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519章 情为何物!

    “大宝!”

    邢佳颖看到赵大宝到来,当即微微一笑,轻轻迎了上来。

    “没事吧?”

    赵大宝上下打量了一下邢佳颖,发现女人安然无恙,这才松了一口气。

    “我没事。”

    邢佳颖颇为愧疚,“对不起,我突然离去,让你担心了。”

    “还说这个做什么,你平安无事就行了。”

    赵大宝亲昵的捏了捏邢佳颖的瑶鼻,旁若无人。

    恩爱之状,羡煞旁人。

    随后,他才望向了主位上的魏煦,本想立刻行礼的,但这时,他注意到魏煦身边的月牙,不由惊奇道:“是你啊。”

    初来台安市的当晚,他深夜出去给邢佳颖买麻辣烫,偶然击退刺刀帮的人,救下的少女,正是面前的月牙!

    “嗯,是我,我叫月牙。”

    月牙知道赵大宝认出了自己,轻轻点头,感激的道:“那晚谢谢你的救命之恩。”

    说着,她望了望自己的义父。

    “赵先生,我知道您所为何来,但我恳请您高抬贵手。”

    月牙九十度弯腰,冲着赵大宝深深行礼,近乎哀求的道:“我义父早已罹患重病,命不久矣,如今多年布局,也被庄家破解。”

    “至于武力上,外面那些人都是我们最精英的手下了,但您也亲自试过了,完全不是您这位炼神境界的大师对手。”

    “所以,有您在,我们自然不会再对庄家有任何威胁,还请您”

    月牙还想请求一二,但就在这时,魏煦说话了。

    “小月牙”

    魏煦眉头微蹙,摆了摆手,示意月牙退下。

    然后才望着赵大宝,好好的端详了一番,这才满意的笑了笑,“赵大宝是吧?你的情况,我听佳颖说了,你很不错,虽然出身差了一些,不过潜龙在渊,终会一飞冲天。”

    “我与庄家的恩怨,你肯定也知道了,庄渊已死,我再活着,也没任何意义。”

    “你想做什么,就尽管来吧。”

    虽是枭雄迟暮,但魏煦说话时,还是一脸无畏,浑身上下,尽是豪迈。

    迎着魏煦灼灼的目光,赵大宝轻轻的摇摇头,“我想魏老您误会了,我此行确实是庄老爷子之请,但他老人家也只是希望我保庄家平安而已。”

    “如今既然您一方已经不具备威胁庄家的实力,也不再有了这个心思,我自然不会再为难您老人家了。”

    “而且”

    赵大宝望了望身边的佳人,淡笑着道:“恐怕我想为难您,佳颖也不会同意。”

    假如邢佳颖在魏煦这儿受到了不公的对待,那就算天王老子求情,赵大宝也会将魏煦一干人杀个一干二净。

    但很显然,正如庄渊先前跟他说的一样,在魏煦这儿,邢佳颖并无受到任何的损伤。

    否则,刚才女人在看到他时,就不是一脸笑容相迎了,而是第一时间道出自己所受到的伤害。

    看到赵大宝并不想动用极端手段,月牙紧绷的俏脸,终于露出了笑容,“赵先生,谢谢您,您真是一个好人!”

    说着,连连鞠躬,感激不已。

    魏煦也有点意外,但也没有太在意,他的身体早就病入膏肓,如果不是那株近两百年的野生人参续命,这会儿他已经命赴黄泉了。

    不过即便是这样,他也活不了多久。

    “赵大宝,既然你不想要我这条老命,那你就带着佳颖离开吧,好好待她,不然我做了鬼,也会来找你的。”

    魏煦平静说道。

    但言语中,依旧可看出他的禀性,桀骜乖戾,霸道狠辣。

    然而,就在他话音落下的瞬间,一个淡淡的熟悉声音,就在他的耳中响起来,“魏煦,几十年了,你的性格还是这样啊,一点没变。”

    “谁?”

    魏煦浑身一颤,面色一变,有点佝偻的身躯猛的站了起来,目光死死的盯着赵大宝前面一道缓缓现出的有些虚无的倩影。

    “是我,好久不见啊。”

    云梦的残魂,借助云伶的元神之力支持,这会儿终于勉强能够现了出来,但仍旧如残烛灯火,随时可能湮灭。

    “云云梦!”

    魏煦‘蹬蹬蹬’几步冲了过来,想要抱住云梦,却扑了个空。

    下一刻,他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不禁老泪纵横。

    “唉!”

    云梦轻轻一叹,伸出了手,做出了替魏煦擦拂眼泪的动作,“你啊你,让我怎么说你好呢!”

    魏煦依旧热泪纵横,苍老的手,虚握着云梦的手,深情道:“能再见到你,实在太好了,你是来接我的?”

