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445章 厕所偶遇!

    林东新脚趾骨被踩碎,可以说痛的撕心裂肺。

    但是,这远远不及耳中听到的声音,给他带来的强烈震撼。

    不!

    确切的说,应该是惊恐!

    “男人的声音?柳筱竹怎么发出男人的声音?”

    林东新面色惊变,瞳孔猛的一缩,“而且,这个声音听上去还相当耳熟,似乎是”

    咯噔!

    他心中一颤,不可置信的盯着他面前的柳筱竹,“你你是”

    林东新终于识破了赵大宝的伪装,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不由自主的,他就想后退一步,远离赵大宝。

    可是,他才迈开脚,脚上就传来一阵剧痛,令他身体一个踉跄,身体后仰,摔倒在地。

    咚!

    无巧不巧的是,他正好后脑勺先着地,坚硬的地板给了他十成十的反作用力。

    瞬间,林东新就两眼一翻,昏死过去了。

    “呃,就这么昏过去了?”

    赵大宝有点傻眼。

    本来他还想再给林东新略施惩戒,哪知道就这么一个小小的碰撞,这家伙就已经缴械投降了。

    面对一个昏死的纨绔,他没什么兴趣再出手了。

    当下,他将林东新扶到了一边,随意找了一个黑暗角落,就丢下不管了。

    而整个过程中,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两人的动静,那些男男女女在荷尔蒙的刺激下,都沉浸在彼此的愉悦中,哪有时间去管顾其他人在干什么。

    将林东新丢一边后,赵大宝拍了拍手,准备开始探索这家私人会所。

    就在这时,一阵尿意突然涌了上来。

    人有三急。

    这是片刻都耽搁不了的事情。

    赵大宝也没想忍着,就立刻来到了卫生间。

    身为一个正常男人,上了二十多年的男厕所,他是不可能因为变装成柳筱竹就改上女厕所的。

    钻进了男厕所,这会儿也没人,他放心大胆的站在尿池边嘘嘘起来。

    不过,就在他进行的半途时,旁边便池的门突然开了。

    接着,一个熟悉的彪形壮汉现了出来,竟是先前他欲寻不得的雷虎!

    “”

    雷虎望着面前不可思议的一幕,目瞪口呆。

    我靠!

    这是啥情况啊?

    一个完全女性装扮的人,站在男人专用的尿池边上嘘嘘,上面的团团大的吓人,身下却还挺着男人的玩意儿。

    你妹的!

    人-妖-啊!

    雷虎的眼睛都被污了,只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如今这是社会,医术发达,男变女,女变男,那都不是事儿。

    雷虎也知道有变性人这种群体存在。

    可是说实话,他真没见过。

    这是第一次亲眼目睹,但太TD惊悚了!

    为什么?

    因为他认识面前这人的面孔,这不是赵大宝的相好柳筱竹吗?

    我去!

    原来赵大宝那小子好这口啊!

    雷虎被自己的新发现震惊了!

    但更让他惊愕的,还是接下来一幕,只见从柳筱竹的口中,竟是蹦出了赵大宝的声音。

    “我勒个去,雷大哥,你怎么从厕所里钻出来啊?”

    赵大宝也吓了一大跳,他进厕所时,明明没听见什么动静,还以为男厕所里没人呢。

    可谁曾想,男厕所不仅有人,而且还是雷虎,这也太巧了吧?

    “”

    饶是雷虎见过各种场景,哪怕极其危险的生死之局,他也经历过,可面前这情况,他还真没见识过。

    尼玛!

    这到底是柳筱竹变性成赵大宝了?

    还是赵大宝那货变性成柳筱竹了?

    雷虎感觉自己的脑袋有点不够用,凌乱的不行,过了一会儿,他才深深的吸了口气,“弟妹不对,大宝也不对,卧槽,你到底是谁啊?”

    挠了挠头,他真晕了。

    “哈哈,雷大哥,是我,大宝啊!”

    看着雷虎一脸迷惑与震惊的样子,赵大宝忍不住嘿嘿一笑,“我这是化妆成了竹子的模样,不要奇怪。”

    说着,他将手从领口伸进去,在胸前一阵摸索,然后从左边掏出一个蜜柚来。

    “雷大哥,吃不?”

    噗!

    雷虎喷了!

    吃?

    我吃你妹啊!

    有你这样招待老朋友的么?

    在厕所里且不说,还将假胸掏出来,谁会恶心到吃假胸啊!

    虽然被赵大宝的行为雷的外焦里嫩,但至少经过赵大宝这一番动作,他确信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面前的柳筱竹还真是赵大宝这厮伪装的。

    因为,那蜜柚一拿出来后,刚才那大的惊人的团团,瞬间就坍塌了下去,说明那里面根本没有真材实料,是平的!

    雷虎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中又泛起了浓浓的震惊与好奇,赵大宝这伪装也太逼真了吧?

