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402章 狂意凛然!

    深夜时分

    侯家,会客大厅。

    侯家、甄家两方主要人员,相继入座。

    坐于上首的,自然是侯中天与甄雄了。

    这时,只听侯中天笑道:“甄老弟,三更半夜的,找我什么事?”

    甄家、侯家虽水火不容,但侯中天与甄雄两个人,表面上还是好朋友似的。

    每一次见面的时候,两人都有说有笑的,以兄弟的名义相称。

    若是不知情的人,肯定以为他们俩的关系,还真的很要好呢!

    看着侯中天满面笑容的样子,甄雄的心中暗道一声老狐狸,

    随后,也不拐弯抹角,他就直接说道:“侯老哥,明人不说暗话,我所为何来,你应该清楚。”

    “咦,甄老弟,瞧你这话说的,我就是不清楚,这才问你的嘛。”

    侯中天笑了笑,继续装傻充愣。

    关于甄柔被掳一事,可绝不能主动承认。

    不然,侯石那强掳的罪名一旦坐实,对于谈判,可是不利。

    侯中天来时已经想好对策,准备往男女私情方面推诿。

    反正,甄柔先前喜欢过侯石的事儿,甄雄都已经知道了,他哪里还能不知道?

    一看侯中天给他打马虎眼,甄雄顿时暗恨的直咬牙了,哼道:“侯老哥,我家小柔在你这儿吧?”

    “在啊!”

    侯中天点点头,笑道:“我家石儿跟侄女打的火热,年轻人嘛,可以理解。”

    可以理解?

    可以理解个屁!

    甄雄气的差点当场暴走!

    侯中天这只老狐狸,竟然跟他玩这一招,当他傻子不成?

    十之八九,他敢肯定,甄柔是被侯家的人强行掳过来的。

    侯中天这会儿却说出这么一个借口,看来是想完全推诿掉强掳的事儿啊。

    甄雄虽然非常愤怒,但想了想,还是继续虚与委蛇。

    毕竟,现在最重要的事,是将甄柔带回去。

    “这事儿我也知道,不过一个女儿家,什么都没有定下,就跑到男方过夜,被人说起来不好。”

    甄雄摊了摊手,故作无可奈何,“女大不中留,这一点不假。”

    “到了快出嫁的年纪了,那丫头想留也留不住。”

    “不过,既然说到这了,隔日不如撞日,侯老哥,咱们就谈谈俩小年轻的事儿好了。”

    说着,甄雄望着侯中天,认真的说道:“他们都发展到这一步了,再不把婚约定下来,说不过去了吧?”

    侯中天:“”

    婚约?

    婚约你妹啊!

    甄雄,好你个你这老小子,还真会借坡下驴啊!

    侯中天被膈应的不行!

    他就随便扯了个接口,甄雄却顺势谈到订婚了!

    这咋接话啊?

    饶是侯中天心计如海,狡猾似狐,这一刻,也是有点愣住了。

    甄雄这一招太令人猝不及防了。

    订婚?

    那不可能的!

    侯石可是未来侯家家主,娶谁为妻,也不能娶死对头的女儿为妻啊!

    毕竟,怎么说,侯家的势力还是比甄家要强,一旦联姻,受益的是甄家,而绝不是侯家。

    可不订婚呢?

    那也不行!

    他都说俩小年轻打的火热,在他家夜宿一事可以理解,那人家甄雄来将婚事定下,也是理所当然。

    若不应下,甄雄肯定发飙!

    甚至,侯中天都可以想象这老小子会说的话。

    比如,人家女儿都跟你儿子到家里夜宿了,你丫的还不想订婚,这摆明着想白玩啊,真当老子不存在吗?

    甄雄一通怒火发下来后,天知道会出什么幺蛾子。

    一时之间,侯中天很头疼,他有点后悔了,不该扯这么一个没经过仔细考量的理由。

    现在好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左也不是,右也不是,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看着侯中天僵硬住的笑容,甄雄认真的表情之下,心里面却是暗爽不已,“老狐狸,傻眼了吧?”

