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518章 没有赢家!

    庄渊这次真的死了!

    整个庄家,沉浸在悲伤中,也忙于治丧中

    此外,不出庄老爷子预料,魏煦的人确实对庄家的产业展开了进攻。

    但由于老人家的缜密布局,庄云清等人在以雷霆手段清洗了内部奸细后,依靠将计就计之策,在引君入瓮之后,来了个瓮中捉鳖。

    最终,庄家成功捣毁了魏煦的阴谋,化解了危机。

    也在此时,庄少游已经苏醒,得知老爷子去世了,更知晓老人家走之前最遗憾的是没能再看到他一面,顿时就懊悔不已,拖着重病之躯,赶来送老人最后一程。

    火葬!

    至于赵大宝,却没再逗留。

    依循庄老爷子的遗嘱,他顺利的进入地下室,拿到了冰棺美人云梦的尸体。

    随后,他陪着庄家众人将老爷子送入火葬场。

    接着,便是通过金钱八卦筮法与小天眼术,占卜出了魏煦与邢佳颖的下落,寻了过去。

    须弥芥中。

    一具冰棺,凭空悬浮。

    云梦的尸体静静的躺在其中。

    云伶白衣如雪,伫立在冰棺旁,上下打量云梦。

    突然,她双手掐着一道玄奥的法诀,接着便见一道华光闪过,遁入云梦的尸身中。

    嗡嗡

    宛如一阵光波荡漾。

    旋即,一道虚无飘渺的光影,便从云梦尸身上坐起。

    这是云梦残存的魂魄,如今被云伶给唤醒了。

    “你是”

    云梦残存的魂魄沉睡太久,刚刚被唤醒,还有点迷糊。

    但很快,她就一阵恍然大悟,不待云伶回答便道:“是你啊,需要我尸身的天音族人!”

    “是我!”

    云伶点了点头,“你的修为太低了,却妄动秘法,否则,也不至于沦落这般田地。”

    “我知道!”

    云梦不置可否,脸上闪过无奈,“当时我刚刚觉醒天音血脉,知之甚少,不知道催动秘法的代价,竟是将我所有的生命之力耗尽,好在我占卜到了一些未来发生的事情”

    说到这,她才想起庄渊与魏煦两人的恩怨。

    “这已经是几十年后了吗?”

    云梦看了一下四周,幽幽问道:“可否告知庄渊与魏煦的现况如何?”

    “庄渊已经死了,魏煦还不知道。”

    云伶也知道详情,当下,将情况说了一遍。

    听完之后,云梦轻叹,“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如若不然,他俩应该会成为一辈子的兄弟。”

    静默了片刻,她才继续道:“不知能否再提一个请求?”

    “你说!”

    “让我再持续一段时间,我想跟魏煦见上一面。”

    云梦沉吟片刻,便轻点了点头,“可以,但你与她说话时间不能太久,因为我现在仅仅是元神状态,也很虚弱。”

    “谢谢,能了结心愿就可以了。”

    云梦冲着云伶深深鞠躬,以示感激。

    随后,两人就不再说话,节省能量,毕竟,两人现在都是魂灵状态,一举一动,都要消耗灵魂之力。

    对于须弥芥内的情况,赵大宝也是有感应的。

    不过,他就没有参与进去了,因为这会儿他已经来到台安市南边郊区一座颇为隐蔽的幽静庭院中。

    “站住,你是谁?”

    庭院的大门处,站着两个门卫,每一个都人高马大,浓眉大眼,身上流露出一种凶悍气息。

    “我找魏煦!”

    赵大宝抬眼看了一下面前这个庭院,面积很广,树木成瘾,虽不及庄家主宅,但风景也很不错。

    “你再说一次!”

    其中一个门卫怒眉一挑,一股煞气便是呼啸而出。

    门卫上下打量着赵大宝,只见他不过是毛头小子,竟张口就要找魏老爷子。

    这家伙绝对是来找死的!

    身为门卫,第一职责是守门大院安全。

    而第二职责,则是将一些前来找茬的苍蝇轰走。

    在门卫看来,赵大宝就是这种不知好歹的苍蝇!

    “趁着你五爷没发火之前,赶快给我滚,知道不?”

    自称‘五爷’的门卫瞪着铜铃大眼,冲着赵大宝亮起粗壮的手臂,冷冷一哼,“否则,我就将你的脑袋拧下来当球踢。”

    说着,他眼中泛着森冷的杀气。

    然而,他自以为凶神恶煞的一面,却没有让赵大宝任何顾忌。

    “我不想浪费时间,你赶快进去通报,就说我是赵大宝,带云梦来找他了。”

    赵大宝面色平静,淡淡说了一句。

    “呦呵,臭小子,还真跟我拽上了是吧?”

    ‘五爷’怒极而笑,哪里在乎什么云梦,当即就撸起了袖子,大步朝赵大宝走来,嘴中哼道:“既然你小子依旧不识好歹,我就让你知道嚣张的代价。”

    当即就是一记重拳,朝着赵大宝轰过来。

    见此,赵大宝眼睛一眯,终于没了耐心,也不见他如何活动筋骨,只是伸出手,轻轻的一挥。

    啪!