    外貌、肌肤、身段就都不说了,这身高竟然也能矮下来,靠,这真的是化妆技术能达到的吗?

    “嘿嘿,不吃算了,我塞回去,继续伪装。”

    赵大宝一脸猥琐的笑容,真的将蜜柚又塞了回去,顿时,他的胸前又变得十分吸睛了。

    “”

    雷虎一阵无语,感觉自己的眼睛真是被污了。

    过了片刻,待赵大宝整理完毕后,他才不解的问道:“大宝,你干嘛伪装成柳筱竹的模样啊?”

    “噢,是这样的”

    赵大宝笑了笑,将情况娓娓道来。

    说完之后,他也惊奇的问道:“雷大哥,那你怎么在这儿?之前我还去纳尼亚小区想找你吃个饭,但他们说你请了长假,我还以为你又回部队执行什么特殊任务了呢。”

    “我都退役了,还执行个屁的任务。”

    雷虎咧嘴一笑,然后走了出来,指了指身后,“你看,这是什么?”

    赵大宝凑过去一看,发现那便池里,还有一个粗犷的男人,已经昏迷过去了,但他的衣服裤子被扒了。

    “雷大哥,你还好这口?”

    赵大宝嘿嘿一笑,打趣着雷虎,“那我可要小心一点了。”

    “滚。”

    雷虎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哥性取向正常着呢!”

    他也知道赵大宝在开玩笑,没太在意,扯了一句,便回到正题,说道:“这家伙是这家私人会所的保安,我刚刚将他的衣服扒掉了,准备乔装成内部人员,打探一下这里。”

    “大宝,你还记得血色玫瑰那事儿吗?”

    赵大宝点了点头,“当然记得!”

    血色玫瑰就是市纪委书记张维国的女儿张雯雯,只可惜这位主神出鬼没的,他一时半会儿的,也找不到。

    否则,他早就将她带回去与张维国、张民锡等人一家团圆了。

    这些雷虎并不知晓,他只是自顾自的说道:“当时我们不是怀疑血色玫瑰很可能是早年被拐卖的儿童,然后回龙潭市寻亲或者报仇来了,所以,龙潭市早年那批参与过儿童拐卖的人,甭管如今是什么身份,一个个都被血色玫瑰杀了。”

    “这事儿我不敢过多查,但一直留心着,想看看血色玫瑰到底是谁。”

    “不过,血色玫瑰太神秘了,我调用了不少关系,也没查出个所以然,倒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对另外一件需要调查的事情有了线索。”

    听雷虎这么一说,赵大宝更好奇了,“那什么事儿呢?”

    “汤屿镇先前发生的人口拐卖案啊,你忘了吗?”

    “你说这事儿啊!”

    被雷虎轻轻一点拨,赵大宝就想起来了,这事儿他自然没忘记,茵茵那一行人,如今通过杜若兮及镇政府的努力,已经基本上都走出了心理阴影。

    而她们那不堪回首的事儿,在杜若兮下了封口令之后,除了极少数人知道之外,大多数人都是不知道的,不会对茵茵等人造成二次伤害。

    如今,茵茵一行人都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只不过幕后的黑暗产业链条却依旧未能捣毁,真正的主使者与策划者依旧逍遥法外。

    “想起来了吧?”

    雷虎呵呵一笑,说道:“那事儿你不是也找过我帮忙嘛,当时调查结果是幕后主使是在海外,且有一条非常庞大的灰色产业链条,仅靠一镇或者一市的警力,根本无法将之铲除,后来这事儿也就暂时搁浅了。”

    “但近期我却发现,在龙潭市还有这么一个据点,与之有些关系。”

    “当然,现在还有没有瓜葛,这就不太清楚了。”

    在发生人口拐卖之后,汤屿镇联合龙潭市的警力,都曾为此事而出动过,想必相关的人肯定都注意到了。

    短时间内,除非不法分子猖狂至极,否则肯定都会收敛一二。

    “所以你就单枪匹马摸到这儿来查探情况了?”

    赵大宝翻了翻白眼,真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瞧不起哥啊?哥当年可是王牌特种兵,战场都上过,这种场面算什么。”

    雷虎不屑的撇撇嘴,哼道:“再说,你好意思说我?你不也一个人来了么?”

    “嘿嘿,说的也是。”

    赵大宝挠挠头,笑道:“正好,既然碰上了,那就一块吧,就让咱哥俩来看看这私人会所里到底藏了什么猫腻。”

    “成,又一起并肩闯虎穴了,不,这顶多算是一个猫穴,哈哈!”雷虎一身是胆,毫不在意的大笑起来。

    赵大宝当然更不会害怕了,跟着哈哈大笑,与雷虎一起将厕所里那昏迷的保安藏好。

    随后,两人便是出了男厕所,犹如两头黑夜中的狼,伺机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