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555章 敲诈勒索!

    嗷!!!

    凄厉的惨叫声,响彻整个包厢。

    无法名状的痛感袭涌而来,鲁敬元的面容扭曲成一团。

    他没料到赵大宝竟然这般狠辣,直接将他的整只右手给废掉了。

    看着那血肉模糊的右手,他知道这辈子肯定残了,别说在武道上更进一步,就是以后日常生活自理,都相当困难了。

    虽然痛的撕心裂肺,虽然恨的咬牙切齿,但是,他却不敢表现半分。

    赵大宝所展现出来的狠辣与果决,让他醒悟面前这货绝对不是善茬,他如果再多说半句的话,那被捏爆的就不是右手,而是他的脑袋。

    嘶!!!

    听着鲁敬元凄厉的哀嚎声,看着他五官扭曲的痛苦状,包厢内的其他人,都全身寒毛颤栗,前所未有的恐惧。

    杀人不过点头功!

    而像赵大宝这样,生生将人给废掉,确实太狠辣了点。

    但这样威慑力无疑更大!

    一时之间,整个包厢,除了鲁敬元渐渐控制的惨叫声外,其他众人根本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他们唯恐动静大了那么一丁点儿,就将赵大宝的注意力吸引过来了。

    噤若寒蝉,不外如是。

    赵大宝才不管这些人怎么想,随手捏爆了鲁敬元的右手后,他便收回了手,脸上神色不变。

    接着,他淡淡的说道:“皮肉之苦,你已尝到,接下来你只要完成我给你的任务就可以了。”

    “还还还有任务?”

    鲁敬元惨白着面庞,惊愕的望着赵大宝,是一脸的不可置信。

    他还以为就是这点惩罚呢!

    哪知道,赵大宝竟然还有其他条件!

    迎着鲁敬元崩溃的目光,赵大宝的表情依旧淡然,反问道:“难道你一条命的价值,就只值这一只右手吗?”

    “”

    鲁敬元一阵无语。

    他真的很想反驳,这只手废掉之后,他整个人的价值,其实也是废掉了。

    可这话他显然不能说!

    否则,这条乞求来的小命儿就没了。

    “赵赵大师,您您还有什么吩咐?”

    鲁敬元苦着脸,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为了活命,他也只能任由赵大宝宰割了!

    “你应该知道哪里能够弄到寒铁?”

    赵大宝冲着鲁敬元伸出一个手指头,脸上一副已经很是为他考虑的表情,说道:“我需要就少一点吧,一吨!”

    他早就想要炼制法器冰魄银针,也做了一些准备。

    不过,目前还缺少主要的炼器材料寒铁!

    先前他也请教了云伶,得知在武者圈子之中,能买到这种炼器材料。

    可他与武者圈子交集甚少,没有什么途径。

    于是,他刚才灵光一闪,正好借着眼下这个机会,向鲁敬元敲诈勒索一番。

    他炼制冰魄银针,自然不需要一吨。

    但是,他有其他的考量。

    一来,他还不懂炼器,练手的时候肯定要浪费很多。

    二来,也是做点准备,万一以后要炼制其他的法器,需要寒铁这种材料呢?

    多要一点,有备无患。

    赵大宝是无所谓,反正狮子大开口,可鲁敬元听完后,嘴里更加苦涩了。

    像寒铁这种炼器材料,他的确知道哪里有卖,一些武者交易会上,便可以买得到寒铁。

    可问题是,寒铁虽不是什么顶级珍稀的炼器材料,却也不是路边随处可见的廉价大白菜。

    那玩意儿,你让他弄个几十斤,不是太大的问题。

    但一吨?

    你妹的!

    谁有这么多寒铁卖啊?

    鲁敬元真想骂娘了。

    可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他只能咽着苦水往肚子里吞。

    “赵赵大师,一吨的量真真的有点大,我我我需要一点时间来搜集。”

    鲁敬元颤声说着,脸庞上满是哀求。

    “没问题。”

    赵大宝点了点头,“但是,希望别让我等太久!”

    “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吧,到时候我再去找你的。”

    说完,他就挥了挥手,像赶苍蝇一样。

    “”

    鲁敬元张了张嘴,终究不敢质疑,也不管其他人,就赶快离去了。

    甚至,就连师弟周豪都不去管了。

    毕竟,要不是因为这个蠢货,他哪里会惹到赵大宝。

    待鲁敬元离去后,赵大宝坐了下来,打量着包厢内的众人,面无表情。

    这些人都是周豪的手下,一个个面带煞气,一看就不是善茬,可是在赵大宝面前,却都是乖孙子一般。

    畏畏缩缩,惊惧无比。

    逃跑?

    不敢!

    围殴赵大宝?

    更不敢!

