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557章 深夜行动!

    时节渐入秋季,夜风已有寒意。

    但赵大宝心中却有一股火焰在升腾!

    葛永峰已经被收拾了,按照他对周豪的吩咐,这家伙这辈子也翻不了身了。

    而且,以葛永峰入手,也会对葛家重重打击。

    可这还不够!

    葛永峰是葛家大少,却不是唯一的儿子,威胁到葛家生死存亡时,赵大宝相信葛忠国与葛忠义会壮士断腕,将葛永峰给放弃掉。

    这是一个大家族必须学会的生存之道!

    为什么那些大家族都尽可能的让后代子嗣繁衍开来?

    其一,补充家族新鲜血液,多多诞生几个人才,让家族更加有活力。

    其二,为的是防止一两个子嗣出了意外,家族不至于断子绝孙,无人传承下去。

    比如葛忠国,除了葛永峰之外,还有两个儿子。

    又如葛忠义,也有两个儿子。

    一个葛永峰的折损,会让他们感到愤怒,但不至于太过心痛。

    也因此,如果他想要击垮葛家的话,还需要从其他的方面入手,将葛家彻底推入万丈深渊。

    席静月给他提供的资料中,罗列了不少葛家的竞争对手,无论是葛忠义仕途上的政敌,还是葛忠国生意上的死敌,皆而有之,很是详尽。

    而从周豪交上来的证据中,他又是有了一些新的发现。

    比如,一个叫包力帆的人!

    包力帆,三十岁,中等身材,普通样貌,是那种丢到人群中根本找不出来的人。

    这家伙既不是仕途中人,也不是商界中人,而是一个游手好闲,什么事情也不做的闲散人士。

    但他的小日子,却过的很滋润。

    原因在于,他的姐夫是房厚法,羽州市委秘书长。

    扛着这顶大旗,在羽州一亩三分地内,很多人都会给他面子,也能办成一些个事情。

    房厚法确实也知道自己这个小舅子借着他的名义,得到了一些蝇头小利,但碍于家中的黄脸婆,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权当不知情,听之任之了。

    因为,他知道包力帆胆子不大,得到的那点好处都很小,没有办什么违法的事儿,算不上什么太大的问题。

    却不知,人是会随着环境改变而变化的。

    由于身边人的长期恭维与奉承,包力帆的胆子已经越来越大了,得到的不再是一些蝇头小利,而是一笔笔的巨大款项了。

    而最大的,莫过于葛永峰借着一次风花雪月的机会送上的一千万巨款。

    当然,对于这一千万,包力帆没敢独吞,还拿出来一半,分给了自己的姐姐,也就是房厚法的妻子,包丽珠。

    这笔钱无疑是来路不正的,包丽珠一开始也没敢收下,可在包力帆的劝说下,包丽珠还是收下来了。

    而且,姐弟俩商量着不将此事告诉房厚法。

    甭管房厚法是不是被蒙在鼓里,但这事儿的把柄,已经落入葛家手中。

    它的作用无疑是巨大的。

    自古以来,任何地方,一把手与二把手之间,多多少少有些矛盾,在政见上的不同,那是肯定会有的。

    羽州也不例外。

    坊间传闻,市长葛忠义与市委书记常自仪就互不待见,两人时常在市常委会上暗暗交锋。

    房厚法身为市委秘书长,市委大院的大总管,身边之人有如此大的把柄落入葛家手中,关键时刻,葛忠义以此来要挟,房厚法还不乖乖听话?

    赵大宝现在就准备深夜去找房厚法聊一聊,将包力帆与包丽珠受贿一千万的事告诉他。

    相信只要房厚法不是愚蠢的要死,就应该知道这是葛家在设计于他,他一方面肯定会先处理好此事,让葛家的把柄失去作用。

    另一方面,也肯定会在合适的机会,狠狠的踩上一脚,置葛家于死地。

    如此,才能够解气,报一箭之仇。

    无独有偶,像包力帆这样被葛家攻陷的人,不止一个。

    其他几个家伙,赵大宝稍稍了解,就发现全都是与羽州仕途上的人有关系,不是亲戚关系,就是朋友关系。

    此外,还有一个特点,这些人所关联的仕途中人,无一例外,都是亲近市委书记常自仪的。

    这样一来,葛家的司马昭之心,就不言自喻了。

    所以,赵大宝最后看看是否有机会,准备再去拜访一下常自仪,将这些事情告诉他后,想看看这位市委书记有何反应。

    等他调动起了大半个羽州仕途中的人对葛家的不满后,估计只要有个绝佳契机,葛家想不万劫不复都难。

    而这个绝佳契机,赵大宝已经为这些人准备好了,就是葛永峰!

    “让我算算房厚法这会儿在哪里!”

    赵大宝整理了一下思绪,随后便冷冷一笑,从怀里取出三枚铜钱,施展金钱八卦筮法与小天眼术,占卜起来。

    片刻之后,他收起铜钱,打了一辆出租车,来到一栋公寓前。

    “师傅,不用找了。”

    扔给了司机一张红色老人头,赵大宝直接就上了4楼401室。

    这时候,夜已深,房门自然是关着的。

    但他也不敲门,将手放在把手处,灵力稍稍一运转,房门就自动开了。

    接着,他很自来熟的打开了客厅的灯,坐在沙发上。

    “房秘书,深夜打扰,还望见谅,但有事情需要商量,还请出来见上一面。”

    赵大宝的声音,通过灵力作用,直接回响在卧室之中,将正在睡觉的房厚法,一下子就惊醒过来了。

    倒是那包丽珠,白天玩得太累,这会儿睡得跟猪一样,呼噜震天,并未醒来。

    “谁?”

    房厚法面色一惊,还以为自己做梦,但看到客厅的灯亮了,就知道肯定不是做梦。

    带着一丝惊疑,他穿上了衣服,来到了客厅中。

    “你是谁?”

    望着坐在沙发上的赵大宝,房厚法的心瞬间紧绷起来,“你是怎么进来的?”

    “房秘书,对你来说,我是谁不重要,我是怎么进来的,这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份资料。”

    赵大宝淡淡的一笑,将资料摆在茶几上,说道:“我还有好几个地方要赶,就不与房秘书兜圈子了。”

    “我与葛家有仇,希望必要时候,房秘书出点力。”

    “当然,我相信你看过这份资料之后,你一定会在合适时候出手的。”

    说完,他就站了起来,直接大步离开。

    “”

    房厚法愣了愣,一脑门的雾水,还没弄清楚什么事情。

    过了一会儿,他才走过来,拿起茶几上的那份资料看了起来,仅仅略微一扫,他就脸色大变。

    随后,带着一股汹汹怒火,他就冲进了卧室中,将睡的正酣的包丽珠叫了起来,咆哮道:“好你个黄脸婆,这种事你也干,是想害死我吗?”

    说着,不由分说,一个巴掌就扇了过去,顿时将睡眼朦胧的包丽珠打蒙了。

    类似的一幕,在羽州各处,不时的上演。

    凌晨一点多,赵大宝脸上带着一丝满意,从羽州市委书记常自仪的住处走了出来。

    “打赏的人已经给你叫齐了,接下来,就等着葛永峰你唱大戏了,可千万别让我失望才好啊!”

    赵大宝喃喃的低语,嘴角泛着一丝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