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584章 如此晨练!

    清晨。?    

    赵大宝一如平常,早早的就醒来了。    

    但他今天没有起床晨练。    

    而是静静的看着身旁还在海棠春睡的俏丽佳人。    

    只见席静月如小猫咪一般,温顺的依偎在他的身边睡着。    

    她那美丽的面庞上,犹自泛着一丝酡红,分外的娇艳与迷人。    

    此刻的她,少了一分往日的冷艳,却多了一分少妇风情。    

    想起昨晚的曼妙体验,赵大宝嘴角微微扬起,不禁伸手捋了捋佳人青丝,然后在她秀美的额头上轻轻一吻。    

    “……坏蛋!”    

    席静月忽然睁开眼,嗔白了赵大宝一眼,“一大清早的就占我便宜,难道昨晚折腾的还不够?”    

    她其实早醒了,只是太过娇羞,不好意思面对赵大宝。    

    虽然,她的一切在昨晚已为赵大宝所拥有!    

    “那怎么会够?”    

    赵大宝嘿嘿一笑,将女人的娇躯,搂入怀中,“像昨晚那种睡前的助兴节目,我一辈子都不会觉得够的!”    

    “……”    

    席静月不知道该如何接话,只能乖乖的靠在男人怀中。    

    接着,她睁着一双美丽的眼眸打量着近在咫尺的男人,仿佛一辈子都看不够似的。    

    赵大宝也没有作怪,只是静静的抱着女人,与之对视,四目相顾,绵绵情意,蕴含其中。    

    “大宝,你会永远对我好的吧?”    

    “必须的!”    

    “嗯!”    

    席静月轻轻应了一声,主动在赵大宝唇上吻了一口,“我不管你还有哪些女人,但你必须心里有我,不然我就……”    

    没等女人将后面的话说出来,赵大宝就头一低,反吻了过去。    

    “唔唔唔……”    

    在女人羞涩的回应中,赵大宝足足吻了两分钟。    

    随后,他才放开女人,认真的望着佳人,保证的道:“既然你是我赵大宝的女人了,那我就会永远保护你、爱你,让时间来证明!”    

    “不用证明,我相信你。”    

    席静月幸福的将小脑袋靠在赵大宝温暖的胸膛上,喃喃的道:“有那么多姐妹喜欢你,这说明你是值得托付的人。”    

    “杜若兮等人那边我会在合适的时候去一一拜访的,我们之间如何相处,你就不用烦恼了。”    

    “只要你对我们足够的好,应该没人会让你为难的。”    

    “毕竟,决定闯入你的生活,我们都已经做好了这种心理准备。”    

    席静月的浅语低喃,听在赵大宝的耳中,确实让他无比的感动。    

    这一刻,他真觉得自己可能上辈子做了很多的好事。    

    否则,怎么他遇到的都是这样通情达理的好女人呢?    

    “老婆,你真好,我也要对你更好!”    

    紧紧的将席静月搂在怀中,赵大宝嘴角泛着一抹坏笑,”家都说晨练有助于身体健康,我们也来晨练一下吧,好不好?”    

    说着,他的一双粗粝大手,开始忍不住不老实了。    

    “……呀,你你你……你就是这么晨练的?”    

    席静月气喘吁吁,俏脸酡红一片,想要抵挡一二,但很快就沦陷了。    

    一个小时候。    

    全身软的席静月,这才在赵大宝的贴心服侍中,沐浴更衣,起床了。    

    而此时,席兴华早已返回部队。    

    赵大宝与席静月吃过了早餐,接着就携手去了医院,探望姚粟。    

    与此同时,也是换下席文亮,让这家伙回家休息。    

    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息,姚粟的精神好了很多。    

    赵大宝与席静月便陪着她说了很多,其中主要的自然还是他俩的事情了。    

    姚粟得知了赵大宝与席静月相识、相恋的来龙去脉后,态度与席兴华一样,认可了两人的关系。    

    至于赵大宝不只有席静月一个女人的事儿,姚粟也罕见的看的很开,只说席静月自己觉得幸福,她就没有意见。    

    对此,赵大宝都有点不可思议!    

    不过,他还是感激姚粟的宽容与理解,也当着姚粟的面,再度保证这一生会好好守护席静月,不会让她受到伤害。    

    三人在病房中聊的很开心,气氛融洽。    

    此外,赵大宝也没有闲着,再度为姚粟治疗了一番。    

    乾坤手、九宫生死针、小灵雨术……诸多玄妙的造化术齐上阵,将姚粟的身体调理的更好了。    

    “大宝,你这医术真是绝了!”    

    感受着身体上的不适感,被赵大宝一通治疗后,一下子就减轻了很多,姚粟惊叹不已。    

    她真的没见过这么立竿见影的医术。    

    前后也就半个小时左右,她的身体就好了大半了。    

    太神奇了!    

    惊喜之下,她对于赵大宝这个女婿,更喜欢的紧。    

    将近中午的时候,忙了一上午的姚毓,这才过来看望姚粟,见她气色明显好了很多,方知是赵大宝又给姚粟诊疗了一下。    

    很自然的,她对赵大宝的医术更好奇了。    

    姚粟也好,席静月也罢,都是外行人。    

    而她,却是实实在在的同行。    

    她仔细观察了姚粟的伤口,现比昨天已经恢复很多。    

    这种惊人的恢复度,显然不同寻常。    

    “大宝,下午你有空吧?”    

