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579章 生命垂危!

    闫丹妮这位童颜美女的话,无疑是具有很大杀伤力的!

    踏踏踏!

    只听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席静月就踩着粉红色的拖鞋,从屋里出来了。

    “大宝?”

    席静月眼睛看一亮,脸上满是惊喜,“你怎么来了?”

    说着,便是快步走了过来,挽着赵大宝的手臂,便是往里而去。

    至于席文亮与闫丹妮,直接是被她给忽略了。

    “”

    闫丹妮翻了翻白眼,暗暗说了一句有异性,没人性。

    席文亮倒是不甚在意,跟着进了屋子,然后就屁颠儿屁颠儿跑去沏茶了。

    “大宝,你来了也不说一声?”

    席静月不无抱怨,“也好让我过去接你啊。”

    “对了,你怎么进来的?”

    “还有,你又为何与小亮、丹妮在一块儿了?”

    女人好好的端详了赵大宝一会儿,这才想起这个问题来。

    “呃,这事儿说来也巧。”

    赵大宝挠了挠头,将在门口遇到席文亮与闫丹妮的事情说了一遍。

    听完之后,席静月才点了点头,“也幸好是碰上小亮与丹妮了,不然你还真不好进来。”

    “嘿嘿,姐,可不止这点事情哦!”

    席文亮泡好了香茗,给赵大宝与闫丹妮送上,然后才坐在边上,兴奋的说起了赵大宝是如何收拾徐北敖的。

    那眉飞色舞的样子,似乎比他自己收拾了徐北敖还要激动几分。

    “姐,你是没看到徐北敖那丢脸的样子,哈哈,又哭又笑的,脸丢大发了。”

    席文亮拍着大腿,快意无比。

    席静月听着也觉得惊愕不已,将求证的目光望向闫丹妮,而后者则予以肯定的眼神。

    之后,她才嗤嗤一笑,“大宝,你真是走到哪儿,哪儿都不得安生啊。”

    虽是在揶揄赵大宝,可她的眸光之中,却是充满了欣赏与崇拜。

    “总是有人找我麻烦,没办法。”

    赵大宝笑着耸了耸肩,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接着,他才环顾左右,问道:“伯父伯母都没在吗?”

    “我爸还在部队,我妈买菜去了。”

    席静月轻笑了笑,“要不是这样,刚才丹妮这丫头那么一叫,估计现在就没得安静了。”

    说到这,她不由嗔白了闫丹妮一眼。

    “丹妮,你说你这丫头,刚才瞎嚷嚷啥?”

    “还怪我?”

    闫丹妮两眼一翻,“我怎么知道你俩是真的老相好啊?”

    “表姐,你俩这玩的是哪一出啊?”

    闫丹妮瞪着一双好奇的明眸,不停的打量着赵大宝与席静月。

    这也难怪。

    刚才她虽是大喊了一声,说赵大宝是席静月的老相好,但其实开玩笑的成分居多。

    却不料,一语成真,赵大宝与席静月两人的关系真的不一般。

    不是说赵大宝是席静月的闺蜜宣小雨的男朋友吗?

    闫丹妮的眼中布满了疑惑与不解。

    “你看不出来么?”

    席静月俏脸上满是笑意,柔夷紧紧的挽着赵大宝,以一种幸福而坚定的口吻说道:“此生我非他不嫁了。”

    “”

    闫丹妮不由张大了嘴,被席静月这模样惊到了。

    她可是很清楚,自己这个表姐,是一个怎样的军中霸王花。

    在金陵军区的军伍中,迄今为止,还留着席静月创下的种种记录。

    巾帼不让须眉!

    这就是席静月最好的写照!

    没成想,这样一朵军中霸王花,就被赵大宝给采摘掉了。

    当然,这也没什么。

    席静月离开了军区,去卢安市任职好久,环境的变化,让她褪去一些霸王花的色彩,也是理所当然的。

    可问题是,她知道自己的姨夫席兴华,一直想撮合席静月与纪天都。

    而现在席静月爱上了赵大宝,那岂不是要与席兴华对着干?

    “表姐,你的胆子还是一如既往的大,脾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倔犟啊。”

    闫丹妮对席静月不无钦佩,嘻嘻一笑,“你这样可是给我们这些小的开了一个不好的头,我估计不止是姨夫,甚至就连我爸等人,也会极力遏制你这股不良风气。”

    “不然,以后我们以你为榜样,那他们要气疯了不可。”

    像席家这样的家庭,年轻一辈的婚姻之事,往往是上辈人做主的,自己想要自由婚姻,那是非常困难的。

    毕竟,门当户对,这四个字,对他们这样的家庭来说,非常重要。

    “自己的幸福,自己来争取,他们那些老家伙瞎掺和啥!”

