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514章 庄渊死了!

    冰冷的声音中,带着浓浓恨意。

    说这话的人,正是一身贵妇装扮的黑凤凰!

    黑凤凰此行,是为母报仇!

    对当年之事,她知之甚少,只知道母亲魏子卿在十年前独自一人来了一次台安市庄家。

    本来说好要待一段时间的,但不知为何,竟是当天早上去,当天晚上回来了。

    黑凤凰清楚记得,当母亲赶到家时,已是深夜时分了,整个人状态极差,披头散发,双眼血红,戾气深深。

    在那之后,母亲比更郁郁寡欢,脾气也愈发暴躁了,一言不合,拔刀相向。

    这倒是没什么!

    她母亲是当年朱雀玄冥堂堂主,因为终生未婚,却独自带着她一个女儿,外加行事风格狠辣无常,人送外号黑寡妇!

    杀几个触她霉头的人,根本是稀疏平常的事。

    真正的问题在于,本是身体健康的母亲,自庄家之行后,却是一落千丈。

    一年时间不到,郁气凝结不散,无奈抱憾而亡。

    时至今日,黑凤凰犹自记得母亲临终前那三声透着无尽不甘的嘶吼声,“庄渊,庄渊,庄渊!!!”

    黑凤凰很想知道那一次庄家之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也在母亲生前询问过多次,但母亲却没说,只让她在庄渊八十岁之前,不许找他麻烦。

    甚至,为此还逼她发了毒誓!

    要知道,她母亲对别人心狠手辣,喜怒无常,但对她却一直宠爱有加,从小到大都没有责骂过一句。

    可是,为了一个庄渊,竟逼她发毒誓。

    出于对母亲的尊重,她在母亲逝去之后,信守承诺,没有立刻找庄渊麻烦。

    而是一直等到今天,庄渊八十大寿之际。

    她没法再等下去了!

    这十年来,日日夜夜,她的耳边似乎都回响着母亲临终前那三声带着无尽不甘的嘶吼。

    她虽然很想弄清楚当年的事情,但心中却更想着立刻杀了庄渊,让这老家伙可以下去陪她母亲!

    杀母之仇,不共戴天!

    也因此,她今天是抱着哪怕死也要在庄家后辈面前轰杀庄渊的心来的!

    她要让庄云清等人尝一尝她这十年来体验到的痛苦,更要让庄渊为他当年对她母亲犯下的罪行偿还恶果。

    本来这事没那么简单!

    毕竟,她选择光明正大的刺杀庄渊,庄家那明里暗中的安保人员,也不是吃素的。

    但仿佛是她母亲魏子卿的在天之灵,保护她一样,竟是在她伺机而动时,派来了一支她也意料不到的神助力。

    东方笑一行人!

    由于他们的牵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去了。

    而这,无疑是她出手的最佳时机!

    所以,在一瞬之间,她果断出手,取出一柄短刃,凌空一甩,正中庄渊!

    “拦住他!”

    黑凤凰的眼角余光,看到了赵大宝逼近,但是却没有去管顾,只冷冷的说了一句。

    随后,她便是极速向着瘫坐在地的庄渊掠去。

    “休想!”

    察觉黑凤凰的意图,赵大宝重重的一哼,想要变幻方向,阻拦下黑凤凰。

    然而,就在这时,一声狞笑,传了过来。

    “臭小子,此事与你无关,敢打搅我老大的好事,我光头佬拧断你的脖子。”

    光头佬在黑凤凰一声令下之后,就立刻冲着赵大宝迎击了过去,他的任务是给黑凤凰拖延时间。

    就在狰狞笑声间,他已如坦克一般,朝着赵大宝横冲直撞而去。

    咔咔咔

    光头佬在冲掠中,身形似乎凭空涨了些,更加的威猛霸气,凶悍的气息弥漫。

    隐隐之间,他的体内,居然也有一股力量在涌动。

    除了光头佬外,在众宾客之中,突然也窜出了不少人,与光头佬合围赵大宝。

    一时之间,赵大宝淹没在光头佬等人的人影之中。

    而有光头佬等人帮忙,黑凤凰几乎畅通无阻,很快来到庄渊的身边。

    “你是谁?”

    庄云清面色惊变,“保镖,保镖在”

    他正疾呼保镖,但是抬头一看,才发现午宴现场已经一片混乱,那些安保人员也不知道怎么的,与其他一些贺寿宾客打了起来。

    指望不上安保人员,他就猛的冲上前来,想要拦截下黑凤凰,“我不管你是谁,不许伤害我爸!”

    这时候,兄弟齐心便显现出来了。

    甭管以前有多少内斗,在面对外部敌人时,庄云风义无反顾的站在了庄云清的身边。

    庄云亮现今双腿恢复,这会儿也是冲了上来。

    与此同时,他也是对身后的庄云箐、庄若芸等人说道:“快带老爷子后退!”

    变故发生的太突然了,他们根本来不及反应!

