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578章 又哭又笑!

    “席文亮,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进大院的。”

    飞扬跋扈的青年,一脸嚣张,挡住去路。

    接着,他斜眼瞅着赵大宝,哼道:“你小子看的面生的很,是谁啊?”

    “徐北敖,你让开!”

    席文亮一看这拦路青年,顿时就横眉怒目,“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问东问西?”

    “我怎么就没有资格了?”

    徐北敖冷冷一笑,非但没有让路,反而走的更近。

    “你……”

    席文亮大怒,要不是身体不好,说不定当场就撸起袖子,与徐北敖干起来了。

    赵大宝倒是老神在在,上下打量着徐北敖,发现这小子身体结实的很,跟牛犊子一样,身上流露着一种彪悍的气息。

    隐隐之间,还带着血腥煞气。

    看得出来,这小子不是像葛永峰那一类的纨绔子弟,而应该是出身军伍家庭,在部队里待过。

    “小亮与这叫徐北敖的以前有矛盾?”

    赵大宝收回目光,转而望向身边的童颜美女闫丹妮。

    “确切的说,是两家之间的矛盾。”

    闫丹妮纠正了一下,然后小声介绍起来,“徐北敖的父亲是徐煌徐少将,而小亮的父亲,也就是我姨夫,席兴华,也是少将军衔。”

    “两人一直是死对头,谁瞧谁都不顺眼。”

    “很自然的,双方的子女,也是各自不对头,没事就会找对方的茬儿。”

    “徐北敖还有一个姐姐,名叫徐紫琼,与我表姐席静月同龄,当年一起入伍,两人就斗的不可开交。”

    “不过,我表姐更胜一筹,无论什么,都稳稳的压徐紫琼一筹,这让我姨夫每每在徐煌面前都觉得特有面子”

    “但我表弟席文亮,因为患病的缘故,就被徐北敖压了风头,徐家扬眉吐气,我姨夫就很郁闷了。”

    “当然,徐家也有骨气,在我表弟患病后,徐北敖就没找过他的麻烦。”

    “可现在我表弟的身体慢慢恢复了,这徐北敖又有事没事过来找茬了。”

    ……

    听着闫丹妮的介绍,赵大宝轻轻的一笑。

    武者好狠斗勇,军伍也不例外。

    纪律规则是一方面,拳头大小也很重要。

    如果两个人各方面都相当的话,确实容易造成谁也不服谁的局面。

    从闫丹妮的些许言语中,不难发现,徐家与席家应该不是什么生死仇敌。

    只不过是两家人都在相互竞争而已。

    否则,就眼下这种情况,闫丹妮应该不会还淡定的站在一旁看戏,而是马上冲上去帮席文亮对付徐北敖了。

    就在赵大宝与闫丹妮交谈之时,席文亮与徐北敖又斗嘴了几句,争锋相对,互不相让。

    而双方的争执,也引来了不少人关注。

    赵大宝可不想造成众人围观的局面,当下,他就走上前去,伸手制止了席文亮。

    接着,他才冲着徐北敖笑了笑,说道:“我叫赵大宝,第一次来这,不过如果没有特殊情况,应该不会变成坏人。”

    “呦呵,言外之意,如果有特殊情况,你就会变成坏人了?”

    徐北敖瞳眸一睁,声音洪亮,中气十足。

    “那可不!”

    赵大宝咧了咧嘴,露出一嘴的白牙,“如果你还这样继续拦我,说不定我就变成坏人了。”

    他现在需要修身养性,不宜轻易动怒。

    也幸亏是经过云伶的帮忙,将他身上的戾气淡化了不少。

    否则,徐北敖敢这么嚣张的拦住他的去路,以他先前的戾气,早就一掌拍死这小子了。

    可徐北敖并不知道赵大宝在东山市有何等令人惊怖的表现。

    看到赵大宝如此猖狂,他顿时冷笑了笑,很是不屑,“那你变个坏人试试看,你敢在大院当坏人,下场简直不要太惨。”

    这话倒也不假。

    这里可是金陵军区大院,里面居住的人,都是军区家属,防护工作之森严,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肯定不一般。

    或许谈不上五步一岗,十步一哨,但其实也差不了多少。

    如果这里真出了点什么危险状况,分分钟就会有一堆荷枪实弹的兵过来了。

    没有坏人敢在这里撒野。

    除非,这人是白痴。

    徐北敖有恃无恐,却不知自己面对的,是一个怎样恐怖的角色。

    只见赵大宝嘿嘿一笑,“我下场不会惨,但你肯定惨了。”

    他决定给徐北敖一个小小的教训。

    当下,他伸出右手,在徐北敖身上轻轻一拍。

    这一拍力度很轻,但效果却是非凡。

    “哈哈哈哈……”

    徐北敖突然毫无征兆的大笑起来。

    笑的很莫名其妙。

    席文亮与闫丹妮见此,都是惊愕不已,“徐北敖,你笑什么?”

    “哈哈哈哈……”

    徐北敖望着两人,并不说其他的话,只是依旧大笑不止。

    “有这么好笑么?”

