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564章 审批过了!

    葛忠义被双规了!

    这个消息很快在羽州政坛传开。

    接着,整个羽州上下,以及周边地区,也全都知道了。

    一时之间,众人哗然。

    所有人都知道,葛忠义是葛家最重要的顶梁柱。

    哪怕是葛忠国,也不及葛忠义的重要性大。

    如今葛忠义这座大山倒了,那葛家也就真的无力翻身。

    就在众人对此议论纷纷时,葛忠国在医院病逝的消息,也被有心人再次传播开来。

    “葛家是真的完了!”

    “葛忠义被双规,葛忠国病逝了,两根最重要的顶梁柱倒了,想不完都不行。”

    “葛家的嫡系与旁系也在这段时间死伤的差不多了。”

    “难以置信!”

    “这葛家究竟做了多少丧尽天良的事情,才会在短短时间之内遭到如此报应。”

    “是啊,这葛家衰败的太快了,前后不过个把月时间。”

    “如果不是那些伤亡事件都在情理之中,我都怀疑这一系列的事情是人为的了。”

    “我觉得就是人为的,但又说不清楚理由。”

    “我也有这种感觉!”

    “或许是葛家惹怒了什么了不得的人物吧!”

    “举头三尺有神明,说不定真的是太岁震怒了,才会给葛家降下这么一场泼天大祸!”

    “管他咋回事呢,反正葛家生死,与我没有关系。”

    “说的也对,我们就是看热闹的,哈哈!”

    ……

    羽州的老百姓,对于葛家之事,倒不是很在意,仅仅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已。

    但对于像常自仪、房厚法等人,就大不一样了。

    他们都知道,葛家之所以灭亡,与赵大宝绝对有脱不了的关系。

    可是,任他们想破脑袋,也无法想明白,这一切的变故,赵大宝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假如时间跨度放大到两三年,他们也还可以勉强的接受了。

    但短短个把月的时间,葛家成员伤的伤、死的死,而且背后都找不到蓄意为之的人为因素。

    这也太离奇了!

    任何一个稍稍知情的人细细一想,恐怕都会不由生出一种莫名惧意。

    “赵大宝此人,划入绝对不可招惹的范围之内!”

    常自仪、房厚法等人纵然想不明白,但还是相继做出了相同的决定。

    他们可不想步葛家的后尘。

    紧接着,赵大宝申报的购买三仙岛在省海洋厅的最后一道审批流程,也是以最快的速度通过了。

    “小老公,审批已经通过了。”

    杜若兮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就给赵大宝打来了电话,“不过,你动静貌似又闹的不小啊。”

    “动静很大么?应该还好吧!”

    赵大宝嘿嘿一笑。

    他对小阴阳颠倒八卦阵的威力也很惊讶。

    本以为就算葛家众人被消减了气运,但想让葛家灭亡,尤其是葛忠国与葛忠义两人完蛋,也需要不短的时间。

    哪知道,包括葛忠国、葛忠义在内的所有葛家成员败亡的速度会如此之快。

    由此,赵大宝也清楚的认识到气运的重要性,以后如果有相关机会,定要好好的研究气运。

    但他更高兴的是,既然小阴阳颠倒八卦阵如此的厉害,那他手上掌握的杀手锏又多了一个。

    “……”

    听着小男人的嘿笑声,杜若兮不禁翻翻白眼,就羽州这动静还小,那什么动静才大啊?

    但想想以往赵大宝每一次出去闹得事情,似乎也都不小,她也渐渐习惯。

    当下,她不再理会这茬儿,问道:“事情已经了结,你准备回来么?”

    “还有一点其他的事情需要处理,等我办完了再回去,时间不会太久的。”

    葛家的事情确实搞定了,但赵大宝还想去取寒铁。

    寒铁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这是他炼制法器冰魄银针必不可少的材料。

    当初承诺鲁敬元,给他一个月时间,准备一吨的寒铁,以换取他的性命。

    如今,一个月时间已过,赵大宝自然要去找鲁敬元拿寒铁。

    只要鲁敬元能够按时交出一吨寒铁,之前恩怨,一笔勾销。

    否则……哼!

    结束与杜若兮的通话之后,赵大宝就马上开始行动了。

    小天眼术!

    金钱八卦筮法!

    两门玄妙的造化术,一起使出,再配合中鲁敬元的相关信息占卜。

    很快,鲁敬元的位置,就被他掌握了。

    东山市,玉岭峰!

    “大宝,下次你什么时候来啊?”

    得知赵大宝要走了,宣小雨非常舍不得,但也没有挽留。

    之前在卢安市的时候,她就知道这个男人不是一般的乡野小农民。

    而通过葛家的事情,她更清楚的认识到,赵大宝是那种未来注定会一飞冲天的神龙!