    姚毓微笑了笑,“到时候咱们好好交流一下行医经验?”    

    “没问题啊!”    

    赵大宝点了点头。    

    这么多年,他在行医的道路上,都是自己摸索。    

    虽说长生造化诀中的医学篇,玄妙奥秘,作用非凡,但终究是上古时代的东西,与当今的一些医学问题多少有点出入。    

    而姚毓行医几十年,又是知名的医学教授,与之交流一下,肯定受益匪浅。    

    至少,能弥补一些他在专业上的不足。    

    约定了一个时间,之后姚毓就走了,她等下还有一台手术要做。    

    带姚毓走后不久,午饭就送过来了。    

    赵大宝与席静月就一起陪着姚粟简单的吃了顿午饭。    

    差不多在下午两点半的时候,姚毓再次过来,留下席静月陪着姚粟,她则拉着赵大宝去学术交流了。    

    交流的场所是在一个不小的会议室中。    

    除了姚毓之外,还有医院其他科室的一些没有任务在身的医生。    

    甚至,就连医院的相关领导也都过来了。    

    如此场面,让赵大宝有点受宠若惊。    

    他还以为就是一次简单的学术交流,没想到姚粟等人弄的如此隆重,看来对他真的相当重视啊。    

    殊不知,他昨天在手术室中的惊人表现,经过姚毓、刘医师等医护人员的宣传,俨然是成了传奇一般的神医。    

    如今他过来做下交流,不亚于那些诺贝尔获得者过来做讲座一样,哪能不被重视。    

    “咳咳,承蒙诸位看得起,来了这么多人。”    

    赵大宝环顾左右,冲众人讪笑了笑,“但说实话,我没受过什么专业教育,在行医上,一直都是自己瞎琢磨,是一名地地道道的赤脚医生。”    

    “刚开始主要是当兽医,后来才慢慢给人看病,心得体会有一些,但谈不上什么大经验。”    

    “所以,我就不谈那种大而系统的知识,一来我也说不清,二来各位比我专业,大家今天就一些具体的医学病例谈谈好了。”    

    赵大宝如今越来越自信,也没觉得赤脚医生有什么丢人,就大大方方的将自己的不足说了出来。    

    好在姚毓等人此时已经多少了解一些他的情况,对此倒也没有太多的哗然,最多只是对他的实诚惊奇了片刻。    

    也通过这番言谈,知道他是一个不做作、纯粹的人。    

    “就像大宝说的,大家就不谈那些过于学术的东西,只针对一些具体医学问题谈谈好了。”    

    姚毓接过赵大宝的话,微笑的道:“比如大家手上现有病人的一些疑难杂症,都可以拿出来相互交流一下。”    

    随后,姚毓先带了个头,将她遇到的一些问题,与赵大宝探讨起来。    

    赵大宝的行医经验其实不多,但长生造化诀的医学篇中的内容包罗万象,对很多病症以及对应方法都有记载。    

    因此,赵大宝针对姚毓说的医学难题,也是可以说上一些的。    

    大体上都是从中医的角度描述,显得有些笼统而抽象,不怎么具体。    

    不过,姚毓专业知识扎实,行医经验丰富,虽是西医为主,可被赵大宝这么一提点,却也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一些始终没有对策的问题,一下子就解开了。    

    其他人经过姚毓的带头,也是纷纷加入。    

    研讨的气氛顿时就热闹起来。    

    赵大宝一一应对,与姚毓等人热情交流。    

    与此同时,也将他自己以前遇到的一些问题与众人交流,借鉴别人的经验,来为自己释疑解惑。    

    如此热烈的讨论,一直持续到傍晚。    

    期间有的人有事先离开了,有的人则闻讯半途加入。    

    总的来说,众人都是受益匪浅,一直到结束,都意犹未尽。    

    “赵医生,谢谢您!”    

    “有时间还请多过来交流交流啊!”    

    “今天真是收获良多,赵医生,你真厉害!”    

    “赵医生,能否留给联系方式,以后有问题,我再请教您。”    

    ……    

    分别之际,众人或是感谢,或是敬佩,或是交换联系方式,不一而足。    

    赵大宝面带着笑容,说了一下联系方式,便与众人一一道别。    

    接着,他就与姚毓一起,往姚粟的病房而去。    

    “呼……阿姨,这些人还真热情。”    

    “那可不,大家行医多年,积累的问题一堆,很难找到人解答的。”    

    “我也没有解答,就是交流一下,具体怎么解决,还是看个人的。”    

    “已经很难得了,你的一些见解看法,很有建设意义,与主流的医学观点不同,能给人很大的启。”    

    “呃……这可能因为我是野路子出身的吧,哈哈!”    

    赵大宝与姚毓边走边聊,很快就来到姚粟的病房。    

    这时,两人才现席静月、席文亮、闫丹妮三人都在,而姚粟则因为身体还需,白天又聊的多,这会儿已经先睡下了。    

    赵大宝检查了一下姚粟的身体,借机暗暗施展了一下小灵雨术,帮她加快恢复。    

    随后,他便对众人笑道:“走吧,我们先去吃晚饭,待会儿再回来好了。”