    席静月不甚在意,嘴角挂着淡淡笑容,“我可是向来不服管教的,他们又不是不知道,想要左右我席静月的人生,也要看他们有没有那个能耐。”

    她自从决定与赵大宝在一起时,就已经下定了决心,哪怕撞破了南墙,也绝对不会回头。

    任何的艰难险阻,都不会被她放在眼里。

    毕竟,像赵大宝这样出色的男人,这世上肯定会有,却不是她能再碰到的了。

    即便运气好碰到一个,也不一定是她喜欢的。

    抓住眼前的幸福,不让未来的自己后悔,这就是席静月的准则!

    赵大宝自然知道一些席静月的困难。

    听到这女人如此坚定的话语,他心中不感动是不可能的。

    当下,他轻轻将席静月搂入怀中,“不用与家人关系闹得那么僵,让我来吧,保证可以分分钟博得你父母的欢心。”

    “哪有那么容易。”

    席静月摇了摇头,“讲道理什么的,是没有作用的。”

    “我爸在部队待了一辈子,满脑袋都是纪律与命令,军人风范烙印都骨子里了。”

    “在他眼中,家里跟部队差不多,他的话就是命令,我们只有服从,没有违背与质疑。”

    “何况,你跟我的问题,也不仅仅是简单的男女恋爱那么简单。”

    如果赵大宝只有一个红颜知己,那还有争取的可能。

    但这家伙的红颜知己太多了,而且每一个都那么的优秀。

    尤其是杜若兮,不仅人很漂亮,背景更是恐怖。

    这样子的局面,哪怕是席静月,也不知道如何处理。

    一旦赵大宝是她男朋友的消息暴露开来,她除了与家人死犟到底,别无他法。

    就在席静月对自己的父亲的固执苦笑不已时,闫丹妮眉头一挑,又说了一个不好消息,“表姐,我听到一个件事儿,纪天都那家伙被人治好了。”

    “什么?”

    席静月目光一凝,“真的?不可能吧?不是说都已经”

    纪天都什么毛病,赵大宝非常清楚,听到这个消息,也是相当惊诧,“谁治好的?”

    当初刀疤那狠厉一脚,可是将纪天都的子孙根踢爆了。

    哪怕是他来医治,也没可能治好。

    什么人有这么厉害的医术,竟然能让已经损坏的器官恢复?

    “消息是这么传的,至于真伪,我也不知。”

    闫丹妮轻轻蹙眉,“据说是去国外治好的,现在已经回国了,但还要修养一些时间。”

    “这可真不是什么好消息。”

    席静月深深的吐了一口浊气,心事重重。

    本来她还能以纪天都变成阉人这一点,来与她父亲席兴华据理力争,但现在若是纪天都被治好了,那她连唯一的理由都没有了。

    “行了,都说不用苦恼了。”

    赵大宝笑着揉了揉女人的青丝,笑道:“治好了又能如何?”

    “他难道还能比我更优秀吗?”

    “我能让他废掉一次,就能让他废掉第二次,甚至更多次。”

    不经意间,他说出了一个事实,纪天都当时在卢安市看守所被刀疤踢爆子孙根之事,是出自他的计谋。

    此话一出,闫丹妮与席文亮都惊的目瞪口呆。

    “姐姐夫,那事儿是你干的?”

    席文亮不明所以,“不说说是一个死刑犯下的毒手吗?”

    闫丹妮倒是没去多想这事儿,只是无语的问道:“你不怕纪家报复吗?”

    纪家的背景也是不弱。

    将纪天都断子绝孙这事儿,如果被纪家老爷子知道了,恐怕会将赵大宝抽筋扒皮吧。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赵大宝淡淡一笑,没过多解释,纪家如果真来找茬,他不介意让纪家成为下一个葛家。

    闫丹妮对赵大宝的事迹了解甚少,还没听出他这句话中透露出来的杀机。

    不过,席静月却是听出来了。

    当下,她赶忙劝说道:“大宝,别乱来,纪家可不比葛家。”

    “嗯,我知道。”

    赵大宝点了点头,也是暗暗告诫自己,好好修身养性,不能轻易动怒。

    因为,就在刚才那一瞬间,他心中戾气涌出,是有一种冲动,直接找到纪家去,快刀斩乱麻,省的席静月苦恼。

    “葛家?”

    闫丹妮目露疑惑。

    就在她还想询问一二时,席家的电话突然响起来。

    “我去接!”

    席文亮站起来了,过去接起了电话。

    但很快,他就面色一变,惊呼的道:“什么?我妈被车撞了?在哪个医院?好好好,我马上过去!”

    席文亮的声音很大,席静月、闫丹妮与赵大宝三人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被吸引过去了。

    “小亮,怎么回事?”席静月脸色惊慌。

    闫丹妮也站了起来,一脸关心,“阿姨怎么被车撞了?严不严重?”

    “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罗哥说我妈正在抢救,生命垂危!”

    席文亮脸色苍白,身体都颤抖起来,“走走走,我们快去金陵军区总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