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422章 挺有料的!

    罗家坝。

    罗熙家。

    赵大宝、罗美霞与罗熙三人有说有笑,氛围很好。

    关于针对青山村宣传维护方面的工作,罗熙自然是很满意的接受了。

    毕竟,赵大宝所表现出来的诚意,绝对是够了。

    每个月到手五千,不说在汤屿镇,就是在龙潭市,也是不低的工资了。

    何况,还包括五险一金,这待遇更是不错。

    当然,最让罗熙感动的,是赵大宝承诺可以预支工资应急。

    坦白说,她现在经济确实挺拮据的。

    本来工作一年多,她也存了一点钱,但因为给父母的病,外加回家后没收入,基本上已经花了七七八八了。

    但父母以后的病情治疗,以及一家人的生活开销,都需要钱。

    为此,她没少着急。

    奈何,身边的亲朋好友也不富裕,能够支援,但也有限。

    如今赵大宝愿意预支一部分工资,那当然是再好不过的,可以让她解燃眉之急。

    本以为等到劳动合同签订之后,赵大宝最多给她预支两三个月,如果能做到这种程度,她认为已经够意思了。

    可谁曾想,不等签劳动合同,赵大宝二话没说,当场就给她预支了整整一年的薪水,总计六万。

    甚至,还说如果她表现够好,还可以有额外的奖金。

    赵大宝诸般表现,让罗熙感动不已。

    这不,虽然与赵大宝才刚刚认识,但在罗熙心中,已经不仅仅将赵大宝看做是老板,而是恩人。

    殊不知,这一切在她看来是莫大恩情,可在赵大宝心中却不值一提。

    理由非常简单,赵大宝不差钱。

    从合西市回家之后,他就将从铁蛇帮洗劫的那些金银首饰、古董文玩一股脑的全丢给了秦兰。

    刨去秦兰喜欢而留下的,剩下的全都让她处理了,转化为现金存到了卡上。

    借助这一大笔横财,他又成了千万富翁。

    也因此,区区六万,他根本不放在眼里。

    如果预支个六万块钱,能够让罗熙安心工作,创造价值,那对于青山村的好处,绝对远远超出金钱本身。

    在事情基本谈妥之后,赵大宝与罗熙聊了聊,突然话题一转,“小熙,我对医术还有点了解,或许可以替你爸看看。”

    “真的?”

    罗熙不由愣了愣,怀疑自己听错了,这个比自己大两岁的年轻老板还会医术?

    “对啊,大宝的医术还不错,可以让他给你爸瞅瞅。”

    罗美霞也是一拍手,陡然想起了这茬儿,“小熙,你这些年在外面读书、上班,家附近的消息可能不太灵通,你面前这家伙可是整个汤屿镇都出了名的赤脚半仙呢。”

    如数家珍一般,罗美霞噼里啪啦,就将赵大宝治病救人的事迹说了一通。

    听完之后,罗熙一脸惊愕,看着赵大宝,眼中满是崇拜,“大宝哥,你你你真厉害!”

    她以为自己考个大学,在汤屿镇同辈人中,也算是不错的了。

    但与赵大宝一比,她就逊色太多了。

    这家伙也就比她大两岁,可人生经历何其丰富,对邻里乡亲竟然做了那么多的好事。

    而且,方才听罗美霞的只言片语,似乎如今青山村的变化,也是因为赵大宝在其中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

    同样是农村人,为什么这家伙,能够这么厉害?

    “有什么厉害的,都是瞎琢磨的。”

    赵大宝谦虚一笑,“走吧,我去替叔叔瞅一瞅,若能帮上忙,那就帮一下。”

    “嗯嗯!”

