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559章 壮士断腕!

    宣小雨与赵大宝回到了月亮训犬基地

    距离看过羽州日报已经有一会儿了,可宣小雨这会儿还是处于震惊之中。

    太难以置信了!

    身为葛家的太子爷,市长葛忠义的侄子,葛永峰竟然自首了!

    这绝对是一个重磅大新闻!

    可让宣小雨不解的是,葛永峰昨晚才去自首,怎么今早就上了羽州日报的头版头条?

    难道以葛家的消息渠道,对此一点都没有察觉吗?

    带着一丝狐疑的目光,宣小雨上下打量赵大宝,哼道:“你可别再告诉我,这事跟你没关系?”

    赵大宝这次的羽州之行,就是为了找葛家的麻烦。

    现在葛永峰发神经的跑去自首,这事儿若说与赵大宝没有关系,宣小雨是一百个不愿意相信的。

    只是,赵大宝这几天都与她待在一起,哪里都没有出去,也没有跟谁联系。

    唯一出去的一次,就是从那天获得葛家的相关消息后,晚上出去忙活到凌晨两点多才回来。

    难不成就那天晚上折腾了一会儿,就让葛永峰这货乖乖的去自首了?

    赵大宝那一晚到底做了些什么啊?

    宣小雨一双美丽的星眸盯着男人,充满了好奇。

    “确实与我有关系。”

    赵大宝嘴角微扬,淡淡一笑,“不过,这些事说来话长,方方面面,牵扯太多,简单的说就是我揍了葛永峰一顿,然后这被家伙就乖乖的去自首了。”

    “”

    宣小雨眨了眨眼,惊愣了一会儿,也就没问太多,只是嗤嗤娇笑道:“我估计葛永峰肯定被你揍的很惨,不然那货也不会被你吓成这样子。”

    “那可不!”

    赵大宝嘿嘿一笑,“他既然找我的麻烦,那就要有这种觉悟。”

    他让葛永峰唱的就是这一出大戏!

    葛永峰显然是不愿意做这样的事,可在周豪的威逼利诱之下,他就算想不做也不可能的。

    毕竟,葛永峰一直养尊处优,哪有那么硬气,周豪只要稍稍施以手段,这家伙就屈服了。

    说来也是戏剧!

    周豪这些威逼利诱的手段,以往都是按照葛永峰的吩咐,用在葛永峰想要收拾的人身上。

    而今,却是在他自己身上施展了个遍。

    赵大宝没有去细问周豪到底是怎样让葛永峰屈服的,但想来葛永峰没少吃苦头。

    不过,这些都是小事情,他注重结果就行。

    接下来,葛永峰这出大戏已经唱响,就看葛家如何应对了。

    “葛家的反应,应该会如我预料的那样吧”

    赵大宝暗暗冷笑。

    就在羽州百姓因为羽州日报而议论纷纷时,葛家书房之中,葛忠国与葛忠义两兄弟相聚于此,正在深谈葛永峰自首之事。

    “二弟,为什么小峰自首一事,事先你一点消息没有?”

    葛忠国的眉宇拧成一团,眼神阴鸷,戾气十足,“还有那羽州日报,竟然真的敢报道,他们是想找死吗?”

    葛忠义的眉头也皱得很深,但相比葛忠国的暴跳如雷,他显得颇为镇定,说道:“公安局向来是常自仪的人,被打造的铁桶一块,我一直想插手进去,却始终未能如愿,消息落后,也不奇怪。”

    “至于羽州日报,总编是常自仪的老同学,关系颇深,当然敢将小峰的事情堂而皇之、未加遮掩的报道出来。”

    说到这,葛忠义心中的忧虑更甚。

    “大哥,小峰一事,我们葛家都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没想到竟是出了这么大的纰漏。”

    葛忠义眉头一挑,冷静的分析道:“我已经让人去公安局询问过了,但那边显然已经跟我硬干起来,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我的人根本见不到小峰。”

    “这不是小事。”

    “我有预感,常自仪等人,肯定会借此由头,对我们葛家重拳出击的。”

    “在这个时候,我们考虑的,不是如何营救小峰,而是怎样保全葛家。”

    听着葛忠义直言不讳放弃葛永峰的话,葛忠国丝毫没有动怒,反而是认同的点了点头,“敌人这一次来势汹汹,我们确实要做好防范。”

    “尤其是二弟你自己,他们如果要出手的话,第一个攻击的,肯定就是你了。”

    “还好这么多年以来,我们分工的都很明确,任何摆不上台面的事,都没有让你亲自插手。”

    “所以,关键时刻,你一定记住,葛家任何人都可以放弃,哪怕是我这个大哥,但你必须要保全你自己。”

    “我葛家能有今天的地位,全依仗你在仕途的青云直上,你若倒下了,葛家就算有再庞大的财富,也是竹篮中的水,马上就会漏光了。”

    葛忠国对整个葛家的情况看的很透彻。

    这个家族之所以能从当年龙潭市一个小家族,发展到如今在省城羽州也站稳脚跟的大家族,靠的不是他在商场上如何纵横捭阖,而是靠着他弟弟葛忠义的权势庇护。

    虽然,葛忠义从未对葛家商业发展说过半句话!

