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499章 再见二少!

    这打着石膏的伤者二人组,自然是庄少康与尤建刚两位纨绔少爷!

    正所谓,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只见无论庄少康,还是尤建刚,这会儿望着赵大宝的眼神,都是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

    也不怪他们。

    本来两人都是好端端的,高高兴兴的前来拜寿,结果昨天被赵大宝一摔,一个手断,一个腿断,差点都不能前来拜寿了。

    但即便两人是过来了,行动也相当的不方便。

    庄少康还好,仅仅是手断,行走没问题。

    可尤建刚就苦了,撑了个拐杖过来,一瘸一拐的,麻烦的无比。

    最重要的是,这一路过来,两人身上带伤,自然引来众多人的关注。

    再加上昨天的事情,很多人都看到的,只要稍稍一打听,大伙儿基本都知道前因后果了。

    虽然不少人也认为赵大宝的行为太粗鄙,但庄少康与尤建刚却听到更多的人认为这一切是他们咎由自取。

    毕竟,占用了他人预订好的包厢且还赖着不走,这事儿在道理上怎么说都有点站不住脚。

    庄少康与尤建刚当然知道己方理亏,可丢了面子不说,还落得这般凄惨下场,他们是怎么都咽不下这口怨气的。

    虽然,两人的父亲都警告过他们,近期内不宜再对赵大宝进行报复。

    但两人都是年轻气盛的主,没见到赵大宝时,还能稍稍忍一下,这会儿与赵大宝撞个正着,昨天的记忆一下子涌了上来,怒火哪里克制的了。

    “呦,你们竟然还来了?”

    迎着这两人愤怒的目光,赵大宝注意力顿时转移,笑道:“我还以为你俩今天肯定不来了呢。”

    “你当我们是庄少游吗?”

    庄少康冷冷一哼,愤怒盯着赵大宝,“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你!”

    尤建刚望赵大宝的眼神也相当不善,要不是眼下环境不允许,否则他都准备立刻叫人擒下这家伙了。

    “人生何处不相逢嘛。”

    赵大宝自然清楚这两个纨绔少爷对自己的怨恨,但他压根儿就没放在心上,如今他的能力与眼见已经提高不少,区区两个富二代而已,不值一提。

    “确实人生何处不相逢。”

    尤建刚接过了话,阴狠的瞪着赵大宝,不无威胁的道:“以后出门小心喽,万一哪天再碰到,可就不知道会是什么情况了。”

    “那就以后碰到再说。”

    赵大宝耸了耸肩,一脸的满不在乎。

    但是他不在意,庄若芸却在意,只见这小丫头当即冷哼一声,指着庄少康与尤建刚就叱道:“昨天的事情,我都听说了,你们两个不对在先,然后被大宝哥教训了,这会儿竟然还好意思在这里威胁大宝哥?”

    “故意想找茬儿是不?”

    “我告诉你们,趁早收起那鬼心思,否则有你们好果子吃。”

    庄若芸冷眸瞪着庄少康与尤建刚,说话声音又响又亮,一下子就引来了偏殿内其他人的注意力。

    正在接待宾客的庄云亮也是望了过来,一看是庄若芸与庄少康起冲突了,顿时脸色一沉,说道:“若芸,少康,你们大声嚷嚷什么呢?”

    庄云亮确实很生气。

    今天可是庄渊庄老爷子的八十寿诞,许多宾客前来拜寿,这么外人看着,两个庄家小辈竟然闹了起来。

    这岂不是给外人一个印象,庄家内斗已经相当厉害了?

    冲着正在交谈的宾客歉意一笑,庄云亮就推着轮椅过来了,望着庄若芸与庄少康质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四叔,是这样的。”

    庄若芸心如玲珑,一看庄云亮这般反应,就知道他还不清楚昨天赵大宝、庄少游、邢佳颖三人与庄少康、尤建刚等人的冲突。

    当下,她就将事情的大概迅速说了出来。

    听完之后,庄云亮没管庄少康与尤建刚,而是率先讶异的看了赵大宝一眼,“大宝,你是佳颖的男朋友?”

    “是的!”

    赵大宝‘呃’了一下,便是点了点头,看到庄云亮的反应,他不由再次确信一个事实,那就是邢佳颖在庄家,或者说在庄渊庄老爷子面前,真的很受宠爱。

    否则,不会接二连三的有庄云明、庄云箐、庄云亮等人,对他是邢佳颖男朋友这事儿感到惊奇与在意。

    “这样啊”

    庄云亮轻轻应了一声,态度明显亲近不少。

    接着,他便将目光望向庄少康与尤建刚,沉声说道:“今天是老爷子大寿,谁也不许生事!”

