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529章 一枚印玺!

    “你不慎闯进了一个风水阵,陷入了里面的幻境中。”

    迎着沐茜茜困惑的目光,赵大宝缓缓解释的说道:“我刚才将这个风水阵破开了,这样你才从幻境中脱离出来。”

    他对阵法的了解仅限于皮毛。

    按照正常情况来说,他想要找到此风水阵的阵心,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一时半会儿是找不到的。

    但他却懂得占卜。

    小天眼术固然在风水阵中受到很大限制,但与金钱八卦筮术结合起来占卜,效果却还是有一些的。

    可即便这样,受到的影响,却也是不小,他却接连占卜了四五次,这才准确的找到阵心。

    寻常的普通阵法,阵心都非常简单,但此风水阵不一样,还在阵心之处放了一件宝物来压阵。

    否则,若是没有宝物压阵的话,是无法让这般庞大的风水阵运转数千年之久的。

    不过,终究过去太长时间了,日月变迁,沧海桑田,风水阵周边的环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而且因为天地灵气变弱的原因,阵心处的宝物威力也在变弱。

    也因此,赵大宝仅仅是花费了一点力气,就将阵心处的宝物给收取了。

    而失去了宝物的压阵,此风水阵也不攻自破。

    “风水阵?”

    沐茜茜微微一愣,“我是误入了风水阵了?刚才的一切都是幻境?”

    “嗯,是的!”

    赵大宝点了点头,“你感觉怎么样?身体上有哪里不舒服吗?”

    说着,他上下打量了一下小妮子,发现她除了俏脸红扑扑的,其他地方似乎也没有什么损伤。

    “没没有!”

    沐茜茜赶忙摇摇头,避开赵大宝的目光,向着外面快步走去。

    就在她转身之际,她的一双美眸使劲眨了一下,一颗芳心,羞涩万千。

    羞死人了!

    刚才的一切,竟然是幻境!

    但所谓幻由心生,既然幻境能那么发展,主要还是由于她自己

    沐茜茜俏脸滚烫,羞愤难当,真想找一个地缝钻进去再说,毕竟,身为一个尚未出黄花大闺女,内心深处怎么可能想那种事情啊?

    哪怕对赵大宝再钟情,也不可以这个样子啊,她女儿家的矜持何在?

    一边羞赧不已的想着,沐茜茜一边加快脚步,生怕被赵大宝看穿了。

    与此同时,她也做了一个决定,幻境中的一切,必须烂在肚子里,谁都不能告诉,不然太丢脸了。

    尤其是赵大宝这货,绝对不能让他知道!

    不然,她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赵大宝了!

    “”

    望着仓惶离去的小妮子,赵大宝不禁一脑袋问号,“她这是咋滴啦?”

    愣了一会儿,他摇了摇头,也向外而去。

    ******

    秦朝古墓群边上,一群人围在这里。

    其中,有古老等考古工作者,也有如郑卫桦、张向荣等青山村村干部,以及众多的村民与游客。

    他们都知道了赵大宝与沐茜茜诡异消失的事情,这会儿都聚集在这儿,等待最后的结果出来。

    众人在等待时,反应各不一样,不时小声议论。

    “你说赵大宝能将茜茜救出来吗?”

    “不清楚啊!”

    “没想到世上真的有风水阵啊,我一直以为是传说的呢!”

    “可是不嘛!”

    “我觉得不一定是风水阵,有可能是闹鬼了,毕竟这附近好多古墓呢。”

    “闹鬼?扯淡吧你。”

    “切,说什么风水阵,难道不扯淡啊?”

    “貌似也对!”

    “是啊,无论风水,还是闹鬼,我感觉都迷信的很。”

    “还是先看着再说吧,管他迷信不迷信的,别闹出人命才好啊。”

    赵镇海、刘慧芳、孙玉香三人,也都闻讯而来了,脸上都是泛着担忧之色。

    罗熙也在人群中,拿着相机拍照,小心整理素材,以便稍后在自媒体与网络上对此事进行相关的信息报道。

    但更多时候,她还是经常关注前方出事的地点,希望能够看到赵大宝的身影出来。

    “大宝哥,你可别有事儿啊!”

    罗熙对于赵大宝,那是万分感激的。

    因为赵大宝的安排,她如今可以在家附近就有一份收入不菲的工作。

    而且,经过这么一段时间的工作,赵大宝还将她的工资涨了,再加上各种时不时的奖金,她现在一个月能够月入近万了。

    这是她以前想也不敢想的事情!