    他的手与‘五爷’在一瞬间触碰。

    下一刻,只听‘五爷’一声惨叫,整个拳头皮开肉绽,鲜血淋淋之间,都可以看到里面的指骨尽碎。

    “怎么可能?”

    另外一个门卫见此,顿时就张大了嘴巴,震惊不已。

    他本来还想提醒‘五爷’教训一下赵大宝就可以了,不要闹出什么大事。

    哪知道他还没出声,就看到赵大宝以摧古拉朽的粗暴方式,将‘五爷’的手给废掉了。

    别看‘五爷’是个门卫,但其实也不是一般人啊,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狠人,在他手上折戟沉沙的好手,不在少数。

    后来由于‘五爷’的表现好,才有资格来给魏老爷子看门。

    面前这青年看起来年纪轻轻,却这么容易让‘五爷’败北,难不成是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这个门卫面色一变,“小子,赶来魏宅闹事,你给我等着啊!”

    当即顾不得‘五爷’,便向院内匆匆而去了。

    “看来是无法平静的进去了。”

    赵大宝眉头一皱,但脚下却没迟疑,自顾自的走进去。

    他的身后,是垂着手,痛吟不已的‘五爷’。

    信步在庭院中,赵大宝凭着感觉,向着最深处不疾不徐的走了过去。

    当还没走几步,一群人就围上来,其中就有那名门卫。

    见此,赵大宝面色不变,只是如狼入羊群一般,冲掠而去。

    一时间,人仰马翻,惨叫一片。

    与此同时。

    庭院深处,议事大厅。

    一名下属迅速将前面的情况说了一遍。

    “赵大宝来了?”

    说话的是主位上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他的精神不是太好,看起来有点行将就木。

    不过,他的眉宇间还是能够看出一股桀骜不驯与凶狠乖戾。

    此人正是魏煦!

    “你这男朋友,来的挺快啊,而且,就像东方笑说的,实力确实很强,我的人完全挡不住。”

    魏煦淡淡一笑,望向旁边坐着的一个娇俏美女,邢佳颖。

    “他知道我在您这儿,肯定就会来找我了。”

    邢佳颖拂了拂耳鬓青丝,嘴角泛着一抹笑意。

    当初她突兀离去,是收到魏煦威胁,说是要在庄渊的寿诞上制造一场杀戮,除非她立马过去,否则不能够避免。

    此外,还不能泄露任何消息,不然立刻执行杀戮计划。

    邢佳颖思索再三,还是依言前往了。

    当然,她敢以身涉险的原因,还在于魏煦派人送来了一张云梦的照片,看着照片上那个与她长的非常相似的女人,她直觉魏煦并不会伤害他。

    果然,她来到魏煦这儿后,完全被以礼相待,仅仅是陪魏煦聊聊天,听一听他的过往。

    纵然她觉得魏煦有点偏激与极端,但本质上,魏煦只是一个人生失意的可怜人!

    魏煦也将所有针对庄家的计划与她说了。

    对此,邢佳颖自然很震惊,但也做不了什么,也不想去做什么。

    原因很简单,魏煦罹患重病,命不久矣。

    甚至,要不是她将赵大宝那株近两百年的野生人参给魏煦续命,他可能比庄渊还先走一步。

    人之将死。

    一场横跨数十年的恩怨,若不让他去了结,邢佳颖都觉得自己太残忍。

    于是,她完全就当了一个旁观者,默默看着一切发展。

    最后的结局,让她欢喜,也有悲伤。

    喜的是庄老爷子技高一筹,庄家平安无事。

    悲伤的是魏煦功亏一篑,这一生注定逊色庄渊一筹,无论感情,还是事业,都是如此。

    不过总的来说,在邢佳颖看来,无论魏煦,还是庄渊,抑或云梦,三人之中,没有赢家!

    毕竟,两人都没能陪着心爱的人白头偕老。

    “庄老头死了,我也失败了,再争斗下去,没什么意义。”

    魏煦轻轻一叹,望着身边众人,说道:“任白、东方笑、月牙我先前与佳颖说的,你们都听见了,如果想跟着她的,以后就好好帮她,邢家背景深厚,可以做你们的靠山。”

    “当然,年轻人,有朝气,有拼劲,你们也可以自己去闯荡,全看你们自己决定吧。”

    “以后想跟着佳颖的,就留下来,不想追随佳颖的,现在就从后门走吧。”

    话音落下之后,堂内一阵沉默。

    过了片刻,东方笑、任白等人,齐齐走上前来。

    “老头子,虽然你这人挺残忍的,但还是感谢你的养育与造就之恩,否则我东方笑许多年前就已经饿死街头。”

    东方笑脸上不再有妖异的笑容,只是泛着一抹感伤,“你多保重,最后一站,我就不送你了。”

    说完,很干脆的走了。

    “义父,珍重!”

    任白望了望魏煦,跪下来深深行礼,之后也带着伤感,走了。

    一个又一个的人向魏煦辞别,离开。

    片刻之后,偌大的议事大厅内,只剩下魏煦、邢佳颖与月牙了。

    也在这时,赵大宝走进了议事大厅,望着佳人那熟悉的面庞,不禁轻轻一笑,“佳颖,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