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458章 全是赝品!

    赵大宝真被打击到了!

    是自己太无知了,还是世界太疯狂,怎么一个高中生都有千万巨款了?

    而且,你听听,钱不够,还能随时再让人打几千万过来。

    麻痹!

    哥要挣钱,挣很多钱!

    不然,都快被一个高中生给比下去了!

    看着赵大宝一副深受打击的样子,贺静雅在一旁笑的花枝乱颤,“嘻嘻,表哥,被吓到了吧?若芸可是典型的白富美噢!”

    庄若芸丝毫没有白富美的觉悟,而是嗔白了贺静雅一眼,说道:“我这算什么白富美?真正的白富美,那是身价上亿。”

    “”

    赵大宝一阵无语,资产上亿的女人,才能算是白富美?

    好吧!

    有钱人的世界,对于富有与否的界限,跟穷人就是是不一样。

    “那啥,咱们进去瞅瞅吧。”

    赵大宝不想再继续这个伤心的话题了,当即指了指聚宝楼,之后率先走了进去。

    见此,两个小姑娘都是嘻嘻一笑,接着都是紧跟着走了进来。

    聚宝楼是一家在三龙街开了很多年的老字号古玩店,内中装饰不俗,人一走进去,一股古意扑面而来,诸如柜台、货架、桌椅都是用看起来很有年份的古木制作而成。

    这就是店面装饰的好处!

    同样一个赝品,放在路边摊上卖,跟放在聚宝楼卖,肯定是放在聚宝楼里更容易让人相信那是一个真品。

    再不济,就算明知道是赝品,在聚宝楼这样的老店中购买,买主说出去,总比说在地摊上买的有面子。

    “三位想买点什么?”

    赵大宝三人才走进门,一个伙计就迎了上来,“我们店里物品齐全,陶瓷、字画、玉器、雕品应有尽有,包您满意。”

    “我要买一件礼物给我爷爷做寿礼,你们店里都有什么好的古玩啊。”

    庄若芸说了一句,随后就瞪着星眸,打量着聚宝的东西,货架上琳琅满目,各种古玩,看上去都挺像真品的,她一个不懂古玩鉴赏的外行人,顿时就不知道该怎么甄选了。

    “这该怎么选?”

    贺静雅也是挑花了眼,不知道哪样东西好,哪样东西不好,在她看来,都像古董。

    “做寿礼吗?”

    伙计一看买主是庄若芸,顿时就知道了目标,当即滔滔不绝的介绍起来,“小姐觉得这个元代青花瓷的花瓶如何?材料质地、做工技巧都是一流的。”

    “还有,这个壶是清初壶大师陈鸣远的作品,工艺精雕细镂,图案形象生动,用来送给老人做寿礼是再合适不过了。”

    “或者,小姐你看看这幅山水画,也是出自名家”

    伙计对店内的东西颇为熟稔,随便取一件都能说出一堆介绍,若是不懂行的人,肯定听的心花怒放,觉得自己遇到真品了。

    但赵大宝瞅了瞅,就只能是呵呵了。

    别看聚宝楼里的古玩都很像真品,但他开启小天眼术仔细一看,发现眼前这些东西全是假的。

    比如这位伙计介绍的那个元代青花瓷花瓶,说实话,真的很逼真,元青花该有的特点,它都有,看着就跟真的一样。

    但是做的太像,反而显得太假。

    为什么?

    因为元青花毕竟是元代的东西,距离现在已经好几百年了,不管是以何种方式流传下来,那都是会带上岁月的痕迹。

    若是埋于地下的,其釉层稀薄处,不可抗拒的要染带上土沁、土斑。

    假如秘藏地窖中,釉面也会因年代久远,显出质地老气,宝光内含。

    而如果是传世品,由于人间沧桑和岁月抚摸等缘故,釉汁则越发滋润,宝光四溢。

    或者因为历经使用,棱角的釉面不免要出现轻微的剥蚀或磕碰,以及支撑点和受力部位会因磨损划痕纵横细密而附上累累旧气。

    以上所说的这些,都是不可避免的。

    但在小天眼术的视野之下,赵大宝没有看到这件元青花有如上的任何一点岁月痕迹。

    再比如这位伙计说的壶,肯定不是陈鸣远大师的作品。

    赵大宝之所以这么肯定,是因为他在古老手上,见到过一个陈鸣远大师的壶,因而对陈鸣远的作品有所了解。

    陈鸣远确实是清初著名的壶大师,以生活中常见的栗子、核桃、花生、菱角、慈菇、荸荠、荷花、青蛙等的造型入壶,工艺精雕细镂,善于堆花积泥,令壶的造型更加生动、形象、活泼,使得传统的壶变成了有生命力的雕塑艺术品,充满了生机与活力。

    与此同时,他还发明在壶底书款,壶盖内盖印的形式,到清代形成固定的工艺程序,对壶的发展产生了重大影响。

    由于陈鸣远的作品出神入化,名震一时,故仿品、赝品大量出现。

    这位伙计所介绍的壶就是如此,因为小天眼术有透视效果,赵大宝发现这个壶的材料很新,应该是现代制作的仿品。

    聚宝楼内的其他东西,他也一一看了一个遍,在小天眼术的透视下,或多或少,都有破绽,不是真品。

    “果然坑!”

