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468章 赤脚医生?

    嘟嘟两声,电话通了。

    赵大宝立刻说道:“喂,柯所,打扰了,我是赵大宝。”

    “我知道,呵呵,大宝啊,找我有事儿?”

    柯仲亮全仰仗杜若兮,如今才能坐上派出所所长的位置,自然不敢在杜若兮的男朋友赵大宝面前摆架子,说话十分客气,“有事你说,能处理的,我肯定给你处理。”

    “柯所,是这样的,今天上午孙林田村发生一起伤人事件,其中伤人者孙壮是我的朋友,这事情我已经了解了一个大概,其中有些内情,日后再来详说,现在我不要求其他的,只要求孙壮在派出所里别受到什么伤害。”

    赵大宝也不拐弯抹角,直截了当说了事情。

    柯仲亮听过后,没有任何迟疑,说道:“大宝你尽可放心,如果只是这个,我可以向你保证,那孙壮绝不会在派出所内受到任何伤害。”

    “行,那谢谢了,改天有空,再请柯所吃个饭,小聚一下。”

    “没问题。”

    两人寒暄了一下,就结束了通话。

    收起了手机,赵大宝也不担心柯仲亮诓骗自己,毕竟,杜若兮这美女镇长的威严不是摆设的,给柯仲亮一万个雄心豹子胆,也不敢忽悠他。

    再说了,他的要求也不过分,更没让柯仲亮做出什么违法纪律法规的事情,柯仲亮没道理不履行承诺。

    事实也确实如此。

    柯仲亮在挂断电话之后,就立刻招来几个手下,了解了一下情况,然后吩咐下去,让他们一定要对孙壮客客气气的,好吃好喝招待着,别使什么小手段。

    而那孙壮人生头一次进派出所,饶是他身材高大,勇猛的很,但这时候也是惴惴不安,后悔自己一时冲动,给自己与家人带来了莫大麻烦。

    他本以为在派出所里,肯定会被民警白眼,或者惩戒,甚至严刑逼供,但没想到的是,每一个民警突然之间对他都好像更关心起来了。

    除了不让他走之外,其他的,一点约束也没有。

    这般诡异的情况,直让孙壮目瞪口呆,惊疑不已,他思量了一会儿之后,只能猜想之所以有这般变化,肯定与自己的大姐夫赵大宝有关。

    毕竟,放眼他家所有亲戚,能有一点本事与能量的,也就大姐夫赵大宝了。

    “大姐真是找了一个了不得的老公啊!”

    孙壮暗暗想着,对赵大宝很崇拜,能让派出所的人都照顾自己,这般能量,在他看来,已经非常了不起了。

    不管孙壮崇拜与否,这一边,赵大宝在暂时保证孙壮人身安全之后,就将嘱托柯仲亮照顾孙壮一事告诉了孙家姐妹,让她们能够安心。

    接着,他顾不上还没吃完的午饭,带着孙晓月就直奔龙潭市第一人民医院而去。

    整件事情的过错方,毫无疑问,是林小蓉与田伯广,是他们一而再、再而三的刺激,才导致孙壮这老实人做出这等伤人之事。

    但无论如何,孙壮伤人终究是不对的,真按法律上来说,是侵犯了别人的人身安全,属于犯罪行为,刑罚大抵需要根据伤者的伤势轻重来定论。

    当初他将葛永峰揍的住了半年的医院,就为了这事儿,他都差点进监狱。

    假如田伯广真的彻底瘫了,那孙壮可能受到的刑罚绝对不轻。

    也因此,当务之急,是尽量减轻田伯广的伤势。

    奥迪A8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儿,赵大宝与孙晓月就已经到了龙潭市第一人民医院。

    “大姐夫,跟我来。”

    孙晓月下了车之后,一马当先,领着赵大宝,往田伯广病房而去。

    田伯广现在住的是,在其病房外,赵大宝看到了面容憔悴的孙竹山。

    很显然,出了这事儿,孙竹山也很受打击,简直操碎了心,一方面为大儿子孙壮担心,一方面也格外怨恨田伯广,但偏偏他现在不得不在这里照顾田伯广,这样矛盾的心情,让他难受非常。

    “爸!”

    赵大宝走到孙竹山面前,轻轻唤了一句。

    这时,孙竹山才晃过神来,看了他一眼,才声音沙哑低沉道:“大宝,你来了啊。”

    “嗯。”

    赵大宝点点头,“事情的始末,晓月跟我说了,您也别担心,派出所那边,我跟所长打过招呼,小壮在里面暂时不会有事情的。”

    “是吗?”

