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484章 饭馆风波!

    湖滨大酒楼。

    这是台安市日月湖附近比较有名的一家饭馆,里面的菜肴以精致美味而出名,也因此,庄少游才带着邢佳颖与赵大宝来到这儿吃晚饭。

    但预订好的包厢,竟然被人给使用了,这让他非常不满。

    不过,身为庄家大少爷,他的风度还是有的,没有当众大吵大闹,只是找来饭馆经理,问道:“为什么我预订好的包厢,竟然被别人使用了?”

    湖滨大酒楼的值班经理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秃顶中年人,此刻面对庄少游的质问,他的脑门上不由冷汗涔涔。

    坏事儿了!

    庄家大少爷预定好的包厢,因为手下的工作人员失误,居然让给了其他人使用,这要是让庄少游恼火了,那可是一桩可大可小的祸事。

    毕竟,庄家在台安市,那可是第一家族,如果说对方要针对湖滨大酒楼,那还不是轻松加愉快的事情啊。

    “庄大少,您听我说,这个事情也确实怪我们员工失误。”

    擦了擦额头冷汗,秃顶经理斟酌了一下说辞,这才小心的说道:“上午我们是接到了您庄家的人一个电话,说是要在傍晚预订一个高级包厢,这事儿我们记下了,而且也真的安排了。”

    “但是我们真不知道这包厢是您要使用的。”

    “不久前,庄家另外一位少爷前来,我们店里的员工,还以为那位少爷是正主儿,就没怎么验证,直接带人去包厢了,哪知道竟是摆了一个乌龙,这这这”

    秃顶经理说着,心中一脸委屈。

    庄家身为台安市第一家族,旗下行业涉及颇广,而餐饮业作为永不过时的热门行业,自然也是有涉及的。

    也因此,庄家如果在台安市有什么应酬,一般都会去自家的酒店,鲜有去其他家酒店招待。

    谁知道今天真是撞邪了,来一个庄家的人不够,还一下子来了俩,两拨人撞在一起,以至于让他们弄出了这么一个乌龙事件,真是让人欲哭无泪。

    秃顶经理无奈归无奈,但知道这事情必须处理好,否则一个不慎,就会给湖滨大酒楼招来大祸。

    到时候,他这份月薪不菲的工作,估计也就干到头了。

    “庄家另外一位少爷?”

    听了秃顶经理的话,庄少游眉头一挑,“是谁?”

    “庄少康庄二少。”

    “庄少康?”

    庄少游眉头一拧,“是他占用了我预订的包厢?”

    庄少康是他二叔庄云风的儿子,一直以来都与他有点不对头,争执是常有的事情。

    究其原因,还是因为家主继承一事。

    如今庄家的家主,还是他爷爷庄渊,但他爷爷毕竟已经高达八十岁,精力有限,所以这次八十大寿之际,据说他爷爷就准备彻底放权,将家族的大大小小事情,传给四个儿子中的某一位。

    简单的说,就是准备分家了。

    他爷爷这一生,一共有四个儿子,一个女儿,分别是他父亲庄云清,二叔庄云风,三叔庄云明,四叔庄云亮,姑姑庄云箐。

    其他几人还好,资历辈分都差了他父亲不止一筹,对于家主之位,没什么争夺之心。

    但他二叔庄云风与他父亲庄云清年龄相差不大,而且也是早早的进入家族产业锻炼,掌管了不少的家族产业,是家主之位的有力竞争者。

    可是,庄云风不利的局势是,自古以来,名正言顺的继承者,都是长子,次子想要上位,要么能力通天,要么手段过人。

    偏偏他父亲庄云清在各方面,都稳稳的胜过他二叔庄云风一筹。

    因此,如果没什么差错的话,在明天爷爷八十大寿之际,他父亲就会正式接过庄家大权,统领大大小小的所有事情,成为真正的一家之主。

    在这种情况下,不排除一种可能,那就是他二叔采取非常手段,拼死一搏。

    近期庄家旗下的各种问题,或许都是出自他这二叔之手,也尤为可知。

    不过,不管怎么样,庄少康现在吃了雄心豹子胆,竟然将他预订好的包厢给占了,这是扫他的面子,若不争回来,那肯定是不行的。

    庄少游沉吟片刻,对秃顶经理说道:“带我去!”

    “好的。”

    秃顶经理赶忙应了一声,不敢迟疑,就上前带路了。

    这事儿发展到这个地步,由庄家两位大少自己处理最好,甭管两人是争吵,还是大打一架,那都不关他的事情。

    反正,别让他夹在中间就行了。

    毕竟,那样的话,他无论讨好了谁,都会得罪另外一方,说到底,都是得罪了庄家,怎么都是一个死。

    赵大宝与邢佳颖也跟着庄少游而去。

    在途中,邢佳颖向赵大宝简单科普了一下庄家的大致情况。

    听完之后,赵大宝才摇摇头,大家族也有大家族的烦恼,争权夺利,阿谀我诈,根本没有一家人的温情。

    但转念一想,即便是乡下,这种情况也不少见。

    农村里,几个兄弟姐妹为了一点地皮或者蝇头小利而争吵闹翻的,比比皆是。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即便是亲情,在很多时候,也难逃一个‘利’字的侵袭与破坏!

