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403章 侯家灭门!

    嗤嗤!

    迎风激舞的长发,不时有蓝光闪烁。

    不!

    应该是电光!

    那人矗立月夜之下,面无表情,眼神冷漠,宛如雷神在世一般,赫赫威势不可抵挡!

    侯中天与侯石父子愣愕当场,双眼瞪大,满是惊骇!

    太恐怖了!

    全身萦绕雷电,这真的是人吗?

    就在侯中天惊疑这人是谁时,侯石却已经忍不住失声惊呼,“怎么是他!”

    “谁?”

    侯中天眉头一挑,望向自己的儿子。

    “赵大宝!”

    侯石惊恐的语气中充满了不可置信,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人竟是赵大宝!

    在他的认知中,赵大宝应该还处在重伤昏迷中。

    但是,现在赵大宝不仅生龙活虎的站在他面前,而且气势变得比之前更加的可怕骇人了。

    “赵大宝不是黑色短发吗,怎么突然变一头蓝色长发了?”

    侯石咽了咽口水,想压下心头惊恐,但阵阵的心悸,还是涌了出来。

    眼前这个蓝色长发、萦绕电光版的赵大宝给他太大压力了。

    那是一种凡人面对天神时才有的感觉,渺小、卑微、惶恐、忐忑

    “他就是赵大宝?”

    听着大儿子的回答,侯中天也是惊呆了!

    在他想来,赵大宝最多也就是一个类似于老鹰一样的存在。

    那样的人,个人武力虽然比常人强不少,但至少在可控制的范围之内。

    可看看面前的赵大宝,侯中天生出无力之感,他从来没见过有谁能周身弥漫电光的。

    太匪夷所思了!

    这般非常人的表现,无不说明一个事实。

    他错了!

    错的很厉害!

    赵大宝不是与隐门有间接关系的人,而是这家伙压根儿就是隐门中人啊!

    “快,杀了他,立刻杀了他!”

    侯中天心中的危机升至巅峰,毫不犹豫下令众人,将赵大宝马上杀死。

    这时候,他早就不想什么灵石了,杀死赵大宝才是最重要的。

    不然,整个侯家都危险了!

    得罪一个隐门中人,就是得罪隐门势力,那是不可想象的恐怖事情!

    然而,他的命令刚刚下达,就见一阵电光以赵大宝为中心,向着四面八方弥漫而去。

    噼里啪啦!

    淡蓝色的电光犹如精灵般跳跃!

    但造成的杀伤却是极其恐怖的,所过之处,人、植物、假山、房屋全都在蓝光中化为了虚无!

    凭空消失!

    直接湮灭!

    看到这般场景后,侯中天亡魂大冒,在电光尚未到达前,立刻拉着侯石逃命,“跑!跑!跑!”

    侯石惊愣了一会儿,也是反应过来,吓得屁滚尿流。

    随后,他惊俱的尖叫一声,赶忙跟着父亲侯中天,一起仓惶的跑起来,只恨少生了两条腿。

    死亡的威胁下,父子俩跑的很快,眨眼睛就跑出了三米多,身体里的潜能完全爆发了!

    但下一刻,他们哭了!

    只见身前蓝光一闪,面无表情的赵大宝,就犹如那鬼魅一般,出现在他们面前了。

    “饶命啊!”

    侯石双腿一软,跪倒在地,尿什么时候撒下来的都不知道。

    侯中天表现的要稍稍好一些,但也是周身颤抖,嘴角哆嗦,面色煞白。

    至此,他才明白,隐门中人为什么那么可怕。

    因为,这些人完全不能用常理来揣摩啊!

    怪物!

    都是怪物!

    侯中天心中狂呼,脑海极速飞转,想要思考逃生之策!

    可就在这时,一道淡蓝色的电光,从赵大宝指尖射出,直接落到他的身上。

    嗤嗤!

    极其轻微的响声中,侯中天哼都没有哼,就直接化为灰灰了。

    堂堂的合西市第一家族,多么风光,多么荣耀,但却在今夜以这样的方式永远的消失了。

    “啊啊啊啊”

    看着父亲在自己面前凭空湮灭,侯石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恐惧,开始癫狂的大叫起来。

    但很快,他的叫声就戛然而止。

    只见赵大宝的右手轻轻一挥,一道蓝色电光闪过,侯石就也步了侯中天的后尘。

    轻描淡写的解决侯氏父子后,赵大宝冷漠的眼睛环顾四周,最后凝聚在某个方向,稍稍的凝视了一会儿。

    不过,他也没有看多久,约莫半分钟过后,就浑身蓝光一闪,直接消失不见了。

    “呼!!!”

    赵大宝方才盯着的方向处,一个隐蔽的角落中,一个人吐了口浊气,额头、后背冷汗涔涔。

    “我被发现了,绝对被发现了!”

    这人脸色惨白如纸,眼神中透露着恐惧,喃喃低语,“妈呀,吓死我了,还以为会把我也杀了呢!”

    他的目光一扫侯家大院,先前还府邸幽深的侯家,这会儿已经完全不见了。

    唯一能看见的,是一地的焦痕。

    他不知道侯家到底有多少个人,但是怎么说也有好几十号人吧,如今全部没了,不留一点痕迹。

    哪怕再厉害的刑警来了,也不可能查出是谁干的。

    真正的毁尸灭迹!