    席文亮脸一沉,有点生气,这种被徐北敖当面嘲笑的感觉可不好。

    闫丹妮却看出了一些端倪,伸手制止了席文亮,说道:“这家伙笑的不正常。”

    说着,她惊奇的望向了赵大宝。

    “你对他做什么了?”

    赵大宝耸了耸肩,“没什么,就是让他看看我是怎样一个坏人而已。”

    而这时,徐北敖已经笑了好一会儿了,面部表情已经变得痛苦,甚至眼泪都流出来了,但还是在扬声大笑,根本停不下来。

    “……”

    闫丹妮一阵无语,看到这般情形,她才真的确信,赵大宝真的是一个奇人。

    倒是席文亮发现徐北敖是被赵大宝整了,而不是在故意嘲笑他后,好一阵兴奋,连忙问起来,“姐夫,你怎么做到的?教我,快教我!”

    “这你可学不会。”

    赵大宝淡淡一笑,“我是点了这小子的笑穴,这才让他笑的停不下来。”

    “小亮你找不准笑穴,也没办法点中笑穴,这门手法是学不来的。”

    眼见惩罚已经差不多了,赵大宝伸手又是一点,解开了徐北敖的笑穴。

    随后,他才嘿嘿一笑,问徐北敖,“如何?我够不够坏?你让不让路?”

    “你……”

    徐北敖揉了揉哭僵硬的脸颊,望向赵大宝的目光中,有了一丝惊惧。

    他没想到赵大宝竟然还有这样的能力。

    但是,他个性要强的很,向来只服拳头比他大的。

    赵大宝这点本事虽然让他惊愕不已,但想要让他心悦诚服,还是很难的。

    “哼,我就不让路。”

    徐北敖与赵大宝拉开了一点距离,“你绝对不会再有机会碰到我身体了,看你还怎么让我笑!”

    “……脾气还挺臭的啊!”

    赵大宝摇头轻笑,决定再让这小子吃点苦头。

    当下,他也不靠近徐北敖,而是屈指弹射,打出一丝灵力,隔空击中了徐北敖的哭穴。

    “呜呜呜呜……”

    刚刚还笑的肚子都痛的徐北敖,顷刻间开始稀里哗啦的哭了起来。

    那般情状,惨不忍睹,就仿佛是死了亲爹亲妈一样。

    席文亮:“……”

    闫丹妮:“……”

    旁边一些围观的人:“……”

    所有人的惊呆了。

    这随时能让人大哭或者大笑的能力,看上去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但未免也太渗人了。

    大笑还好,可这大哭……

    汗!

    二十好几的大老爷们,在大庭广众之下,哭的肝肠寸断的,真的很丢脸啊!

    徐北敖也发现了这般状况,当即就想努力忍住不哭,可还是不由自主的哇哇哇的大哭着,悲伤的不是一点点。

    我去!

    这太丢人了啊!

    徐北敖顿时就扛不住了!

    他不再死撑,目光望向赵大宝,露出一丝求饶。

    赵大宝一直关注着这小子,见此,马上嘿嘿一笑,也解开了哭穴。

    “……算你狠,你等着!”

    徐北敖一抹眼泪,丢下一句狠话,二话不说,就直接走了。

    而且,速度还非常快,眨眼就消失了。

    不快也不行。

    一来,他刚才太丢脸了,又哭又笑的,像个神经病。

    二来,他是真的有点怕了赵大宝,唯恐这家伙又给他点个什么穴。

    或者,将笑穴与哭穴一起点了,那他就真的太‘欢乐’了。

    “别走啊,徐北敖……”

    看着徐北敖灰溜溜的身影,席文亮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段时间他可没少被徐北敖找茬,大多是气闷不已,今天第一次感觉很是快意。

    “姐夫,还是你厉害。”

    冲着赵大宝竖起了大拇指,随后,席文亮便带头,领着赵大宝,继续往家而回。

    只留下一群人,对刚才的事情,议论纷纷。

    而大院里来了赵大宝这么一号奇人的消息,也就不胫而走了。

    席家住的地方,在大院的北区。

    距离正大门有点距离。

    一行三人走了一小会儿,才来到了席家的居住处。

    刚到自家门口,席文亮就朝着里面兴奋的大喊了起来,“姐,快出来,快出来啊,你看谁来了。”

    “谁来了啊?”

    席静月的声音传了出来,一副兴趣缺缺的样子,也没有丝毫出来看看的兴致。

    “呃……”

    席文亮挠了挠头,不无吐槽的道:“姐夫,看来你的魅力也不怎么大。”

    “这跟我的魅力有什么关系,你这么问,谁知道是我来了啊。”

    赵大宝翻了翻白眼。

    闫丹妮也是点了点头,深以为然,“小亮,你的说法是有问题,瞧我的。”

    嘻嘻一笑,这位童颜美女便说了一句让赵大宝更是直翻白眼的话。

    “表姐,你的老相好,赵大宝来了,还不快出来?再不出来,我就抢走了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