    包厢内的气氛,一时凝沉万分。

    在赵大宝那淡漠的眸光之下,所有人都感受到了那种泰山压顶的沉重感,仿佛咽喉被人扼住一样,几欲窒息。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赵大宝终于移开目光,转而望向了地上的周豪,“豪哥,你还要装死到什么时候?”

    此话一出,众人皆惊。

    随后,注意力到是望向了地上的周豪。

    周豪确实是在装死!

    服用了鲁敬元给的疗伤丹药后不久,他就醒过来了。

    接着,他就看到大师兄鲁敬元在赵大宝的面前也是走不过一招。

    直到那时,他才醒觉,自己招惹的是一个多么恐怖的存在!

    武道大师!

    竟然是一个武道大师!

    如果时光能够倒流,他一定在赵大宝来之前,有多远,滚多远,绝不招惹赵大宝!

    整个华夏如今才几个武道宗师?

    大多是六七十岁的老头,基本上不会出来走动了!

    在武道宗师不出的日子里,整个武道圈子之中,就以武道大师为尊!

    他一个小小的内劲武者,竟是惹了一个武道大师,哪怕是他师父霍晟知道了,也会狠狠惩戒他的。

    也因此,他打定主意,继续的装死,能不面对赵大宝,就不面对这货了。

    毕竟,他大师兄鲁敬元的下场,他又不是没有看在眼里。

    可惜,赵大宝的五感惊人,早已察觉他在装死。

    眼见无法再装下去了,周豪立刻爬了起来,就跪在赵大宝的面前,姿态极低,谄笑的道:“赵赵大师,豪哥可不敢当,您您您您直呼我周豪就行了。”

    对于周豪的姿态,赵大宝不置可否。

    要不是他还有用得着周豪的地方,这家伙先前早被他一巴掌拍死了。

    “周豪,你应该知道我留你一命的原因。”

    赵大宝沉着一张脸,食指在扶手上敲打,说道:“你跟着葛永峰时间不短,应该知道他不少的秘密,全都说出来吧。”

    “是是是!”

    周豪心惊胆颤,哪敢再有隐瞒。

    在认识到赵大宝是一位武道大师后,他就清楚自己不能再有任何小动作。

    否则,必死无疑。

    “赵大宝,我是有一些东西,您看”

    周豪一阵吞吞吐吐。

    见此,赵大宝心领神会,说道:“前边带路。”

    “好!”

    周豪应了一声,连忙站了起来,带着赵大宝前往自己在帝豪酒吧的休息室。

    两人出了包厢后,包厢内的那些人,这才终于松了一口气,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

    “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走啊!”

    “走哪里去?”

    “离开羽州!”

    “对,必须要离开羽州!”

    “葛永峰惹了一个这么恐怖非凡的武道大师,哪怕豪哥与他大师兄都要战战兢兢装孙子,我们再跟着葛家,岂不是找死吗?”

    “不错!”

    “赶快撤吧,别惊动人,悄悄离开。”

    “说的有理,葛家现在一家如日中天,万一葛永峰察觉我们叛逃,说不定会先让我们下地狱。”

    “走走走,迟则生变!”

    一众人商量之后,便是作鸟兽散了。

    不提这些人如何吓得连夜逃离羽州,赵大宝跟着周豪来到他的休息室后,就得到一系列周豪暗暗收藏的证据。

    “赵大师,这是我私藏的所有关于葛永峰的把柄了。”

    周豪虽是号称葛永峰手下头号战将,却也不是绝对跟那葛永峰一条心的,他这些年帮助葛永峰办了不少坏事,都一一记录下来了,怕的就是有朝一日,葛永峰将他给卖了。

    赵大宝大致扫了一下,发现葛永峰狗改不了吃屎,欺男霸女的事情并未少干。

    此外,葛永峰旗下这一批产业的发展与壮大,也是伴随着一路的腥风血雨,很多阻挠者都被他以威逼利诱的方式击败了,有的人妻离子散,有的人家破人亡。

    而在这些资料中,赵大宝还意外的看到一个名字,柳筱竹的父亲,柳丰!

    原来,柳丰当年之所以会变得嗜赌如命,做出卖妻卖女这种丧尽天良的事,背后全都是葛永峰派人下的套子。

    “葛永峰,若不杀你,天理难容!”

    赵大宝脸色阴沉,全身杀意弥漫,一股森冷而强大的气势呼啸而出,让身边的周豪如坠冰窟,惊怖的不行。

    好半响,他才将这些资料全部收起来,冷冷说道:“周豪,与鲁敬元一样,我也给你一个任务,只要你完成了,我就饶你一命。”

    “”

    周豪听了这话,心颤抖了一下,已经预感到赵大宝要吩咐他做什么了。

    但是,为了能活命,他别无选择。

    当下,他毕恭毕敬的说道:“赵大宝,您吩咐,我一定倾尽全力去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