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492章 突然离去!

    庄少游的别墅中。

    赵大宝走进来后,就遇到了一个国字脸的中年人,浓眉大眼,身材健硕,身上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

    这人正是庄少游的父亲,庄云清。

    除了庄云清外,赵大宝还碰到一个较为熟悉的女孩儿,庄少游的妹妹,贺静雅的同学,庄若芸。

    这丫头本是在龙潭市上学,但明天是庄渊庄老爷子八十大寿,她身为孙女,自然是要赶回来的。

    不过,她刚刚连夜到家没多久,就收到了哥哥庄少游重伤的消息,于是又以最快的速度,与父亲庄云清赶到了庄少游的别墅。

    “大宝哥。”

    庄若芸一看到赵大宝,便是甜甜的叫了一句,“你终于回来啦。”

    “嗯!”

    赵大宝点了点头,“庄少怎么样了?”

    “我哥还好,医生看过,已经稳定下来了,这会儿正在吊水,修养一段时间,应该无甚大碍。”

    庄若芸将情况说了一遍,随后很是感激的道:“医生说了,要不是你事先抢救及时,我哥一定没命了,你真是我家的救命恩人。”

    小丫头也是心有余悸,如果庄少游真有个三长两短,那家里的情况,真不知道会怎么样了。

    首当其冲的,便是她父母,中年丧子之痛,可不是谁都能受得了的。

    再说了,她父母就庄少游一个儿子,之所以这般努力,在家里争权夺势,说白了,还不是为了她哥哥庄少游拼搏。

    否则,如果只有她一个女儿,她父母肯定犯不着勾心斗角,与二叔庄云风等人暗中争斗。

    “不错,大宝,这次我一定要好好感谢你。”

    庄云清不苟言笑,人前人后,都极端威严,但这一次,他没有任何架子,直接主动握住赵大宝的手,感谢不已,“我废话不多说,以后你有困难,庄家肯定帮忙。”

    他真的被吓了一身冷汗。

    庄少游的情况太凶险了,心脏被刺中,按一般情况,哪怕是伤口偏离一点点,这也死定了。

    但幸亏赵大宝医术高明,危机时刻,出手相助,才将庄少游从鬼门关中拉了回来。

    所以,庄云清对赵大宝的感激之情,真的无法以言语表达。

    毕竟,就差那么一点点,他就失去庄少游这唯一的儿子了。

    当然,抛开这层因素,庄云清也想与赵大宝交好,因为很早之前,庄少游就跟他说过,赵大宝虽然是出身乡野之间,但能力极为不俗,非是一般人。

    更重要的,这个小农民与华夏极端神秘的隐门,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

    凡是牵扯到隐门的,再简单的人物,那都是不简单的。

    不说赵大宝出身乡野,就算是一个路边乞丐,那也要好好的结交一番。

    多个朋友,多个助力。

    这不,若非庄少游与赵大宝关系不错,人家哪会出手相助,哪能死里逃生,从鬼门关逃回来?

    “伯父,您客气了。”

    赵大宝与庄云清我了握手,淡淡笑道:“我与庄少是好朋友,互相帮助,举手之劳,不足挂齿。”

    “话是这么说,但无论如何,我还是要郑重的道谢一番。”

    庄云清紧紧握着赵大宝的手拍了拍,随后才松开了,说道:“大宝,你也累了吧?先坐下喝点水。”

    随后,便让庄若芸看茶倒水。

    “好嘞。”

    赵大宝笑了笑,没有客气,坐在沙发上。

    这时,小丫头庄若芸已经端来了茶水,给他倒上,又给父亲庄云清倒上,这才坐在旁边,也给自己倒了一杯。

    待赵大宝喝了几口茶水后,庄云清这才问了起来,“大宝,今天发生的事情,详细情况能跟我说一下吗?先前佳颖跟我说过一些,但之后的事情,她就不大清楚了。”

    “没问题。”

    赵大宝整理了一下思绪,便将事情始末娓娓道来,包括与庄少康、尤建刚等人的冲突,在地下古玩市场的见闻,在车库的遇袭,以及之后的追踪情况等等。

    听完之后,无论是庄云清,还是庄若芸,都对赵大宝的印象大为改观,原来这家伙不止是医术惊人,鉴宝能力惊人,就连一身武力,也十分的恐怖。

    在那种紧急情况之下,竟然能徒手击毙杀手,甚至还千里追击,这等能力,太吓人了。

    好在父女俩都身处庄家这样的豪门之中,类似血腥事件,也见识过不少,倒不会对赵大宝产生畏惧。

    相反,得知赵大宝能力如此不凡,父女俩对这家伙的兴趣更大了,结交之心更甚。

    “大宝哥,你该不会表面上是小农民,暗地里却是什么低调退伍的王牌特种兵王吧?”

