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512章 隐门中人?

    古时候,做寿规矩,很是讲究。

    尤其是富贵人家,更是如此了。

    富贵人家做大寿,是十分隆重的,事先要向亲朋好友发请柬,一般要提前三天,做寿的时间是一天,有的在家里办,有的在饭庄办。

    在家里办的,要在院中搭棚,夏天搭凉棚,冬天搭暖棚,棚内挂上八扇屏,上边有三国、水浒等故事的图案,棚上的玻璃窗上还要贴上大红的寿字、彩色的寿桃和大红框。

    如果是给老太太做寿,则要贴五福捧寿的图案,中间是一个圆形的寿字,四周围绕着五只彩色的蝙蝠。

    棚外还要搭起红、黄两色的喜庆牌坊,或者是红、黄两色的彩球,棚内摆放茶桌。

    亲朋好友在接到请柬后要准备寿礼,礼物中必有寿桃、寿面、布匹及带寿字的糕点等。

    其中,布匹也称为寿帐,均挂在院中天棚四周以向客人展示,寿帐上写些吉祥语和被送者、送者姓名,送给男子常用仁者有寿、贵寿无极等词语,送女子则用蓬岛春蔼、寿域开祥等词语。

    寿堂一般设在堂屋,正面挂寿帘,两旁配有对联,书些如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等古语。

    八仙桌上摆有香炉、蜡千、寿蜡、本命延年寿星君神,以及黄钱、纸元宝、千张,使之下垂供案两旁。条案上摆寿桃、寿面等寓意长寿的食品。

    在案上的桌围子是红底,上边绣上圆形的寿字或者是鹤、鹿、青松等图案。

    寿星老儿身穿带有福寿图案的袍褂坐在太师椅上,接受家人和亲友的叩拜,晚辈一般都是磕头、跪拜时说一些吉利话,平辈人叩头时寿星老儿要站起来做出用手搀的动作,表示请对方免礼。

    如果是长辈,只需拱手,受贺人还要主动让长辈坐在自己受贺的座位上,给对方磕头。

    受贺者的晚辈家人站在寿堂两侧,对前来拜寿的亲友一一还礼。

    做寿当日的中午、晚上,主人要摆下寿宴招待亲友,从高档的燕翅席、海参席到普通的酒席都可以,但主食必须是面条,称之为长寿面。

    还要请艺人表演,表演品种有京剧、各种地方戏、各种曲艺、杂耍、皮影戏等。

    此外,还有寿诞放生、红事白办、预修冥府

    总而言之,各种繁文缛节,多不甚数,无比讲究。

    但在如今,随着社会的进步,时代的发展,很多礼节已经不那么繁复了,只留下一些风俗核心的礼节。

    比如庄家,就并没有要求众宾客必须当面向庄老爷子跪拜祝寿,而仅仅是庄家自己人向老爷子行大礼贺寿就完事了。

    “感谢诸位前来给老朽贺寿。”

    庄渊没有坐在太师椅上,而是在庄云箐的搀扶下,走了出来,环顾众人,道谢起来。

    老人家已经八十岁高龄,说话声音自然不可能让全场人都听见,但庄家人早有准备,已经配了扩音设备。

    也因此,全场的人,都清楚的听到了老爷子的声音。

    赵大宝望了过去,打量着这位老人,发现他虽然须发皆白,皱纹深深,但精气神看上去还不错,甚至能用精神矍铄来形容。

    有如此精神,也难怪以八十岁的高龄,还能执掌庄家而未退休。

    就在他暗暗感叹时,突然,一缕若有若无的杀气,从旁边不远处的餐桌上传来。

    霎时间,他眉头一挑,就望了过去。

    但几乎就在他寻觅杀气源头时,那缕杀气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看来被隐匿了。”

    赵大宝的眉宇凝蹙起来,他不觉得自己感应错误,笃定在这些宾客之中,藏着居心叵测之辈。

    而且,是冲着庄渊老爷子去的!

    如若不然,不会老人家刚出来,就泄露出了杀气了。

    “预估有误啊,那个赵大宝,不简单!”

    距离赵大宝不远处的一个餐桌上,一身华贵着装、气质雍容典雅的美妇黑凤凰心中一凛,小心的收敛起了身上的杀气。

    她与庄渊仇深似海。

    要不是答应过母亲,在庄渊八十岁之前,不来找这家伙麻烦,她肯定早早的就来取走庄渊的狗命。

    也幸好庄渊命够长,竟然真的活到八十!

    如此,她才有机会,亲自来取庄渊狗命!

    由于记恨了太久,这不,庄渊一出来,她就控制不住,身上的一丝杀气,泄露了出来。

    没想到第一个感应到的,竟是先前她关注但并不在意的青年神医赵大宝!

    要知道,光头佬可就坐在她的身边,都没察觉到她身上的杀气。

    仅仅从这一点,她就判断出来,赵大宝绝非等闲之辈!