    “算是吧。”

    云梦脸上露出一抹浅浅的笑容,“幸亏有赵大宝与云伶前辈相助,我这残魂才能与你再次相见。”

    “这一辈子,因为我的缘故,让你与庄渊都过的不好,也让小辈们看了不少笑话。”

    “假如有下辈子,我们仨,不,应该还要再加上你妹妹魏子卿,就做亲兄弟或者姐妹吧,免得再因为情爱而生恨,如何?”

    魏煦点了点头,“好,反正能与你在一起,怎样都行。”

    “呵呵!”

    云梦仰头看看天,虚无的身影一阵摇晃,“时间也不早了,庄渊与魏子卿都在那边等我们呢,走吧,我们也去找他们吧。”

    “好!”

    魏煦轻轻颔首。

    随后,竟是真的握住了云梦的手,然后两人一起向着远处走去,直至消失在远方。

    “义父!!!”

    望着依旧站在原地,脸上挂着幸福笑容的魏煦,月牙‘噗通’一下,跪倒在地,泪水横流。

    她其实是为自己的义父开心的。

    毕竟,在义父生命的最后一刻,能见到心爱的女人来迎接他,并且能够一起携手奔赴黄泉。

    可是,看到往日对自己虽然严厉无比,但有养育再造之恩的义父逝去,月牙的悲戚之情,还是无法遏制的。

    赵大宝与邢佳颖两人对视一眼,都是唏嘘不已,庄渊、魏煦、云梦与魏子卿四人的恩恩怨怨,就此告一段落,这四个人谈不上谁对谁错,都是挣脱不出儿女私情的痴儿。

    不由自主的,两人都是想起了一句话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大宝,突然发现我们还真是幸福。”

    “是啊,我们一定要一直幸福下去!”

    赵大宝与邢佳颖彼此凝望,眼中满是爱意,两人的十指,也紧紧相扣。

    待月牙情绪稳定之后,两人才一起帮忙着料理魏煦的后事。

    期间,赵大宝与邢佳颖也返回庄家,说明了相关情况,将双方的恩怨,随着庄渊、魏煦、云梦与魏子卿的逝去而彻底尘归尘,土归土。

    将这一切料理完毕后,邢佳颖却还要再逗留一段时间,因为东方笑、任白等人虽然离去了,带走了各自名下大部分的产业,但魏煦还是有不少残存的产业留下。

    而这些,按照之前魏煦的意思,全都留给了邢佳颖。

    甚至,就连月牙以后也追随邢佳颖,成为她身边的贴身女保镖了。

    各种各样的残存产业交接,自然是需要时间来处理了,但赵大宝并不懂这些,于是就先踏上了返回的路。

    一个月后。

    清晨。

    朝阳初升,东来。

    青云峰之巅。

    赵大宝盘坐在崖石上,体内缓缓运转着长生诀,他的头顶上隐隐有一道气旋,四面八方的天地灵气被牵引而来。

    之后,被他全部吞纳进体内,炼化为玄妙的灵力。

    这种修炼,一直持续到太阳完全挣脱出水平线为止。

    “就差那一点点了。”

    赵大宝徐徐收功而起,脸上泛着一抹遗憾。

    他从台安市回来后,就一直潜心修炼,想要冲破屏障,达到炼气三层。

    然而,这最后一步,始终如拦路虎一样,将他卡的死死的,怎么也迈步过去。

    “看来靠单纯的炼气是没办法了,必须要想办法提升我的身体素质。”

    赵大宝眉宇间闪过一丝沉思。

    早在之前给秦兰药浴治疗时,他就有一种感觉,之所以迟迟不能冲破屏障,迈入炼气三层,原因不是他的灵力不够,而是身体素质不够强,无法承受突破后暴涨的灵力。

    尤其是经过这些天的苦心修炼,仍旧无法突破时,这种感觉就更强烈了。

    “可去哪里才能够更好的锤炼身体呢?”

    赵大宝颇为苦恼,他如今的身体素质,已经相当强悍了,像一般运动员,乃至士兵的训练之法,对他几乎没什么大的效果了。

    造化术医术篇中,倒是记载着一些淬体的丹药,但那些丹方中的药材,辅药且不说,主药无一不是罕见的百年老药,他短时间内根本没办法去搜集。

    就在他头疼不已时,脑海中响起了云伶的声音,“大宝,你可以去海底修炼。”

    “海底?”

    赵大宝眼睛一亮,当即心念一动,意识就进入须弥芥中。

    随后,他就看到云伶的元神凭空矗立,而在她的面前,则悬浮着一具身无寸缕的肉身,肌肤如雪,晶莹剔透,宛如一件艺术品一样。

    这正是云梦的尸身。

    不过,这些日子经过云伶不停的以玄奥神通炼化,眼下已经完全变得与云伶一模一样了。

    若是不知情的人,肯定就以为这是云伶原本的肉身了。

    很情不自禁的,赵大宝就赞道:“真漂亮!”

    但没想到,这一赞美,就坏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