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508章 是那种病!

    “你说什么?”

    袁高明咬牙切齿,怒目瞪着赵大宝,“你有种再说一句试试!”

    如果目光也可以杀人的话,赵大宝已经被他千刀万剐。..

    这天杀的王八蛋,抢了他女人不说,竟然还说他有病,实在是太可恨了!

    “大宝哥”

    庄若芸拉了拉赵大宝,也惊愕不已,不明白赵大宝为什么会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她不是已经提醒过了么,这袁高明身份不一般啊,能不得罪,就别得罪。

    与那江南尤家不同,这江北袁家可是真正的豪门巨擘啊!

    “你确实有病。”

    迎着袁高明仇视的目光,赵大宝脸上的表情不变,依旧淡定从容,“而且病的不轻。”

    说罢,他扭头冲着庄若芸微微一笑,还轻轻拍了拍小丫头的柔夷。

    庄若芸也不是傻子,自然明白他的意思,是在示意她别担心。

    但是她能不担心吗?

    依照目前的形势发展下去,她敢肯定,赵大宝绝对会像得罪尤建刚一样,将面前这袁高明给得罪的死死的。

    这也不奇怪!

    她已经见过赵大宝不少惊人的行为了,知道这家伙的脾气绝对是谈不上好的,一言不合,暴力相向。

    不然,这货先前在停车的时候,也不会就为了一个车位,做出撞车的惊人举动了。

    “你你你”

    袁高明被气疯了,眼睛都血红起来,指着赵大宝的手不停的颤抖,气的暴跳如雷。

    想他出身在江北袁家,谁见了他不恭恭敬敬,尊为上宾。

    可赵大宝呢?

    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说他有病!

    我有你妹的病啊!

    袁高明实在气不过,当下就双拳紧握,想要给赵大宝一拳。

    不过,还没等他行动,赵大宝就又说话了。

    “你什么你啊?”

    赵大宝挑了挑眉,望着袁高明说道:“我看你脸色缺乏血色,两脚走路有些虚浮,眼神也不是太有光,整个人的气色相当不好。”

    “你最近是不是老是觉得腰酸背痛,尤其是那腰部,有时候按下去,是不是很疼痛?”

    “你的身体素质也差了不少吧?”

    “比如,容易感冒,夜间盗汗,时常腹泻,记忆力比以前差了”

    袁高明本来是不信赵大宝的,但是随着赵大宝一句又一句,他心中的愤怒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惊恐。

    无他!

    赵大宝说的情况,他还真的有存在。

    我靠!

    难不成我真的生病了?

    袁高明面色阴晴不定,盯着赵大宝疑声问道:“你是医生?”

    说着,他又望向庄若芸,寻求答案。

    而面对他的询问目光,庄若芸不无崇拜答道:“大宝哥可是医术非常厉害的医生,我四叔的双腿刚刚就被他治好了。”

    袁高明听了这话,不由失声惊呼道:“原来就是你治好了庄云亮的两条废腿!”

    “是我!”

    “”

    袁高明张大了嘴,不知该说什么好。

    他来到庄家颇迟,并未亲眼目睹云梦殿内发生的那惊人一幕,但却在赶到庄家之后听很多人在谈论这件事儿。

    先前他还在好奇这个神医到底是谁来着,哪知竟是赵大宝这个抢了他女人的家伙。

    虽然很惊讶,但他更惊慌。

    既然赵大宝能奇迹般的治好庄云亮,那就说明这家伙真的医术相当惊人。

    也就是说,刚才赵大宝说的,不是在胡编乱造。

    “难难道我我我真的有有病?”

    袁高明艰难的咽了咽口水,脸上眼中都透着一种慌乱,“是是是是什么病啊?”

    “你说什么病呢?”

    赵大宝没有直接回答,而是上下打量袁高明,“你说你年纪轻轻的,血气方刚我能理解,但也需要节制一点。”

    “最重要的,注意卫生,不能乱搞。”

    “在这年头,人心不古,危险太多,可不是什么炮都能乱约的。”

    “否则,自食苦果!”

    “如果我是你,现在就马上去医院做个详细检查再说,哪里还有心情在这里跟别人争风吃醋。

    “你是性命重要?还是面子重要?”

    赵大宝说到这就停下了,虽然还未点明是什么病,可袁高明的脸色,已经惨白如纸了,额头也冷汗涔涔。

    他听出来是什么疾病了,是那种病!

    可是,这怎么可能?

    袁高明都想哭了,那方面的事情上,他确实没太节制,但应该都安全的啊,他怎么会被传染呢?

    “难道是那一次”

    袁高明脸色一变,这才突然想起来,曾经有次去酒吧,碰上一个脸蛋超美、身材超棒、气质忧郁的陌生女人。

    他当时是喝多了,身边也没有女人,于是就主动搭讪。

    记得那个女人并没拒绝,只是幽幽的说了他一句,“你别后悔!”

