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469章 卫生局长!

    当看到赵大宝认真的点头时,主任医师不由的有点凌乱了。

    一个赤脚医生竟然说他能治田伯广?

    开什么国际玩笑!

    田伯广的伤势,他都无能为力,一个赤脚医生能行吗?

    如果赤脚医生都能做得到,那他这个主任医师岂不是让人笑话,被人嘲笑无能吗?

    “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这个主任医师的脾气算好的了,没有直接让赵大宝滚蛋,而是摇头轻笑,之后,便是准备离开,不再浪费时间。

    毕竟,田伯广刚刚做完手术,他还要去安排一下相关事宜。

    “我没开玩笑。”

    赵大宝沉声说了一句,与主任医师一起走向田伯广的病房。

    “朋友,请你别闹。”

    主任医师面色一沉,有点不高兴了,挡住赵大宝的去路。

    而这时,田伯广的父母也反应过来,只听那中年妇女冷冷嘲笑道:“真当你一个赤脚医生是神医啊?医术还能比得上大医院里的医生?老老实实赔钱,少再叽叽歪歪。”

    那中年男子也是带着浓浓的质疑,讥讽道:“不错,你不是专业医生,没资格治病救人,如果我家伯广被你碰了之后,有什么三长两短,你担得起责任吗?赔得起那钱吗?”

    眼见三人对赵大宝出言不逊,本就恼火非常的孙晓月,再次冲了上来,指着那主任医师就叱道:“你们一个个没能耐将田伯广那王八蛋治好,还不许别人治了?”

    “我大姐夫的医术比你们高明不知道多少倍,岂是你们那一张纸能比得了的?”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个道理你们没听说过?”

    喝斥完那个主任医师,怒火未消的孙晓月,转头就望向田伯广的父母,劈头盖脸,一顿臭骂,“你们两个是我见过最差劲的父母,自己的儿子是否瘫痪都不管,心中只记得钱钱钱,钱再多,还能给你们带进棺材啊?”

    孙晓月的声音很大,一下子就吸引了周边病人、护士、护工、医生等人的注意。

    不约而同的,众人都悄悄围了过来,看热闹。

    有些即便没过来的,都站在不远处,旁观着事态的发展。

    主任医师与田伯广的父母,被孙晓月当面叱责,面色都有些不太好看。

    那主任医师还稍稍克制,虽然声音变得严肃,但还是尽量劝说孙晓月,苦口婆心。

    但田伯广的父母就不一样了,这对夫妻都很尖酸刻薄,当场就与孙晓月吵了起来。

    而孙晓月也不甘示弱,迎面而上,一人独斗两人,气势毫不示弱。

    赵大宝在一旁看着,不由汗了一下,孙晓月这妮子这会儿看上去,还真有点泼妇骂街的架势。

    当然,孙晓月也是为了维护他,才会这样的。

    不由的,他的心中还是很感动的。

    几人的争吵、劝说,令这片区域的声音很大,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关注。

    就在这时,一个很不高兴的声音响起,“这里是,需要安静,你们都在吵什么呢?”

    这声音中带着一种威严,人群自动分开一条通道。

    紧接着,一群人走了进来。

    走在最前面的是两个人,其中一个身穿白大褂,是一名五十多岁的老人,那主任医师一看这人,就立刻恭敬的叫了一声院长。

    再一看院长旁边那官威十足的中年人,主任医师心中咯噔一响,暗道坏了,原来这人竟是龙潭市卫生局局长。

    之前早有通知下来,卫生局相关领导要来视察,院领导让他们做好准备,千万不能出现纰漏。

    可他倒好,正好在院长陪着卫生局局长等相关领导视察时,与病人家属闹起了纠纷,这不是故意找茬儿吗?

    “真是被这家伙害死了。”

    主任医师暗暗瞪了赵大宝一眼,愤懑不已,要不是赵大宝这毫无资质的赤脚医生扬言要治田伯广,他犯得着引来这样的麻烦吗?

    如果卫生局局长等人视察不满意,事后院长等人肯定要追究责任,他难辞其咎,还不知道有怎样的下场呢。

    旁边围观的那些医生、护士也明白过来怎么回事,顿时拘谨起来,纷纷见礼,之后都悄悄的离开,不敢再看热闹了。

    “你们这是在搞什么?”

    院长实在火冒三丈,他就不明白了,通知早早发下去了,怎么还有人闹事呢?这是顶风作案,无视他的威严吗?

