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544章 一个葛字!

    羽州。

    汤家。

    赵大宝虽然不怎么愿意,但还是随着表姐汤沁渝,来到了大姨家中。

    无他,大姨夫汤亦风出事了。

    汤亦风是做小本倒卖生意的,比如影音光碟之类的,早些年还能挣到钱,现在随着互联网越来越发达,生意也就越来越差了。

    不过,虽然差了一些,但还能挣点钱,混混日子,也还不错。

    本来也一切正常,但不知怎么的,往日的合作伙伴,突然之间,就全都不跟他合作了。

    这导致一堆货品积压在手上卖不出去。

    若仅如此,倒也罢了,最多就是赔一点钱而已。

    可不久前,汤亦风前去找昔日的合作伙伴询问缘由,不料却在半路被不明来历的人揍了一顿。

    伤势倒是不重,但也见了点红。

    这不,汤亦风与刘慧芬都被吓坏了,二话不说,就打电话给汤沁渝,让她赶快回家商量。

    “爸,你怎么样了?”

    汤沁渝一进家门,就立刻问了起来。

    “还好,没事。”

    汤亦风坐在沙发上面,脸上、手上都有淤青,擦涂了一些药水。

    刘慧芬看到女儿来了,松了口气,说道:“你爸这次命大,别人下手不狠,否则就真悬了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汤沁渝问了起来,脸上满是疑惑,“好端端的,爸怎么被人揍呢?是因为生意上的事儿,得罪了什么人吗?”

    “不知道啊!”

    汤亦风也摸不着头脑,“我做了这么多年的小买卖,做人方面还行,那几个老伙计,关系打点尚可。”

    “可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他们就突然不合作了。”

    “我想找他们当面问个清楚,然后就被一群混混给揍了。”

    “但也不是一点线索没有,那群混混在揍我的时候,说是要怪就怪我家里人不好。”

    “回来之后,我问过你妈了,她跟你差不多,家庭主妇一个,最多邻里拌嘴,不太会得罪人。”

    “所以,我们才着急将你叫过来,问问是不是你的问题啊。”

    说着,汤亦风望向汤沁渝,一脸担忧。

    刘慧芬也点了点头,“丫头,赶快想想,最近有得罪什么人吗?”

    “”

    汤沁渝一脸懵逼,很是冤枉的道:“没有啊,我现在怀孕了,天天在家待着,到哪去得罪人啊。”

    “难道是小纶得罪了什么人?”

    汤亦风与刘慧芬对视一眼,不无忧虑。

    既然他们一家三口都没有与人结怨,那剩下的,只有女婿邹纶了。

    说起来,邹纶在上市公司上班,职场上的发展,说不得会得罪一些人,现在被人挟私报复,也不无可能。

    “应该不会吧?”

    汤沁渝一听这话,心中也惊了一下,当即便道:“我给他打个电话问问。”

    嘟嘟嘟

    电话响了好一会儿,都一直没有人接听。

    见此,一家三口的心都悬了起来。

    差不多就在汤沁渝想挂断时,电话才被邹纶接听了,一股夹着怒火的声音,从那头传了过来,“打我电话,什么事情?”

    “老公,你怎么了,火气这么大?”

    一听邹纶的声音,汤沁渝就奇怪了,问道:“是工作上出了什么事吗?”

    “你别管这些,你找我干什么?”

    邹纶言语中还是一股子火气,说话很不客气,又冲又硬。

    怀了孕的汤沁渝,脾气起伏也很大,听着邹纶生硬的言语,当即也是一股怒火涌出来,“你有不开心的事情,不要拿我当出气筒,我招你惹你了?”

    “家里出事了,我爸被打了,我是关心你,这才打电话,让你小心点,注意下安全。”

    “好了,听你这么有力气发火,想来是没什么问题了,我挂了。”

    汤沁渝脸色一沉,重重的哼了一下,便准备挂断电话。

    不过,就在这时,邹纶的声音再次传来,倒是不像刚才那么火冒三丈,而是带着浓浓的惊疑,“你爸被揍了?怎么会这样?”

    “不知道。”

    听到邹纶的声音缓和了,汤沁渝的语气也缓下来,但还有一种不愉快,“应该是得罪了什么人,但我刚才与爸妈分析了一下,最近都没与谁有过节,如果有可能,就只有你了。”

    “我也没跟谁闹太大的矛盾啊,最多就是工作上的一些分歧,但那都不是事儿,事后都妥善处理,不至于惹来什么人挟私报复。”

    邹纶的声音中充满了冤枉,紧接着,他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言语中充斥着一种迷茫,“老婆,实话跟你说吧,我刚才不是有意发火的,实在是心情不好唉,就在刚才,我被公司辞退了。”

    “什么???”

    听到这个消息,汤沁渝瞪大眼,比刚才听到父亲被人揍还要震惊。

    “怎么会被突然辞退啊?”

    汤沁渝只觉一阵寒意袭来,忘记了与邹纶再置气了,急忙问道:“你在公司不是挺受赏识的吗?”

    “不久前你领导还与你一起,来我们家吃饭的,怎么说辞退就给辞退了呢?”

    “公司是以什么理由辞退你的?”

    也不怪汤沁渝这么惊慌失措!

    她是个全职的家庭主妇,现在怀孕了,要安心养胎,更是不会有什么经济收入。

    整个家庭的收入来源,全靠邹纶那点工资。

    而现在,邹纶被辞退了,父亲生意停了,这岂不是意味着一家老小吃饭都没着落了?

    由于汤沁渝开的是扩音,汤亦风与刘慧芬也听到了女婿的话,二老与汤沁渝一样,都是陷入震惊之中。

    经理级别,月入过万,对于这样的女婿,汤亦风与刘慧芬还是相当满意的。

    人前人后说起来,他们也倍有面子。

    可忽然间,女婿邹纶竟然被失业了,这也太难以置信了,怎么会这样呢?

    一时之间,三个人心中都布满了浓浓的不解与纳闷。

    “一个非常荒谬的理由,说我不遵守公司规则。”

    邹纶又叹了口气,“根本没让我辩解,就直接将我给辞退了,按照劳工合同,补偿了我N%2B1的薪资。”

    “我刚才跟我那私下关系不错的领导软磨硬蹭了半天,才问出一丝丝缘由,那家伙说我突然被辞,是家里得罪了什么人。”

    “我问他家里面到底是得罪了谁,那家伙只含糊其辞的说了个字葛!”

    葛?

    此话一出,汤亦风、刘慧芬、汤沁渝三人还一头雾水。

    但在这时,站在边上旁听了好一会儿的赵大宝,却是眼睛一眯,沉声问了一句,“你那领导真说了这个‘葛’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