    “太冷酷了,太冷漠了,太无情了。”

    这人望着赵大宝原先所处的方向,脸庞上,眼睛中,都是恐惧与惊骇,“那个人真的是赵大宝吗?”

    直觉告诉他,绝对不是的。

    他暗中跟着赵大宝已经很久了,也看到过赵大宝杀了一些少人,比如暗刺、老鹰

    但是,更多时候,赵大宝还是那个很有爱心、乐于助人的赤脚医生。

    这样一个仁义之人,不可能会突然之间,凶性狂发,滥杀无辜。

    “这件事必须汇报首长,让他老人家来定夺了。”

    擦了擦冷汗,这人一转身,消失夜色中。

    而在他离开后不久,一辆车驶近了侯家,却是去而复返的甄雄、甄柔父女。

    虽然被父亲强行带回家,但甄柔心忧赵大宝安危,使出了一哭二闹三上吊。

    甄雄被逼的没办法,只能无奈开车返回。

    “爸,你是不是故意走错地方了?”

    望着面前空空如也的侯家大院,甄柔眼中透着一种焦急与不满。

    她以为是父亲有意开错目的地,为的就是不想去侯家救赵大宝!

    “”

    甄雄一阵无语。

    你妹的!

    老子倒是有想过,故意开错了地方,让赵大宝早点死。

    可是,老子不想你这丫头走向极端,这才又舔着脸又来到侯了家。

    你竟然说我开错道?

    开什么国际玩笑!

    不是你老子吹牛,就算我闭着眼睛,都能在合西市中随便开,而不会有任何出错可能!

    “这里就是侯家!”

    甄雄没有与女儿较真,惊疑的目光望着侯家,一脑袋的疑问。

    他想不明白,刚刚还坐落着好几栋建筑,怎么就这么一会儿的时间,就全部消失的一干二净了。

    “在我们离开之后,这里发生什么了?”

    甄雄的眼睛瞪的浑圆,仿佛看到这一辈子中,最最不可思议的一幕。

    可惜,没有任何人能给他释疑解惑。

    “走,小柔,我们回家!”

    看着空旷的侯家原址片刻,甄雄只觉后背阵阵发凉了,“这里有点诡异,不能再待下去。”

    说话间,他的寒毛颤栗,内心恐惧的很。

    轰隆!

    不由分说,他直接调转车头,油门一踩,呼啸而去。

    与此同时。

    距离合西市千里之外的一座人迹罕至的隐蔽海岛上,有一座古朴的高大石殿。

    石殿中,一头蓝色长发的赵大宝凭空出现,他静静的打量着这石殿,眼神中流露出一丝追忆。

    “很多年没回来了”

    赵大宝喃喃低语,却是女人的声音。

    是云伶!

    赵大宝几经波折,重伤极重,几近濒死。

    在被侯石开车凶猛撞击之后,他的意识已经在识海中沉睡。

    若不及时救治,便会就此死去。

    看到这般情况,云伶思忖再三,元神遁入赵大宝识海中,冒险掌控赵大宝的身体。

    为什么说冒险?

    因为她这样的举动,相当于夺舍赵大宝。

    只要赵大宝有一丝反抗,她都会受到极大的伤害。

    毕竟,身体是赵大宝的,识海是他的领域,她的元神进来,受到极大限制,要摧毁她,轻而易举。

    好在赵大宝受伤太重,意识沉睡极深,她担心的情况没有发生。

    暂时掌握了赵大宝的身体之后,她的元神终于不再是无根浮萍,可以施展出以前的一些法诀了。

    她原本的境界层次比赵大宝强太多了。

    所会的法诀,最最简单的,也高出小灵雨术好几个等级。

    很轻而易举的,赵大宝的身体就被治愈了。

    按理来说,身体好了,赵大宝的意识,也就会苏醒了。

    不过,现在身体在云伶的掌控之中,她将赵大宝的意识暂且压制,没让他醒过来。

    因为,她还有一些事情要办。

    先前还想赵大宝修为再强大一些后,来帮她办理这些事情,但现在既然有这机会,就自己出手处理好了。

    等她将这些事情处理完之后,就会将这身体还回赵大宝了。

    她虽然很想要一具新的身体,但赵大宝的身体可不适合她,毕竟,她是想重生,可不想变性。

    “反正对你不怀好意的,我已经帮你全解决了,你就安心沉睡几天吧。”

    云伶本来想将那甄雄及甄家也干掉,但考虑到赵大宝对甄柔似乎很在意,也就没去处理了。

    以后究竟怎么对待甄家,是否以眼还眼以牙还牙,还是让赵大宝自己决定。

    “也不知道过去了这么多年,当年的那些人,还有谁活着啊!”

    幽幽的一叹,又有些期待,云伶指尖电光闪烁,幻化成自己的样子。

    随后,她轻轻一挥手,几道电光符箓,向石殿外飞去。

    过了片刻,一个老态龙钟的道姑,神色激动的走进石殿。

    她一看到云伶,先是愣了一下,有点不可置信,很快噗通一声,便长跪了下去。

    “徒孙妙玄,见过师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