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450章 恶趣味啊!

    地下室内。..

    朱绍聪凄惨的哭泣声,回荡在空中。

    “但凡我知道的,都已经说了啊,求求你们,不要杀我,呜呜,不要杀我啊!”

    这位朱少真的被吓惨了,几乎将从小到大干过的坏事都说了一个遍。

    不过真正刺激他的,还是影手邢雀的死。

    他本以为赵大宝只是说说而已,却没有想到,这家伙竟然真的杀了影手邢雀。

    虽然实际动手的人是雷虎!

    “哭哭啼啼,真是废物!”

    雷虎冷冷一哼,鄙夷的看了朱绍聪一眼,随后便走到赵大宝身边,问道:“大宝,接下来怎么处理?”

    赵大宝眉头一皱,“雷大哥,你认为怎样处理会比较好?”

    经过雷虎的审讯,无论是影手邢雀,还是朱绍聪,都将诸般劣迹一一道出。

    朱绍聪倒是没干什么人神共愤的坏事,只是借助其老子的权势,暗地里圈钱与玩女人。

    比如这间私人会所,就是朱绍聪用来收集一些美女供他玩乐的。

    除此之外,他还会经常邀请龙潭市的一些臭味相投的人办派对,像今晚的蒙面舞会,就是这样子的性质。

    至于他针对赵大宝,除了季诗雨的因素之外,最主要的还是为了卖影手邢雀一个人情。

    毕竟,影手邢雀是葛家的人,而葛家的势力可是在省城都不可小觑。

    朱绍聪虽然是纨绔,但也想结交更大的势力,这影手邢雀就是一个很好的媒介。

    如此,才有了之前的种种事情。

    相对来说,朱绍聪是要好一些,影手邢雀就该死了。

    雷虎审讯之时,一开始,这家伙还嘴硬,什么都不肯说。

    不过,后来用上了一些冷酷的手段之后,这家伙就扛不住了,将种种恶行都招了出来。

    其他坑蒙拐骗的事儿且不说,就说汤屿镇茵茵等人的人口拐卖案,竟是与这家伙有不浅的关系。

    影手邢雀早年就与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有瓜葛,后来加入葛家后,还是有一些联系。

    葛家原先本就是龙潭市的一个大家族,如今虽然将主要力量都迁入了省城,但在龙潭市还是有不小的力量。

    影手邢雀便借助葛家的力量,为那些黑暗集团的人提供帮助,比如信息搜集、车辆调配、关系打点等,以获得个人的利益。

    正是有了他的帮助,那些黑暗集团的人,才能堂而皇之的进行人口贩卖之事,儿童与妇女是他们的主要目标。

    通过影手邢雀的供述,除了茵茵等人外,其实还有不少人遭殃,尤以孩童居多。

    这绝对是天地不容的恶行!

    无论是孩子,还是妇女,任何一人的受难,都代表着一个家庭的破碎。

    影手邢雀虽然没有参与主要的恶行,但也绝对是帮凶,不可饶恕!

    因此,在将诸多事情询问出来后,赵大宝没有迟疑,示意雷虎动手,将影手邢雀掌毙。

    影手邢雀虽然得到了惩处,但可惜的是,这家伙也不知道那黑暗集团更多的线索,毕竟他没有参与到最主要的环节中去。

    当然,他的死还是有好处的。

    正是目睹了影手邢雀的死,朱绍聪惊恐之下,才会十分配合,不用雷虎怎么审讯,就一五一十,将所有的事情都说了出来,老实的不能再老实了。

    “一不做,二不休,都杀了?”

    雷虎煞气腾腾,军伍出身的他,还上过战场,见多了死亡,像朱绍聪这样的败类,恶行虽不及影手邢雀,但在他看来,活着也是个祸害,还不如杀了了事。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啊”朱绍聪面无人色,吓的瘫在地上,裤裆都尿湿了。

    朱绍聪的不远处是林东新,这货从一开始瘫软在地上后,就再也没站起来过,而当目睹影手邢雀被掌毙时,他干干脆脆受不了那种刺激,直接昏死过去了。

    “聒噪,闭嘴!”

    雷虎瞪了朱绍聪一眼,后者见了,立刻乖乖闭上嘴巴,只是眼泪扑簌簌的直流,浑身颤抖。

    “咳咳,雷大哥,这样不太好吧?”

    赵大宝汗了一下,杀影手邢雀他没所谓,但朱绍聪与林东新两人的身份都还是挺敏感的,一旦他们出了意外,他真不知道朱光钊与林远志会做出什么事情了。

    到时候,恐怕难做的是市长季恺了。

    有季诗雨这层因素在中间,他总不好给季恺添堵吧?

    “那你说怎么办?”雷虎摊了摊手。

    他才懒得理会那么多,换做是他以前在部队时的爆脾气,像朱绍聪与林东新这样的角色,早就被他拿枪给突突突了。

    而若是谁敢包庇这种货色,那他也一样突突突了。

    不过,也是因为他这暴脾气,当初得罪了一个大人物,这才有了退役一事。

    否则,他即便不当王牌特种兵,那也会好好在部队当他的教官,将一些新兵蛋子训练成精英,为国效力。

    “杀是肯定不行的,但我们可以用其他的办法更好的惩戒这两个家伙。”

    赵大宝嘿嘿一笑,“雷大哥,还记不记得我们那次营救竹子时,我是怎么做的?”

    噗!

    一听他这话,雷虎就喷了,翻着白眼说道:“我去,你又来那招?恶趣味啊,这癖好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我觉得挺好的。”

    赵大宝嘴角一扬,当即就行动起来。

    只见他飞快的去二楼转了一圈,从那些如胶似漆的男女身上弄到了不少的药,之后给那些昏迷的壮汉保镖服了下去。

    随后,他施展小灵雨术将这些壮汉保镖唤醒。

    接着,就将他们与朱绍聪、林东新关在一起。

    很快,地下室内就响起了一阵阵粗重的声响,期间还伴随着朱绍聪与林东新的惨叫。

    “大宝,我发现你这人阴起来也是狠的不要不要的,哈哈,恐怕这两个倒霉蛋在以后人生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会对今晚有很深的心理阴影,就算什么都没做,也会觉得菊花痛啊。”

    雷虎笑着摇了摇头。

    “嘿嘿,谁让他们找我麻烦,还想对竹子意图不轨,甚至连对夏瑜阿姨都有觊觎之心,这点惩罚那是一点都不过分。”

    赵大宝耸了耸肩,“雷大哥,这里的事情也差不多搞定了,我们走吧,免得再出什么幺蛾子。”

    “行!”

    雷虎点点头,与赵大宝一起悄悄的离开了私人会所。

    待确定安全之后,赵大宝先是与柳筱竹通了电话,报了平安,接着,他又顾不上打扰,与市长季恺取得了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