    赵大宝暗暗骂了一句,他以为路边摊假货多,没想到这种古玩店铺也好不了多少。

    他是看破了聚宝楼,但庄若芸与贺静雅却没有,听着伙计头头是道的介绍,两个小姑娘都差点听懵了。

    好在这两个小丫头不傻,知道这种销售人员的话,十句里面有一句是真的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大宝哥,你觉得哪一样好?”

    庄若芸询问的目光,望向了赵大宝,“或者,哪一样是真品?”

    在她心中,赵大宝的鉴宝能力,肯定不及自己的哥哥,但现在三人之中,就赵大宝懂一些,所以他当然是以赵大宝的观点为重了。

    “对啊,表哥,你这参谋快给个建议呗。”

    贺静雅也是很期待,她对赵大宝的信心,倒是比庄若芸多多了,毕竟,她跟赵大宝相处的时间久,知道这货向来对自己的能力颇为谦虚。

    既然赵大宝说懂一些,那肯定是懂不少。

    “参谋?”

    伙计一听这话,不由望了过来,上下打量赵大宝,暗道这还是个懂行的?

    不过,他也没太在意。

    毕竟,他看赵大宝年纪轻轻的,鉴宝能力还能强到哪里去。

    但下一刻,他就知道自己看走眼了。

    只见赵大宝淡淡的看着他,说道:“朋友,你这聚宝楼内,价格低于两三千的,就不用介绍了,我这朋友需要的是拿来做寿礼的好东西。”

    “”

    伙计心中一震,能做销售的,反应都很快,他听懂了赵大宝话中暗意,是说他刚才介绍的,甚至包括聚宝楼现在摆出来的,都是赝品。

    否则,如果是真的古玩,怎可能只值两三千块钱。

    “我靠,他是怎么看出来的。”

    伙计惊愕无比。

    能一下子鉴别一两件古玩的真伪,是运气。

    能一下子鉴别十几件古玩的真伪,是能力。

    能一下子鉴别数十上百件古玩的真伪你妹的,这绝对是妖怪啊!

    看着赵大宝,伙计一时之间,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因为他知道赵大宝已经够给面子了,话语说的非常含蓄,没有直接说聚宝楼内的东西都是赝品。

    不然,这话传出去,那聚宝楼以后都不要做生意了。

    “这个”

    伙计倍感压力山大,擦了擦额头渗出的冷汗,说道:“这位先生说的也是,那还请您与两位小姐慢等,我去请示一下掌柜。”

    说完,便匆匆而去。

    看到这一幕,庄若芸与贺静雅都有点不明所以。

    “表哥,你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难道那家伙介绍的几样东西,都只值两三千吗?”

    贺静雅一脸难以置信,“不会吧?我看着挺像真的啊,古意很浓,旧味十足。”

    庄若芸皱了皱黛眉,歪着小脑袋,盯着赵大宝,“大宝哥,你这鉴宝的能力应该不止是‘懂一些’吧?”

    小妮子反应不是很快,但目睹了那伙计神色变化之后,也就反应过来,那个伙计被赵大宝震住了,原来这个聚宝楼内其实赝品遍布。

    短短时间之内,如此多的古玩,赵大宝竟然能一下子都鉴别出真伪,这绝对是一个鉴宝高手啊!

    庄若芸不由的睁大了星眸,再次仔细的打量起赵大宝,心中对这位自己同学的表哥产生了一种浓浓的好奇心。

    这家伙真的只是一个乡下的小农民吗?

    就在庄若芸满心震撼时,那个匆匆离去的伙计回来了,而在他的身边多了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

    老者走过来之后,笑呵呵的冲着赵大宝见了个礼,然后自我介绍道:“我姓荆,家里排行老三,熟悉我的人都叫我荆老三,不知这位朋友如何称呼?”

    “免贵姓赵!”赵大宝笑了笑。

    “赵小友,失敬失敬,刚才我听伙计说了,想来你也行内人,外面这些普通货色就不拿来献丑了,三位请随我上雅间。”

    荆老三暗暗观察了一下赵大宝,心中满是震惊。

    刚才听伙计说有人一进来没多久,就看破聚宝楼内摆出来的古玩都是赝品,他还以为是一个鉴宝大家驾临,哪知道竟是一个二十五六岁的青年小伙儿。

    太不可思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