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491章 须弥妙用!

    须弥芥中云伶的声音,在赵大宝的心中响起。

    “禁言秘术?”

    赵大宝眉头一挑。

    他还在奇怪自己并没有下死手,这黑衣杀手怎么突然间死了,但听了云伶的话,才知道问题出在什么禁言秘术上。

    不由的,他就问道:“云伶,禁言秘术是什么?”

    “禁言秘术,顾名思义,是一种禁言之类的法术。”

    云伶的声音直接传入赵大宝心中,说道:“简单的说,这种法术的作用专门是为了禁止某些人将某些特定的消息传出去。”

    “一旦被施以这种法术的人,将约定的消息说出来,甚至是准备说出来,有这种意图产生时,法术的作用就会发动,轻则令被施术者无法言语表达,重则直接让施术者魂飞魄散。”

    赵大宝听后,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他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了。

    虽然他不知道禁言秘术是谁施展在这黑衣杀手身上的,但不管是谁,都说明对方能够施展法术,迄今为止,有这种能耐的人,除了他自己,只有隐门中人。

    这场莫名其妙的袭杀,竟然牵扯到了隐门,这结果远远超出赵大宝的预料。

    一时之间,赵大宝的心情沉重万分,好半响,他才问道:“云伶,隐门内的情况也相当复杂,你知道这类禁言秘术是哪一派势力擅长的吗?能否看出是谁或者哪方势力出的手?”

    “这个我看不出来。”

    云伶摇了摇头,“这个黑衣杀手被施展的仅仅是一种很低级的禁言秘术,在隐门中有很多人会贩卖这类型的符咒,普通人只要通过血液媒介触发,也能够使用。”

    “所以,有可能不是隐门中人出手,而仅仅是那些禁言类符咒流传进了世俗,被这个黑衣杀手所属的势力获得,然后施展在了这个黑衣杀手或者更多的人身上,以免秘密被泄露。”

    “但即便是这样,也说明这个黑衣杀手所属的势力并不简单,你自己需要小心了。”

    赵大宝应了一声,颇为认可,能够与隐门有接触的人或者势力,再简单也不简单,毕竟,隐门中的一切都太过神秘了,任何一个东西放到世俗中都是不可思议的存在。

    “云伶,那有办法克制这种禁言秘术吗?”

    赵大宝眉宇凝蹙,有一点担忧,想到如果再抓住被施以禁言秘术的敌人,那他若没有对应之策,岂不是没办法从敌人口中获得任何有用的消息了?

    “克制办法肯定是有的,毕竟,这种禁言秘术很低级。”

    云伶不假思索,淡淡的说道:“你手中的须弥芥能够撑起一个能量屏障,在不超过承受极限的情况下,具有隔绝外界一切干扰。”

    “而这种低级禁言秘术,之所以能够发动,与冥冥中的誓言之力有着些许关系,只要在其发动时与外界屏蔽,不让冥冥中的誓言之力反馈回来,就不会产生任何效果了。”

    “因此,你以后你再遇到类似的情况,只要你将须弥芥的能量屏障撑起来,将那些人一起罩住,就能达到克制对方禁言秘术的效果。”

    “当然,我说的这个方法是适合目前你的情况的,如果等你修为更高一些之后,我完全可以传授你一种天龙八音的法术,到时候别说这种低级禁言秘术,就是更高级的禁言秘术,也可以克制。”

    “甚至,等你修为到了我这种境界,已经凝练元神,都不用施展什么法术,凭着本能的感应,调动些许的元神之力,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斩断禁言秘术与冥冥之中那种誓言之力的联系,从而克制禁言秘术,使之失效。”

    赵大宝一听,不禁汗了一下,我现在连炼气三层都没修炼到,若是要修到你这种修炼成元神的境界,那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

    当下,他讪讪一笑,说道:“算了,还是用须弥芥吧,这个方法适合我,简单快捷方便。”

    不过,他对于云伶所说的天龙八音也挺感兴趣的,便是问了起来,“天龙八音难学吗?需要什么修为才能学?”

    “对你来说,入门自是不难,但想要学的精深,就需要耗费一番时间与精力钻研了,天龙八音是八种玄妙的声音,这些声音是普通乐器无法产生的,只有以灵力来催动才能够产生。”

    “而且,天龙八音的妙用还有很多,克制禁言秘术只是其一而已。”

    赵大宝听罢,嘿嘿一笑,“那行,等我突破当前的瓶颈,达到炼气三层时,你再教我天龙八音!”