    若非她隐匿的够快,说不定,这一会儿,赵大宝已经将她给揪出来了。

    即便如此,她的大致方位,也被赵大宝掌握。

    接下来,这家伙肯定会格外留心注意。

    她想要杀庄渊,看来有点难了!

    “老大,怎么了?”

    看到黑凤凰神色有异,化妆易容的光头佬,不禁压低了声音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嗯!”

    黑凤凰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以仅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将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

    随后,她想了想,便是交代,“待会儿你注意一下那个赵大宝,必要时刻,阻拦一二。”

    “明白!”

    光头佬点了点头,保证的道:“兄弟们都在,等下一动手,肯定让老大你没有任何干扰的去杀了庄渊那老不死的!”

    这时候他再想提前处理掉赵大宝已是不可能,只能在黑凤凰出手击杀庄渊时,随机应变,见招拆招。

    就在两人暗暗交谈时,庄渊却不知危机逼近,依旧在与众位宾客说着一些话。

    说完了一些客套的话,这时,庄渊话音一转,说道:“老朽年事已高,转眼间,已是八十岁了,无论心体力,还是精力,都不比当年了。”

    “所以,在今天这个日子里,老朽决定将一切放下,不再操劳家业,让子女去处理。”

    “继承人的培养,老朽早有进行,膝下四子一女,能力皆为不俗。”

    “但一家之掌舵者,必须有大能力、大毅力、大气魄,而由于种种原因,想必诸位也知道,老朽主要考察的还是老大庄云清与老二庄云风。”

    “而经过这些年的考量,老朽的心中已有选择,那就是”

    说到这,庄渊话音一顿,目光望向二子。

    庄云清与庄云风听到这,心神都是紧绷,也与父亲直视。

    其中,庄云清脸容镇定,虽然很期盼自己获得父亲最终认可,掌舵庄家,但如果真的落选,他也没有异议,父亲一生慧眼独具,他的选择,肯定是正确的。

    不然,也不会白手起家,将庄家发展如此地步,成为台安市第一家族。

    相对而言,庄云风就比较紧张了。

    他这么多年也努力表现,但各个方面,都隐隐略逊色于庄云清一筹,并不占什么优势。

    再加上如庄少游、赵大宝、邢佳颖、庄少康等小辈的恩怨与影响,他的劣势更加大了。

    庄少康更是紧张。

    这也难怪!

    假如庄云风获得了老爷子的认可,成为下任庄家家主,那庄少康的地位,在整个庄家,会大大提高,便可以在庄少游面前扬眉吐气了。

    而且,庄云风如果成了下任家主,那庄少康在未来执掌庄家的几率,也是很大的。

    这是关乎庄少康切身利益的事情,紧张一点,也不稀奇!

    庄云明、庄云亮、庄云箐、庄若芸等庄家人,听到老爷子的话,也都一个个翘首以盼,等待老爷子宣布决断。

    至于赵大宝、尤凯源等宾客,也是不再说话,静静等待起来。

    就在众人注意力都放在等待庄渊宣布庄家下任继承人时,一声突兀的笑声,在筵席场外传来。

    “庄老爷子,东方笑代义父贺寿来迟,还望恕罪。”

    笑声尖细,似男非男,似女非女,很是妖魅。

    伴随着这妖异的笑声,一行人大摇大摆走来,为首的一人,是一个男子,但面庞白皙秀美,身姿高挑妩媚,浑身上下透着一种阴柔的气息。

    正是那天赵大宝追击刺杀庄少游与邢佳颖的凶手,却最终因禁言秘术而没发现的墓后主使妖异青年!

    “你们是什么人?”

    庄云清一看东方笑一行人,便知道来者不善,当即面色一沉,问了起来。

    庄云风等庄家之人,都是眉头一皱,心中升起一股怒火,在老爷子大寿的时候,竟然还有人敢前来闹事,将庄家放在眼里了吗?

    其中,庄云风更是直接打了一个手势,让一直在不显眼地方待着的一众安保都站了出来。

    “这些人是谁?”

    “胆子真大啊!”

    “东方笑,没听说这号人物啊?”

    “他口中的义父又是谁?”

    众位宾客一阵哗然。

    赵大宝也是目光一凝,看到东方笑一行人时,他就有一种直觉,这些人都不是善茬。

    其中,尤以那个东方笑为最!

    在这妖异青年的身上,赵大宝隐隐感觉到了一种能量。

    “是隐门中人吗?”

    赵大宝心中大为警惕,这还是他第一次碰到除了云伶之外,体内也拥有奇异能量的人。

    所有人都很紧张,但唯独庄渊老爷子镇定自若,仿佛对东方笑一行人的到来,早有预料一样。

    只见老人家脸上露出一抹追忆,接着便是对东方笑淡淡的问道:“你义父魏煦现在身体还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