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563章 葛家完了!

    一夜之间,二死六伤!

    羽州日报上刊登出来的事情,再度让葛家走向了众人视野。

    所有人的惊疑不已。

    难道真如标题所言,葛家惹了太岁爷了?

    就在众人对此议论纷纷时,接下来好几天的事态发展,就让他们个个背脊发凉了。

    当天。

    葛家六位伤者全被送往医院治疗。

    然而,就在这期间,一位负责照顾伤者的葛家男性成员,被一位有精神病史的患者给捅死了。

    第二天。

    一位葛家女性成员,在处理公司事宜时,一不小心踩空了,从楼梯上滚了下来,脑部受到重创,不幸成了植物人。

    第三天。

    两位葛家旁系成员外出办事,遭遇车祸,当场身亡。

    同一天。

    葛家一位嫡系成员在家中因煤气中毒而亡。

    第四天。

    葛忠国最小的儿子暴毙在一个女人的床上,事后经过警方与法医调查,死者生前吸食过大量毒品。

    第五天。

    葛家一位年轻小辈喝水时意外呛死了。

    第六天。

    葛家一位身体健康的老人突然心脏骤停,经抢救无效死亡。

    第七天。

    葛忠国肝病极速恶化成癌症,并且不受控制的大范围扩散。

    第八天。

    随着一个又一个消息传出来,凡是关注葛家的人都沉默了。

    一种恐惧,在他们心中蔓延。

    这真的是犯了太岁啊!

    仿佛从二死六伤事件爆发后,整个葛家都被下了诅咒一样,葛家成员正在以一天至少死一个的速度消减。

    就算再庞大的千古世家,也经不起这样的衰亡啊。

    何况,葛家只是一个新兴家族,所有的家族成员,哪怕是算上旁系,也不过才百来人。

    依照这样的速度,估计三个月后,整个葛家成员,就全都死绝了。

    太恐怖了!

    这到底是得罪了谁啊?

    莫非这世上真的有太岁不成?

    所有默默关注葛家事态发展的人都胆寒心颤,心中充满了疑惑与不解。

    旁观的人,尚且如此,更别说当事的葛家了。

    第十天。

    当又有人因一个出乎意料但情理之中的原因而亡时,剩下的葛家成员终于形成了灾难性的群体性恐慌了。

    “逃吧!”

    “不能再待下去了!”

    “是啊,谁知道下一个死的会不会是我!”

    “但逃去哪里?”

    “去哪里都行,反正不能再待在羽州了。”

    “走走走!”

    “我也走,带上一家老小一起!”

    无论旁系,还是嫡系,这一刻都不敢再迟疑,纷纷收拾东西逃命了。

    也难怪,连续被这么多天的死亡阴影笼罩,他们的气魄与胆识早已经崩溃了。

    树倒猢狲散!

    但是,现在葛忠义还未倒,葛忠国也还没有死,葛家就已经人心涣散了。

    而对于这种情况,葛忠义看在眼里,却也无可奈何。

    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生出一种无力感!

    他擅长阴谋诡计,也擅长勾心斗角,如果有一个敌人,他绝对能见招拆招。

    再不济,也可以想出一个同归于尽的招儿。

    哪像现在,根本看不到敌人。

    整个葛家就像中了诅咒,成员一个个的离奇死去,但那些死因却又能接受。

    “这绝对不是正常情况。”

    葛忠义眼睛都红了,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差到极点,他迫切的想要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常自仪、房厚法等人的报复?

    不可能!

    如果他们有这种能力,早就动手了,何必等到现在。

    可除了这些人之外,谁非致葛家于死地?

    葛忠义满脑袋的思绪飞舞,一个又一个敌人的身影,在脑海中飞过。

    突然,一个名字清晰了起来。

    赵大宝!

    葛忠义瞪大了眼,真的是这个家伙?

    他不愿相信自己的猜测。

    可是,如果不是赵大宝,他也真想不到其他人了。

    思忖稍许,他就拿起了自己手机,拨通了龙潭市的电话。

    嘟嘟

    两声过后,电话通了。

    接着,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是谁啊?”

    听着这有气无力的声音,葛忠义不禁愣了一会儿,但也没多想,直接就说道:“朱书记,是我啊,葛忠义。”

    葛忠义联系的正是朱光钊。

    作为曾经在龙潭市深耕的人,葛忠义与龙潭市的关系,一直就没有断绝过。

    况且,都是仕途中的人,与朱光钊的联系,他更是颇为紧密。

    “葛市长啊,找我什么事情?”

    朱光钊一听是葛忠义,声音稍稍精神了一点,但还是透着一种失意。

    “朱书记,我听您的声音,似乎不太对劲,是身体不舒服么?”