    多会一门法术,就多一种手段,他自然是乐意的。

    了解了禁言秘术之后,他摇了摇头,不再多想禁言秘术的事情,而是开始考虑接下来该怎么办。

    本来还想着从这黑衣杀手口中问出一些东西出来,但现在黑衣杀手还没开口,就已经在禁言秘术的作用下毙命,这下子线索完全断了,都不晓得该怎么调查邢佳颖与庄少游被刺杀一事儿了。

    “这两个家伙七拐八拐的来到这儿,有可能据点或者老巢就在这附近,我找找看,或许能发现什么有用的信息。”

    赵大宝眉头一挑,想到这,他当即不再管顾黑衣杀手与络腮胡子司机的尸体,就一头扎进这片民房之中,借助小天眼术,悄悄的探索起来。

    在透视的效果之下,他着实看到了不少东西。

    比如,有的人在看电视,有的人在煮夜宵,还有的人在沐浴,甚至还有小夫妻正在激情的二人世界。

    该看的,不该看的,反正这会儿赵大宝也顾不上什么道德不道德,**不**,都是偷看了个遍。

    可惜,看了一圈儿,他也没找到什么可疑的地方或者人物。

    “莫非那黑衣杀手与络腮胡子司机故布迷障,这里依旧不是他们的据点或者老巢?”

    赵大宝眉宇凝蹙,沉吟片刻,想不明白,再看看时间也不早了,还不知道庄少游现在状况如何,当下,他就不再犹豫,直接返回了庄少游的别墅。

    而就在他离开之后,这片民房深处,一个极端隐蔽的地下窖洞中,一伙儿人正借着熹微的烛光,在这儿密谋商量中。

    为首的是一个妖异青年,他的面庞十分白皙秀美,乍一看简直比女人还女人,那身段也是相当高挑,浑身上下透着一种阴柔之美。

    “老大,于老四、大胡子与黑衣三人的行动失败了,全部死了。”

    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人恭恭敬敬的站在妖异青年面前,将收集到的情况汇报上来,“于老四之前传递消息,庄少游身边还有两人,一男一女,所以按照您的吩咐,我让他们分头行动,混淆视听,袭杀庄少游与另外一个看起来身份不一般的女人,不让人看出我们的真正目标是庄少游。”

    “但从我后来打探的消息得知,庄少游与那个女人都没有死,其中女人毫发无伤,而庄少游则重伤,但也没死。”

    “于老四当场被杀,大胡子接应黑衣逃离,但似乎被人追杀,不久前,我与大胡子、黑衣都失去了联系。”

    听完手下这位戴眼镜的中年人的叙说,妖异青年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望着自己纤细的手指,以一种阴柔媚酥的声音说道:“行了,既然已经死了,那就算了,尸体也甭管了,就让那些警察处理吧。”

    “至于庄少游,暂时也收手,明天就是庄渊那老不死的八十寿诞,义父肯定不会让他过个安稳的寿诞的,你们都做好准备,随时待命。”

    妖异青年浅浅一笑,拿着一个小镜子,对着照了照自己,旁若无人的说道:“对了,听说月牙那丫头受伤了?”

    “是的,不过伤势不是很严重。”

    那位戴眼镜的中年人沉声回道:“月牙小姐前去打探刺刀帮,不慎被多人围堵追击,但最终还是逃了出来,而且还杀了对方不少人。”

    “噢?是吗?竟然连月牙都险些栽跟头了?看来这个刺刀帮能在一年之内凭空崛起,铲除了台安市原先的地下势力,果真有点能耐啊……”

    妖异青年收起小镜子,唇角微扬,“你派点人盯着这个刺刀帮,看看对方到底有什么目的。”

    “一般的地下势力,崛起之后,都会疯狂的扩张地盘,但这个刺刀帮来了一年多了,除了刚开始的几次大行动,后面一直销声匿迹,低调的不行,我觉得肯定有大企图,可别让他们坏了义父的大事儿。”

    想了想,他又用阴柔的声音说道:“还有,庄少游身边不是有一男一女吗?派点人去调查一下这两人的身份,尤其是那个男的,这次行动失败,问题肯定出在这小子身上。”

    “等将对方底细弄清楚了,找个合适机会,你们再次行动,做掉他。”

    说着,妖异青年的身上泛起了一股杀气,极端浓郁,凄冷阴森,犹如死神一般。

    若是赵大宝在这儿,肯定能感觉出来,这个妖异青年身上能有如此浓郁杀气,那绝对是杀过数十上百人才凝练出来的。

    “是!”

    感觉到妖异青年身上的浓烈杀气,戴眼镜的中年人恭敬的应了一声,将脑袋更低了一些。

    之后,他很快就将妖异青年的吩咐,安排下去了。

    对于这些,赵大宝自然是不知道。

    他搭乘着出租车,一路赶回了庄少游的别墅。

    不过,等他进了别墅,一个突兀而来的消息,却是让他有些措手不及,甚至都有些惊慌失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