    之后,就去宾馆开房,一起共赴云雨,等到他醒过来时,女人已经离开了。

    对此,在那时,他还颇为遗憾,那么正点的妞,不能再来一炮。

    至于其他的,他压根没想。

    但现在他终于明白了,为何那女人会那么说。

    还别后悔!

    他现在是肠子都悔青了好么!

    那个贱女人!

    袁高明暗恨的咬牙切齿,但也无可奈何,鬼知道那女人现在在哪儿啊!

    何况,他现在也没报复的心情,快去医院检查才是王道。

    “你最好别骗我,不然上天入地,谁也救不了你。”

    阴厉的瞪了赵大宝一眼,袁高明说完,就直接转身,心事重重,匆匆而去。

    不过,他还没走几步,就撞到了一人。

    只见那人一个踉跄,正要准备勃然大怒,但抬头一看是袁高明,顿时脸色就一变,极为谦卑的说道:“少爷,我已经找人打听到了,那庄若芸就在这附近。”

    “你还庄若芸什么啊,立刻将送我去医院,快点!”

    袁高明重重一哼,面色极其的难看。

    他虽然一人来了庄家,但身边还是带着手下,负责食宿安排及安保。

    “”

    那人纳闷不已,你不是来找庄若芸的吗?怎么又突然不找了呢?还要去什么医院,这是生病了吗?

    但他不敢多问,赶忙连声应是。

    之后,就带着袁高明,离开庄家,直奔医院而去。

    不提匆匆去医院做检查的袁高明,却说庄若芸在这个家伙离开之后,终于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大宝哥,这袁高明胆子真小,被你随便几句一吓,就惊慌失措的走了。”

    “”

    赵大宝一阵无语,“我哪有吓他啊,他是真的有病。”

    “什么?”

    庄若芸一惊,“你是说他真的有那种病?”

    “是的!”

    “我靠!”

    庄若芸顿时目瞪口呆!

    她就知道这人不检点,这下好了,竟然染上了那种病,一辈子算是完蛋了。

    再想想这家伙竟然还想追她,小丫头情不自禁打了个冷颤,幸好她对这家伙不感冒啊,不然搞不好就也被传染了。

    太可怕了!

    看到小丫头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赵大宝不由伸手勾了勾她的瑶鼻,揶揄道:“好了,这种病也不用怕,只要不出去乱搞,就不会找上你的。”

    “走吧,我们去后山。”

    说着,他微微一笑,便准备离去。

    但就在这时,他看到不远处急忙忙的走来一人,却是庄若芸的父亲庄云清。

    “伯父,有事儿?”

    赵大宝眉头轻轻一挑,刚抬起的脚又放下来。

    庄若芸也注意到父亲的到来,不禁问道:“爸,怎么了?”

    “你俩在这儿啊!”

    庄云清快步走来,呼吸略微有点喘,“若芸,袁高明那家伙来了,现在正到处找你呢。”

    “我知道啊!”

    庄若芸点了点头,“刚才我碰到他了!”

    “嗯?”

    庄云清惊愣了愣,“你刚才碰到了?那他现在人呢?”

    他左右环顾一下,不禁暗暗的惊疑,没看到袁高明的踪影存在啊。

    对于袁高明这觊觎女儿的狗皮膏药,他也是头疼的很,自从去年那次袁家之行后,他就知道女儿庄若芸很不喜欢袁高明。

    何况,别说庄若芸了,就是他与庄少游,对袁高明的印象也很差,这家伙实在太邪秽了,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绝非良婿之选。

    既是如此,他自然不会同意袁高明追求庄若芸了。

    但江北袁家的势力与底蕴摆在那儿,他不能明着拒绝,只能采用‘拖’字诀。

    本来这次老爷子八十大寿,也没邀请袁家,哪知道袁高明这小子竟是自己一个人跑来了,甚至跟他还话里话外透着提亲之意。

    说实话,要不是看在江北袁家的面子上,他早就将这家伙扫地出门了。

    太可气了!

    像提亲这种大事,连个长辈都不带,分明没将庄家放在眼里!

    更何况,还是在老爷子八十大寿这种重要的日子里。

    袁高明这小子是故意以此来气老爷子的吗?

    鉴于此,庄云清真的暗怒不已。

    这不,在将袁高明支走了之后,他就匆忙过来找庄若芸,跟她提个醒儿,免得出什么事。

    而对于这些,庄若芸并不清楚,只是笑着答道:“他已经走了吧,着急去看病了!”

    “看病?”

    “对啊,看病,还是看一种了不得病!”

    庄若芸嘻嘻一笑,“爸,我跟你说,那家伙以后再也不能来骚扰了,这事儿就算在袁家面前也能说。”

    带着一种解脱的愉悦心情,小丫头迅速将事情说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