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494章 房中趣事!

    我去!

    也给你一粒?

    想得美!

    赵大宝直翻白眼!

    启灵丹可是他好不容易收集各种珍惜药材才炼制而成的,主药芽目前更是有钱都买不到,暂时来说,除了他已经炼成的三颗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了。

    一颗已经给贺静雅服用了,一颗留给孙玉香的,这剩下的一颗,极端珍贵,怎可能这么容易的就送人呢!

    “启灵丹我已经没了。”

    赵大宝想也不想,就直接撒了个谎,反正无论庄若芸怎么撒娇,他也不会送给这个小丫头的。

    “哎呀,大宝哥,我知道你肯定撒谎了。”

    庄若芸嘟起小嘴儿,不依不饶的摇晃着赵大宝的手臂,央求的道:“我知道你说的那种名叫启灵丹的丹药肯定价值不菲,这样,我拿价值相当的东西与你交换,如何?”

    “交换?”

    赵大宝一阵无语,“丫头,不是哥看不起你,是你真拿不出价值相当的东西来交换。”

    “有那么贵吗?”

    庄若芸哼了一声,摆出一副本小姐很有钱的样子,“一粒丹药而已,几千万上亿总买的下吧?”

    她身为庄家大小姐,庄云清的唯一女儿,虽然还未成年,但名下的财产也是不少,按照一般人的认知来说,那妥妥的是一个小富婆,数千万上亿还是拿得出来的。

    庄若芸本以为自己报出的价格,肯定是能够买下启灵丹的,哪知道赵大宝却是摇了摇头,说道:“几千万上亿是挺多的了,但是,你还真买不到启灵丹。”

    他这可不是假话!

    从贺静雅身上的效果来看,一枚启灵丹拿出去拍卖,卖上几个亿,那真跟玩儿似的。

    甚至,卖上数十上百亿,也有未可知。

    这世间有钱人太多了,对于他们来说,钱再多,也就是一个数字,远远没有智慧来的作用。

    而启灵丹却可以使人开窍,启迪智慧!

    假如有机会购买启灵丹这样的神奇丹药,无论给自己,还是给后代,都是有真真切切用处的,那些富甲一方的土豪是绝对愿意花这个钱的。

    也因此,赵大宝才舍不得送给庄若芸,毕竟,他还没豪到随手送上价值数十上百亿的礼物的程度!

    “不可能吧?”

    听了赵大宝的话,庄若芸也惊呆了,你妹的,什么丹药这么贵吧?你当是仙丹吗?

    但想想贺静雅身上发生的惊人变化,她不得不承认,某种程度上来说,那启灵丹还真是如仙丹一般的妙药!

    这一刻,庄若芸才真正认识到启灵丹的价值,也知道想让赵大宝送给自己是不可能的了。

    可她还是非常眼馋启灵丹。

    “大宝哥,我真的想要一粒嘛?”

    庄若芸不满的嘟着小嘴,继续摇晃赵大宝的手臂,撒娇的道:“你说,我怎样才能得到一粒启灵丹?”

    她是真的很羡慕贺静雅了,有这么一个喜欢她的表哥,随手一送,就是如此珍贵的礼物,真的太土豪了。

    相较而言,她突然觉得自己的哥哥庄少游都略逊一筹了。

    虽然庄少游也没少送她价值不菲的礼物!

    小丫头发育的还不错,胸前的两团软柔颇具规模,偶尔蹭到他的手臂,那种感觉令人享受,但赵大宝还是谨守牙关,没有松口,“暂时是真没有可能的,我自己都不知道到哪里去弄再多一粒的启灵丹了。”

    “我不信,你身上肯定还有启灵丹!”

    庄若芸仍旧不愿放弃,凭借女人的直觉,她知道启灵丹肯定不止一粒,她这会儿就是要从赵大宝身上弄一粒。

    “说没有,就没有!”

    赵大宝摇摇头,依然是不松口。

    “哎呀,你这人怎么这样啊,大不了你说要什么东西,我想办法弄来等值的东西,与你交换,这总可以了吧?”

    庄若芸使劲儿的摇晃着赵大宝的手臂,一脸的幽怨,“我要一枚启灵丹有大用。”

    赵大宝:“”

    废话!

    你若是没大用,要启灵丹干嘛?

    但这不是你有没有大用的问题,而是我能不能给的问题。

    心中虽然一阵吐槽,不过,赵大宝还是眉头一挑,问道:“有什么用,说来听听。”

    “这个可不能跟你说!”庄若芸故作神秘。

    赵大宝汗了一下,不能跟我说,那我还给你个屁啊,当即他一翻白眼,“不说拉倒,反正启灵丹你是别想了。”

    “你”

    庄若芸嗔恼无比,这家伙怎么油米不进呢?

