴抱在怀中,“今晚不想睡觉了?”

    说着,在她耳畔吹了口湿热的气息。

    “唔!”

    何晴嘤咛一声,身躯顿时一软。

    只觉随着赵大宝这一口湿热的气息吹来,酥、痒、麻、热诸般感觉一起涌来将她一下子就淹没了。

    而更让她感到害羞的,是某东西又硌着她了!

    “你”

    何晴软下去的身体,一瞬间有紧绷起来。

    毕竟,早上已经有了一次经验了,她不用看也知道那是什么。

    “你什么你?”

    赵大宝在佳人的耳畔嘿笑一声,不老实的双手已经控制不住了。

    这一刻,他只觉浑身燥热的紧,想立马就将怀中这可人娇俏的小丫头生吞活剥。

    但这显然不行!

    小丫头看起来挺温顺的,而且似乎也不会抗拒他,只是,他终究不是下半身动物!

    真走了那一步,可就难转圜了。

    使劲咬了咬牙,赵大宝停下来,近乎低吼的道:“小晴,睡睡觉吧!”

    说完,也没放开小丫头,但也没再折腾了。

    “”

    何晴羞赧的睁开眼,那红彤彤的俏脸上,布满了惊疑与错愕。

    我的天!

    都到这个时候了,还能忍住停下来?

    这家伙真是

    不知该说是感动,还是该说是好笑。

    但无论如何,何晴的心中,还是满满的暖流在涌动!

    能够做到这一步,至少说明,赵大宝不是那种只会用下半身决定脑袋的雄性动物!

    这样的男人,真的很难得!

    只可惜

    何晴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为什么早没碰上赵大宝呢?

    两人都没有再动弹,听着彼此的心跳声,就这样迷迷糊糊的,慢慢的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

    赵大宝早早的起床,没有打扰何晴睡觉,便从她卧室中出来。

    一番洗漱过后,无所事事的他,就开始做起了早饭。

    缺少以小灵雨术培育的美味蔬果,饭菜的可口程度自然是减弱不少。

    但赵大宝本身的厨艺也是不赖的,比不了大厨,但比一般人,还是要强上几分的。

    买菜、淘米、做菜

    前后一通忙活下来,时间已经到了七点。

    这时,董萱与何晴才相继慵懒的打着哈欠起床了,而一闻到饭菜的香味,二女都是齐齐愣住了。

    “你会做饭?”

    董萱揉揉惺忪的眼,看着赵大宝的目光,像是在看稀有动物。

    何晴也是瞪大眼睛,满脸都是不可思议

    也不怪两人会这么惊奇!

    毕竟,这年头,会做饭的女生都少了,更别说是大老爷们了。

    “会做饭很奇怪吗?”

    赵大宝嘿嘿一笑,说道:“你们快点洗漱,然后过来吃饭。”

    “哦!”

    二女下意识的点了点头,然后就都迅速去洗漱了。

    因为,她们都已经被饭菜的诱人香味勾起了食欲!

    二女洗漱过后,都坐下来吃饭。

    “我靠,邢佳颖这妮子真的挖到宝了啊!”

    这饭菜刚一入嘴,董萱真就震惊了,“看来有必要问问她哪里挖到的,我也要去挖一个这样的男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