    哪怕是在外面大城市,月入近万也是一个很高的工资。

    何况,在外面即便有一万的工资,除去房租、水电、伙食等开销,能存下来六七千已经相当不错了。

    但她在青山村,干着这么工作,吃住基本没有花销,每个月的工资都是净收入,完全可以存下来的。

    这样的生活,简直比以前,好上太多了。

    而最让她感激的,还是经过赵大宝的治疗,她那偏瘫在床的父亲,现在已经可以生活自理了。

    甚至,这几天还能自己下床行走了。

    虽然还没恢复到以前的灵活,但赵大宝跟她说过了,只要再坚持治疗一段时间,她父亲是能够完全康复的。

    毫不夸张的说,是赵大宝将她一家从水深火热中解救了出来。

    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罗熙虽然嘴上没有说,但心中早已暗暗发誓,只要赵大宝不赶她走,她这辈子都待在赵大宝身边,尽可能的帮忙做一些事情,以报恩情。

    而现在,赵大宝为救沐茜茜,陷入了那风水阵中,生死不知,让她如何能够不担心。

    就在众人焦灼等待时,前方仿佛有一道无形的水波荡漾,紧接着就有两道人影凭空现了出来。

    正是沐茜茜与赵大宝!

    “出来了!”

    “是他们,大宝与茜茜!”

    “太好了!”

    众人第一时间发现了两人,随后便是一起蜂拥般迎上。

    “茜茜,你没事吧?”

    古老上下打量着沐茜茜,老脸上满是关心,对于自己这个关门弟子,他还是非常喜欢与看重的。

    更何况,这还是他多年老友的孙女,他可不敢让她有半点闪失。

    “老师,我没事,让你担心了。”

    沐茜茜摇了摇头,脸上还有点嫣红,但已经很轻淡了。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啊。”

    古老微微一笑,悬着的心,终于放下。

    随后,他又望向赵大宝,只见这家伙正被赵镇海、刘慧芳、孙玉香、罗熙等人仔细检查,看看是否有受伤。

    等到众人确认这小子真的没事后,他才走过去拍了拍赵大宝的肩膀,笑道:“大宝,你小子,好样的,还真将茜茜平安无事带回来了。”

    “那必须的啊。”

    赵大宝哈哈一笑。

    接着,又冲郑卫桦、张向荣等人点了点头,“支书,老村长,又让你们费心了,嘿嘿。”

    “我们哪有费心,你们平安就好。”

    郑卫桦与张向荣都是一笑。

    然后,老村长张向荣问道:“大宝,那风水阵呢?你给破掉了?”

    “嗯,这个风水阵我已经破掉了,接下来应该不会再出问题。”

    赵大宝笑了笑,“如果没将它给破掉,我怎么带茜茜出来。”

    “真的?”

    古老眉头一挑,一脸恍然大悟,“难怪我刚才感觉前面好像有什么东西晃动,应该就是你将风水阵破掉时对周边的影响。”

    本来还想再与赵大宝问下关于风水阵的事儿,但他担心沐茜茜刚才陷入风水阵时受到惊吓。

    当下,他就说道:“大宝,要不你带茜茜先回去休息吧,顺便帮她看看身体是否有恙。”

    “也行。”

    赵大宝应了一声。

    之后,便带着沐茜茜回了她在青山小学教师宿舍楼的房间。

    回到房间,沐茜茜坐下来,不免又想起刚才陷入幻境一事,忍不住问道:“大宝哥,你先前找到我时,我是一个什么状态啊?有做什么奇怪的事情吗?”

    “奇怪的事情?没有啊!”

    赵大宝不明所以,“说起来,我都忘记问你了,你碰到什么幻境了?”

    “啊?没没什么。”

    沐茜茜惊了一下,赶忙站起来,将赵大宝往外推,“好了,我想睡一会儿,你可以先走了。”

    不由分说,就将赵大宝推出门外,然后飞快的关上了门。

    直到这时,她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双手捧着又发烫的俏脸,往床上一躺,埋在被子中,只觉整个人都被一种娇羞所笼罩。

    房间外面。

    望着紧闭的房门,赵大宝一阵无语,哥好歹也是你的救命恩人,难道你都不给我倒一杯水?

    无奈的摇了摇头,他懒得再管这些,转身往家而回了。

    很快,他就回到了家中,来到自己的房间。

    接着,他从须弥芥中取出一个印玺,约莫巴掌大小,晶莹剔透,毫无瑕疵,显然是最顶级的羊脂玉。

    在印玺的底下,刻着一些文字,但这些文字颇为玄奥,并不是当今社会或者古代所记载的任何一种文字。

    这枚印玺正是他从那风水阵阵心所取出的宝物。

    当时这枚印玺悬浮空中,闪烁着熠熠光泽,而现在被他取下来后,失去了风水阵的支撑,光芒便暗淡了下来。

    但即便如此,赵大宝还是非常重视,将它悄悄收回来研究。

    “不知道这枚印玺上的文字到底写的是什么?”

    赵大宝眉头一挑,他能感觉到这些文字中透露出来一种磅礴、巍峨、浩瀚、远古的气息,绝非凡物。

    说不定,若能研究出来,对他大有裨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