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576章 修身养性!

    金陵市。天』籁小说『.『⒉    

    一栋中高档公寓中。    

    骆艺芮望着依旧昏睡的赵大宝,俏脸上挂着淡淡的哀伤与担忧。    

    自从那天变故生之后,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了。    

    在这一个星期之中,她除了照顾赵大宝,就是料理好友周乾的后事。    

    其实,说起来也没有什么好料理的。    

    她与周乾都是孤儿出身,迄今两人也都没有成婚,孑然一身,了无牵挂。    

    不像其他人那样,还要办隆重葬礼。    

    按照那个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神秘女人云伶的说法,周乾的尸体被赵大宝收起来了。    

    因此,骆艺芮也没完全将丧事办好,只是给周乾先将墓地买好了。    

    等到赵大宝苏醒,将尸体弄出来后,她再送过去火化。    

    到时,再将周乾的身后事,全部料理完毕好了。    

    经历了生死,又经历离别,骆艺芮的心态,较之从前,有了极大的变化。    

    如今,她对很多事情都已然看得很淡了。    

    唯一还让她看不淡的,大概也就只有赵大宝。    

    倒不是犯花痴,而是想要探究。    

    她很好奇赵大宝究竟是怎样一个人,初见面时他真的就像一个菜鸟一样。    

    但很快,他迅崛起,崭露头角了。    

    以强横姿态斩杀鬼手王,败邱震等六位执法使者。    

    其实力之恐怖,令人震颤万分。    

    可那时,他虽然恐怖,但很有理性,还能被接受,也能被理解。    

    不过,后来再为救她而出手解决那些图谋她与周乾武学秘籍的人时,所展现出来的骇人手段,以及那惊人之极的杀气,就实在是太吓人了一些。    

    骆艺芮觉得那一刻的赵大宝,简直犹如是被杀神附体一样,没了任何情感,冷酷到了极点。    

    若不是及时的昏迷过去,说不定连她也一块杀了。    

    太吓人了!    

    除了这些之外,最让她惊疑的,肯定还有云伶。    

    这个神秘女人,她不知道在哪,可她却很笃定,云伶就在身边。    

    听得见,看不到。    

    这不就是鬼吗?    

    好在骆艺芮也非一般人,否则早就被云伶吓死了。    

    “到底什么时候醒啊?”    

    骆艺芮不禁幽幽一叹,替赵大宝盖了盖被子。    

    不过,就在这时,昏睡中的赵大宝,突然就睁开了眼。    

    见此,骆艺芮脸上一喜,“赵大师,你醒了?”    

    “嗯!”    

    赵大宝点了点头。    

    随后,他嘿笑道:“骆小姐,这些天有劳你照顾了!”    

    “哪里的话!”    

    骆艺芮摇了摇头,“要不是赵大师救我,我早就被人杀死了。”    

    说到这,她不由打量了一下赵大宝,现他整个人又恢复如初,没有先前那种吓人的戾气。    

    乍一看,与普通人,无甚区别。    

    赵大宝的五感惊人,心思敏锐,只看骆艺芮一个动作,一个眼神,就能猜测她到底在想什么。    

    当下,他轻轻一笑,说道:“骆小姐,无需担忧,我没事了,不会再像那天一样,被戾气冲昏了头脑。”    

    “什么意思?”    

    骆艺芮面目疑惑,不是很明白这话。    

    “该怎么说呢?”    

    赵大宝坐起来,靠在床上,思忖片刻,便解释道:“心魔这个词,你听说过没?”    

    “所谓心魔,指的就是人心中的魔障,如爱恨情仇、三观剧变等。”    

    “这些魔障萦绕心中,久而久之,就成了一种强烈的执念,会让你不受控制的做出一些失控的事情出来。”    

    “比如一个老实巴交的普通人,长期受到别人欺辱,某天突然暴起杀人,因而犯下泼天大祸。”    

    “再比如说我,我那天昏迷前,是有点失控了,这主要是三观剧变太快而导致心魔滋生。”    

    听到这般解释后,骆艺芮有点理解。    

    接着,她便好奇的问道:“那赵大师现在已经将心魔解决了?”    

    “哪有那么容易!”    

    赵大宝轻轻摇头,“只能算是暂时压制吧!”    

    他以前不过是一个治病救人的平凡乡野小农民,生活还比较安逸平凡,经历的杀伐少之又少。    

    而这一段时间之中,先后利用各种手段,将很多的人杀死了。    

    比如,葛忠国、葛忠义、葛永峰等葛家众人。    

    又比如,鬼手王、霍晟等人。    

    一方面是过多的杀戮,导致戾气在不断积累。    

    一方面是心境跟不上,还无法适应这股戾气。    

    二者冲突之下,影响他的意识,让他情不自禁的陷入杀戮中。    

    幸好云伶及时现问题,将他的意识拉入须弥芥,依靠其通天手段,帮助赵大宝缓解。    

    如若不然,在戾气干扰之下,赵大宝会一直沉沦在杀伐中,直到彻底坠入邪魔外道不可。    

    这一个星期与其说赵大宝是昏迷,还不如说他的意识都在须弥芥中,聆听着云伶为他弹奏的清心之曲。    

    那是一种专门缓解人戾气的曲调!    

    赵大宝听了之后,确实是好了很多,但却没有被根治。    

    这种心中魔障唯有靠他自己去看破,现在云伶仅仅是暂时镇压下去而已。    

    如果以后有了其他诱因,还是会再度爆出来的。    

    假如在这之前,他没有很好的去化解它,到时候只会更猛更强烈。    

    赵大宝哪知道怎么化解,只能暂时先修身养性了,尽量减少杀伐,以免戾气积累。    

    暂时不理会心魔之事,赵大宝才想起一事儿,说道:“对了,骆小姐,周乾的身后事,还没有办好吧?”    

    “我们一起为他办吧,说来这事,我很惭愧。”    

    “生死有命,怪不得谁。”    

    骆艺芮轻轻吐气,“如果真的要怪,也只能怪我了。”    

    “要不是我非不听劝的要去东山坊市,周乾他又哪里会惹来这等杀身之祸。”    

    “不过,想来他是不会怪我的。”    

    骆艺芮缓缓的说着,眼角还是落下眼泪。    

    毕竟,对她来说,周乾可以算是她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了。    

    赵大宝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骆艺芮,只能待她情绪稳定了一些之后,再与她一起去让周乾入土为安。    

    两人又花了三天时间,料理完周乾的身后事。    

    随后,赵大宝才问骆艺芮,“骆小姐,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