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530章 请教制符!

    将这枚印玺放在手里,赵大宝翻来覆去端详,想要将这印玺上的玄奥文字看出一丝端倪。

    然而,他显然是痴心妄想了。

    差不多观察了半个小时,他也没有看出个所以然来。

    无奈,他只能将这枚印玺扔进须弥芥中。

    “这是什么东西?”

    印玺刚放进须弥芥,云伶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赵大宝一听,不由惊疑道%3A“你祭炼好了?”

    像云伶这样修成元神的强者,早已经无所谓睡不睡觉了,做一件事情,只要没有打扰,别说十天半个月,就是一年两年,不吃不喝不睡,那也没什么事。

    他本以为云伶肯定会一直心无旁骛的祭炼那具肉身,直到将生生造化阵布置完毕。

    但谁能想到,她竟然这么快就停下来了。

    “我当然没有祭炼完。”

    云伶不无幽怨的道%3A“你过渡给我的灵力太少了,我怎么可能一直持续的祭炼?”

    赵大宝%3A“”

    讪讪一笑,他也不知道说啥,反正他目前的状态,已经是尽可能的将用不到的灵力过渡给云伶了。

    至于剩下的那部分,管云伶怎么说,他也不会给予云伶的。

    毕竟,身上总要留点灵力,以备不时之需。

    就像今天,如果身上一点灵力都没有,那他怎么去风水阵中救沐茜茜。

    云伶也知道这家伙的心思,也不勉强,因为就算赵大宝每天将所有的灵力供给给她,那也是杯水车薪。

    谁让赵大宝的修为太低了呢!

    炼气三层与炼气二层,在云伶眼中,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区别!

    云伶将印玺拿在手中,看着上面的文字,脸上很是惊疑,“大宝,这东西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秦朝古墓群中。”

    赵大宝回了一句,随后,也不等云伶询问,就将风水阵的事情说了一遍。

    说完,他就问道%3A“云伶,你认识上面的文字?”

    “不认识!”

    云伶摇了摇头,说道%3A“这是上古先天文字,我怎么可能认识。”

    “你都不认识,那怎么知道是上古先天文字?”

    “我之所以知道,是因为我天音一族的传承中,有上古先天文字的信息,只不过我从血脉传承中获得的信息太少,并不认识这印玺上的文字代表的是什么意思。”

    “原来如此!”

    赵大宝点了点头,“那你对上古先天文字知道多少?跟我说说呗。”

    “这个我其实了解的也少,只知道上古先天文字,是属于上古先天生灵创造的文字,与冥冥之中的天道极度契合,每一个字都具有莫大的威能,现在我们所使用的符箓其实就是脱胎于上古先天文字。”

    云伶缓缓介绍着。

    与此同时,她也打量印玺上的上古先天文字,能够从上面感受到那股远古、磅礴、玄奥的气息。

    这种气息,极为凛冽,哪怕是一丝丝,也比如今所使用的符箓强很多。

    “还有这种渊源啊!”

    赵大宝长了见识,随即,他想起自己准备研习冰灵符的事情,便是说道%3A“云伶,你对符箓应该非常精通吧?有空教教我啊,我想绘制冰灵符。”

    “当然,其他的符箓,如果有可能,我也想学会。”

    “符箓?精通谈不上,但肯定比你强多了。”

    云伶秀眉微蹙,“教你也可以,让你实力增强点,安全更有保障。”

    “那感情好!”

    赵大宝嘿嘿一笑,当即就认真请教起来。

    云伶身为隐门巨擘级人物,对于符箓之道,自然见识不凡,而且往往能说的深入浅出,让赵大宝这菜鸟能很容易的听明白。

    而赵大宝本来就不笨,在修为突破到炼气三层初期后,身体各方面又得到了一次升华,领悟力更加强了。

    二者结合,赵大宝对符箓的学习,几乎可以用一点就通来形容。

    就这样,经过差不多三天的学习,他对符箓就已经有了相对系统的了解,一些基本的符箓知识也掌握了。

    这时,他在网上购买的黄纸、朱毫、朱砂等制符工具,也很快就寄送过来了。

    拿到这些后,他学以致用,理论结合实践,开始尝试制符了。

    但事实证明,学习理论容易,真正制符时,才发现将理论落实到实际才是主要问题。

    尤其是制符时,灵力的精准度控制,大了不行,会让整张符提前爆裂。

    而小了也不行,这样虽然不会爆裂,但却会让最后制成的符箓威力减弱很多倍。

    甚至,干脆就没有效果。

    对比,云伶也没有办法,因为这是个人对灵力的控制问题,只能依靠自己去掌握,外人是无法帮助的。

    鉴于此,赵大宝只能自己埋头苦练起来。

    说来也惨,整整半个月,他都没能绘制出一张符箓来。

    哪怕是最简单的也没有。

    赵镇海、刘慧芳、孙玉香等人看到他每天对着黄纸鬼画符,都以为他发神经了,要不是看他其他方面都还正常,说不定都将他送去精神病院治疗了。

    “大宝,你这是要画到什么程度才满意啊?”

    房间中,孙玉香拿起一张赵大宝绘制完的符纸认真的看了看,点评道%3A“我觉得你画的挺好的啊,跟那些江湖道士或者寺庙中卖的鬼画符挺像的啊,但我怎么看你一直不满意呢?”

    赵大宝%3A“”

    鬼画符?

    哥这不是想画鬼画符啊!

    哥是想绘制真正的灵符!

    赵大宝哭笑不得,真正的灵符绘制出来,是不会再看到这些符箓的,唯有等它产生作用时,这些符箓才会再次闪现出来。

    因为在绘制时,朱毫上都会灌注灵力,然后透过笔锋,将灵力绘制出各种不同的符箓,留在符纸中,等到有人将灵符催动时,灵符才会发生作用。

    只不过,他一直控制不好灵力,需要自如顺畅的绘制出完整的符箓,这才让制符的笔迹显现着。

    这样的符箓,看着似模似样,但其实一点效果也没有。

    “好了,玉香姐,你就别取笑我了,我继续练习制符吧。”

    赵大宝苦笑了笑,正准备埋头苦练时,一个电话却是打开了,一看归属地,竟然是燕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