    他凌厉的目光,瞪着主任医师,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院长,这这这”

    主任医师满脸苦笑,支支吾吾片刻,这才将事情说了一遍。

    听完之后,院长也是对赵大宝大为不满,心说原来是这家伙引起的闹剧,让卫生局局长等人视察一事出了幺蛾子。

    “这位朋友,请你不要再胡闹了,可否?”

    院长盯着赵大宝,沉声说道:“人命关天,非同儿戏,哪里是你一个赤脚医生说想救就可以救的?”

    “按照国家规定,你没有医师资格证,没有给人治病的权利。”

    “如果抛开这个不谈,至少,你也要征求病人父母的同意,才能给人治病吧?”

    “但很显然,病人父母并不相信你的医术,你又何必为难人家?”

    这位院长说话,有些贬低赵大宝,但基本合情合理。

    当然,也有可能是卫生局局长等人在旁边,他必须这样处理,否则指不定已经冲着赵大宝咆哮怒骂,叫保安将赵大宝等人撵走了。

    毕竟,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已经算是故意医闹了。

    院长话音落下,田伯广的父母,也是异口同声,说道:“不错,我们不认可也不相信你的医术,你与孙家,我不管是谁,反正按照事故鉴定赔偿就行了。”

    “”

    对于这尖酸刻薄、又掉进钱眼里的两人,赵大宝是彻底无语了,都不想看他们一眼,省的污了自己的眼睛。

    他打量着眼下的形势,有院方等人阻挠,他想要尝试着医治一下田伯广,看来是可能性不大了。

    可是,若是错过了现在,再做拖延,可能即便他有玄妙造化术,也可能无力回天了。

    任何病患都要救治黄金期,过了这个时间,再想要医治,那就困难了。

    这也是为什么医护工作人员会经常劝人说,治病要趁早,小病好治疗,等小病变成大病,那就折腾了,甚至根本就治不好。

    “看来是没办法了。”

    赵大宝暗暗叹了口气,决定暂时先带着孙竹山与孙晓月离开,免得继续引起众人看热闹,等晚上了,他再偷偷溜进来,看看能否有机会治一治田伯广。

    不过,就在他这样想时,院长旁边站着的卫生局局长打量了他许久,终于才试探着问了一句,“你是赵大宝?”

    此话一出,众人皆惊。

    院长、主任医师、孙竹山、孙晓月、田伯广父母所有人都齐刷刷的望向卫生局局长,之后又看看赵大宝,都不是很明白为什么卫生局局长会认识赵大宝。

    “我是赵大宝。”

    赵大宝也有点惊疑,上下打量了一下卫生局局长,“我们见过?您认识我?”

    “你真是赵大宝?”

    卫生局局长眼睛一亮,笑道:“我看了老半天了,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说着,他主动朝着赵大宝伸出了手。

    “我们这是第一次见面,不过,我听说过赵先生。”

    卫生局局长握着赵大宝的手,笑着说起了渊源,“先前季市长带着你去过市政府,不久前还带着不少人去青山村,一些人回来之后跟我提起过你,都说你送的蔬果美味极了,犹如仙品,听他们说的我口水直流,我就想着有机会也去青山村,看看能不能从你那买点蔬果回来尝尝。”

    赵大宝听着这话,真是尴尬癌都犯了,这真是八竿子都打不着的关系啊,但他也听明白了,这位卫生局局长之所以搭理他,还是看在市长季恺的面子上。

    人家给面子了,他也不能不给,当下,他也是一笑,说道:“噢,这个啊,小事情,我回去之后,就给您捎点。”

    “那好啊,哈哈。”

    卫生局局长笑的很开心,也难怪,他确实打听到了,眼前这个赵大宝,别看是个乡下小农民,但很受市长季恺器重,不然也不会带着他去市政府溜达一圈,还逢人就介绍一下。

    不止如此,青山村现在有一支考古队驻扎着,正在挖掘着近日引起不少热议的秦朝古墓群,领队之人古老那可是身份地位不一般,很多人都想借此机会拜访一下,但谁也不敢去。

    为什么?

    人家古老说了,不喜欢那些应酬,哪怕是市长季恺,他一开始都不愿意接见。

    后来是赵大宝说情,市长季恺才见到了古老。

    由此看出,赵大宝这个乡野小农民的关系网相当广泛,连那来自燕京的古老都给他面子。

    这样的人,他若交好,自然是一桩幸事。

    在场众人一听赵大宝与卫生局局长的谈话,都是心中一惊,好家伙,这个赤脚医生还有这等厉害的人际关系?

    不由自主的,这些人都一个个望向了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