    在秃头经理的带路下,三人很快就来到一个装饰典雅的包厢外,“庄大少,就是这里。”

    “你让开。”

    庄少游应了一声,之后便推开了秃顶经理,直接开门走了进去。

    包厢内的人不少,有男有女,大都年轻,气氛热闹的很。

    位于上座的,是两个青年,年纪与庄少游差不多大,其中一人与庄少游有几分相像,正是庄家二少爷庄少康。

    还有一个青年,身材偏瘦,星眸剑目,一双招风耳,正举着酒杯,吆喝着众人喝酒。

    但庄少游等人突兀而来,自然打扰了这些人饮酒。

    “咦?庄少游,你怎么来了?”

    看着推门而进的庄少游,庄少康微微一愣,“你也想来喝一杯?”

    “啊,少游兄,好久不见,来来来,坐下来喝一杯。”

    那生有招风耳的青年,一看庄少游,也是惊愣片刻,但他很快就像主人一样,招呼起庄少游。

    “尤建刚?”

    庄少游打量了一下这位招风耳青年,淡淡的说了一句,“是好久不见,不过,喝酒就免了。”

    “这是我预订下的包厢,你们要继续喝酒,还是请全部换地方吧。”

    轻摇纸扇,庄少游表情不冷不淡,但话语中透露的意思,却让包厢内的众人面色微变。

    什么意思?

    吃的好好的,竟然来赶人,这

    一时间,包厢内包括尤建刚在内的所有人,目光都齐刷刷的望向了庄少康。

    庄少康面色阴沉,黑如锅底,“庄少游,你什么意思?”

    “这话该我问你。”

    庄少游一点也不怕庄少康,表情也没什么变化,依旧是那种儒雅生风的姿态,淡淡的说道:“这间包厢是你让人预订的吗?你直接带人进来了,有问过我的意思吗?”

    “”

    庄少康被问得哑口无言。

    他确实没预订包厢,今天纯粹是带着尤建刚等人来游玩,恰好到了附近,尤建刚说肚子饿了,他便就近领着几人来湖滨大酒楼了。

    而他一进来,就想着是否没有包厢了,因为湖滨大酒楼的生意向来很好,况且现在还恰好是饭点的时间,用餐的人最多。

    但其实也与他预料的一样,酒楼这时候确实没其他包厢了,可工作人员一看他来了,二话没说,就领着他进了包厢,说是早有人预定好了。

    当时他还微微诧异了一会儿,不知道是谁安排的这么周到,竟然提前预订好了包厢,这让他在尤建刚等人面前,倍有面子。

    毕竟,一行人只是临时起意,在湖滨大酒楼吃饭,而他却提前订好包厢,在尤建刚等人看来,无疑是他想的够周全,招待的够周到。

    随后,他也就没有多想,先招呼着尤建刚等人,胡吃海塞起来。

    这尤建刚乃是江南富商尤凯源次子,由于父辈关系交好,且两家业务往来密切,他肯定对尤建刚以礼相待。

    更重要的是,尤家是支持他父亲庄云风继承家主之位的,为此也暗中提供了众多的帮助,这次尤凯源带着尤建刚前来拜寿,他自然要好好招待尤建刚,一尽地主之谊。

    不说尤建刚,就是其他几人,那都是一些个背景不小的豪门公子小姐,背后的势力虽然不如尤家强盛,但汇聚在一块儿,也是一股不小的力量,对于他父亲争夺家主之位,有不小的帮助。

    庄渊庄老爷子八十大寿,都说老人家准备彻底放权了,但谁也不清楚老人家的最终打算。

    这时候,庄云清与庄云风的争夺,早已臻至白热化,双方的所有能量,都不再掩藏,而是摆在明面上,为最后的加分而奋力一搏。

    比如尤家等交好的势力,说是来拜寿,但其实都是来给庄云风呐喊助威的。

    在这个时候,庄少康为了帮助父亲,所能做的,就是招待好尤建刚等一群小辈,然后由小及大,让他们的父辈为他父亲多多出力。

    却不料,这包厢竟是庄少游预订的,现在庄少游来赶人了,这可怎么办?

    庄少康很难堪,换地方是肯定不行的,毕竟,众人吃的正高兴,突然换个地方吃,那谁还有心情?

    想了一下,他换上一种商量的语气,“大哥,我们这会儿都已经吃了,要不你们换个地方用餐?任何费用,我来买单,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