    “跟老子耍嘴皮子,不膈应死你才怪!”

    甄雄暗暗一哼。

    但与此同时,他也在考虑一个问题。

    侯中天也是一个不太按常理出牌的人,万一这老狐狸真沿这个话题继续下去,他该怎样应对。

    总不能真让甄柔与侯中天订婚吧?

    甄家与侯家的恩怨太多了,两家势同水火,绝无联姻可能。

    假若真的联姻了,甄柔嫁到侯家后,也不会又好日子过的。

    身为父亲,总不能将自己的女儿往火堆里推啊!

    再说了,侯石他也看不中,除了一张脸还行,其他方面,比如能力、品行都不行,不是良婿选择。

    一想到女婿这事儿,不知怎么的,赵大宝的身影,突然浮现脑海。

    或许,在他的内心深处,认为赵大宝那样的人,才是最适合甄柔,也是最适合当未来女婿的。

    只可惜

    微不可查的摇了摇头,甄雄不再去想赵大宝,继续思考刚才的问题。

    就在侯中天与甄雄各自苦恼时,另一边侯石也在为一事而头疼。

    “滚开!”

    “都给我滚一边去!”

    “侯石呢?”

    “让他过来,我要将他抽筋扒皮!”

    浴室中,甄柔声嘶力竭,言辞怨恨滔天。

    她拼命挣扎着,根本不让几个过来帮她洗漱的妇女近身。

    “大少爷,不行啊,甄小姐挣扎的太猛了!”

    一个妇女见此,赶忙走了出来,对侯石苦笑道:“我们不敢使劲抓住她,那样会伤了甄小姐的。”

    其实不用她多说,对浴室内的情况,侯石也基本清楚。

    甄柔的倔犟程度,超出了他的想象。

    都已经小半个小时了,这妞还是一直死犟着,死活不肯消停下来。

    这样别说洗漱,就是穿个衣服,也不知道要折腾到什么时候。

    但不洗漱更衣也不行,甄柔先前的白色连衣裙早被他撕烂了。

    而且,这女人折腾到现在,基本是披头散发的,不好好的装扮一下,怎么带去给甄雄看。

    揉了揉眉心,侯石很苦恼,沉吟片刻后,才眼睛一亮,计上心头了。

    当下,他就走到浴室门外面,冲着里面的甄柔说道:“你如果不想赵大宝死,现在就乖乖给我洗漱。”

    果然,这句话的杀伤力十足!

    刹那间,甄柔就停下来,不再使劲挣扎,脸上一片惊喜,“你说什么?”

    她以为赵大宝死了,才会这么痛苦绝望,但现在听侯石这话,赵大宝似乎还活着。

    “我说你给我乖乖洗漱,不然,我现在就杀了赵大宝。”

    侯石冷冷一哼,不无威胁的道:“那家伙还剩下最后一口气,是生是死,看你表现。”

    “”

    甄柔一阵沉默。

    她不确定侯石说的是真是假。

    但从内心深处,她希望是真的,只要赵大宝还活着,她怎么着都行啊。

    “侯石,你最好别骗我。”

    重重的哼了一声,甄柔推开其他人,自己洗漱起来了。

    也在这时,她才发现,自己的手脚因为被捆绑的太久,都起了一道道红色的绳子勒痕。

    此外,一阵阵的疼痛,也从中传出来。

    若是以往,她肯定会叫的不行,但这会儿,她的心神,还在赵大宝的身上。

    假如赵大宝没死,那她无论如何,也要想个办法,将那家伙救出来。

    否则,落在侯石的手中,赵大宝生不如死。

    可是,具体该怎么办呢?