    葛忠义没着急询问,而是先关心了一句。

    “不是身体不舒服,而是唉,一言难尽,葛市长,你先说说看,你找我什么事情吧。”

    朱光钊叹了口气,说道:“我现在能力也有限,在龙潭市这一块,不一定能帮的上忙了。”

    “怎么会这样?”

    葛忠义一听,惊愕不已,朱光钊可是龙潭市的一把手,怎么会说出帮不上忙的话呢?

    愕然了片刻,他回想着朱光钊这有气无力的声音,顿时有了些许明悟,估计是朱光钊遇到大麻烦了。

    但他这会儿着急于自家之事,哪有心情关注朱光钊的事儿。

    当下,他就问道:“朱书记,是这样的,有一个叫赵大宝的人,最近在龙潭市挺活跃的,不知道您有没有什么印象?”

    “赵大宝?”

    听到这三个字,朱光钊的声音立刻变大,带着一种无法掩饰的惊恐,以及一股深深的怨恨。

    “朱书记,怎么了?您认识赵大宝?”

    葛忠义很是惊讶。

    “认识,怎么会不认识呢?”

    朱光钊声音中带着一丝悔恨,“要不是因为这家伙,我也不会落得这般下场。”

    “朱书记,能说说具体是什么事儿吗?”

    发现朱光钊的事情,竟然与赵大宝有关,葛忠义就算再不关心,这会儿也要关心一下了。

    “唉,跟你说说,也没事情,反正过不了多久,上面就会发公告了。”

    朱光钊再次叹息一声。

    接着,便将事情原委说了出来。

    原来,因为朱绍聪、林东新等人与赵大宝的恩怨,被牵扯出了一大摞有关于他的事情。

    那些事情虽然没有上到台面上来,但季恺却是将之在内部公开了。

    本来依据那些事情,他会被直接撂倒了。

    多亏以前的老领导念旧情,关键时刻伸手帮忙了一把,让他幸免于难。

    可即便这样,他头顶的乌纱帽,却不可能保住了。

    因病内退!

    这是一个即将公之于众的理由。

    至于他的位置,不出意外,将会有现任市长季恺暂代。

    身在仕途的人,谁不留恋权势。

    何况,他现在年纪也不大,还想着再往上走一步呢。

    可谁又能想到,招惹到了赵大宝这个煞星,让他狠狠的栽了一个跟头。

    而且,这个跟头栽的永远也没有机会翻身了。

    “没想到会是这样啊!”

    葛忠义吸了口气,有点难以置信。

    朱光钊的解说,略去了很多重要信息,但他听着这个大概,还是很清楚的知晓赵大宝在其中的作用。

    简单的说,朱光钊因为得罪了赵大宝,然后就丢了乌纱帽了!

    一个不太起眼的乡野小农民,撂倒了一个堂堂的市委书记,如果不是听朱光钊亲自说出来,葛忠义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这太荒唐了!

    “葛市长,刚才你打听赵大宝,不会是想找他麻烦吧?”

    朱光钊长长的吐了一口浊气,给了一个忠告,说道:“如果没有深仇大恨,那我劝你别惹赵大宝,那家伙邪门的很,我就是前车之鉴啊!”

    葛忠义:“”

    你妹的!

    你倒是早点跟我说啊!

    早干嘛去了你?

    葛忠义真想破口大骂,但想到自己今天才打电话咨询朱光钊,似乎这事儿也不能怪罪到他的头上。

    “朱书记,谢谢你的忠告。”

    葛忠义没了什么说话的兴致,随便聊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

    接着,他就一个人静坐着,眉宇凝蹙成一团。

    通过方才的对话,他已经相当的笃定,葛家倒霉成这样子,绝对是与赵大宝有难以抹除的关系。

    所以,现在只要揪出了赵大宝,所有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就在他为找到破局的对策而欣喜时,他的秘书突然一脸惊慌的走了进来,战战兢兢的说道:“葛葛市长,收到准确的消息,一艘全部载有葛家成员的轮船触礁沉没,由于事发突然,全船无一生还。”

    “另外,就在我进办公室前一分钟,医院传来通知,葛忠国先生病危,您是不是”

    轰隆!

    葛忠义脑海一炸,陷入一片空白中。

    那些轮船中的葛家成员,肯定都是那些逃跑的人,他都已经不想去追究了,想的就是这些人虽然逃了,但能给葛家留点火种也好,哪知道竟然全部一起完蛋了。

    还有,他的哥哥葛忠国终于是不行了。

    紧闭了一下眼睛,葛忠义平复稍许,接着重新睁开眼,他强自镇定的道:“走,先去医院!”

    当下,他就站了起来,大步往外而去。

    然而,他刚刚出门口,迎面碰到几人,为首的人他认识,那是省纪委的人。

    那人没有任何的寒暄,只是面无表情的说道:“葛市长,跟我们走吧。”

    “”

    葛忠义面色瞬间煞白,瘫坐在了地上,脑中只有一个念头葛家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