    当下,颇为生气的她,不由用力推了赵大宝一把,之后就准备站起来闪人。

    赵大宝也没想到庄若芸会突然给她来一下,重心立刻不稳,想着床铺倒去,于是本能的就拽住小丫头的手,想要将重心稳住。

    但很显然,他的体重比小丫头大多了,再加上这个小丫头也未料到他会拽她,结果只听一声惊呼,庄若芸的重心也是一个不稳,被赵大宝拉拽的一起倒在了床上。

    而且,受到力道的作用,小丫头是直接倒靠在了赵大宝的怀中。

    “”

    庄若芸身躯一僵,整个人都愣住了。

    看着近在咫尺的赵大宝,都能感觉到他湿热的呼吸吹打在自己脸上,麻麻的,酥酥的,给她一种异样的感觉。

    赵大宝也有点傻,刚才他就感觉到庄若芸这小丫头发育的不错,这会儿更是有了最直接的感受。

    为什么?

    小丫头近乎是趴在自己的胸口上,那两团软软柔柔完全压了过来。

    何况,由于小丫头这会儿穿的是睡衣,比较宽松,他的视线都不用倾斜,就能直接透过衣领,看到里面那两抹诱人的白皙。

    隐隐之间,一种少女的清香传了过来,让他情不自禁的用力吸了一口,沁人心脾。

    “你讨厌!”

    看到赵大宝的动作,庄若芸顿时俏脸一红,粉拳捶打了这家伙一下,随后便是娇呼一声,赶忙一个‘咕噜’爬了起来,三步并作两步就小跑出了房间。

    直到出了赵大宝的房间,小丫头才停下来,发现自己心脏跳的好厉害,扑通扑通的,仿佛有只小鹿不,是一群小鹿,在乱撞一样。

    “呀呀呀,我这是怎么了?”

    捧着自己通红的小脸,庄若芸娇羞无比,不可避免的,脑袋里开始胡思乱想了,而越是想着,不知怎么的,赵大宝那讨厌的家伙的面庞,在她脑海中竟是越来越清晰了。

    赵大宝自然不知道小丫头的胡思乱想,只以为她是一时的少女羞涩,过一会儿就会好了。

    这不,在小丫头离开后,他就关上了房门,洗了个澡,只穿着一条大裤衩,就躺在床上,也没办法入睡,脑中还是想着邢佳颖的事儿。

    “佳颖的突然离去,会不会跟先前的刺杀事件有关?”

    赵大宝转辗反侧,诸般思绪,萦绕心中,难以入眠。

    同样睡不着的,还有那庄少康。

    在一栋装饰豪华的的房间中,庄少康的右手臂依旧打着石膏,这会儿正靠坐在椅子上,与父亲庄云风谈话。

    “什么?”

    庄少康听了父亲的叙说,不由一阵惊愕,“庄少游被刺杀了,现在还重度昏迷?谁干的啊?”

    “我管他谁干的,我就问是不是你干的?”

    庄云风与庄云清很像,都是浓眉大眼,身上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但不同的是,他的鼻梁骨稍稍挺起,在鼻尖处又略微向下弯曲,是典型的鹰钩鼻,点缀在这张脸上,就给人一种阴翳的感觉。

    “怎么可能是我?”

    庄少康轻哼了哼,“我倒是想派人收拾庄少游来着,那家伙今天让我丢这么大的脸,可问题是,我这手臂伤了,还没来得及啊。”

    “不是你就好。”

    庄云风点了点头,说道:“那是不是尤建刚或者尤凯源派人干的?”

    “这个”

    庄少康迟疑了一会儿,才摇了摇头,“应该不大可能,那家伙被那个赵大宝摔惨了,腿骨裂的比我的手骨都狠,一门心思记恨的都是那个赵大宝,如果真的要报复,首当其冲的,也应该是赵大宝,而不是庄少游。”

    “是么?”

    庄云风眉头凝蹙,沉吟片刻,便是说道:“行,那就这样,你先休息,明天记得参加你爷爷的大寿,别迟到了。”

    “还有,明天不一定平静,你给我消停点,至于那个赵大宝,以后再找机会收拾,这个节骨眼上,别再给我惹出什么乱子来。”

    说完,他就直接离开了。

    明天庄老爷子八十大寿,据说会彻底放权,宣布下任庄家家主人选,他必须要再做一些准备,尽最后的奋力一搏。

    庄少康没管父亲的离去,仍是坐在椅子上琢磨着,到底是谁突然对庄少游下手。

    无独有偶,一家豪华宾馆的套房中,尤凯源、尤建刚父子俩,也是在谈论着这件事情,但任由他们想破脑袋,也想不到究竟是谁下的手。

    “建刚,这事情离奇的很,虽然我觉得那庄云风不会怀疑上你,但也保不准对方会借题发挥,所以你明天以及之后的几天,都低调些,不要惹事。”

    尤凯源沉着脸,叮嘱的道:“我们此次之行,仅仅是代表尤家,支持那庄云风,其他的事情,暂时先搁置。”

    “知道了!”

    尤建刚微微颔首,但心中却不以为然,赵大宝得罪他狠了,这口怨气他一定要讨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