    身中黑凤凰凌空飞刃,老爷子还能不能扛住,犹未可知。

    他在刚才的仓促之间,只是将赵大宝送上的最后几滴生命之水全给老爷子用上了,希望老爷子能够挺过这一关。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要他们兄弟几人能够拦下黑凤凰再说!

    但这可能吗?

    黑凤凰望着如临大敌的兄弟三人,不禁冷冷一笑,“兄弟情义倒是很感人,但你们能拦得住我吗?”

    嘭嘭嘭!

    几乎不费吹灰之力,黑凤凰三下五除二,将庄云清三人撂倒。

    论经商,论权谋,她自认不是庄云清等人的对手。

    可是,论武力,庄云清等人来一打,也不够她一人瞧的。

    “大哥!二哥!四哥!”

    看到自己三个哥哥眨眼间就倒在地上,生死不知,庄云箐顿时面色煞白,失声疾呼,但动作却不慢,与庄若芸一起,搀扶着老爷子,想要抓住三位兄长好不容易拖延的一点时间,将老爷子带到安全的地方去。

    “爷爷,快走。”

    庄若芸哪里经过这般阵仗,早被这突然的变故吓懵了,只下意识的带老爷子逃命。

    但黑凤凰速度太快了!

    数个呼吸之间,她已经站在庄渊、庄若芸、庄云箐三人身前。

    “云箐,若芸,停停下来。”

    生命之水的恢复效果自然毋庸置疑,再加上黑凤凰本就没准备立刻致命,所以,仅仅经过这么一小会儿的时间,庄渊的伤势已恢复的七七八八。

    阻止了庄云箐与庄若芸的徒劳之举,庄渊这才打量着冷若冰霜的黑凤凰,问道:“魏子卿是你什么人?”

    “她是我母亲!”

    “你是她女儿?”

    庄渊惨白着脸,微微点了点头,“已经这么大了啊!”

    仔细端详着黑凤凰,庄渊几度欲言又止,之后才问道:“子卿她已经走了?”

    “十年前,她来找过你一次!”

    黑凤凰冷冷的盯着庄渊,哼道:“但第二年,她就带着不甘走了。”

    “唉!”

    庄渊重重一叹,片刻之后,才缓缓道:“你想替子卿讨公道,无可厚非,但别再伤害他们了。”

    说着,他指指庄云清等人。

    “都是一家”

    “给我闭嘴!”

    听着庄渊说前几个字,黑凤凰脸色已然大变,当即怒叱的道:“我做事不用你指挥,去给我母亲陪伴吧,生前做不到的事情,你死后永远偿还吧!”

    说着,纤纤素手,迅猛如电,猛的拍出。

    “不要!”

    “你敢!”

    庄若芸与庄云箐怒声疾呼,想阻止却根本来不及反应,等她们回过神来时,黑凤凰已重重一掌,拍在庄渊的脑门上。

    嘭!

    只听一声闷响,庄渊脑门一凹,当场头破血流。

    紧接着,他的身体向后面一倒,没了呼吸。

    “就这么死了”

    亲手击毙了庄渊,黑凤凰一阵恍惚,觉得有点不真实。

    毕竟,十年的心愿,就这么了结,一块巨石陡然间落地,她心中有点空落落的。

    就在她怅然若失时,一个仓惶的惊恐声,传了过来,“老大,快走,点子扎手啊!”

    是光头佬!

    此刻,他的易容已然不见,一身衣服支零破碎,身体多处出现伤口,样子要多狼狈,就有多么狼狈。

    “嗯?”

    看到光头佬的狼狈状,黑凤凰顿时便是一惊,抬头向外望去,心中更是震惊。

    只见午宴现场早已一片狼藉,一些个不相干的宾客,这会儿早已逃到一边,眼下就一群人在围攻一个人。

    赵大宝!

    但令人惊恐的是,赵大宝虽然是以寡敌众,可优势却偏偏在他这边。

    那些她一年前就悄悄安排进台安市组建刺刀帮的好手,今天都秘密更换了各种身份,乔装易容成了庄家部分宾客,混了进来。

    为的就是给她打掩护,方便策应。

    但这些人却全然不是赵大宝一个人的对手!

    不!

    应该说完全不是一招之敌!

    只见赵大宝如战神附体,几乎在每一个呼吸之间,都能放倒一人,甚至是好几个。

    刺刀帮的这些精英好手,那都是白银级别之上的,可在赵大宝面前,如土鸡瓦狗一般,不堪一击。

    “滚!”

    被刺刀帮拖这么久,赵大宝终于暴怒了,不再留手,将长生诀催到极致,灵力运转,一掌挥出。

    轰!

    刺刀帮众精英只觉一股排山倒海般的气浪袭来,还没来得及发出惨叫,一个个就都昏死过去。

    击退这些人之后,他抬眼环顾四周,便看到黑凤凰带着光头佬正在向外逃离。

    他正要追击时,庄若芸的哭声,便是传了过来,“大宝哥,快救救我爷爷,还有我爸、二叔、四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