    说着,他的身上,也是涌出了一股不容小觑的气势。

    虽说庄云亮只是一个残废,但怎么说也是长辈,庄少康纵然心里不大尊敬,但表面上还是不敢忤逆。

    何况,正如庄云亮所说的,今天是庄老爷子八十寿诞,确实不能惹是生非。

    当下,庄少康便压下心中怒火,故作恭敬的应答道:“知道了,四叔。”

    尤建刚虽是尤家小少爷,但这是庄家的地盘,自然不敢太过放肆,在庄少康表态之后,他也是表示不愿生事。

    见此,庄云亮点了点头,不再多说什么。

    他只要保证别再老父亲寿诞之日,发生什么闹剧就行,至于赵大宝、庄若芸与庄少康、尤建刚等小辈的矛盾,他一个双腿全废的人,确实也懒得去多管了。

    当然,话虽如此,但他的这番行为,看似两不相帮,公平公正,其实还是隐隐护佑了赵大宝一下。

    否则,没有他出面施压一下,以年轻人的冲动任性,说不准庄少康与尤建刚这会儿就对赵大宝发难了。

    阻止了这小小的摩擦之后,庄云亮又回去继续接待宾客,旁观的众人虽然对这事儿略有交头接耳,但都知道这是庄家小辈之事,他们也不好意思过多讨论。

    于是,偏殿之中,又恢复平静,众宾客送上寿礼,庄云亮一一收下,登记在册,时不时的寒暄一二,谈笑甚欢。

    赵大宝与庄若芸也不再说话,静静等待,但偶尔眼角余光一扫,还是能看到庄少康与尤建刚两人望向他们的目光中,泛着些许的狠厉。

    很显然,歹心未死!

    就在双方暗暗争锋相对时,不知不觉,前面的宾客已经相继送上寿礼离去,轮到赵大宝与庄若芸了。

    见此,庄若芸当即嘻嘻一笑,走了上去,“四叔,这是我给爷爷的寿礼。”

    说着,便将准备好的礼物送上。

    庄云亮接过来一看,顿时微笑的道:“很精致的金丝楠木盒嚯,里面还有一只元青花瓷碗,若芸,废了不少心思吧?”

    “那可不。”

    庄若芸满脸笑容,又送上一只造型精美的檀木锦盒,“四叔,我哥意外受伤,来不了,这是他给爷爷准备的寿礼,比我的好多了,爷爷肯定会喜欢的。”

    “真的吗?”

    听到小丫头这般肯定的语气,庄云亮不由好奇的打开锦盒,顿时眼睛就一亮,“竟然是它们!”

    旁边的庄少康与尤建刚也在关注着庄少康、庄若芸兄妹送上的是什么寿礼,这时一看庄云亮惊喜的表情,两人都是不由抬眼一瞧,只见那锦盒之中摆放着十八枚精美的佛珠,对此尤建刚还没什么,但庄少康就惊呼起来。

    “十八佛珠!”

    庄少康满脸震惊。

    他当然知道爷爷庄渊已经收藏了十八枚佛珠,而且非常喜欢,但那不是全套的,还有十八枚佛珠缺失,故而他爷爷曾经还花费了一番心思,想要找寻剩下的十八佛珠,凑成全套。

    可惜,一直未果。

    这次庄渊八十大寿,他也想找寻这剩下的十八佛珠,拿来当做寿礼,可惜线索全无,根本没法寻找,也只能作罢了。

    但没想到,这剩下的十八佛珠,竟是被庄少游神不知鬼不觉的找到了。

    “可恶!”

    庄少康暗恼不已。

    有了这十八佛珠,他爷爷肯定很高兴,少不了对庄少游更关注了。

    因为,据他父亲说,这套佛珠颇为不俗,不仅仅是一套古玩那么简单,其上的佛陀纹刻,隐隐之间,是一套完整而玄妙的养生之术。

    这可能是一件与隐门有关的东西!

    隐门,他知之甚少,但也知道那是华夏最神秘的存在,任何与隐门相关的东西,那都是极其不简单的。

    所以,他爷爷就是想将之集齐,看看能否参悟出个中奥妙。

    再不济,若真是与隐门相关,拿出去拍卖,或者交予隐门,也能为庄家换来庞大资源,好处不言自喻。

    倘若一切都向好的方面发展,毫不夸张的说,庄少游这是为庄家立大功了。

    由子及父!

    庄少游立了大功,获得更多关注,也就相当于他大伯庄云清受到了更多关注。

    这对他父亲庄云风谋夺家主之位岂不是更不利了?

    庄少康嫉妒不已,但庄云亮却没管这些,只是欣喜的收起十八佛珠,对庄若芸笑道:“你哥这寿礼不错,估计是老爷子今天收到的最喜欢的礼物了。”

    虽说他已经代收众多的寿礼,其中也是不乏价值千金之物,但对于老爷子来说,钱财早已不看重了,只有那些他在意的,才是他喜欢的东西。

    比如邢佳颖,老爷子在意,所以庄家大多数人对邢佳颖态度之好,非同一般。

    将十八佛珠放好之后,庄云亮才望向赵大宝,想知道他带了什么礼物,但这时,他才注意到赵大宝竟是两手空空的。

    庄少康与尤建刚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两人都是一愣,庄少康还没来得及开口,那尤建刚已是冷嘲起来,“某些人的面子真够大啊,上门拜寿竟然不带寿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