    孙竹山听了这话,精神才稍稍一振,脸上泛出一丝喜色,“大宝,谢谢了你,幸亏有你。”

    说着,他又叹了口气。

    “唉,出了这档子事儿,不知道小壮会不会坐牢啊”

    他的眉头紧锁,担忧至极。

    “这个要看具体情况了。”

    赵大宝也不敢打包票,毕竟,田伯广的病情,他还不十分清楚。

    孙竹山应了一声,又重重的叹了口气,“只能等了,田伯广那厮现在还在做手术。”

    就在两人交谈时,突然,旁边传来一个声音,“姓孙的,我告诉你,如果我家伯广真的瘫痪了,你不赔个两百万,老娘跟你没玩。”

    赵大宝循声望去,只见说话的是一个中年老妇女,面目含煞,凶悍的很。

    在这中年老妇女的旁边,则站着一个跟田伯广有几分像的中年男子,也是应和着中年老妇女的话,狠狠点头,说道:“不错,若不赔偿,我肯定让你孙家没好果子吃。”

    看着这两个彪悍无比的中年男女,孙晓月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愤怒,“本来就是田伯广不对在先,你们还好意思在这叫嚣?上梁不正下梁歪,说的就是你们,都这时候了,竟然还惦记着钱,有你们这样的父母,难怪田伯广那家伙会伙同林小蓉那贱女人骗我家的钱。”

    一听这话,赵大宝才知道,这一对中年男女原来是田伯广的父母。

    虽然他对着两人不熟悉,但听刚才两人说的话,确实像孙晓月说的一样,这两人真是钻到钱眼里了。

    身为父母,这时候,应该关注的是田伯广的病情,而不是赔偿问题。

    可这两人言语间,仿佛只要孙家赔偿,至于田伯广瘫痪与否,似乎并没怎么在乎。

    在这样的父母影响下,也难怪田伯广会那般卑鄙,伙同林小蓉骗婚,图谋孙家的钱。

    一时间,赵大宝对田伯广一家的印象,差到了极点。

    “只要赔偿两百万,就解决所有问题了吗?”

    赵大宝沉声问道,目光凌厉的望着两人,身上一股气势不自觉的释放出来,笼罩在这对中年男女身上。

    在他的气势之下,两人立刻露出胆怯之色,但钱的重要性,竟是压过恐惧,只见两人哆嗦了一会儿,还是咬了咬牙,颤声说道:“对对!”

    孙林田村是汤屿镇最穷的乡村,也是当地有名的光棍村,生活极为困苦,两百万对于那里的人而言,已经是天文数字了。

    “哼,那好,如果田伯广真的瘫了,我就陪你两百万。”

    赵大宝冷笑一声,正准备再说几句,这时,手术室的门开了,昏迷的田伯广被人推了出来。

    “医生,怎么样?”

    孙竹山一看,立马迎上去,问道:“他有没有事?没有瘫痪吧?”

    “你是田伯广的父亲?”

    主任医师摘下口罩,看了看孙竹山,问道:“我需要与患者家属说说情况。”

    “啊?我不是,他们才是。”

    孙竹山摇摇头,一指那对中年男女。

    见此,主任医师也是一愣,怎么一个外人比亲生父母还关心田伯广的病情?

    不过,不管怎么疑惑,他还是将目光望向了那对中年男女。

    直到这时,两人才走上来,相继说道:“我是田伯广的父亲。”

    “我是田伯广的母亲。”

    主任医师微微颔首,这才说道:“患者的情况你们也知道,我们已经尽力了,但不好意思,患者受创严重,受损神经无法恢复,下半身以后应该基本没有知觉了。”

    “当然,也不排除还有恢复的可能,只能概率极低,请你们做好心理准备。”

    此话说出之后,众人反应不一。

    孙竹山与孙晓月父女俩是面色一白,毕竟,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田伯广终身瘫痪,不仅意味着巨额赔偿费,还有孙壮可能被判以重型。

    而那对中年男女听之后,也是愣了一下,但两人很快望向孙竹山、孙晓月与赵大宝三人,异口同声道:“两百万,赔偿吧!”

    “”

    主任医师惊愕的看着两人,一阵无语,心说天底下还有这样的父母?知道自己儿子瘫痪了,不应该也悲戚痛哭吗?怎么第一反应是索求赔偿?这人情也太淡薄了一些吧?

    赵大宝也鄙夷的望着两人,一脸的鄙视,天底下竟有这种人,真是丢了全天下父母的脸。

    有鉴于此,他突然一分都不想赔偿给这两人了。

    “到底赔偿多少,自有警察或者法官论断,你们着急什么。”

    冷冷一哼,赵大宝不再看这对中年男女,而是望向这位主任医师说道:“你好,我也略懂医术,或许有办法治疗田伯广,还烦请你让我试一试,如何?”

    “你?”

    主任医师愣了愣,“恕我眼拙,请问你是哪位医生?在什么医院上班?”

    “呃,这个我是自学的。”赵大宝皱了皱眉,还是如实说道。

    主任医师听过后,微微一愣,随后一脸的哭笑不得的说道:“自学的?意思是说,你是赤脚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