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509章 四大魁首!

    “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

    听完女儿的讲述之后,庄云清也是惊呆了。

    他没想到,袁高明居然被传染上了那种难以启齿的病!

    这就是年轻不节制又胡乱约的下场啊!

    摇了摇头,他也笑了。

    正如庄若芸刚才说的那样,有了这事儿,袁家再也没有理由来为袁高明提亲了。

    至于庄家与江北袁家的关系,他是不屑于牺牲女儿的一生幸福来与之维系的。

    何况,一直以来,两家也从未真正撕破脸。

    江北袁家虽然底蕴深厚,势力庞大,但也不是一点竞争对手也没有。

    而与庄家每年的生意往来,也能为其提供不小的利润。

    从这点来看,江北袁家也不会太那么无视庄家的存在,否则,庄家若是转投进江北袁家竞争对手的阵营,一消一涨,对江北袁家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也因此,庄云清很淡定,抛开了袁高明,只要庄家从其他的方面小心维护一二,应当不会影响与江北袁家的现有关系。

    收回了心神之后,他又想起一事儿,便对庄若芸说道:“对了,待会儿我们与你的几个叔叔、姑姑还有堂弟堂妹们,都要一起先去给你爷爷祝寿,然后再拍一张全家福,你就别再乱跑了,跟我一起回去吧。”

    庄若芸一听这话,就乖乖应了一声。

    随后,她歉意的望着赵大宝,“大宝哥,不好意思,我要先失陪一会儿了。”

    “没事儿,你们忙,不用陪着我,我自己随便走在就好了。”

    赵大宝淡淡一笑。

    庄老爷子八十大寿,子孙后代肯定要一起当面祝寿,拍个全家福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嗯,大宝,那待会儿再见。”

    庄云清微笑了笑,接着,便带着庄若芸离开了。

    待两人离去之后,赵大宝也没停留,直奔正大门而去。

    整个庄家主宅都用院子围了起来,虽然开了东南西北四个门,但今天乃庄老爷子寿诞,宾客众多,为了安全考虑,只开放了南面的正大门,其他三个出口都暂时关闭了。

    所以,他想去后山,只能先出了正大门,然后再绕到后山去。

    这会儿时间已经渐渐接近中午,但还有很多路远的宾客正在陆陆续续的赶来,当然,数量稀稀拉拉,不是那么多了。

    当赵大宝来到正大门时,看到一辆宾利开了进来,又是一个过来给庄老爷子拜寿的。

    他看了一眼,只见驾驶宾利的是一个留着碎发的粗犷大汉。

    而副驾驶上,则坐着一个三十多岁美妇,着装华贵,仪态雍容,像是一个出身豪门的贵妇。

    这两人面庞看上去很陌生,但两个人的眼神,却都让赵大宝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仿佛是在哪里见到过。

    不过,他着急去后山,好近距离查探一下云梦处,看看能否找到那件让云伶在意非常的未知宝物。

    于是,他也就没有多想,出了庄家大门之后,就往后山而去。

    “是他!”

    宾利车缓缓的驶进庄家主宅,副驾驶位上的美妇黛眉轻挑,“他竟然在这里!”

    她刚才也看到了赵大宝,第一时间将他认出来了。

    这时,那正开车的粗犷大汉也是开口说道:“老大,是那个你想找的青年神医!”

    “嗯!”

    美妇微微颔首,思忖的道:“光头佬,之前让你去调查,可有什么结果了?”

    “老大,时间太短了,消息不太多。”

    粗犷大汉一边开车找停车位,一边说道:“目前我只知道那个青年神医名叫赵大宝,并非台安市人,而是来自龙潭市。”

    “至于其他消息,我就不知道了。”

    “不过,既然在这里又相遇了,我看这人与庄家有点渊源。”

    “难怪那天能在高速公路上相遇,还能在危机时刻救老大你一命,看来他那时是正赶来给庄渊拜寿的,就是不知道此人与庄家究竟关系如何了。”

    “老大,如果此人与庄家关系颇深的话,那我要不要趁早将他给”

    粗犷大汉没继续说下去,但眼中那一抹狠辣与杀机,已经让美妇知道了他的意思。

    “这倒不用。”

    美妇想了一会儿,便轻轻摇了摇头,“我今天的目标是庄渊,其他的人,暂时不管。”

    “再说,就算这人与庄家交情莫逆,但我出手之后,庄渊必死无疑,就算此人医术再精湛又如何,一样回天乏力。”

    粗犷大汉一听这话,咧了咧嘴,“说的也是,他小小一个医生,翻不起多大浪花。”

    若是赵大宝听到此二人的对话,就会发现他确实与两人有过一面之缘,那美妇正是那天他在高速公路上救过的伤者之一,只不过当时她甚是狼狈,衣装方面也比较普通,远远不如现在这般惊艳。

    至于开车的粗犷大汉,则是那光头佬易容的。

    这也不奇怪!

