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486章 地下黑市!

    湖滨大酒楼。

    包厢中。

    赵大宝、邢佳颖与庄少游三人坐了下来,桌上已经重新上满了一桌子的美味佳肴。

    不过,面对这丰盛的美食,庄少游却没什么胃口。

    “大宝,你可真是给我出了一个难题啊。”

    庄少游苦笑连连,说道:“你说闹了这一出,我那二叔与尤凯源会善罢甘休?”

    “嘿嘿,庄少,这可怪不得我。”

    赵大宝耸了耸肩,一副无辜的样子,“你也看到那庄少康与尤建刚的态度了,摆明着是想耍无赖了。”

    “这样的情况下,你再怎么跟他们理论,那根本没用,因为他们压根儿就不怵你。”

    “既然道理讲不通了,那就只能靠武力了。”

    “何况,那尤建刚看佳颖的眼神你也注意到了,什么东西,我的女人,也敢觊觎,要不是这是公共场合,我肯定揍他一个生活不能自理,而不仅仅是将他扔出去这么简单。”

    看着赵大宝说话时煞气腾腾的样子,一旁的邢佳颖不由翻了翻白眼,这家伙真是杀气太重了,动不动就想揍人。

    不过,话说回来,她是亲眼见过赵大宝杀人的,知道这货发起狠来,绝不是善茬,所以他刚才对庄少游说的这番话,倒也真不是吹牛的。

    虽然不认可赵大宝凡事优先以拳头解决问题的方式,但邢佳颖这次还是颇为赞同赵大宝的。

    只见她拂了拂耳鬓青丝,对庄少游说道:“庄少,其实就算没先前这一出事儿,按照你庄家目前的情形,那庄少康与尤建刚以及他们背后的庄云风、尤凯源也肯定还会闹出其他的幺蛾子。”

    “但现在有了刚才的事情,他们就不用再找借口,可以光明正大闹事了。”

    “一来一去,最后结果,实则是一样的,并无本质区别。”

    听着邢佳颖的话,庄少游点了点头,“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的,情况也确实是这样,估计明天我爷爷的八十大寿寿宴上,怕是不会平静。”

    很无奈的摇了摇头,他的眉头微微凝蹙。

    庄老爷子八十大寿,本是一件很喜庆的事情,可现在因为利益的关系,却避免不了一些闹剧。

    对此,庄少游是非常反感的。

    但再反感也没用。

    无论是他父亲庄云清,还是他二叔庄云风,抑或是尤凯源等外来势力,他的个人能力不足,都无法左右他们的行动。

    “算了,不谈这个,到底会闹出什么,明天就知道了。”

    庄少游轻叹口气,之后,便对赵大宝说道:“我是不怕庄少康与尤建刚使出什么手段,但大宝你需要小心一些,他们不太清楚你的底细,说不定会使用一些歹毒的手段。”

    “哈哈,这点你大可放心。”

    赵大宝毫不在意的嘿嘿一笑,“我可不是被吓大的,让他们尽管放马过来好了。”

    他早已不是昔日的吴下阿蒙,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各种阴谋诡计,更是见过不少,心理素质锻炼的杠杠的,哪怕什么歹毒手段。

    不夸张的说,任凭庄少康与尤建刚耍诡计,他赵大宝也不会退缩半步。

    “那吃饭吧。”

    庄少游微笑了笑,也并不为赵大宝过分担心,他知道这家伙虽然出身乡野之间,但可不是一般的小农民,而是与华夏最神秘的隐门有千丝万缕关系的非常人。

    “嗯,不聊这些了,吃饭吧,肚子都饿了。”

    邢佳颖说了一句,随后拿起筷子,开始品尝这一大桌子菜了。

    庄少游与赵大宝也不迟疑,两人也干了一杯,接着也开始品味佳肴,聊一些其他方面的事情了。

    就在三人享受美味时,湖滨大酒楼的经理办公室中,秃头经理正小心的陪着庄少康与尤建刚,旁边还有紧急招来的医护人员在为两人包扎伤口。

    “两位公子,这事儿确实赖我们,是工作人员疏忽大意,不然也不会有这样的事情,你们放心,相关的医疗费用,我们全部赔偿。”

    秃头经理真是哭都没有眼泪,他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演变到这个地步。

    他本以为,双方最多是口头争执,闹点矛盾,之后以一方离去而告终,毕竟,都是有头有脸的豪门少爷,不大可能大打出手。

    到时候,他再出面,对双方做出一点补偿,这样事情就基本与湖滨大酒楼无关了。

    可谁知道,赵大宝这家伙凭空蹦了出来,一手一个,将尤建刚与庄少康干干脆脆的扔出了包厢。

    如果仅仅是这样,也就罢了。

    关键是,可能赵大宝下手比较狠,又或者尤建刚与庄少康身子骨太弱,总之两人都受伤不轻,尤建刚腿骨摔裂了,庄少康手骨摔裂了。

    这样一来,事情大了,湖滨大酒楼夹在这中间,肯定少不了责任与麻烦。

    而他作为今天的值班经理,恐怕是避免不了被辞退了。

    不过,他还是想尽力弥补,看看能否处理好这件事情,让庄少康、尤建刚满意,也让庄少游等人满意,那样他就可以不用被辞退了。

    “我赔偿你妹啊,我缺那点医疗费吗?”