    罗熙连连点头。

    当下,三人就又进了里屋。

    这会儿,罗熙的母亲正在替罗熙的父亲活动筋骨。

    由于中风瘫痪在床,无法自行活动手脚,需要家人帮忙活动,否则,时间长了,肌肉萎缩,身体更差。

    当然,除了这个之外,还有一系列问题,比如吃喝拉撒睡,都是不能自理的。

    照顾起来,相当的累。

    若非罗熙回家了,靠她母亲一个人,肯定是吃不消的。

    得知赵大宝医术不错,罗熙的母亲也很开心,马上就让开位置,方便赵大宝诊断。

    赵大宝坐在床沿边,打量着罗熙的父亲,只见他头发花白,口舌歪斜,肢体麻木,这是典型的中风症状。

    中风,中医病名,有内风与外风之别。

    外风因感受外邪(风邪)所致,在《伤寒论》名曰中风(亦称桂枝汤证);内风属内伤病证,又称脑卒中,卒中等。

    现代一般称中风,多指内伤病证类的中风,多因气血逆乱、脑脉痹阻或血溢于脑所致。

    导致中风的原因有很多,比如情志郁怒、饮食不节、劳累过度、气候变化、血液瘀滞等。

    罗熙父亲的致病,很明显,是因为劳累过度。

    《素问?生气通天论》说‘阳气者,烦劳则张’,即指人身阳气,若扰动太过,则亢奋不敛。

    一旦操持过度,形神失养,以致阴血暗耗,虚阳化风,扰动为患。

    中风非常的麻烦,但不是不能治疗,只是有一个长期的疗养过程。

    在临床表现上,中风根据病情轻重和病位的深浅沿用《金匮要略》的分类方法辨中经络还是中脏腑。

    一般无神志改变,表现为不经昏迷而突然发生口眼歪斜、语言不利、半身不遂等症状,属中风中经络。

    罗熙的父亲就是这样子的。

    而中风中经络的辨证施治方法,分为肝阳暴亢、风火上扰证;风痰瘀血、痹阻脉络证;痰热腑实、风痰上扰证;气虚血瘀证;阴虚风动证等五型。

    赵大宝如果想要替罗熙的父亲治疗,那就需要先确定是五型中的哪一种,然后对症下药。

    “叔叔,来,给我看看你的舌苔。”

    “眼睛睁大一点,也给我瞧一瞧。”

    “心烦易怒不?”

    “大便是否正常?”

    “让我把把脉!”

    依循中医望闻问切之道,赵大宝将罗熙的父亲了解了一番。

    此外,还用小天眼术透视了罗熙父亲的脏腑,做了一个更为仔细的检查。

    最后,他发现罗熙的主要症状表现有半身不遂,口舌歪斜,舌强言蹇或不语,偏身麻木,烦躁失眠,眩晕耳鸣,手足心热,舌质红绛或暗红,少苔或无苔,脉细弦或细弦数。

    这是中风中经络中的阴虚风动证,只要滋阴熄风,便可达到疗效。

    主流中医中,有一个‘大定风珠’的药方,是挺适合这种症状的,主要有鸡子黄、阿胶、地黄、麦冬、白芍、龟板、鳖甲、五味子、炙甘草等中草药。

    但赵大宝传承自长生造化诀的医术篇中,却有一种与之类似但效果更好的古方。

    当然,这个药方还需配合九宫生死针、小灵雨术施以治疗,方才能够达到最佳效果。

    “大宝哥,你有办法么?”

    罗熙在一旁紧张等待,目光中含着一种期盼。

    父亲中风之后,她去过医院,找过专家治疗,但都没什么明显效果,只能带回家来慢慢养。

    赵大宝只不过是一个赤脚医生,本来她也不应该有什么期待。

    但不知为何,看到赵大宝如此专业的诊断,以及罗美霞说过赵大宝种种治病救人的事迹,她心中就不可避免的有了一种希冀。

    万一赵大宝真有办法治好父亲呢?

    迎着小姑娘殷切的目光,赵大宝淡淡一笑,说道:“我先试一试吧,叔叔中风不久,希望还比较大。”

    “真的吗?太好了。”

    虽然不是确定消息,但这已经让罗熙很开心了。

    以往那些医生,每一次的回答,都从未有赵大宝这么自信过。

    罗熙的母亲听了这话,也是激动不已,一个劲的感谢。

    “行了,小熙,阿姨,我这人都还没治好呢,你俩就先别谢我了,万一没有治好,我岂不尴尬了?”

    赵大宝请笑了笑。

    一旁的罗美霞见此,也是劝说着两人道:“对,还是先让大宝治疗了再说吧。”

    “好的。”

    罗熙擦掉眼角激动的泪水,问道:“大宝哥,有什么需要的吗?”

    “呃,帮忙把叔叔翻个身,然后把衣服脱掉,我要给他针灸。”

    “好的!”

    没有丝毫迟疑,罗熙就上前了,按照赵大宝的要求,将父亲的外衣外裤脱去。

    随后,赵大宝就取出随身携带的银针,运转长生诀,熟练的施展出玄妙的造化术,九宫生死针。

    咻咻咻

    一根根银针,飞快且精准的刺入罗熙父亲身上各处穴位。

    与此同时,小灵雨术也是施展开来,丝丝缕缕的灵雨,顺着银针的刺入,开始滋养罗熙父亲的身体。

    “妈,美霞姐,你们看,我爸的脸色好像红润了一些啊!”

    罗熙一直目不转睛的关注着赵大宝的治疗,待发现父亲气色明显好转之后,立刻忍不住欣喜的低声惊呼。

    罗美霞与罗熙的母亲自然也看到这般情况,都是连连点头,个个开心不已。

    赵大宝倒是没注意到她们的表情,他这会儿正在专心的治病,九宫生死针需要极大的专注,施展的速度要快、准,不容有失。

    如此高强度的施诊足足持续了四十多分钟。

    接着,赵大宝手如闪电,迅速收针,然后才松了口气。

    哪知道他刚刚停下,那一道娇俏的身影,就风一般的扑过来,将他紧紧给抱住了。

    “大宝哥,谢谢你。”

    听着小姑娘略显哽咽的声音,赵大宝的身体也是不由一僵,倒不是因为小姑娘哭鼻子了,而是呃,看不出来,这丫头的胸前还挺有料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