    庄若芸看过不少网络小说,见识过很多这种桥段,与赵大宝的情况很相符,不禁就展开了联想。

    “王牌特种兵王?我可不是!”

    赵大宝翻了翻白眼,“这样的人,我认识一个,名叫雷虎,也在龙潭市,改天带你认识一下。”

    简单的玩笑之后,凝重的气氛稍稍缓解,随后庄云清也保证道:“大宝,你放心,那三条人命的事儿,我会看情况处理掉事后的麻烦,不会有警察找上你的。”

    庄家身为台安市第一家族,在这一亩三分地内,关系通天,要处理这点麻烦,再轻松不过了。

    何况,于老四、黑衣、大胡子三人还是刺杀庄少游的直接凶手,就算没被赵大宝杀死,他也会挖地三尺,将这三人揪出来灭了。

    “那多谢伯父了。”

    赵大宝微微颔首,对这事儿也没太在意。

    一来,他又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了,相关的痕迹,早就抹的一干二净,什么摄像头、指纹之类的东西,警察是别想找到一丁点有用的线索。

    二来,即便真被警察找上门了,他也不会害怕,有杜若兮与邢佳颖两个红颜知己在,她们背后的关系,足以让他高枕无忧。

    毕竟,他又不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杀的都是意图谋害他身边亲朋好友的杀手,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就是在自卫而已。

    说完这些之后,结合赵大宝提供的详细信息,庄云清开始沉吟起来,分析此次庄少游与邢佳颖被偷袭的事件,背后的主谋究竟是谁。

    庄少康与尤建刚?

    乍一看,挺有道理的,毕竟,双方在傍晚有冲突,又都是年轻人,争强好胜,怒气冲击头脑之下,确实有可能做出这等不理智的事情。

    但想了想,他就否决了这个猜测。

    为什么?

    因为于老四三人的行动,很明显是有针对性与预谋的,有负责刺杀的人,有负责接应的人,进攻与撤退都布置的有条不紊,若非是有赵大宝这个变故在,那他们这次行动很可能就成功了。

    庄少康与尤建刚两人就算有这份歹毒之心,短时间内,两个纨绔少爷应该还调派不出于老四等三个这样的好手。

    再说,刚才赵大宝也提到了一点,他对庄少康、尤建刚两人出手不重,但也不轻,这会儿那两个家伙估计都还躺在病床上,即便有报复之心,那行动可能也来的没那么快。

    毕竟,怎么说也要先治病了。

    但如果幕后主使不是庄少康、尤建刚两人,那又会是谁呢?

    而且,对方的真正目标究竟是谁,是同时庄少游与邢佳颖?还是仅仅是其中一个,刺杀另外一人不过是为了混淆视听,不让他分析出其真实身份?

    诸多疑窦缠绕心中,庄云清不禁陷入深思之中。

    但就在这时,一个慌张的声音,从楼上庄少游的病房中传来,“不好啦,不好啦。”

    伴随着这慌乱的叫声,一个雍容华贵的中年妇女,手中拿着一张纸条,就‘蹬蹬蹬’的跑了下来。

    这人乃是庄少游、庄若芸的母亲,许美莲。

    许美莲之前一直在庄少游的病房中照顾,这会儿却是满脸紧张,一边跑一边喊道:“佳颖留着一张纸条就走了。”

    “什么?”

    一听这话,赵大宝立刻站了起来,“怎么会这样?”

    顾不得与许美莲寒暄,他就一把夺过她手中的纸条,看了起来,随后他整个人像是被惊雷炸到一样,错愕无比。

    只见信纸上就留着一行字大宝,我有事,先离开一会儿,不要为我担心,我不会有事情的。

    字迹娟秀,十分漂亮。

    赵大宝认得这字迹,确实是邢佳颖亲手所写,不是他人假冒伪造的。

    但是,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邢佳颖怎么会突然离开呢?

    而且,还是在好朋友庄少游重伤昏迷的时候。

    这太奇怪了!

    最重要的是,如果她真有十万火急的事情,需要连夜去处理,那也可以跟他打个电话,说明白就好了,何必留字条啊?

    是怕自己反对,所以先斩后奏?

    赵大宝眉宇紧锁,直觉这里面肯定有猫腻,邢佳颖绝对是遇到棘手的事情了。

    当下,他拿出手机,拨打了邢佳颖的电话,但很快就收到提示,对方不在服务区内,无法接通。

    “靠!”

    赵大宝暗暗骂了一句,这都什么年代了,信号早就遍布全国各地,竟然还不在服务区内?

    难不成邢佳颖是跑到哪个深山老林里去了吗?

    又或者手机信号被干扰了?

    再或者,是邢佳颖自己关机了?

    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赵大宝只能收起手机,问向许美莲,“伯母,佳颖什么时候走的,她走之前还说过什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