    庄少康的手被医护人员包扎起来,打上了石膏,脸色黑如锅底,冲着秃头经理吼道:“那包厢是庄少游预订的,你们为什么没提前说?”

    “要不是你们,至于这样吗?”

    庄少康真的满腔怒火。

    本来是好好招待尤建刚等人的,可现在倒好,出了这一茬事儿,尤建刚腿骨裂了不说,其他人也全都走了,他的面子算是丢的一干二净了。

    这一切,追根到底,全是湖滨大酒楼员工失误导致的。

    庄少康怎能不对秃头经理发火?

    “”

    秃头经理欲哭无泪。

    卧槽!

    我也不想这样的啊,都是底下的人办事不牢靠,我能有什么办法啊?

    我只是个收拾烂摊子的人而已,招谁惹谁了啊,一个个都来质问我?

    秃头经理一脸尴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不过,就在这时,尤建刚为他解围了。

    “少康,这事儿湖滨大酒楼肯定有责任,但我觉得最可恨的还是庄少游,以及他带来的那个将我们扔出来的臭小子。”

    尤建刚目光阴鸷,脸色阴沉,咬牙切齿的言语中带着一种恨意,“不管那小子是谁,有什么背景,我都要将他给予我的耻辱百倍、千倍的还回去,我尤建刚从小到大,还从来没受过这么大的羞辱,太可恨了。”

    他的腿骨断裂了,也被打上了石膏,传来的阵阵剧痛,无不提醒着他刚才所遭受的耻辱。

    养尊处优二十多年的他,竟然被一个野蛮的小子揪着衣领,像丢垃圾一样扔了出来。

    而且,还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

    这事儿传出去了,被那些认识他的人,尤其是他的那些敌人知道了,那还不笑掉大牙?

    也因此,相较于湖滨大酒楼,尤建刚最想找麻烦的,还是庄少游一行人,尤其是赵大宝,他一定要让这家伙为刚才的粗鲁暴行付出沉痛的代价。

    “建刚,你放心,庄少游一时半会儿,我奈何不了,但他带来的那小子,我肯定要狠狠的收拾他一顿。”

    庄少康恶狠狠的点了点头。

    他的心情与尤建刚是一样的,身为庄家二少爷,谁见了他不笑脸相迎,可刚才竟然被人丢出了包厢,这简直是将他的面子摔在地上不算,还狠狠的踩上了几脚。

    见过让他恼火的,但像赵大宝这样,让他恨不得杀了对方的人,还从来没见过。

    “你放心吧,我已经让人去调查了,等了解了他的底细,马上就会派人动手。”

    庄少康眼中闪过一丝狠辣,“那家伙既然敢这么对待我们,那就要做好承受我怒火的觉悟。”

    “好,行动的时候,算上我一个。”

    尤建刚冷冷一笑,说道:“他将我的腿骨摔断,那我就废掉他的两条腿,看看他还敢不敢再嚣张。”

    “我废掉他的两只手。”

    两个恼羞成怒的豪门大少,肆无忌惮的在秃头经理等人面前,商量着如何报复赵大宝,竟是一点也顾忌,可见他们心中的恨意之深。

    对于这些,赵大宝自然是不知道的。

    当然,即便知道了,他也无所谓,就像他对庄少游说的那样,他赵大宝不是被吓大的。

    “这家的菜,味道确实不错。”

    酒足饭饱之后,赵大宝拿着纸巾擦了擦嘴,笑着给出了自己的评价。

    邢佳颖点点头,“味道是还行,难怪生意这么好。”

    “嗯,是有可取之处,这里的大厨,我庄家旗下的酒店一直想挖过去,不过湖滨大酒楼给的待遇高,愣是没成功。”

    庄少游笑了笑,随后转移话题,“既然都已经吃饱了,那我们去下一场吧。”

    “好啊,走走走。”

    赵大宝眼睛一亮,拉着邢佳颖,便是随庄少游一起,往湖滨大酒楼外而去。

    先前庄少游就说,吃过晚饭之后,还有一个项目,但一直没说是什么,只说邢佳颖会感兴趣。

    而在刚才饭局中,庄少游终于透露出来,原来这附近有个见不得光的地下黑市,经常会有一些价值不菲但来路不明的古玩出现,喜欢鉴宝的人,很乐衷于这里。

    很显然,邢佳颖就是这样一个喜爱古玩鉴宝的人!

    “就是这里了!”

    由庄少游来带路,一行三人不多时,便来到地下黑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