    但葛忠国出去与人谈判,就算没有明说葛忠义这一层关系,人家也会自然而然的想到。

    于是,一些本来拿不下的单子,却偏偏给葛家拿下来了。

    这就是朝中有人的好处!

    “大哥,放心吧,我知道。”

    葛忠义点了点头,脸上依旧一片严肃,“当务之急,我的办法是,先壮士断腕,将小峰放弃,对公众表明我葛家的态度。”

    “嗯,就这么办。”

    葛忠国表示认可,马上就拿起手机,安排人去安排了。

    随后,他才说道:“二弟,仅仅如此,应当不够,这一次敌人来势不小,恐怕不会就此善罢甘休。”

    “这是肯定的。”

    葛忠义搓了搓扶手,冷哼道:“我搭上了燕京李家的关系,升的太快,常自仪早就坐不住了,现在有这么好的机会,他巴不得事情闹得越大越好。”

    “但我不可能给他这个机会的。”

    葛忠义微微闭了一下眼睛,接着,他重新睁开了,眼中一片冷漠,说道:“大哥,小峰对家族之事,知道的太多太多。”

    “他既然会做出自首的举动,不管是自愿的,还是非自愿的,都说明他的行为,对家族有大害处,如果放任自流,实在无法预料。”

    “所以”

    葛忠义没有继续说下去。

    但是,葛忠国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顿时,葛忠国心中一惊,望着葛忠义久久不语。

    两兄弟就这么彼此直视,书房内的气氛凝沉无比。

    好半响,葛忠国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二弟,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小峰的嘴会闭上的。”

    “好!”

    葛忠义应了一声,不再多说。

    他与葛忠国几十年的兄弟了,知道自己这个大哥也是一个做事果决的人,不会被儿女私情所羁绊。

    否则,葛家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也是无法走到这个地步的。

    “二弟,还需要做什么吗?”

    葛忠国恢复了冷静,沉声说道:“小峰突然跑去自首,这背后我总感觉不仅仅是常自仪等人在操作。”

    “如果他们真想这么做,不应该这么迟才动手。”

    “你觉得会不会是”

    葛忠国言语中有点不愿相信,毕竟那种猜测也太过荒谬了。

    葛忠义自然知道葛忠国指的是谁,但他没有急于否定,而是认真思考片刻,说道:“或许还真与那个姓赵的有关。”

    “不可能吧?”

    葛忠国眼睛微微睁开,“他有那么大的能量吗?”

    “我也不清楚,这事你查查。”

    葛忠义敲了敲桌子,眉头紧蹙,“我们与那姓赵的说起来并无太大的恩怨,也就当年小峰那点争风吃醋的事情,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都没关注他。”

    “估计,也就小峰还会睚眦必报,那个影手邢雀不就派去了吗?”

    “可不久前,燕京李家的大少爷李清嵘却让我卡那姓赵的一下,这就相当奇怪了,燕京李家是什么人?那可是华夏的庞然大物。”

    “李清嵘身为李家长子,未来李家的继承者,是站在顶尖的豪门大少,与之相比,那姓赵的,与蝼蚁无疑。”

    “两者的身份悬殊巨大,按理来说,无甚交集。”

    “但李清嵘却偏偏让我出手对付那姓赵的,这事儿一开始我就觉得很诡异,可我搭的是燕京李家的关系,肯定不能对李清嵘的话坐视不理。”

    “再一个,我也有点麻痹大意,事前虽然觉得疑窦重重,但还是没有去好好调查一下赵大宝。”

    “小峰一事,搞不好还真是出自那姓赵的之手。”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当年的毛头小子,也许有我们不知道的奇遇。”

    “对了,大哥,你不是仕途中人,还有一件事情,你可能还不知道,那李清嵘前段时间因为被人曝光了不光彩的男女关系而被撤除了职务。”

    “而且,时间恰好是在李清嵘吩咐我对付那姓赵的之后没多久。”

    听着葛忠义的话,葛忠国瞪大了眼。

    以燕京李家的恐怖能量,都没能够将李清嵘保住,这事儿简直比葛永峰自首更诡异啊!

    难不成,这些事情都与那姓赵的有关?

    葛忠国沉默下来,不知该说什么了,只是忽然之间,一种莫名寒意,从心里面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