    甄柔一边思索着,一边缓缓洗漱着。

    一会儿过后,她洗漱完毕,换上了侯石早就让人准备好的一条精美的白色束腰长裙。

    接着,她便走了出来。

    “好了?”

    听到开门声音,侯石心中一喜,立刻转过身来。

    随后,便是眼睛一亮。

    这条白色束腰长裙很衬甄柔的身材,突显小蛮腰不堪一握,而上围又格外的傲人,曲线完美体现出来了。

    而且,甄柔刚刚沐浴完毕,素颜状态,那张俏脸,红彤彤的,有种说不出的漂亮。

    侯石也是在这个时候,才发现甄柔真挺美的,而不是靠化妆的。

    咕咚!

    侯石情不自禁的咽咽口水,一种野望竟又升腾而起了。

    “哼!”

    甄柔厌恶的瞪了侯石一眼。

    太恶心了!

    以前她真是太傻太傻了,这样一个思想龌龊的人,她竟然还痴迷了那么久。

    如果时光能够倒流,她一定不浪费时间,在这样的货色身上。

    太不值了!

    与他一比,赵大宝就越显得品行卓越了!

    那一晚上,那个状态,赵大宝依旧没有将她怎么样,简直是当代柳下惠的现实版。

    “跟我走吧!”

    被甄柔一声冷哼,侯石也回过神来。

    但他没有什么不好意思,而是快步领着甄柔,往那会客大厅而去。

    这会儿已经耽搁很久了,不知道父亲那边咋样了。

    当两人步入会客大厅时,侯中天与甄雄扔在聊天,气氛尚可,没有冲突。

    侯中天不愧是只老狐狸,面对甄雄那刁钻的问题,他只是借口小辈的事情,应该由小辈自己去决定。

    甄雄也知道这样子最好,否则继续纠缠下去的话,就该轮到他不知所措了。

    “爸,你怎么来了?”

    甄柔一进会客大厅,才看到甄雄一众人,这时她才明白过来,侯石为何让她洗漱。

    这一路过来,她提心吊胆,不知道侯石想带她去哪里,她还以为是带她做去什么龌龊事呢。

    现在看到甄雄,她安心下来了,赶忙快步走近,一把抱住甄雄,“爸”

    一声深情的呼唤,眼泪就流下来了。

    担心受怕了许久,突然间看到亲人,她终于不再坚强,脆弱的不堪一击。

    甄雄见此,心疼不已,拍了拍她,说道:“小柔,我们回家!”

    与此同时,他也是暗怒非常。

    有道是,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

    对于这个女儿,他向来很宝贝,从小到大,都舍不得过分责难。

    但今天,在侯家,竟然受了这么大的委屈,这口恶气一定要讨回来。

    “回家?”

    甄柔愣了愣,想起赵大宝,赶忙疾呼道:“不,爸,还有”

    她话还没说出来,甄雄就制止了她,“有些事情,回家再说。”

    说着,便是立刻站了起来。

    “告辞!”

    冷冷的扫了侯氏父子两人一眼,甄雄便强行带着甄柔等人走了。

    对于他们一行人的离去,侯中天等人也没有挽留。

    挽留什么?

    巴不得早点送走他们呢!

    这不,待甄雄等人前脚刚刚走,侯中天便立刻对侯石道:“走,去看看那赵大宝!”

    他一直惦记灵石的事儿!

    “嗯!”2

    侯石点了点头,立马前面带路,来到关押赵大宝的地方,一个极为隐秘的地下室。

    然而,父子俩还没进地下室时,一声巨响就猛然炸开了。

    接着,一道威势无匹的人影,就从地下室跳了出来。

    他浑身绽放着光芒,在黑夜中极为耀目。

    此外,更为引人注意的,是他那头水蓝色的长发,犹如丝带一样,迎风激舞,狂意凛然!

    【作者题外话】:大家周末快乐,谢谢大家的支持与打赏,继续求订阅,求收藏,牧梧万分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