    光头佬的造型太奇特,容易引起人注意,易个容方便行事。

    “老大,庄家为了确保今天不出事儿,暗中的安保力量可不弱,你真的要自己动手?”

    心思不再关注赵大宝后,光头佬又想起此行任务,便道:“而且,你说你动手就动手吧,干嘛还要将真容现出来,却反而让我们都易容起来?”

    “这样一来,就算得手了,将庄渊干掉,你自己不也暴露了吗?”

    光头佬一直都大大咧咧的,但对于自己这个老大,倒是真心的追随左右,也非常为她安危着想。

    外人都说黑凤凰如何心狠手辣,可只有他们这些真心的部下才知道,黑凤凰对自己人那是相当好的。

    其他的不说,就比如福利,比其他几个分堂的人,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我为了这一天,准备了这么久,当然要我自己动手。”

    美妇黑凤凰面容平静,但淡淡的言语中,却透着冷若冰霜的杀机,“我在母亲坟前发过毒誓,一定要亲手在庄家后代面前杀了庄渊,以慰藉她在天之灵。”

    “这是我的个人恩怨,不是朱雀堂的事情,你们能不牵扯进去,就别牵扯进去,免得麻烦。”

    一听这话,光头佬不乐意了,大为不满的道:“老大,你说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什么叫你的个人恩怨?咱分堂唯你马首是瞻,你的个人恩怨,就是咱分堂所有人的恩怨。”

    “何况,麻烦算什么,整个华夏地下世界,除了青龙、白虎与玄武,谁敢找朱雀的麻烦?吃了熊心豹子胆差不多!”

    光头佬确实有这种底气!

    放眼整个华夏,朱雀都是那种排在顶尖行列的地下势力,与其他三大堂号称地下四大王者势力。

    哪怕是白道,有时候,也退避一二。

    要不是这次黑凤凰非要以这种光明正大击杀的最冒险的方式复仇,他直接布置下去,让玄冥堂内的杀手们行动,都不用几天,别说是庄渊这老不死的,就是整个庄家的人,都死的干干净净。

    “行了,光头佬你少废话。”

    黑凤凰冷冷的看了一眼光头佬,“其他三大堂不找麻烦,但朱雀堂内部看我不顺眼的人,多了去了,尤其是八大分堂中的暗夜堂堂主夜莺。”

    “这一次高速公路上的惨烈车祸,按照你查出来的那点蛛丝马迹,我估计就是夜莺这女人出手的。”

    “等这次回去之后,你再好好的查查,我的行踪,知者甚少,我有点怀疑我们玄冥堂内部出了奸细了。”

    “还有,前两天不是有人闯进刺刀帮吗?搞不好是白虎的人过来调查了。”

    “这里是白虎的势力范围,一年前为了方便行事,我派人进来建刺刀帮,这种行为已经算是过界了。”

    “所以,今天过后,刺刀帮也就没存在的必要了,立刻就地解散,精英人员,化整为零,撤回到我们的地盘,免得引起白虎与朱雀的纷争。”

    “否则,到时候惹来魁首的怒火,那可就真的麻烦了。”

    光头佬一听这话,也是脸色一变,立马应声下来,“老大,你放心,这事儿我肯定办妥,绝不马虎。”

    那暗夜堂与夜莺都不可怕,但朱雀魁首那就真可怕了,一旦魁首真的动怒了,别说他这些主要精英,就是他老大身为朱雀八大分堂堂主之一,也是说处死就处死了。

    华夏地下世界,流传着一句话魁首一怒,命如草芥!

    说的就是青龙、白虎、玄武与朱雀四大魁首!

    这四个人是站在整个华夏地下世界最顶尖的人物,没有人见过他们的真容,但对于他们的手段,反正能了解到一点信息的人,无不胆寒心颤,惊恐万分。

    “行了,不谈了,过一会儿,等庄渊出来了,见机行事。”

    待光头佬将宾利停好后,黑凤凰就打开车门,下来了。

    见此,光头佬也是紧随其后。

    对于这两位煞星的到来,赵大宝现在还一无所知。

    此刻,他已经是来到了后山。

    比他先前预料的情况要好些,在这儿,他开启小天眼术,能够看到云梦处庄渊所居住的。

    不过,让他感到困惑的是,仔细查探了一圈儿,他并未发现什么罕见的宝物。

    “云伶,是你感觉出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