    像这样子的人,事情肯定很多,她不能用儿女私情,来妄图羁绊赵大宝。

    最好的办法,是默默静守,给他最大的自由。

    这样,反而会在他心中留下更多一点的分量,不会将她忘却。

    “有时间我会常来的,或者,你也可以去青山村。”

    赵大宝嘴角微扬,“等到园林别墅做好之后,我在那儿给你留个房间。”

    “你说的哦,哼哼,不给我留,我就揍你。”

    宣小雨嘻嘻一笑,威胁的挥挥粉拳。

    随后,她主动在赵大宝的唇上吻了一口,笑道:“等到月亮训犬基地的业务全都步入正轨了,我再与静月那妮子一起去你那儿玩一圈儿。”

    提到席静月,她才想起一件事情,问道:“大宝,你接下来准备去东山市?”

    “对!”

    赵大宝点了点头,“怎么了?”

    “东山市离金陵市很近,你有空去席家看看呗。”

    宣小雨皱了皱眉,说道:“静月这次回家时间也不短了,但迟迟没有回来,估计又被她老头子给留住了。”

    “好!”

    关于席静月与纪天都的事,赵大宝也是有一点了解的。

    但纪天都早就被他设计废掉了命根子,席家还准备将席静月嫁给那太监不成?

    “我在东山办完事儿后,就去金陵找一下静月,如果有麻烦,我会处理掉。”

    赵大宝微微一笑,言语中充满自信。

    如今他的能力越来越强,以前一些看似不可能做到的事情,现在他都已经完全不放在眼里了。

    席家的背景不小,纪家能量也不弱。

    但那又怎样?

    管他什么商贾权贵,惹恼了他,一个巴掌统统拍死!

    又与宣小雨拥抱了一会儿,他就立刻启程前往东山市,找鲁敬元要那一吨寒铁了。

    东山市。

    一个各方面资源相对平庸但经济发展还不错的县级市!

    这主要是因为它离羽州、金陵都很近。

    羽州与金陵两市是各自省的省会城市,各方面的成本都高,一些公司或者白领,都更愿意选择在东山市置业与生活。

    赵大宝没有选择高铁,而是搭乘了一辆大巴,看着沿途的各种风景,不疾不徐前往东山市。

    三个小时后。

    他在东山西站下车了。

    接着,他随手打了一辆出租车,“司机师傅,去玉岭峰。”

    “好嘞!”

    司机师傅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待赵大宝系好安全带之后,就脚踩油门,前往玉岭峰。

    他一边开着车,一边好奇问道:“小伙子,最近去玉岭峰的人不少,是不是在搞什么活动啊?”

    “是么?”

    赵大宝挑了挑眉头,“这个我倒是不大清楚了,最近有很多人去玉岭峰?”

    “有不少人。”

    司机师傅呵呵一笑,“就我载过去的,都有五六个了。”

    “玉岭峰在东山市的东面,那一片地区山多而人少,平常时候都没什么人去的,也就东山市本地人会转转。”

    “不过,我也曾听说玉岭峰中居住着一位高人,但那是真是假,就不得而知了。”

    ……

    司机师傅颇为健谈,笑呵呵的说了不少。

    赵大宝时不时的插上一嘴,大多时候都是在静静听着。

    如此,一直持续了半个多小时。

    “好了,小伙子,我就给你停到这儿了,再往里面去山路难行,我这辆车是开不了了。”

    “行,谢谢师傅。”

    赵大宝付了钱,然后便下了车。

    随后,他打量了一下四周,果然像那司机师傅说的,玉岭峰这一片山区众多。

    其中,玉岭峰最高,有一千多米。

    从山脚下往上看,仿佛都插入云霄,根本看不到山顶。

    站在这大山面前,一种渺小的感觉,油然而生。

    但也仅仅那一刹,赵大宝很快恢复,看玉岭峰的眼神,就变得平静如水。

    山再高又如何?

    山再大又如何?

    只要他一直成长修炼下去,哪怕万丈雄山,也能一掌推平。

    随着经历的事情越来越多,赵大宝信心越来越充足了,那种由内而王的气质,正在逐渐的升华之中。

    整个人如一柄出鞘的宝剑,锋芒毕露,无可阻挡。

    “司机师傅口中的高人,应该就是东山霍晟吧?”

    赵大宝嘴角浮现一抹弧度,“还从来没有与武道大师交手过,正好可以试一试我的真正实力。”

    他又用小灵雨术与金钱八卦筮法占卜了一下鲁敬元的位置。

    之后,便是朝着玉岭峰山顶方向而上。

    行走到半山腰处,他终于碰到人了,是一对年轻男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